The Second Second

   

《嘘》

哈利的手筋脚筋都废掉了。

德拉科亲手用一根细而锋利铁丝绞进哈利的肉里,在他无法醒来的时候做成了这件事。铁丝划破哈利的皮肤,割肉断筋。铁丝同样划破德拉科的手指,血肉模糊,指纹破碎。

等到哈利清醒的时候,德拉科拥抱着他,一遍遍地亲吻他,说是残余的食死徒做下了这件可怕的事,倒也算不上是说谎话。

哈利当时怔怔的,像是没有反应过来。然后他试探着想要动动手指,无果,这才恍然大悟似的说:“德拉科,我们分手吧。”

德拉科当然拒绝了。他做的一切都是要让哈利永远离不开,又怎么可能同意分手。在剧本里排了千八百次的情话自然而然地流出嘴唇,细腻温柔的情意惹得哈利流了眼泪。德拉科便去给哈利擦眼泪,用嘴唇而不是用手。他的手指还没有好,他怕哈利发现端倪。

哈利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

德拉科就此如愿以偿。

天气晴朗的时候,他留哈利在院子里晒太阳,自己从窗户往外瞧,看他抬起胳膊,让一只鸟停在手臂上。

天气阴沉的时候,他和哈利在卧室里,有时候给哈利念故事,有时候两人一起看电影,有时候两个人滚在床上,悱恻缠绵直至精疲力尽。

哈利从来没有怀疑过德拉科。德拉科知道这是自己的幸运,知道这是哈利的悲哀。

他们的日子一天天过下去,然后,也许有那么一天……

“马尔福!”

哈利用力地敲了一下德拉科的脑袋。

“怎么了?怎么了?”德拉科回过神来,脑子里还是昏暗的房间纠缠的肢体,一眨眼却变成哈利气冲冲地卷着一张羊皮纸,敲他脑袋。

“拜托,是你约我见面又一句话不说。”哈利翻翻眼睛,“你在想什么?刚瞧着我那样,像要把我生吞活剥了。”

德拉科心虚地笑了笑。

“没什么。”他说,拉过哈利的手把玩着他的手指,不经意似的在他手腕划过。梦里他就是从这里下手的,现在想想,大概是之前看到金妮·韦斯莱拉他手腕的缘故。

他怎么会做出那么可怕的事呢,纵然再想强占,再想拥有,再想掌控,哈利·波特都不该成为梦境中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只能依赖他信任他,除他之外,再无其他。

那样的话,他到底爱的是什么,他的爱又到底是什么?

“你怎么奇奇怪怪的……”哈利皱着眉,手指缠住德拉科的手指。他很喜欢德拉科的手指,提笔拿勺都是一副高贵气质。此时此刻,他就把那手指缠住,触碰他柔软的指肚,把他的指纹贴上自己的指纹,然后慢慢道:“好啦,你到底是要和我说什么?你看到了,我这还一堆活儿呢,见面都只能在办公室……”

“其实也没什么。”德拉科低着头,哈利感觉无名指一凉,惊讶一看,竟然多了枚戒指。

“你……”

“你愿不愿意呢?”德拉科轻柔地问着,把哈利的手拢在自己的手里。心里有只野兽咆哮着数不尽的阴暗,德拉科不予理会,甚至在哈利点头的那一刻,不耐烦地把它一脚踢开。


——THE END

尾巴这个图越看越有趣,暴力、童话、色情三位一体x


W_Tail:

我跟我朋友一起玩的画手挑战,我朋友用20秒画一张草稿,我把草稿画完……

评论(34)
热度(489)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