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30

Chapter 230

哈利百无聊赖地把玩着假加隆,手指摩挲着编号处还没有更改的“我也是”字样。这是一种默契,一种不要过多交流的默契。就像德拉科没有问哈利到底在哪里,哈利也没有肯定自己先前告诉过他的“迪安森林”这个答案。

哈利长长地吐了口气,把加隆收起来,捶了捶自己不争气的腿。事实上,他恢复的程度远比曾经这会儿的罗恩要好,但是谨慎起见,加上他行动确实还有些困难,因此只能老老实实地在床上躺着,连放哨的工作都不让他做。

出行前德拉科准备的魔药和食物都还足够,小天狼星送给哈利的帐篷舒适温暖,如果没有一个被追捕的背景,哈利简直要错觉他们是出来度假,而不是逃命。

门响三声,赫敏端着一个碗,推门走了进来。

“罗恩采到一些蘑菇。”她有点儿尴尬地说,“我……嗯……做了点儿汤。”

哈利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还对赫敏的手艺记忆犹新。

“你吃过我做的东西?”赫敏扬起眉毛,“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没什么。”哈利赶紧把碗接了过来,连汤带水吃了个干净,讨好地道,“赫敏,其实我觉得,我已经……”

“想都别想。”赫敏冷酷地说,“除非你这条腿完全恢复了,不然你想都别想离开这张床。”

“这话怎么说得像我男朋友!”哈利抱怨了一句,往后一躺让自己陷在枕头里,翻了个身用被子把自己裹上了。

赫敏抿着嘴笑笑,把碗放在床头柜上,拍了拍哈利。

“行了,我和罗恩都盼着你快点儿好呢。”她说,“毕竟你是我们三个里面做饭最靠谱的不是么?起来,先把药喝了。”

哈利不情不愿地爬起来,把给他准备的魔药喝完,又躺回去。

“如果我知道我会成为行程的累赘,我绝对自己单干。”他说。

“你清醒一点。”赫敏翻翻眼睛,“相信我,你要是不带着我和罗恩,现在绝对是德拉科跟着你。”

“他想都别想。”哈利立刻说。

“那就是莱姆斯。”

“唐克斯怀孕了。”

“小天狼星。”赫敏微微一笑,“你怎么说?”

哈利说不出话了。赫敏以绝对的优势获胜,起身端着碗离开了哈利的卧室,准备去休息一会儿。这两天她和罗恩轮流值班,一直没能好好休息。反倒是哈利,在屋里躺得四肢乏力,还不被允许下地走动走动。门外隐隐传来赫敏和罗恩说话的声音,哈利看着房顶出神,不一会儿从床头柜拿出挂坠盒,拎在眼前端详。

“你这次会搞出点什么事来?”他轻声询问,不知不觉放软了手,睡了过去。挂坠盒掉落在哈利的胸口,感受着哈利心脏的跳动,渐渐从内里传出一般的振动频率。哈利睡梦中渐渐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他不安地翻了个身,挂坠盒从他胸膛滑落,似乎安静了下来。

又过了几日,哈利总算完全恢复,活蹦乱跳地出了帐篷,二话不说要求一个去找食物的任务。在赫敏的坚决反对和罗恩的努力帮腔下,哈利终于呼吸到了逃亡的空气,窜到了诸多保护魔法外面。

森林里寂静无人,哈利披着隐形衣,路过飞鸟和松鼠,枯叶和树枝在他脚下碎裂,沙沙作响。他找到了一些蘑菇,盘算着怎么做出汤以外的花样。德拉科给他们准备的都是些饼干、蛋糕之类的东西,赫敏和他商量过,认为在能找到果腹的食物时不要动这些东西。哈利没有任何意见,只说希望能在食物坏掉之前有吃到的机会。

天色昏暗,哈利确定自己已经把视线所及的蘑菇全都摘光了。他感到累了,刚刚养好的伤口似乎又有些疼痛。哈利不想回去后被赫敏和罗恩看出端倪,索性就地歇了下来。天空隐隐可以看到月亮和星星了,风在林间穿梭,吹动哈利的额发,像是在告诉他现在有多晚,罗恩和赫敏会有多担心,他多应该赶紧回到营地去。可是哈利难受地不想动弹,一股奇怪的空茫感蒙住了他的眼睛,阻塞他的思绪,让他觉得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

这一路走过去,最后到底能得到什么呢?

哈利想。

邓布利多要求他走原来的路,可是哈利不信邓布利多没猜到那是怎样的路。他走到最后失去了什么得到了什么,那条路如何鲜血淋漓如何孤独无助,哈利如此清楚,如此反对,却又在诸多因素下不得不走过去。邓布利多到底隐瞒了什么?他隐瞒了什么,谋划了什么。他为什么什么都不说,是不能说,不可说,还是不愿意说?他继续这样维系着原来的道路走下去,当时间回到重启的那个原点,到底会变成怎么样呢?

太多可能的恐怖念头让哈利感到呼吸艰难,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撑着膝盖站起身,往营地的方向回去。就在这时,深入骨髓的寒冷紧紧裹住了他,绝望和疯狂在他脑海中放大,逼得他眼前发黑。

摄魂怪!

哈利立时反应了过来,魔杖举起。噩梦般的怪物不知道为什么盘旋而来,令人麻木的寒气冻僵了哈利的手指。熟悉的击溃心防的声音动摇着哈利的快乐念头,他想要挪动,已经恢复的伤处却剧烈的疼痛起来,让他跪在了地上。

摄魂怪们漫无目的地漂浮着,并不知道在他们环绕之中有一个隐形人。哈利痛苦地捂着耳朵,紧紧蜷缩着寻找温暖,不知道为什么会用不出守护神咒。

明明他没有时时刻刻带着挂坠盒,这次出来的时候也……出来的时候……

哈利颤抖着伸手从口袋里抽出了挂坠盒。出来之间,他本要把挂坠盒交给罗恩和赫敏,但是终于能够动弹动弹让他有点儿兴奋过头,他生怕赫敏反悔,竟然忘记了。

那金属的心脏在哈利手中跳动着,为他这一刻绝望的境遇欢欣鼓舞。哈利奋力把挂坠盒丢开,力气回到了他的身体,他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所感觉到的那么难受。魔杖还在手里,快乐的念头复苏,牡鹿从隐形衣下蹿出,驱走了还没搞清状况的摄魂怪。

哈利在厚厚的落叶上躺着,半天终于缓过劲来,站起身捡起挂坠盒,跌跌撞撞地回了营地。罗恩和赫敏都在营地外面,哈利实在出去了太久。五分钟前,罗恩刚刚出去找了一遍,却不想前脚刚回来,后脚哈利便也回来了。

“这是怎么了?”赫敏急急地迎上去,拍打着哈利身上的叶子和泥土,“遇到食死徒了么?”

“摄魂怪。”哈利摆摆手,在篝火前坐下。罗恩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块巧克力,塞进了哈利的嘴里,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哈利身上。

“摄魂怪怎么能让你这么狼狈!”赫敏怀疑地说。

“因为这个东西。”哈利把挂坠盒往地上一丢,“我被它影响了,差点儿用不出守护神咒。好在最后反应了过来……没事了。”

“你看起来可没有没事的样子。”罗恩摇摇头,不安地用脚尖踢了踢挂坠盒,“它影响你?你把它打开了?”

“我也不知道。”哈利喃喃地说,“按理说不应该……我没怎么和它接触……”

他完全没有回答罗恩的问题,一直在思考这一次魂器并没有一直挨着他,只是在他房间放着,今天才跟了他几个小时,为什么会给他带来这样的影响。

赫敏用树枝挑起挂坠盒查看,见哈利盯着篝火发呆,便也没有再问他。她仔细检查了挂坠盒,想了想,最后挂在了自己脖子上。

“我们轮流戴着它吧。”她说,“随便放在哪儿总是不安全的,我们贴身戴着它最好。不过每个人都不要戴太久,以免再次被影响。”

“我们接下来最好换个地方吧。”罗恩提议,“既然有摄魂怪出没,这里肯定是不安全了。”

“我们再待一个晚上,一会儿吃完饭就收拾收拾东西。”赫敏果断地做了决定,小心地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好叫他回神,“你觉得这样行么?”

“什么?哦,可以。”哈利回过神来。其实他没听到赫敏到底说了什么,但是左不过那些事,便权当没有问的必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又一把蘑菇,觉得恢复得差不多了,便站了起来。

“我们先解决一下晚饭的问题吧,你们肯定饿坏了。奶油蘑菇汤怎么样?嗯……抱歉,还是汤。”

“虽然有点儿不伦不类,但是再加两块下午茶的点心吧。”罗恩和赫敏商量,眼睛直往哈利那儿瞟,“不是抱怨,但我这会儿真的饿得够呛。”

“再来一壶热乎乎的可可吧。”赫敏笑着说,明白罗恩是想让哈利能够舒服些,“德拉科给我们带了一些可可粉来。”

“这真的好像野餐一样了。”罗恩乐观地说,“接下来我们到底去哪儿?衷心地希望那里没有蘑菇了!”

“如果运气好,也许我们能得到一些外面的消息呢。”赫敏笑笑,哼着小调钻进帐篷里,去找可可粉了。哈利正好清洗完蘑菇,把小锅架在火上。香气渐渐飘散,汤呈现出一种可爱至极的白色。月亮微微发冷,森林里摄魂怪不甘地飘了回来,想知道是谁袭击了他们,却只能一无所获。

 

TBC——

文,还是要写的。

嘤。

评论(27)
热度(368)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