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Class Begin

※学生德X教授哈

 

该死的波特又在散发魅力了。

德拉科注意到珍妮弗正盯着他们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瞧,心里找不出“不满”以外的感觉。

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幽默风趣,不像麦格教授那么严苛,更不像宾斯教授那样古板无聊。他学识渊博,别有一套教学方法,深得学生喜爱。而更重要的一点是……

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桌角,轻轻敲了敲。

“马尔福同学。”波特教授温和地说,“看书,别看我。”

“老师,我不看书也是年级第一。”德拉科撇撇嘴,不情愿地把书打开,“而且我要毕业了,这些书本的知识对我已经没有太大的作用了。”

“那也许你需要一点……”波特教授若有所思地说,“专业辅导。”

“就是这样。”德拉科理直气壮地说,“我非常需要专业的、私人的辅导。”

“那你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波特教授帮他翻了几页书,嘴角的笑带着恰到好处的距离感,“现在,既然在我的课堂上,马尔福先生,我希望你能够跟上我的教学步调。”

德拉科无所谓地耸耸肩,拉长了声音,戏谑道:“是——波特——教授。”

他咬重了“教授”这个音,相信波特能明白他的意思。如他所愿,波特的耳朵带了点儿微妙的红,似乎“教授”这个称呼有什么师长以外的含义,能够让他感到不好意思。

课堂继续,德拉科盯着书页,没一会儿就又开始偷看波特。

他看波特的手指捻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红帽子的复习要点。他看波特的腰轻轻一拧,像是一个无声的邀请。他看波特的屁股……哦该死的巫师长袍,他看不清波特的屁股,波特为什么要坚持穿巫师长袍?原来的卢平教授都是穿西装的。他看波特的腿……其实也看不清波特的腿。他看波特的脚,皮鞋踩着地板,向他走过来。

走过来?

德拉科回过神,波特的手指又敲在了他的桌角。

“马尔福同学。”波特教授无奈地说,“看书,别看我。”

“老师,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德拉科无辜地说,“您的课讲得太好,我忍不住就想追随着您。”

现在是自己看书的时间,波特教授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人注意马尔福又一次被波特教授谈话,这才俯下了身子。

“你的目光可不是这样说的。”波特教授不满地看着德拉科,抱怨的模样竟有点儿不符合成年人气质的可爱,“我发誓,你们这些同样荷尔蒙乱动的青少年,怎么也有一半的人看出你满眼睛都是性意味。”

“他们也都知道我喜欢你。”德拉科同样压低了声音,撇着嘴,比哈利还要不满,“就是不知道我已经追到了你。”

“你先毕业吧。”哈利被德拉科的模样逗笑了。他点点摊开的书本,不紧不慢道:“这是说好的,不是么?”

“那晚上一起吃饭吧!”德拉科趁机摸上哈利的手,“反正你也答应我私人辅导——”

哈利用魔杖敲了敲德拉科的头。

“闭嘴,你这小子。”

波特现在又是波特了。德拉科轻轻哼了一声。就在五秒前他还是哈利呢。

“所以到底可不可以?”德拉科重复,“反正你也答应我私人辅导。”

“可以。”波特一脸拿这个学生没办法的样子,“不过,这次你要好好地回宿舍去睡觉。”

“我成年了——”

“我知道你成年了。”波特想翻白眼。他当然知道德拉科成年了,这个小混蛋成年当天就给他飞猫头鹰,管他要成年礼,并且在今年一开学就把这份礼物拿到了手。

该死的,到底是谁给了马尔福火焰威士忌,波特到现在也在找那个凶手。

“难道你腰疼么?”德拉科很是惊讶地说,“你说你腰部有旧伤,我很小心了也很注意了——”

哈利的魔杖重重地敲在了德拉科的头上。

“你快闭嘴吧。”他威胁,“不然私人辅导就泡汤了。”

德拉科嘟嘟囔囔地闭了嘴——好歹是闭了嘴。哈利心虚地往四周看了看,再次确定没有人注意自己和德拉科,这才用手背贴了贴脸。当然,徒劳无功,他的手和他的脸一样热,他是真的很不擅长面对热烈的喜欢。

德拉科低头假装乖学生了,波特教授看着他的头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脚下飞快,颇有点儿像逃跑似的绕到了另一排学生那里去。

 

晚上德拉科死缠烂打,到底是卧在了波特教授的办公室里。

“我今天很不高兴——”德拉科两脚用力,让哈利的麻瓜转椅转了一圈,“詹妮弗明显是在勾引你,如果不是要求穿校服长袍,她能把她贫瘠的——”

“德拉科。”波特教授警告地喊了一声。

“你还替她说话。”德拉科委屈地扑到床上——波特教授正在床上批改作业。这是个非常可爱的小习惯,德拉科很喜欢。波特教授不喜欢一直坐在桌子前,反而更喜欢坐在床上,舒适,放松。德拉科有一次偷偷来找波特教授,就看到他抱着一沓作业睡着了。潘西的和布莱斯的放在他的肚子上,似乎是比较优秀的那一类。克拉布和高尔多半把他气坏了,羊皮纸上好大一个红叉。而他自己的那一份,德拉科特别高兴地发现,他自己那一份作业是个完满的O,而最重要的,他的作业被波特抓在手里,贴着那副老土的圆眼镜,一起在哈利脸上留下好笑的红色痕迹。

德拉科就是趁着这个机会表白的,波特教授抓着他的作业入睡,两情相悦证据确凿,波特教授再也找不到什么借口拒绝了。

现在波特教授就蜷在床上批改作业,他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笑得脚趾都蜷缩起来。德拉科不满自己被冷落,伸手拽了拽波特教授的裤脚——当然是睡衣的,他们现在在私人空间,二人世界,波特吃过晚饭没多久就换了睡衣,看着德拉科做了黑魔法防御术课的作业,就蜷到床上开始批改作业了。

“我不喜欢那些女学生问你题。”德拉科宣布,“说什么‘这道题我不会’,”他学着那些女生羞答答的语气,做了一个呕吐的样子,“就不能像我一样直白地表示‘教授我想和你睡’么?”

哈利笔下一顿,红色墨水在羊皮纸上晕开。他稍稍抬头,德拉科清楚地认识到那是在瞪自己。然后,波特教授用力地收了收脚,把裤子从德拉科手中解放出来。

糟糕。

德拉科心道不好。

波特生气了。

年长者生气的时候从不像德拉科这个年纪的学生,痛快地大吵大骂大打出手。他的火气带着一股子奇怪的温和,不凌厉,但是……

德拉科讨好地捉住了哈利的脚,见他没有理会自己,大着胆子在他脚心搔了搔。

但是,就那样温和的一眼扫过来,带着年长者的责备和一点跟年轻恋人混久了的少年气,足够让德拉科心尖发颤。

哈利丝毫不理会德拉科,他在不知道谁的作业上批了一个可怜的P,将那张作业丢到了“特别关照”的一堆里。

德拉科干脆抱住了哈利的小腿,哈利动脚轻轻踢了踢他的胸膛,踢不动,便继续不理不睬,在下一份作业上批了个鲜红的E。这好像给了德拉科什么暗示似的,他猛地蹿上哈利的膝盖,锐不可当地整个砸下去,分开哈利双腿的同时搂住了他的腰。没批完的作业被德拉科的动作压皱了,淡金色的脑袋撞上哈利的胸膛,使得他往后一仰,脑袋撞上床头,结结实实得疼痛起来。

“对不起!”德拉科吃了一惊,也不管现在两人是什么动作,就要去给哈利揉脑袋。哈利倒吸一口气,德拉科的膝盖正抵在他胯间。他按住德拉科的肩膀,把他推开一点,无奈地蹙着眉。

“你要干嘛?”

“你别不理我啊……”德拉科咕哝着,“你不理我我就慌了,我不吃醋了还不行嘛……真是的,哪有你这么霸道的,醋都不让我吃……真是的,哪有我这么体贴的,还真的就要听你的话了……”

哈利从鼻子里出了一口气。

“听我的话?”他掐住德拉科的脸颊,用力扯了扯,“听我的话,帕金森扎比尼克拉布高尔都知道你追到了我?”羽毛笔落到被单上,晕出一块红。哈利用空着的手摸了一张作业,正是布莱斯·扎比尼的,上面好不委婉地表达了希望波特教授不要放马尔福回宿舍的意愿。

德拉科在心里骂了扎比尼祖宗十八代——主要是男性的,因为扎比尼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五个爹的祖宗十八代——面上乖乖巧巧道:“肯定是我喝多了说得胡话,开学的时候他们非要灌我酒,我喝了半瓶火焰威士忌,哪里还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好啊,原来是布莱斯·扎比尼。

哈利松了手,把布莱斯作业上的E改成了P。

“让他重新写。”哈利说,“明天早上交给我。”

“斯莱特林。”德拉科把那张羊皮纸抓到手里,从哈利身上起来,下了床,“一边整治了布莱斯一边要我回宿舍,谁说你是格兰芬多的?”

“格兰芬多的学院杯上永远有我的名字。”哈利把一个抱枕拢在怀里,杜绝了德拉科再次扑上来的可能。“不早了,你回宿舍吧。”

“我不。”德拉科眼珠一转,“这个时间了,费尔奇会抓到我的。”

“你得把布莱斯的作业带回去。”哈利头也不抬地说。

“明天早上带给他。”德拉科毫不犹豫地说,“然后告诉他你明天早上就要。”

哈利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没有说话。德拉科也不敢再去招惹,乖乖坐在哈利的书桌前看了会儿书。大概一个小时,哈利终于批完了所有作业。他舒展疲惫的身体,把批好的作业放到书桌上,然后抽走了德拉科面前的书。

“不早了。”他这样说,在德拉科委屈的目光中按了按他的眼睛,“睡觉吧。”

德拉科喜逐颜开,三下两下换了睡衣——他之前一直没敢换,怕哈利什么时候就把他赶回宿舍——然后扑到床上,在哈利的被子里缩成一团。

哈利好笑地看着德拉科映着烛火闪闪发亮的眼睛,熄灭了卧室的灯。

“我毕业了你真的会公开和我交往还和我去见我爸爸妈妈么?”

“睡觉。”

“给我个保证呗。波特——?教授——?哈利——?”

“……睡觉。”波特在黑暗里摸索到德拉科的嘴唇,用自己的唇堵住了他的嘴。

 

夏天来了。

对于霍格沃茨的七年级生说,夏天不止是炎热,更是别离。他们终于毕业,最严厉的教授也在今天露出微笑。斯莱特林毕业生代表德拉科·马尔福同学在台上演讲,说着一些“今天我以霍格沃茨为荣,明天霍格沃茨以我为荣”的慷慨激昂的陈腔滥调。

每个毕业生都觉得自己听不下去了。他们今天穿了最好的礼服长袍和最好的晚礼裙,毕业舞会才是重点。斯莱特林优秀代表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再不下台就会被打,他好整以暇地说了结束语,卷起羊皮纸。震耳欲聋的鼓掌声响起,每个人都欢送他下台,他却只是整了整领子,依然站在台上。

“我还要感谢一个人。”德拉科不知死活地开口,在一片嘘声中从容不迫,“我要感谢我的爱人。”

学生们安静了。不知道内情的窃窃私语,知道内情的已经把目光投向教师席,看着拨弄刘海的波特教授。

下一秒,德拉科从容地转身,带着点儿期待,带着点儿坏笑。

“我毕业了,你答应我的。”他对着哈利的方向伸出手,还有点儿无理取闹的样子,“诚挚邀请我的爱人与我同台,并且与我接吻。”

哈利微微蹙着眉,还是那副拿德拉科没办法的无奈样子。然后他站起来,在起哄声中走到德拉科身边。这个年轻人已经和哈利一样高了,他看着哈利的眼睛,让哈利想起他五年级第一次向自己表白的样子。不过那个时候,哈利还要低头去看德拉科,而现在,他只要转头,抬头,德拉科的眼睛就会平视过来,证明他的爱意绵长坚韧,矢志不渝。

“你打算做什么工作呢?”哈利轻声问,“如果要继承家业,我现在还想劝你和我分手。”

“扫我的兴,波特!”德拉科气鼓鼓地拉着哈利的手,凑近他,吻住他。

怎么好像邓布利多校长也在鼓掌呢?

哈利晕晕乎乎地想着,搂住德拉科的脖子,回吻了他。

 

——THE END

 @籾山阿亚 心心念念终于得见的师生年下:P

爱你哟❤

评论(83)
热度(1199)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