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35

Chapter 235

德拉科·马尔福坐在校长办公室的椅子上,幽幽地抿了一口红茶。

“斯内普教授,”他深沉恳切地说,“我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你去又没有什么用。”斯内普头也不抬,“格兰芬多宝剑你带不去,你去能有什么用。而且,你怎么肯定波特这会儿在戈德里克山谷?”

“我可没有肯定。”德拉科说,“我只是知道他肯定会去一趟。”

“他也许已经去过了。”斯内普说。

“纳吉尼似乎还没有回来吧?”德拉科把茶杯放下,“纳吉尼还守在巴希达·巴沙特那里,不是么?”

斯内普叹了口气,放下了羽毛笔。

“圣诞节放假的时候,你就先不要回马尔福庄园了。”他说,“直接去做你要做的事吧,黑魔王那边我会交代的。就说波特和你说过想去波特夫妇葬身之地看看,你有时间,就过去了。”

“谢谢教授。”德拉科微微一笑,站起身拍了拍袍子,“那我就先回去了,阿拉克托留了两卷羊皮纸的‘麻瓜无用’论文,我还没写完。”

斯内普似乎是冷笑了一下,问道:“你还会写?”

德拉科耸耸肩,转身准备离开。他走到校长办公室的门口,手刚按在门把上,就听斯内普嘱咐道:“她喜欢百合花。”

德拉科愣了一下,扭头去看。斯内普已经低头伏案,重新拿起了羽毛笔,看也没看他一眼。

Lily么?

德拉科攥了攥袖口,没有多问,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之后我就按计划赶着圣诞前夜去了戈德里克山谷。”德拉科给哈利掖好被角,又摸了摸他的脸,“我先去了教堂后面的墓地,看望了你爸爸妈妈,之后就听到爆炸声响,赶过去正好看到你们幻影移形,就抓住你一起过来了。”

哈利眼睛一眨不眨地听德拉科叙述,睫毛时不时轻颤一下。他比德拉科在婚礼上和他分开的时候更瘦了,德拉科用一小块海绵给他擦脸,能清楚地摸到他突出的颧骨。

“你傻了?”德拉科忍不住多用了点儿力气,有些责备地问道。

“也许是有点儿……”哈利喃喃地说,“这太奇妙了,我刚从死亡回来,就发现我男朋友在这儿。这就好像上了天堂一样。”

“巫师不上天堂。”德拉科敲了敲哈利的额头,“梦到什么了?”

“……也没什么。”哈利迟疑了一下,慢慢道,“就是……那天的事。”他指着自己的疤说,“那天的事。我当时已经能抓着摇篮的围栏站起来了,还对伏——神秘人笑来着,是不是挺有趣的?”

德拉科笑不出来。他无声地叹了口气,倾身亲了亲哈利的眼睛。

“看来我不用问你感觉怎么样了。”他故作轻松地说,“听你的语气,你还挺不错的。”

哈利咧开嘴,无声地笑了笑。

德拉科收回手,把那块海绵放到一边的水盆里。他伸手探进被子里摸了一下,旋即挥动魔杖,让被哈利的汗水浸湿的床单和毯子能够干燥起来。

“赫敏在外面放哨,让你和我独处一会儿。”他说,“你昏迷了好几个小时,一直在做噩梦,说自己杀了人,丢了东西……我刚刚才能叫醒你。”

哈利轻轻摇了摇头,想要坐起来。德拉科赶紧按住他,轻声道:“你再多休息一会儿。”

哈利又摇摇头,急切地问道:“罗恩呢?你说赫敏在外面,罗恩呢?”

“我也不知道。”德拉科说,“我赶过去的时候只看见你们要幻影移形,罗恩……纳吉尼好像缠住了他。”

哈利倒吸了一口凉气。

“别急。”德拉科轻声安抚道,“你做噩梦的时候可没有喊出罗恩的名字。”

哈利愣了一下,旋即回想起方才折腾了自己几个小时的伏地魔的记忆。那些不忍回看的场景里,确实没有一个是罗恩受折磨或者死亡画面,这样看来,罗恩确实没有事,也许正在贝壳小屋,有比尔和芙蓉照顾。

“赫敏挺冷静的。”德拉科说,“当然憔悴了不少……但是她还挺冷静的,比你刚才冷静多了。”

哈利勉强扯了扯嘴角。

“我圣诞假期后离开,这几天我在这里,你就别想着离开这张床了。”德拉科继续说道,“我和赫敏会轮流照顾你,也轮流守夜。你受了不少伤,原本给你带的魔药也用的差不多了。幸好,上次菲尼亚斯说你病了的时候,我就一直惦记着要来一趟,准备好了新的魔药……”

“德拉科。”哈利突然打断了德拉科的话。他直直地看着德拉科,像是要把这一刻清清楚楚地刻在心里。然后他轻声提出要求,低语道:“吻我。”

德拉科吻了下去。哈利的嘴唇干燥起皮,德拉科吻上去的时候,感到一阵粗糙的战栗。他仔细地品尝久别重逢的热烈,轻浅的吻逐渐沸腾,灼烧着唇舌更加干渴。

哈利脸上的伤痕正在收口,德拉科仔细地贴了纱布。现在这些纱布轻轻磨着德拉科的脸颊,在不会让哈利疼痛的范围内撩得他心痒。哈利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过,在巴希达房间里沾染了气息的T恤,在德拉科和赫敏不得不从他的胸膛上割掉挂坠盒的时候就丢到了一边去。干净的睡衣有洗衣粉和阳光的味道,暖融融地包围着他们两个人,像是要把他们都化在这次亲昵里。

德拉科的手轻轻按着哈利的胳膊,纳吉尼在那里留下了无毒的伤口。哈利分心思考,希望罗恩得到的也是这样的伤口,随即被德拉科在舌尖上轻轻咬了一下。

“你哭过。”德拉科说,嘴唇辗转到哈利的眼角,“你睡着的时候,就像摇篮里的婴儿一样哭了起来。我吓坏了,不知道怎么哄你好,但你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像是习惯忍住哭泣一样。”

“别说扫兴的话。”哈利把玩着德拉科的衣服扣子,“你穿西装?这样方便么?”

“我受不了其他麻瓜衣服,你知道。”德拉科皱了皱眉鼻子,“那些不体面的裤子……”

“你别忘了我总是穿着‘不体面的裤子’。”

“你穿着是你穿着,宝贝。”德拉科理直气壮地说,“再者,我要去见你爸爸妈妈,当然要正式一些。”

哈利低低地笑了起来。

他们稍稍分开了一点,德拉科干脆地爬到了哈利的床上,从后面拥着他躺好,贴着他的耳朵说话。

“我很想你。”他说,“我好几次想通过假加隆得到你的消息,想和你说一两句话。但这实在太冒险了,我想冒险,又怕自己会害了你。”

“我也是。”哈利按住德拉科抚在自己腰间的手,“但还好,我有活点地图,我知道你就在霍格沃茨。我有时候会把活点地图拿出来看,看看你们都在干什么。”

“学校里一切都好,你不要担心。”德拉科亲了亲哈利的耳朵,“我交代大家消极抵抗,不要起正面冲突。纳威俨然是格兰芬多的领头人了,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不是主要针对的对象,比格兰芬多轻松不少。”

“斯莱特林也没事么?”

“有点儿困难。”德拉科叹了口气,“卡罗兄妹让我们在其他学院的学生身上练习不可饶恕咒……你知道,不是谁都喜欢。而且,学院间的关系远比曾经这时候要好,没人愿意动手,又不得不动手。”顿了顿,他小声道,“上次,潘西和金妮分到一组……”

哈利往德拉科怀里缩了缩,好像这样就能安慰到他一样。

“我看到了。”他说,“我们逃到格里莫广场12号的时候,我看到神秘人让你折磨那个食死徒。”

“那没什么。”德拉科轻松地说,“这个我还是下得去手的。”

“我在魔法部的时候还见到了你爸爸。”

“他和我说了。他通过斯内普教授给我寄了信,说了你在魔法部的功绩。”德拉科笑起来,“你要给乌姆里奇背家谱来着?”

“当然就是说说了。”哈利闷笑一声,“波特家连我在内,算上德思礼一家,我都说不出十个人。”

“谁说的。”德拉科反握住哈利的手,摩挲着他的手指,“不是还有卢修斯·马尔福,纳西莎·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么?”他把握在掌心的手举起放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我二年级就说马尔福家可以是你家,怎么,原来你一点也没听进去么?”

哈利捏了捏脖子上的驴皮袋子,里面的戒指似乎咯着他的手,催促他把话题岔开。

“你们把魂器放哪儿了?”

“在赫敏的包里。”德拉科说,“我不愿意看到那东西,那玩意儿上面粘着你一块皮呢。”

哈利叹了口气。

“不打算说说发生了什么么?”德拉科说,“我听说黑魔王让纳吉尼去戈德里克山谷等着就觉得不好。你之前告诉我你会去,你是不是知道纳吉尼就在那儿?”

“我怎么都要去一趟戈德里克山谷的。”哈利轻声说,“我总要去看看我爸爸妈妈,看看我出生的地方。也当然要和巴希达·巴沙特道个别……我是指不是纳吉尼假扮的那个。我妈妈在信里写过她很照顾我,我不能让纳吉尼在她的身体里,让她……”

“我知道你不得不去。”德拉科安抚地说,“没事的,没事的。”

哈利又往德拉科怀里缩了缩。

“纳吉尼就在巴希达的身体里。”他闭上眼睛,梦游一样地说,“像恐怖电影一样……我希望有机会安葬她,她还在那里。就是不知道等我们有机会的时候,她……”

“别想了。”德拉科用力地圈住了哈利的腰,“别想了。”

“抱歉。”哈利突然说,“我上次生病,是因为罗恩没有离开。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吵架了,但是他没有离开,这不能怪我,对不对?但是时间突然就报复我了,这是罗恩自己的选择,我没有去改变,所以,其实本不该……”

德拉科皱了皱眉。“难道是因为你要做的事快到最后了?”他猜测道,“我们之前就知道,时间站在我们的对立面。我们想要改变,而它尽一切努力把事情拉回‘正轨’。难道因为战争快要开始了,所以它增加了你要付出的代价……”

哈利也皱起了眉。他在德拉科的怀里转了个身,看着他的眼睛。“我让多比去照看赫敏的父母了。”他说,“我之前就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想保护的,都是时间想要剥夺的。我因此让多比去照看赫敏的父母,我觉得……离这里,离不久之后的霍格沃茨,越远才越好。”

德拉科静静地思索着,片刻后突然道:“这会不会是邓布利多留给我的话中的其中一个含义?他让走原来的路,而原来的最终之战,多比,小天狼星,塞德里克……他们都不在战场上。这是不是一个暗示?暗示如果……如果他们……给了时间机会,让自己处在一个危险的境地,时间就会毫不犹豫的……下手?”

“那莱姆斯他们会不会也——”哈利抿了抿嘴唇,“不,莱姆斯他们本就在那个节点。要改变也只能趁那个时候……”他长长出了一口气,勉强道,“也许是我们想错了,不过……你是不是觉得把小天狼星支开比较好?”

“你怎么支开他呢。”德拉科无奈地说,“你们教父子两个是一个样子。”

“我之前想到这点,连双向镜都没敢给小天狼星。”哈利叹了口气,“也没敢拿出来用,因为这个时候我们不该用上双向镜,我不想到时候……你知道的。”

“对,我肯定会很生气你又随便插手,做了最好不要做的事。”德拉科欣慰地说,“你还是有听我的话的,是不是?”

哈利闷闷地笑起来,慢慢撑起身子,半坐起来。

“我的眼镜呢?”他问,“之前坏掉了,你把它放哪儿了?”

“你看不清我的脸么?”德拉科调笑了一句,从床头柜上拿过哈利的眼镜,递给他。“我帮你修好了。”他说,“亲我一下就行。”

“那你都该倒找我几个吻了。”哈利接过眼镜,戴上后往四周看了看。

“我可怜的魔杖呢?”他不抱任何希望地问。

“赫敏说最好别让你看到。”德拉科叹了口气,也坐起来,探了半个身子,从床边拿起断了两截的冬青木和凤凰尾羽魔杖,“哈利……”

哈利小心地把断成两截的魔杖捧在手心,然后放到了驴皮袋子里。

“应该是我搞的那场近距离爆炸弄的……没关系,最后总会修好的。”他耸耸肩,对德拉科露出一个开朗的笑,“你不是在这儿么,你的山楂木魔杖,我用得挺顺手的。”

德拉科仔细看着哈利的脸,端详着他的表情,舒心地笑了。

“你也该吃点儿东西了。”他说,“另外,你有好好看过纳威送你的那本书,对吧?你记不记得巫师婚礼中,结婚双方要交换魔杖?”

 

TBC——

Chapter 222中双向镜的处理有更改。原为哈利、赫敏和罗恩一人一块碎片,现改为没有使用。

评论(30)
热度(317)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