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36

Chapter 236

太阳高高挂起的时候,哈利从帐篷里出来透气。德拉科坐在一块抹去积雪的大石头上,身下垫着柔软舒适的垫子,见哈利出来,眉毛高高扬起。

“赫敏同意你出来?”他问。

“我说要出来看看你,她就同意我出来了。”哈利在德拉科身边坐下,“不欢迎我?”

“你该穿得厚一点。”德拉科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哈利的肩膀上,又把他往身边拽了拽。

迪安森林正午的空气清新动人,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照耀着积雪的山坡。哈利能感觉到自己胸口和手臂上的伤在疼痛,他歪头,轻轻靠到德拉科的肩膀上,对他伸出手。

“魔杖借我。”

“你要干嘛?”德拉科瞥了哈利一眼,“你上次拿走我的魔杖,可是把我关在了魔法部的大门外面。”

“我现在拿走你的魔杖,就是把你推倒守护咒语外面,难道你能回去不成?”哈利撇撇嘴,干脆从德拉科手里把魔杖抢了过来。山楂木魔杖触碰手指,一种不同于冬青木魔杖的暖流从他指尖窜入,温暖他的掌心。

“鲜花盛开。”

哈利轻声念了一句,艳丽的玫瑰从杖尖绽放,哈利好心情地把它们取下,还变了个丝带装饰,然后塞进德拉科怀里。

“这是干什么?”德拉科有点儿压抑地问,“你什么时候还学会送花了。”

“圣诞礼物。”哈利说,“今天是圣诞节,记得么?”

德拉科眨眨眼——他真的忘了。这是挺难得的一件事,哈利记得某一个节日需要庆祝而德拉科忘记,这是很难得的一件事。他多半是被见到哈利的喜悦冲昏了头脑,或者是被哈利受伤引起的担忧搅乱了头脑。德拉科叹了口气,看哈利还显得憔悴苍白的侧脸。哈利现在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但是梅林在上,这几年的劳累和受伤生病,他看起来怎样也回不到德拉科记忆里那个个子。

现在哈利披着德拉科的外套,稍稍佝偻着靠在他的肩膀,把玩着魔杖用一些小魔法,像是和山楂木魔杖打招呼一样。他忍不住轻笑一声,在哈利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圣诞快乐,哈利。”

哈利仰起脸,让德拉科的嘴唇从他额角划过,蹭上脸颊,再落到嘴唇上。正午的阳光这样温暖,仿佛他们身周的积雪正融化成河流,然后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咳咳。”帐篷方向突然传来尖利娇俏的、乌姆里奇一样的咳嗽声。哈利和德拉科赶紧分开,扭过脸去看赫敏。

“抱歉,打扰了。”赫敏笑眯眯地说,好像眼下的黑眼圈不存在一样,“但是我刚刚找到一些信息,也许我们应该聊一聊。”

“我们进去说话吧。”德拉科站起来,转身想扶哈利。哈利按住他的手,嘀咕道:“我又没伤到腿,刚才不也是自己走出来了,放心。”

“放心?”德拉科夸张地说,“你倒是数数自己身上有多少疤。”

“也没多少。”哈利无辜地说,“怎么你给我治疗的时候还让我留疤了?什么你真的能够忍受么?”

“忍受什么?”德拉科挑起一边眉毛。

“心疼呀。”哈利理直气壮地说,“我是无所谓了,反正看着会心疼的那个人是你吧?”

“那你是不是该和我说说你胳膊上那道疤是怎么回事?”德拉科阴测测地说,“就像你认识到的那样,但凡我知道的,为了避免你以后让我心疼,我可是一点儿疤都没让你留下。”

哈利感觉到脑子里有一只窥镜在叫,他警惕地往旁侧了一步,迎着赫敏快速走了过去。赫敏忍着笑,撩开了帐篷入口的帘子,让哈利和德拉科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

客厅温暖舒适,哈利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坐好。赫敏在他对面坐下,德拉科转身先进了厨房。

“他干什么去?”哈利奇道,“他不是只会做甜点么?”

“嗯……你上午休息的时候是我做的早餐。”赫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所以就……总之,他怎么也不肯让我下厨了。”

哈利摸了摸耳朵,悄悄打量赫敏。结果赫敏也在打量他,两个人的目光撞个正着,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行了。”赫敏笑道,“我没事,你不是没有看到罗恩被怎么样么?我有理由相信他现在是安全的。”

“他肯定是安全的。”哈利安抚道,“等到能来找我们,他一定立刻就会来的。”

“我毫不怀疑这一点。”赫敏说,“那么……你怎么样?我是说,你的魔杖……”

“不用担心它。”哈利拍了拍皮袋,珍重地握住,“我早有准备……你知道海格的魔杖被掰断了,是不是?他现在用他那把伞施魔法,你猜是怎么回事?”

赫敏稍稍瞪大了眼睛:“是……损伤成那样,也能修好么?”

“当然。”哈利说,“只要……老魔杖,你明白的。”

“对了,我正要说到这个。”赫敏突然想起来似的,从沙发上拿起一本崭新的《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生平和谎言》。“别介意。”她说,“你和巴希达·巴沙特……就是……那条蛇。好吧,反正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你和那东西交涉的时候,我和罗恩在楼下发现了这本书。你们打起来的时候,我顺手就把它收起来了……你知道,我……”

“热爱书籍。”哈利点点头,“条件反射,我明白。”

“所以,还记得那个金头发的人么?”赫敏把书翻开,找到了他们需要的那一页,“我放哨的时候觉得无聊,就看了看。我想……会不会是他呢?”

哈利顺着赫敏的手指看向那一页,少年邓布利多和少年格林德沃勾肩搭背,为了只有他们知道的笑话开怀大笑,拍着彼此的后背。

“盖勒特·格林德沃。”赫敏轻声说,“他们是朋友。”

“德拉科·马尔福,是哈利·波特的男朋友。”德拉科放下一个托盘,把热腾腾的茶分给一人一杯,在哈利旁边坐下了,“所以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曾经是朋友,这有什么奇怪的么?”

“奇怪倒是没什么奇怪。”赫敏说,“不过,你们有读过这一章么?”

“我看过了。”德拉科说,“我床头还有一本,其实我更喜欢丽塔·斯基特说邓布利多横刀夺爱那一章。”

“横刀夺爱?”哈利惊讶地问,“什么横刀夺爱?”他以前可没看到过这些内容啊!

“在更后面的地方,就是说你和邓布利多有不健康的、邪恶的关系那里。”德拉科拿过书翻了翻,递给哈利,“你瞧。”

“我有男朋友!”哈利恼火地坐起来,“丽塔·斯基特,这个癞蛤蟆,老母牛——”

“我得说,她的速记羽毛笔里可能确实是她的脑子。”德拉科对赫敏说,“你看到那里了么?”

“还没,我昨天才看到这本书。”赫敏有点儿不安地看着哈利越来越愤怒,“到底写了什么?”

“大概是说,邓布利多从一开始就对哈利有一种不正常的兴趣——”

“为了更进一步打击食死徒势力,将不满十七岁的可怜男孩送到食死徒后代的床上——”哈利重重地合上了那本书,“波特混乱动荡的青春期有一大半功劳来自于这位关心、爱护他的校长,而从阿不思·邓布利多与盖勒特·格林德沃的过往来看,这在某种程度上,或许是来自长辈的‘经验之谈’——诽谤!胡言乱语!丽塔·斯基特!”他把书丢到桌子上,动作过大牵扯到伤口,捂着胸口低头喘气。

“就是这样。”德拉科摊开左手,挺无奈的样子,同时用右手拍了拍哈利的后背,顺毛似的摸了摸,“现在不是时候,等到一切都结束以后,丽塔·斯基特……”他冷笑了一声,转头把哈利身上滑脱的外套又给他披了回去。

赫敏颇有些目瞪口呆,喃喃道:“这也太……她怎么敢?我是说……”

“对,她还敢用食死徒后代这种词,在马尔福如日中天的时候。”德拉科避重就轻地说,“挺好的,正好帮马尔福家打掩护了,我谢谢她,保证她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封面上的阿不思·邓布利多似乎对他们眨着眼睛笑了笑,哈利感觉胸口的疼痛缓解了,便冷着脸直起了身子。

“她别逼我。”他气鼓鼓地说,“胡编乱造谁不会啊,我——”他瞥了一眼德拉科,改口道,“德拉科最擅长这个了,分分钟就能写出一本丽塔·斯基特的生平和谎言——”

“你饶了我吧。”德拉科在哈利腰上摸索着掐了一下,“我会吐的。”

“好了,好了。”赫敏看出这两人谁都没对这事儿太在意,德拉科可能是已经气过了,哈利更是只为丽塔污蔑邓布利多生气。她打断这个话题,提议道:“我们是不是该说正事了?”

哈利点了点头。

“总之,从这一章来看,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关系非常。”赫敏把书翻回那张照片的地方,指了文章的几个地方,“而哈利看到格林德沃从格里戈维奇那里偷走了魔杖,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猜测……你们记得那场决斗吧?根据老魔杖的特性……邓布利多也许在后来成为了老魔杖的主人。也许是他一直用的那一根,也许他还有一根,没让我们看到……谁知道呢,不过,这就能解释海格为什么被掰断了魔杖,但还能用雨伞使用魔法,对不对?”

“所以你跟我说总会修好的?”德拉科问哈利。

“我正是这样猜测的。”哈利耸耸肩,“你知道,我那个时候……”

“等等,等等。”德拉科突然意识到什么,惊讶地看着赫敏,又看着哈利。“你们……她……”

哈利耸了耸肩。“就是你想的那样。”他说,“没办法,谁让我的好朋友是年级第一,而且,你也知道,我本来就没怎么遮掩。就像邓布利多一样,别人看出来的总不能把账算到我身上是不是?”

德拉科张口结舌,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片刻后,赫敏打破沉默,说道:“那么,德拉科,哈利告诉过我们你在那天晚上成功对邓布利多用了缴械咒。所以,你应该知道……”

德拉科突然站了起来。

“汤应该好了。”他这样说了一句,转头就进了厨房。赫敏茫然地看着德拉科的背影,再看向哈利。

“对不起?”她局促地说,“我是不是不该……”

“他知道这些不安全。”哈利柔声解释道,“你别担心,和你没关系。那件事他们提前几个月就有准备了,没关系的。他只是……”他蹙着眉微笑,柔软无奈的模样,“他知道这些不安全,他现在对这些也不在乎。而且……”哈利侧头看着厨房里德拉科忙碌的声音,笑意更明显了些。

“而且。”他慢慢说,“他知道成为老魔杖的主人会有多危险,毕竟那是神秘人一直在寻找、追求的力量。我多听一遍就要多担心一分,他只是怕我担心而已。”

赫敏了然地笑了,准备把桌子上的书收起来。她的手指刚刚碰到书皮,突然想起了什么,像是被吓到一样抬起头,看向哈利。

“那么,这样的话……”她声音发颤地问,“斯内普教授和贝拉特里克斯,到底是谁?”

哈利没有回答。他努力回想那个夜晚,却无论如何也弄不明白到底是谁的魔咒导致了邓布利多的死亡。他最后只能垂下眼睛,安抚地握住赫敏的手。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他说,“恐怕他们自己也没有追究,因为两个人都把功劳给了德拉科。所以……”他抬起头,绿色的眼睛深沉像是一汪潭,坠进去,就再也出不来。

“所以,知道是谁没有用。重要的是,神秘人会以为是谁,贝拉特里克斯和斯内普教授,舍弃哪个,对他来说比较舍得。”

“我们只能无能为力了。”

 

TBC——

评论(43)
热度(310)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