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你是在哪个瞬间忽然决定跟对方结婚并共度一生的?

哈利:

是战后那会儿吧,我那天没有课,整整一天都没有。也无事可做,战后我一下子就空了,朋友忙着谈恋爱啊享受最后的校园时光啊,家长来信啦笔友来信啦……我没有家长了,也没有笔友,更不想打扰朋友,只好学习之外一律无所事事。

那天我东游西逛,最终在天文塔蜷坐下。说实在的,那是我最空茫、没有目标的时刻。纠缠于我生命的痛苦消失了,能够让我依赖亲近的人也消失的差不多了。我有朋友,但我一生缺乏家。也许我该谈个恋爱,和逃亡前分手的女朋友好好聊聊。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和她复合,细细数过我亲近的人无一存活,而战火燃尽的不止是我的目标,还有很多很多东西。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需要一个长者指引我,但是我已经没有一个长辈了。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在天文塔坐了整整一天,期间听到朋友在塔下找我,但是我没理会。晚上的时候,他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也来到天文塔。那时候我们的关系有点微妙,介于陌生人和熟人、敌人和友人之间。我们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这就是当时我们最高规格也最友好的打招呼了。可是他不知道怎么想的,点过头后站了一会儿,竟然走到我旁边坐下了。他的腿紧紧贴着我的腿,我坐了一天,腿已经麻到没有知觉,却能感觉到他的温度。然后他就那样坐着,挨着我的腿屈起,另一条腿平伸,一只搭在屈起的腿上,脸看着不是我的另一边。

我突然觉得他这个家伙还是挺好看的,刚想叫他滚远一点(实在不习惯他离我这么近,我们上一次这么近还是生死之际),他就别别扭扭地说:“想哭就哭呗,装给谁看。”

我明明一直掩饰得很好,但是他这样一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忍不住了。那是我第一次哭得那样狼狈,上气不接下气。我抱着自己哭,后来他伸手拍我的后背,我就在他的怀里哭。

等到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因为双腿发麻摔在他身上。我的眼镜被泪水弄脏了,他帮我擦眼镜,再戴上。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没想要立刻离开对方,然后就在他给我戴眼镜的时候,他说了这个晚上的第二句话:

“波特,你有双很好看的眼睛。”

你他妈也有一双啊,而且你的脸也很好看。

之后我们莫名其妙地开始亲吻,甚至开始撕扯彼此的衣服。擦干净的眼镜算是白擦了,我们披着星光和月光睡着,第二天又在阳光下醒来。我比他先醒,看见他的睫毛镀着光芒。

等他醒来后,我迫不及待——更像鬼使神差——问他要不要和我交往。

操,就在一个晚上之前我还在想要不要和女朋友复合,一个晚上之后我就问一个男人要不要交往了,可能是因为他活儿好吧。这真是玄幻,丽塔·斯基特知道了能用她的尖酸刻薄写满《预言家日报》头版(后来她也真的这么做了)。

可是他说“好”。

我问他要不要和我交往,他说好,干脆利落毫不犹豫不给我反悔机会的一声“好”。

啧,好就好。揪着他的领子咬他嘴唇,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识到和我分手会是什么下场,反正我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了。谁让他看到我哭得那么蠢的样子来着。看过我哭就是我的人了,略略略。

现在我们结婚八年了,今天是结婚纪念日,我准备了他最喜欢的菜和润滑剂(他说青苹果的味道最好,不过我一直不明白青苹果、红苹果和苹果这三种味道有什么分别),也许会在餐桌上来一发。

王八蛋上次咯得我腰青了一片(傻逼,照顾我的不还是他,心疼我的不还是他),我去换个舒服点的桌布。

写到这里回头看了看题……瞬间啊……瞬间嗯……

蛮多瞬间的吧。他说“我认不出来”的时候,他对我点头的时候,他坐下来、拍上我的背、说那句见鬼的话害我哭的时候,他抱住我、给我擦眼镜、吻我(也可能是我吻他)、进入我的时候。

我和他之间是没办法在某个瞬间决定的,但是我们有无数个瞬间积累这个决定。不过最关键的大概是那天我睁开眼睛看见他吧,那一瞬间我的心被装满了,战后突兀的流离失所一下子有了着落。他能给我一个怀抱和一片阳光,我在这个怀抱里可以是我自己或者不是我自己,可以矜持也可以放纵,可以互相咒骂也可以互相抚慰。

顺便说一句我喜欢咬他嘴唇,因为他以前都不会说好话。

啊,所以我还喜欢听他说情话。他说情话很好听的,真的很好听,不过你们是听不到了。

:P

 

德拉科:

我其实从没想过什么结婚、共度一生,因为这对我来说是个太过奢望的词,我和他那时候连好好说句话都费事,怎么可能有什么结婚、共度一生。

可是转机发生了。

战后八年级重开,我怎么说也要返校,虽然一直只能擦肩而过点个头,却也觉得心满意足。那一天他应该是没课——因为我也没课,八年级我选了和他一样的课,费了好大功夫才打听到他的选课。我知道他没事的时候就会东游西逛,他的朋友在谈恋爱,而应对崇拜者的热情往往让他疲惫。所以我也东游西逛,想着也许就能在哪里碰上。之后我就看见他上了天文塔。

天文塔对于我们来说是个糟糕的地方,在那里我彻底与他背道而驰,站在了他的对立面,犯下了重罪。我是不愿意上去的,也没想过他竟然会上去。他上去了,我想了很久,走开又回来,就等在塔下。中间他的朋友们来找过一次,我假装路过蒙混过去,然后继续等在那里。

我想见他一面,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也许能说点什么。哪怕只是一次道谢,他救过我一命,我有一个借口和他搭话,只是一直没有勇气用上,也许这次可以用上。

可是我等到日落,天黑,月亮出来,他也没有从天文塔上下来。我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上去了。他就坐在一进门不远的地方,蜷缩着,在天空的映照下显得很渺小,看着我们敬重的一位长辈坠落的窗口。听到开门的声音,他侧过脸来看,见到是我,他点了点头。

那是我们最高规格的见面礼,按平常也该心满意足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不能走,可能是因为他的眼睛,他看着我,像是看着一个不存在的人。我注意很久了,战后回来,他看着哪里都像看着不存在的东西。

我不知道亲朋好友一个接一个被剥夺是什么模样——这样说是夸大的严重,但是他的情况也没差多少。他的亲人、长辈、敬重的师长,一个接一个离开了他,没有人给他遮风挡雨,他自己野蛮生长,最后枯萎一样绽放,顶天立地,孤独无匹。

他救了整个世界,可是好像整个世界都和他再无关系。世人尽数记住了英雄,却没人记得他是谁。

于是我走了过去。

我坐在他身边,也不敢看他。他在这里坐了一天,浑身都是凉的,我大胆地贴着他的腿,他没有说一句请我离开的话也没什么别的表现,于是我让他哭(当然语气挺恶劣的,我在这之前没有任何经验,不知道怎么和他好好说话)。

他就真的哭了。太吓人了,他哭了。一开始自己蜷着哭,后来抱着我哭。真的太吓人了。我不知所措,只好给他擦眼镜。他哭得不知道自己抱着谁,我就再给他戴眼镜。他用哭过的眼睛看着我,我觉得他的眼睛真是该死的好看,是他这个坚韧的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

然后我们接吻了。并且我领略了他身上另一个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能让他脆弱的地方。

他真是柔软紧致该死的火辣。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提出交往。完全没办法拒绝,他说我就答应,我琢磨了很多年了,这时候拒绝我就掐死我自己。

现在我们结婚八年了,今天是结婚纪念日,我正在回家的路上。他一向没什么情趣,我买好了今年魁地奇世界杯的一等座,利息就到时候帐篷里收好了。

嗯……大概是离题了。不过,于我来说,毕竟没有哪个瞬间。我心动的很突然,但是决定跟他结婚、共度一生却是仔细盘算——虽然答应的也很突兀。好吧,就是他问我的那一刻。他问我要不要交往的时候,我决定跟他共度一生,谁也别想拆开我们。既然给了我机会,他自己都不行。

 

——THE END

灵感来自:微博@英国那些事儿 2018.10.10 19:23

评论(62)
热度(1000)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