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42

Chapter 242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哈利、罗恩和赫敏除了不停地更换地点扎营外,没有任何其他方面的进展。解决哈利的魔杖成了一个首要的问题,德拉科离开自然是带着他的魔杖一起离开,哈利现在只能管罗恩和赫敏借用。他们讨论过死亡圣器和魂器,哈利有那么一次连上了伏地魔的脑子,看到那些模糊的图像。

终于有一次,在一个巫师村,他们偶遇搜捕队,为哈利搞到了一根魔杖。很巧,是一根黑刺李木魔杖,哈利看着魔杖还算熟悉,但不知道那位丢了魔杖的是不是被罗恩痛揍过的那个食死徒。

黑刺李木魔杖没有冬青木凤凰尾羽魔杖让哈利喜欢,也没有山楂木魔杖那么得心应手,只能是对付着用。那是一次惊险的闪电战,他们用剩余的复方汤剂伪装成麻瓜突袭,一击得手幻影移形就跑,罗恩中了一个不碍事的刀砍咒,哈利提前领略了蜇人咒,右边眼皮肿了好几天。

一个雨后的晚上,泥土湿润芳香,空气寒冷清澈。哈利裹着毯子看着篝火,不是拨弄木柴,惹得火花四溅。罗恩和赫敏在帐篷里有一会儿了,今天是哈利值晚班,他们两个就在帐篷里琢磨那台收音机,一起猜波特瞭望站的最新暗号是什么。

三月的英国好就好在没什么风,哈利坐在篝火边并不会觉得冷。森林很安静,安静地让他能够隐约听到帐篷里的窃窃私语。他把自己裹了裹,想起身上的毯子是德拉科准备的。接着,他又想起在之前短暂的圣诞假期,他和德拉科在逃亡途中见到的那一段时间,有一天——也是唯一一天,他身体状况还不错,两人 久旱逢甘霖似的,干柴烈火在床上折腾。

当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哈利的身体状况和正在进行的事都不允许德拉科有什么大的动作。德拉科从后面拥抱他,赤裸的胸膛贴着同样赤裸的后背,两个人用手指和唇舌,在对方爱意的指引下高潮。

说起来,也就是这两天,要注意不能说出伏地魔的名字。

哈利搓了搓有些发凉的脸颊,火焰映在他的眼睛里。

这是可以避免的,希望时间不要太过为难。只是不说一个名字,少一段本来就是粗心大意才走上的路,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这是合理的选择,不过有罗恩没有出走带来的突然生病这个前车之鉴,哈利也不是那么拿得准时间现在到底怎样计算代价。

其实他隐隐有一个想法,但是不曾宣之于口。——关于德拉科。

按照原本的进程,德拉科这个时候从属于伏地魔,在斯莱特林应该活跃在反波特、反格兰芬多等诸多食死徒立场第一线。但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德拉科是凤凰社的人,马尔福家是凤凰社的人,他的一切包庇都是合理,但对比原本这时候,又实在太不合理,足以支付代价。德拉科回来为了三件事:家族,朋友,波特。

他的家族如履薄冰,间谍工作满是危险,但是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出过事。他的朋友步上正轨,整个斯莱特林都有所改变,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有哈利。德拉科能够回来,是哈利用过的法阵有所残余,才使他重来一次。德拉科一路走过来,与哈利的关系突飞猛进,两个人紧密纠缠。所以,如果是时间把自己当做德拉科偏离轨道的所要支付的代价,哈利并不会觉得奇怪。可是,德拉科一直在条条框框之内,充分利用能利用的,从来没有分毫僭越……

哈利戳着一块木柴,细细思索,最终仍然找不出比德拉科所说的更合理的可能。因为快到最后的时刻,所以时间变得格外严苛,加大力度阻止。那么等到最后的时候……到底会发生什么?

一切都是未知。未知让人如此恐惧,却又让人充满希望。

哈利把下巴磕在膝盖上,轻微佝偻的脊背沉默地承载一片夜空。

“我找到了!”罗恩激动的喊声突然从帐篷里传了出来,“哈利!快进来——暗号是‘阿不思’!快进来!”

哈利一个激灵坐直了,二话不说就进了帐篷。罗恩和赫敏正跪在小收音机旁边的地板上,两个人兴奋地看着哈利,格兰芬多宝剑安静地躺在地板上。

“把这个收起来。”哈利在罗恩旁边坐下,拿起宝剑塞到了沙发下一个隐蔽的抽屉里。那是他们临时折腾出来的,哈利指望着如果一定要和搜捕队打交道,格兰芬多宝剑不会被发现。

“没想到用了这么久才猜中。”罗恩兴奋地说,“都是和凤凰社有关的词,我见过比尔的速度,以为我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呢……”

“好了,听他们说!”赫敏激动地拍了拍地板,“哈利,是李·乔丹!”

“代号是老江。”罗恩说。

李·乔丹正在汇报近期情况,这个唯一真实的电台带来“巫师无线电新闻联播”和《预言家日报》不敢提或者认为不值一提的消息,让人感到既兴奋又沉重。

“……我们沉痛地通知听众们,德克·克莱斯韦遭到谋杀。”

“没有泰德!”哈利惊讶道。

“一个叫戈努克的妖精也被杀了。据信,与克莱斯韦、戈努克同行的麻瓜出身的泰德·唐克斯、迪安·托马斯和另一个妖精很可能逃了出来,如果唐克斯或者迪安正在收听,或有任何人知道她们的下落,请注意,他的亲人们正迫切希望得到他的消息……有麻瓜一家五口死在家中。麻瓜官方把死因归于煤气泄漏,而凤凰社的成员告诉我们是由于杀戮咒所致——又一个证据,好像证据还不够多似的!这些事件都证明在新政权下,屠杀麻瓜正变成一种娱乐活动……我们遗憾地通知听众们,在戈德里克山谷发现了巴希达·巴沙特的遗体……凤凰社告诉我们,她身上有确凿无误的、被黑魔法击中后的伤口。我们今日的特约嘉宾,老雷,亲手将巴希达·巴沙特安葬在了戈德里克山谷教堂后的墓地里。”

“老雷?”哈利疑惑地问。

“嘘。”赫敏轻声说,十指交叉垂首。一分钟的时间里没有人讲话,默哀如此沉重,波特瞭望站带来的消息让哈利又困惑又激动。

泰德·唐克斯没有死……这是怎么回事?这可不是他插的手,他心知肚明自己没有办法保住泰德,逃亡中偶然听到他们谈话那次就已经在心中哀悼过了。可现在……天啊,泰德还活着!还有新任务,老雷……老雷是谁呢?是自己的哪个朋友、哪个……亲人呢?

“谢谢大家。”默哀结束了,李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现在,我们请固定供稿人老帅给大家讲讲巫师界的新秩序对麻瓜世界的最新影响。”

“谢谢,老江。”金斯莱深沉稳重、令人安心的声音传出,“就如老江所说,在新政权下,屠杀麻瓜正变成一种病态的娱乐。麻瓜们继续遭受惨重的伤亡,却还不知道造成他们苦难的原因。不过,我们也不断听到真正鼓舞人心的故事,巫师们冒着危险保护麻瓜朋友和邻居——经常是在麻瓜们不知道的情况下。目前,凤凰社已经采取紧急措施,由老雷带领的保护队已经三次与搜捕队迎面撞上,为了保护麻瓜而展开斗争。我想呼吁所有的听众,在你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对你们街上的麻瓜住所施一个保护咒。这些简单的措施可能挽救很多条性命。”

“老雷到底是谁啊?”罗恩困惑地说,“我是说……圣诞节的时候我还没听说这个人!”

“我有一个猜测……”赫敏喃喃道,“但是说不准……还是先听广播,我们稍后说这个。”

“老帅,对于那些回答说在这危险的时代应该‘巫师第一’的听众,你会怎么说呢?”李问道。

“我会说‘巫师第一’与‘纯血统第一’仅有一小步之遥,再往前一步就是‘食死徒’。”金斯莱答道,“我们都是人,不是吗?每个人的生命都一样珍贵,都值得保护。”

“讲得太好了,老帅,一旦我们摆脱了这个混乱局面,我就选你做魔法部长。”李说,“我还记得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四年级,我们的朋友哈利·波特做过一次激动人心的演讲。那时他刚逃离神秘人的魔爪不久,虽然被一个斯莱特林正面残害,但紧接着,在那场讲话中,他提出我们错误地对待了斯莱特林,演讲内容发人深省。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把那场演讲原汁原味地奉献给大家。但是今天,我们还是要专注与我们的热门节目,由老将带来的——波特之友。”

“谢谢你,老江。”卢平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将,你是不是还和每次来本节目时一样,认为哈利·波特仍然活着?”

“是的。”卢平坚定地说,“我深信不疑,如果他死了,食死徒一定会大肆宣扬,因为这对于抵抗新政权的人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大难不死的男孩’仍然象征着我们为之奋斗的一切:正义的胜利,纯洁的力量,以及继续抵抗的必要性。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老雷还没有疯。既然他还有理智,我就有理由相信哈利仍然活着。”

“老将!”另一个哈利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让他瞪大了眼睛,“我说过我不会疯,那只会让我更加清醒地知道我该做什么,比如想尽办法炸了食死徒的老窝。”

“老雷,还不到你出场!”李说,“好吧,各位,这是我们第二个特约嘉宾——保护队队长,老雷。老雷,既然你已经上场了,如果哈利正在收听的话,你会对他说些什么?”

“我们和你同在。”这个让哈利瞪大眼睛的声音——明显是小天狼星的——说,“也许某一天我们会在路上遇见,希望那时候你让我看到你保护好了自己,你是一切。”

哈利感到鼻尖酸涩,他赶紧低下头,掩饰地扶了一下眼镜。

“我猜对了。”赫敏轻声说,“真没想到……不过,对呀,这就是他会做的事。”

哈利用力地点了点头。

“……下面照例问一下,有没有哈利·波特的朋友因为忠诚而受难的新消息?”李说。

“嗯,老听众们都会知道,好几位坦言支持哈利·波特的朋友被捕入狱了。拒信,唱唱反调的主编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现在携其女卢娜出逃。不久前他们遭到了可怖的威胁,但是依然没有动摇立场。让我们为这种精神致敬。”

“几个小时前,我们得到消息说鲁伯·海格——”

“德拉科没拦着他么!”罗恩倒吸一口凉气。

“——霍格沃茨学校著名的猎场看守,在校内勉强逃脱了抓捕。抓捕原因是谣传他在家中举办了一个‘支持哈利·波特’的晚会。但我们相信,这只是一次食死徒的‘剔除’行动,毕竟我们有足够的力量牵制海格,提醒他不该做出如此不明智的举动。不过,好消息是,海格没有被拘押,我们相信他在逃亡中。”

“如果一定要办,就要加倍隐蔽。”小天狼星说,“我有没有提过,我已经连续办了三次,给哈利敬酒?”

“你们骑着飞天扫帚在天上干杯,喊完神秘人的名字掉头就跑,还把酒杯留在现场。这不是什么值得推荐的行为。”卢平说。

“我猜想,在逃避食死徒的追捕时,如果你有个身高十六英尺的同母异父兄弟,应该有点帮助吧?”李问道。

“可能会有一点优势,”卢平严肃地答道,“但我们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优势,所以,希望大家理智热爱哈利,不要真的举办晚会,或者学习老雷在天上庆祝。”

“没错,老雷自己带人这样做就够了,保护队的人都擅长隐蔽和幻影移形。”李说道,“现在来关注一下那位同哈利·波特一样行踪不定的巫师,我们喜欢称他为‘头号食死徒’。为了分析关于他的一些比较疯狂的谣言,我要介绍一位新的通讯员:老鼠。”

“老鼠?”不知道是弗雷德还是乔治的声音传出来,“我不是老鼠,绝不,我跟你说了我要叫老剑!”

“我认为是弗雷德。”罗恩凑近了一点儿,仔细听着那声音。

“听众朋友只要不是躲在花园池塘底部之类的地方,就会知道,神秘人继续藏在暗处的策略正在造成一点点可爱的恐慌气氛。请注意,如果所有声称见到他的人说的都是真话,我们周围起码得有十九个神秘人……朋友们,让我们努力镇静一点。不要添加虚构的东西,情况已经够糟糕的了。譬如有种新说法认为,被神秘人看一眼就会死。那是蛇怪,听众朋友们。一个简单的鉴别方法:检查一下那个瞪着你的东西是否有脚。如果有,看它的眼睛就是安全的,不过如果真是神秘人,那仍然可能是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不管是谁,双胞胎的声音有一种特殊的魔力。明明说着再正经不过、严肃不过的事情,三言两语,哪怕是听过一次的,哈利发现自己和罗恩、赫敏,已经一起笑出了声。

“还有人谣传说经常在国外看到他呢?”李问道。

这次哈利往前凑了一点儿,低语道:“他去了。德拉科告诉他了……他去了。”

“去什么?”赫敏警觉地问,“你是说……”

“他去找格林德沃了。”哈利点点头

李已经开始说结束语,并宣布下一次暗号是“疯眼汉”……不知道疯眼汉有没有同意?哈利想,小天狼星的保护队里一定有一个人是疯眼汉,他是那么优秀的傲罗,真高兴他这一次能够活跃到现在。一般的食死徒根本不能拿他怎么样!这一切真是太令人感到高兴了,他们与外界隔绝这么久,现在知道其他人仍在抵抗伏地魔……他就知道小天狼星闲不下来,搜捕队!多么危险,多么刺激,多么适合他,只求他不要有事……

“我想,今晚还是我来值夜吧。”罗恩站起来,笑着说,“哈利一时半会儿是想不起来这件事了。”

夜这样长,而天总会亮。


TBC——

评论(37)
热度(341)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