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43

Chapter 243

次日阴云密布,三人收拾东西,幻影移形。

又是一处森林,树木的清香和泥土的芬芳让人迷醉,哈利闪开双臂舒展筋骨,把背包扔在地上。

“把帐篷拿出来吧。”

罗恩从背包里翻出帐篷,和哈利一起把它支起来。赫敏在他们身周转来转去,不断施展各种保护咒。

突然。

就在不远处,一声闷哼响起,接着有人粗野愤怒地破口大骂:“那个泥巴种幻影移形了!”

“就该掰断所有泥巴种的魔杖,真是耽误事……”

“都怪这个迪安·托马斯,上一次就是他救走了唐克斯……”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了动作,紧接着,赫敏更快速地挥动魔杖,想要赶紧将防御建立起来,然而为时已晚,缴械咒突然击中了她,让她的魔杖飞了出去。

“快跑!”赫敏转头就要去拉罗恩和哈利的手,但是有人比他更快,狼人芬里尔·格雷伯克充分发挥了他的体能优势,一把抓住了赫敏的头发。罗恩和哈利在那一瞬间就已经用魔杖指住了芬里尔,罗恩更是上前一步,挡在了哈利面前。

“还想反抗么,害虫?”芬里尔狞笑着,“放下魔杖,你们这些没毕业就四处乱窜的肮脏的小东西……”

“放开她!”罗恩怒喝,“松开你的脏手!”

“那就要看看你们是谁了。”芬里尔在赫敏颈边松了松鼻子,“我喜欢鲜嫩可口的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赫敏的头发被芬里尔拽在手里,她被迫后仰着头,声音中满是恐惧,却还是很可信。

“珀涅罗珀·科利尔沃特,混血。——巴尼。”她对罗恩说,“放下魔杖,别犯傻。”

“挺聪明的小姑娘。”斯卡比奥笑了起来,“而且容易检查,但是他们看起来都还是霍格沃茨的年龄——”

“我们不上了。”罗恩紧紧攥着魔杖,姑且是放下了,“提前毕业旅行。”

“毕业旅行?”格雷伯克嗤笑了一声,“好兴致啊。——喂,你。”他突然一抬下巴,对着罗恩身后大声说道:“把你的脸露出来!躲躲藏藏地在干什么?”

哈利深吸一口气,两手按着罗恩的肩膀,怯生生地探出了头。

“我……抱歉。”他嗫嚅着说,“我……”

“别吞吞吐吐的——你,巴尼,你姓什么?”格雷伯克不耐烦地问。

“……韦斯莱。”罗恩攥了攥拳头。

“韦斯莱?”格雷伯克粗声粗气地说,“那么,就算你不是泥巴种,也是和纯血统叛徒沾亲了——彻查。”

斯卡比奥突然丢出一个缴械咒,罗恩猝不及防,转眼就被扭住了胳膊。

哈利失了遮挡,似乎想要找什么地方躲藏。但他紧接着意识到这行不通,只好坦然地看着搜捕队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格雷伯克把赫敏推到另一个食死徒手里,凑近了哈利。“真奇怪,我没有见过你,却觉得你味道很熟悉……”

“我叫费农·达力。”哈利战战兢兢地看着格雷伯克的眼睛,在那满是疑虑的瞳孔中看到一张陌生的脸。

就在刚刚躲在罗恩身后的时候,他简单地调整了自己的五官。这是傲罗的必修课,他上辈子了解得晚,这辈子却没少练过,不能尽善尽美,但也能糊弄一阵。现在芬里尔看到的只是一张普通的脸,额头没有伤疤,看起来平平无奇,只有一双眼睛还算还算好看,却被一副方框眼镜遮挡着。

芬里尔眯着眼睛,慢慢贴近了哈利。他仔细分辩着眼前人身上的味道,突然把魔杖对准了哈利的右手。

“除你武器。”

黑刺李木魔杖从哈利手中飞了出去,芬里尔抬起右手,招了招。

“查一下名单,斯卡比奥。”

“没有费农·达力,格雷伯克。”斯卡比奥很快回答。

“有趣,”格雷伯克说,“这倒有趣。”

他突然伸手掐住了哈利的脖子,把他提起一点,细细看着他的脸。哈利能看清他乱蓬蓬的灰发和胡须,尖尖的黄牙,嘴角长着口疮。他身上散发着一股奇怪的味道,让哈利几乎要吐出来。

“这么说你不是我们要抓的人,费农。或者你在名单上,但不是这个名字?你上的是霍格沃茨哪个学院?”

“斯莱特林。”哈利不假思索地说。

“滑稽,他们怎么都以为我们想听这个。”斯卡比奥在黑暗中讥笑,“但是他们没有一个知道公共休息室在哪儿。”

“在地下室。”哈利清晰地说,“要穿墙进去,里面都是头盖骨之类的东西,而且它在湖底,所以光都是绿色的。宿舍的窗户外就是黑湖,有时候能看到人鱼和巨乌贼游过去。”

短暂的静默。

“好的,好的,看来我们的确抓到了一个小斯莱特林。”斯卡比奥说,“你很幸运,费农,因为没有几个泥巴种的斯莱特林。你爸爸是谁?”

“他死了。”哈利说,“我很小的时候他就死了,我在孤儿院长大,十一岁的时候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就去了霍格沃茨。”

“还是个悲情故事。”格雷伯克吹了个口哨,把哈利扔在了地上,“这个晚上的收获真不赖,一个逃跑的妖精和四个逃学的。把他们丢到一起,斯卡比奥。”

哈利困难地咳嗽了两声,斯卡比奥扭着他的手,把他往一旁已经捆做一堆罗恩和赫敏身边一丢。迪安也在这里,他惊疑不定地看着赫敏和罗恩,又狐疑地看着哈利。

“是不是你?”他小声问。

哈利点了点头,细声问道:“唐克斯先生是怎么回事?”

“我的血统说不清,他们没有下手。但是唐克斯先生是敲定的麻瓜出身,我只好让他先跑了。”迪安说,“你知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是搜捕队,只是抓逃学的人去卖钱的。但如果他们发现抓到的是谁——”

“嘿!格雷伯克!”斯卡比奥突然举起《预言家日报》晃了晃,“看这里!”

剧痛。哈利的伤疤突然疼了起来,他模模糊糊听到德拉科的声音,说“是的,我确定那是盖勒特·格林德沃”……接着,一座乌黑的、令人生畏的高耸建筑出现在眼前,他感到如此的平静、却又如此的喜悦……那阴森的堡垒越来越近,是他越来越靠近。靠近那堡垒,靠近他苦苦寻找的东西……

“赫敏·格兰杰。”斯卡比奥念道,“据知是与哈利·波特同行的泥巴种。”

……伏地魔在黑色堡垒的高墙周围飞行……

“你知道么,小妞?这张照片看上去很像你哟。”

“不是!不是我!”

……他仰望着最顶层的窗户,最高的塔楼……

“据知是与哈利·波特同行……”格雷伯克轻轻重复了一遍,在几个囚徒面前来回踱步。然后蹲在哈利面前,掐着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

“你再说一遍,你叫什么名?”

“费农·达力……”

……该起飞了,最上面,入口那行字……

“不管怎样,情况彻底改变了。”格雷伯克烦躁地把哈利甩开,“赫敏·格兰杰和哈利·波特在一起,我没看到疤,不过这两个人肯定有一个值得怀疑。而且,如果说有谁不是斯莱特林却熟悉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他用脚在哈利身前点了点,“还用说么?他还戴眼镜!”

……“为了最伟大的利益”……

“那我们怎么办?”斯卡比奥问,“把他交给魔法部?”

“去个屁魔法部,”格雷伯克吼道,“他们会抢了功劳,而我们看都看不到一眼!依我说就直接把他交给神秘人吧。”

“你要把他召来?到这儿?”斯卡比奥充满敬畏和惊恐地说。

“别犯傻了,我们分不出哪个是波特!”格雷伯克说,“但是马尔福那一家对波特再熟悉不过,就算这里真的没有,这个小泥巴种,”他指着赫敏说,“总能从她嘴里问出什么。”

甚至没有黑魔标记就死心塌地,一身袍子也让这个愚蠢的狼人如此地追随伏地魔……哈利浑浑噩噩地想着,透过石块上那好像是窗户的缝隙看进去,看着那蜷在毯子下的骨架……

“好吧,我们跟着你!”斯卡比奥说,“那么其他几个呢,格雷伯克,如何处置?”

“一起带上。有两个泥巴种,这又是十加隆。尤其这个小妞,价值还大些。——拿着他们的包,也许有用。”

犯人们被拽了起来。哈利能听到赫敏急促、恐惧的呼吸声。但他没法安慰她,他正像蛇一样挤进窄窄的窗口,轻雾一般飘落到小牢房似的屋子里……

压出空气的幻影移形,转瞬间,他们就降落在一条乡间小路上。犯人们踉跄地撞到一起,哈利看到那一贯对他友好敞开的锻铁大门紧紧封闭,但随即,就像感觉到他来了似的,铿锵震响,却又没有打开。锻铁变形,扭曲成一张可怕的面孔,用金属的声音说:“说出来访目的。”

“我们有哈利·波特的消息!”格雷伯克耀武扬威地咆哮。大门立刻打开,格雷伯克长长的指甲划破哈利的头皮,把他拽上了长长的车道。一只白孔雀在树上探头探脑地张望,不多时扑棱下来,看着哈利。它可能认出来这顶着虚假面孔的男孩,正是曾陪它在花园里散步过的人。哈利不动声色地摆摆手,希望它明白自己的意思不要上前。白孔雀歪歪脑袋,跟着他走了一段,接着翅膀一扇不见了。

……薄毯子下面瘦弱的身躯动了一下,转过来朝着他,骷髅般的面孔,眼睛睁开了……那个虚弱的人坐了起来,深陷的双眼盯着他,盯着伏地魔,然后笑了,牙齿几乎掉光……

“你来了。我想你会来的……总有一天。但是你此行毫无意义。我从没拥有过它。”

“你撒谎!”

伏地魔的愤怒在他体内跳动,哈利的伤疤痛得似乎要炸裂了。他勉强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被按在大理石的地面上,被迫地仰着脸,面朝着灯光。

“这里,一定有一个波特。”斯卡比奥说,“赫敏·格兰杰和他在一块,但是那个红头发的一看就是韦斯莱。我们想他做了点手脚,把疤遮了起来……他还戴眼镜!我们抓住他的时候,他躲在韦斯莱身后,不敢抬头……”

“格雷伯克,你是觉得我比较好糊弄么?”一只轻柔的手抚摸上哈利的脸,细细地检查着,“波特从二年级就开始来我家,这张脸上可没有半点波特的痕迹。就算他能遮掩伤疤,总不能变张脸吧?”

“我们还拿到了他的魔杖!”格雷伯克挥了挥手,一个食死徒把一行四个巫师的魔杖都递了上来,“他的魔杖,夫人,您应该见过吧?”

“我见过。”纳西莎站起来,垂首挨个看了一遍,“波特的魔杖是冬青木的,你这里可没有一根冬青木。”她徐徐直起腰身,不紧不慢道,“这样吧,我儿子德拉科复活节放假在家。他和波特的关系有多亲密你们也知道,波特瞒过谁也瞒不过他。如果真是哈利·波特,他会认得的。”

尽管是犯人的身份,哈利跪在大理石地面上也没感到丝毫压迫和寒冷。马尔福庄园里的一切都是他所熟悉的,水晶的枝形吊灯,华丽的大理石壁炉,他被压着跪在这里,却莫名感到回家一样安心。

“怎么回事?”熟悉的声音钻入哈利的耳朵,他顺着格雷伯克的力道抬起头,看着卢修斯。

“他们说这里有一个波特。”纳西莎温声说,“我正要去叫德拉科来看看。”

“波特?”卢修斯低下头,挨个把人看了一遍,“这个我倒是认识,赫敏·格兰杰……这个,他说他叫什么?他看起来很像韦斯莱家那个男孩。”

“巴尼。”斯卡比奥说,“他叫巴尼。”

“这里可没有波特。”卢修斯说,“不过,既然你们执意……纳西莎,德拉科应该在书房。”

纳西莎点点头,转身离去。不一会儿,德拉科跟在她身后,慢悠悠地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贝拉特里克斯。

“来,男孩!”格雷伯克兴奋地更用力地抓住哈利的头发,“看看,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你熟悉的那个小婊子!”

德拉科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随即慢吞吞地蹲了下去。他慢慢地打量着哈利,突然伸手敲了敲他的眼镜。

“波特的眼镜是圆框的。”他说,“抱歉,这个人,除了有和波特一样的绿眼睛,我没觉得他和波特哪里像。”

“身形呢?”贝拉特里克斯已经搞明白了状况,忙不迭地问。

“波特可不像个骨头架子。”德拉科盯着哈利的眼睛,目光锐利地让哈利有些心虚,“他头发也没有这么长,鼻子也没有这么扁,脸上也没有……这么多雀斑。”

“这不可能!”格雷伯克说,“好吧,那就拷问这个泥巴种女孩,她——”

“不过我们还有一个验证方法。”德拉科慢吞吞地说。他看似冷漠地注视着哈利,突然伸手按了按后者那干燥却仍然柔软的嘴唇。然后,及其突兀的,他用力揪住哈利已经被揪得乱七八糟的衣领,不管不顾地吻了上去。

 

TBC——

我今天收到了一份来自 @御景Kiraqi 的神仙大礼,一介凡人得此殊荣,感天动地。

评论(90)
热度(380)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