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46

Chapter 246

盖勒特·格林德沃早就料到自己有此一劫。他曾经迷失在追逐力量的路上,所以非常清楚老魔杖的魅力。他追逐过,失败过,所以现在他可以看着眼前这个找上门来的、不懂事的年轻人,并报以轻蔑的笑。

“杀了我吧,伏地魔。”格林德沃在心底嘲笑这个幼稚的称号。伟大的事业怎么会是改变名字就能达成的?没有人会被名字困住,或者说,就当用平凡的名字筑就伟大。但凡自命不凡,都应先承认平凡,而后才能超脱自己。不然只是早早将自己抹杀,再多伟大也不属于你。

伏地魔猩红的眼睛眯了起来,传递他的不满和愤怒。

可是格林德沃只觉得高兴。他想起最后一次和邓布利多见面的时候,邓布利多告诉自己的事情。如果一切顺利,那么……

“我很高兴去死。”格林德沃的笑容更加轻蔑、嘲讽,“但是我的死不会带来你所寻找的东西……有很多东西你不明白……”

你有很多东西不明白,毛头小子。

格林德沃心安理得地闭上眼睛。他现在已经苍老瘦削,在纽蒙迦德度过了数不清的光阴。但是他仍然能想起戈德里克山谷的夏天,想起第一次见到邓布利多,想起那些青年的伟大梦想,想起心有灵犀,也想起意见相左。

这就是哈利最后能通过伏地魔的眼睛看到的了,一个老者安详地闭上眼睛,迎接已经预料好的死亡。

伏地魔真是输得彻彻底底,邓布利多,格林德沃,前者的赴死是计划之中,后者亦没有出意料之外。

“哈利?”

纳西莎第二次来到地牢了,她急促地走上前,扶起在地上蜷缩着的哈利。

“怎么了?”

“没事,马尔福夫人。”哈利回神,不再观看脑海中的那一幕,扶着纳西莎的手坐了起来,“罗恩怎么样了?”

“拉环正在检测宝剑,现在是你的机会。”纳西莎把自己的魔杖塞到哈利手里,“可以么?能做到么?”

哈利舔了舔嘴唇,紧紧攥着魔杖。说实话,对卢修斯动手,并没有对纳西莎动手那么大的心理负担。当他面对卢修斯,他可以催眠自己这个人曾经想过杀他。但是面对纳西莎,哈利只能想到这是救命恩人,乃至于一个温柔的母亲。

“我就知道。”纳西莎嗔怪地看了哈利一眼,“我自己来吧。”

“夫人……?”

“嘘。”

纳西莎摸出一个奇怪的镯子,那看起来像是一只枯瘦的手。她掰开上面的手指,将自己的右手腕放到镯子的掌心。

“黑魔法制品。”纳西莎说,“瞧着……”

那只手一碰到纳西莎的手腕就立刻紧紧地攥住了,很快在纳西莎手腕留下一圈青紫的痕迹。纳西莎示意哈利用魔杖敲敲镯子,哈利赶紧照做。镯子松开掉落,纳西莎的手腕上只有一圈手指形状的淤痕。

“这样就逼真多了。”纳西莎微微一笑,伸手去握哈利的手腕,“你们的魔杖在卢修斯那边看着,我想不会有什么困难……等等,其他人呢?”

“我五年级生日的时候,德拉科让我原来克劳奇先生家的家养小精灵签订了契约。”哈利说,“他们刚刚把其他人带走了。”

“他们?”

“是……还有原来您家的……”

纳西莎点点头:“我知道了。来吧,不要耽搁了。”

魔杖在哈利手里握着,却经由纳西莎的命令发出一道昏迷咒。纳西莎身子一软,哈利小心扶着她,将她安置好。接着,哈利走出地牢,回身将门锁上,这才慢慢上了楼梯,悄悄来到客厅门口。门微开着,哈利能清楚地看到贝拉特里克斯低头看着拉环,后者的长手里正拿着格兰芬多宝剑。罗恩躺在贝拉特里克斯的脚边,复方汤剂的效用还没有退去。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已经晕过去了。

“怎么样?”贝拉特里克斯问拉环,“宝剑是真的么?”

“不是。”拉环说,“模仿得很精致,但这是赝品。”

“你有把握?”贝拉特里克斯喘着气问,“真的有把握?”

“对。”拉环说道。

贝拉特里克斯的面孔松弛下来,显得轻松了许多。“很好。”她高兴地说,随手一挥魔杖,在拉环的脸上抽了一道深深的口子。拉环倒在地上,愤怒地看着贝拉特里克斯,随即被一脚踢开。

“好了,这就清楚了。”贝拉特里克斯重新走回罗恩旁边,“现在,既然这泥巴种还没死,我们就做下一件事——波特在哪儿?”

“赫敏”一字不答。

“我看看,我看看……”贝拉特里克斯绕着罗恩转了一圈,用魔杖指着他,“好吧,也许稍微来点儿温和的……清水如泉!”

冰凉的水落到罗恩的脸上,他配合地动了动,睁开眼睛。

“很好,来,女孩儿。”贝拉特里克斯揪起罗恩的头发,魔杖抵在他下颌,“我想你已经受够了,是么?但是我还没玩够。我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精力,直到你连气也不能喘……”

“除你武器!”哈利突然冲了出来,用纳西莎的魔杖指向了贝拉特里克斯。贝拉特里克斯的魔杖飞向空中,哈利抬手把它接住了。卢修斯和德拉科都迅速做出了应对,他们急转过身,哈利在心里说了句抱歉,随即击昏卢修斯。

“住手!不然就让她死!”

贝拉特里克斯丢了魔杖,但还有人质。她用一把精致的银刀指着赫敏的喉咙,轻声道:“放下魔杖,放下。”银刀尖锐的刀刃在罗恩脖颈划出一道小口,贝拉特里克斯的声音变得更轻、也更充满威胁性了。

“放下。”她说,“否则我们就看看她的血到底有多脏。”

哈利把纳西莎的魔杖在手里转了一圈,他先是看了一眼还用魔杖指着自己的德拉科,接着才看向被胁迫着的女孩。

“你需要么,哥们儿?”他问。

“算了吧。”

罗恩突然开口,手肘猛地击在贝拉特里克斯腹部。他迅速一个转身,银刀不可避免地伤到了他的脖子。但是紧接着,银刀被罗恩一把抢了过来,狠狠插进了贝拉特里克斯的肩膀。与此同时,德拉科毫无反抗地被哈利缴走了魔杖——反正现在也没人看着他。

“罗恩,别耽误时间!”

德拉科顺势躲到一个沙发后,好像不敢冒头似的。哈利也没再留恋,他趁着罗恩压制住贝拉特里克斯,快步到卢修斯身旁找回了罗恩和赫敏的魔杖。他把罗恩的魔杖扔过去,贝拉特里克斯却在此时突然反击!带血的小刀被她自己从肩膀拔出,在罗恩脸上留下一道血痕。罗恩的魔杖立刻到了她手里,哈利反击不及,眼看贝拉特里克斯的表情越来越狰狞,罗恩就要——

“嘎吱——嘎吱——”

奇怪的声音突然在所有人头顶响起,每个人都抬起头,看到水晶枝形吊灯在颤抖。突然,吊灯开始往下坠落,贝拉特里克斯就在它的正下方。她扔下“赫敏”——事实上,“赫敏”正在慢慢变回罗恩了——尖叫着扑向一旁。枝形吊灯坠落在地板上,水晶和链子噼里啪啦地迸溅,罗恩在一片混乱中不进反退,从贝拉特里克斯手中又抢回了魔杖。

多比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上了罗恩、哈利和赫敏的背包——感谢梅林,感谢扩容咒,只是三个不算大的背包——扶着拉环,颤颤地站在壁炉的栏杆上——这里是离哈利最近的地方。

“多比!”德拉科从沙发站了起来,颇有些气急败坏,“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多比——多比要帮助哈利·波特!”小精灵尖声道。

“你这个肮脏的小猢狲!”贝拉特里克斯叫骂道,“你竟敢夺走女巫的魔杖,你竟敢违抗主人?”

“多比没有主人!”小精灵尖声叫道,“多比是一个自由的小精灵,多比是来——”

“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多比!”哈利赶紧打断了多比的话。他现在还是那张鬼知道能不能对上号的脸,贝拉特里克斯不知道他是哈利·波特,最好永远都别知道。

罗恩用魔杖指着贝拉特里克斯,一点一点倒退。哈利则用魔杖指着德拉科——用属于德拉科的魔杖。

地牢突然传来用力推门的声音,纳西莎醒了过来。她的呼喊在客厅回荡,一时间德拉科和贝拉特里克斯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去。哈利趁机留下了纳西莎的魔杖,和自己那根黑刺李木魔杖,随即和罗恩一起,紧紧握住了多比的手。

“没了魔杖的巫师什么都不是,这就当是偿还马尔福家曾经对我的照顾。”哈利指着地上的魔杖说,“从此我不欠你们什么了。马尔福——”他用山楂木魔杖指了指德拉科,他相信德拉科明白他的意思。接着,幻影移形开始了。世界旋转起来的时候,哈利死死盯着贝拉特里克斯。这女人抬起手,一道银光飞射而出——

哈利用力地拽了一下多比,想要他偏离原本的位置。小精灵捏了捏他的手,似乎是叫他不要担心。而后他们落到了坚实的地面上,空气里的味道咸咸的,海水哗啦啦地声响涌入耳朵,湿润的沙子钻进指缝。

“多比?多比!”哈利一落地就到处找多比,不远处多比搀扶着拉环看过来,奇怪地晃了晃脑袋。

“哈利·波特有什么吩咐?”小精灵眨了眨闪亮的大眼睛。哈利愣了一下,又扭过头去看罗恩。罗恩现在已经变回了自己的样子,听到哈利的喊声,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

哈利拧着眉,又转着圈把拉环查看了一遍,拉环也毫发无损。

哈利突然顿住了。他想起最后的时候,在那一片混乱旋转的视线里,在贝拉特里克斯扔出飞刀的那一刻……德拉科喊着“别想跑”,扑了过来。

德拉科一直背对着贝拉特里克斯,不可能知道她是不是要动手。那么他是算好的,还是无意的?如果是算好的,如果是无意的……

哈利攥了攥拳头,不远处的贝壳小屋有人打开门,向外张望。许是看到他们在沙滩上,那人——明显是个女生——高兴地喊了什么,随即,更多人从贝壳小屋里出来,走过来。

而哈利只是目视前方,天渐渐黑了,海水冲湿他的鞋,星星落在他的眼睛里。他的朋友们正在围上来,泰德·唐克斯、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卢娜——真奇怪他们也在这里——迪安、气急败坏的赫敏……

哈利不知道怎么理会,也完全没有心情理会。风吹过他凌乱的头发,赫敏恼火地捶了一下他的肩膀,又赶紧和比尔去扶罗恩,卢娜轻轻地摸上他的胳膊,谢诺菲留斯和泰德在不远处看着,芙蓉蹲下身查看拉环的情况。

天地这样广朗,笼罩万物都在他的怀抱。这个世界上有善良,有罪恶,有忠贞,有背叛,有和平,有战火。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有生命,有生活,有疑问,有开心,有难过……有责任。

哈利肩负责任,但就这一会儿,他无暇顾及责任,只想知道一个问题。

德拉科有没有出事?

 

TBC——

多比存活确认(捧着金银花茶说)。

评论(77)
热度(379)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