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47

Chapter 247

马尔福庄园的客厅现在一片乱七八糟。贝拉特里克斯气得牙痒痒,来来回回不停地走动,扭着手指。德拉科上身赤裸,背靠着沙发,脸色发白。银制染血的小刀被随意丢弃在一边的地板上,刚从地牢出来的纳西莎神色肃然,杖尖在德拉科肩胛的伤口缓缓移动。

贝拉特里克斯的小刀就只是普通的小刀,这实在是不幸中的大幸。德拉科垂着眼睛,一副憔悴得不得了的样子,倒显得那伤口有多了不得似的,让纳西莎差点儿就要戳着贝拉特里克斯的鼻子骂她了。卢修斯坐在另一个沙发上,他先前中了昏迷咒倒在地上,水晶吊灯坠下来的时候,飞溅的碎片划伤了他的脸。此时此刻,他用手帕捂着脸上的伤口,担忧地瞧着德拉科。

德拉科倒没太在意自己的伤。他先前扑上去,确实不知道贝拉特里克斯会不会出刀。如果会,他就帮忙挡下,如果不会,他也做足了样子,怎么都是赢。就是……真他妈疼啊。

白鲜细细地撒在伤口上,德拉科呲牙咧嘴,脸色更白了几分。

“好了,这几天都不要乱动。”纳西莎将德拉科的伤口细细裹好,转头又去查看卢修斯脸上的伤。卢修斯把被血浸透了的手帕拿下来,仰着脸叫纳西莎处理伤口,口中问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泥巴种和纯血叛徒一个也没留下,那个费农·达力到底是什么人?”

“我看他就是哈利·波特!”贝拉特里克斯愤怒地说,“他用缴械咒!这年代还有谁会用缴械咒?德拉科,恐怕你的小情人还有别的际遇,对方恰好是个喜欢笨拙的!”

“他还用了昏迷咒,贝拉姨妈。”德拉科心里不满,面上又不能表现出来,憋闷得不得了。

“不管他是不是哈利·波特,他们现在已经全都不在这里了,还带走了德拉科的魔杖!”纳西莎冷冷地说,“我们该庆幸自己没有通知黑魔王,不然现在死的就是我们!”

“我没有魔杖该怎么办呢?”德拉科声音发抖,“妈妈,我不能没有魔杖,我没有魔杖的话——”

“巫师连自己的魔杖都保不住!还能指望你什么!”贝拉特里克斯恼火地说。

“贝拉,你的魔杖也被抢走了。”纳西莎的声音更冷了,“我不认为现在这屋里你有资格就魔杖的事情指责德拉科。”她一句话说得贝拉特里克斯哑口无言,只能气得跳脚。卢修斯脸上的伤口治愈完毕,纳西莎转头把黑刺李木魔杖递给了德拉科。

“试试顺不顺手。”她说,“如果不行,开学的时候你拿着我的魔杖去。”

“对了!我想起来了!”贝拉特里克斯突然尖声说,“那个费农最后的时候说感谢你们家的照顾——他肯定是波特!德拉科,你怎么说?你怎么说?”

“我没什么可说的,如果他真是波特,只能说他瞒过了我。”德拉科攥着黑刺李木魔杖恨恨地说,“但这不可能,我太熟悉他了——”

“那你就该想到他会防着你!”卢修斯责备地说,“现在你判断失误让他们都跑了,留下这个烂摊子,我们该怎么办!”

房间里安静下来,纳西莎叹了口气,挥动魔杖修复水晶吊灯。

“西茜!”几块碎片擦着贝拉特里克斯过去,惹得她跳了起来,“注意点儿!”

德拉科渐渐恢复了力气,撑着沙发让自己站起来,再坐下去。纳西莎吩咐家养小精灵给德拉科拿了新的衬衫,接着亲手泡了茶。她将茶杯递给德拉科和卢修斯后,轻叹一声,拿着另一杯走到了贝拉特里克斯旁边。

“来吧,贝拉。”她柔声说,“过错已经没办法了,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办。”

“本来是一个很好的立功机会!”贝拉特里克斯结果茶杯,猛地喝了一口。茶水温度适宜,没有烫到她的嘴,反而熨帖到她心里。“现在可倒好,一切都搞砸了。如果让黑魔王知道波特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丢了,想想吧,西茜,想一想,他会给我们怎么样的惩罚啊?”

纳西莎摇摇头,似乎不愿意再想。

“这也是德拉科第二次失误了!”贝拉特里克斯说,“上一次,主人就已经很不高兴。这一次如果让他知道……西茜!”贝拉特里克斯突然紧紧攥住了纳西莎的手腕,“西茜,帮帮我,帮帮你自己!你也不想德拉科受罚,对不对?”

“你冷静一点,贝拉。”纳西莎惊讶地说,“怎么啦?我们现在在一条线上,我能给你什么帮助?”

“我……我们谁都不要提这件事!”贝拉特里克斯轻声说,“西茜,想一想,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们四个。搜捕队只知道他们抓住了格兰杰和韦斯莱,而且,他们没法联系黑魔王!西茜……”

纳西莎紧抿着嘴唇,摇了摇头。“不行,贝拉。”她坚决地说,“你不是最忠诚于黑魔王,你怎么会想着欺瞒他!”

“只是瞒着他!”贝拉特里克斯说,“我们总能再找到机会,抓住波特!但是西茜,那次你还劝我……”

那次,是纳西莎拎着一瓶红酒,去找贝拉特里克斯那次。布莱克家的女孩理所当然地知道布莱克家的女孩,尤其一个清醒,一个疯魔到绚丽。

纳西莎借口自己和卢修斯发生了争吵,想和姐妹说说话。贝拉特里克斯接待了她,两个人起先一句不说的喝了几杯,接着借着酒劲,贝拉特里克斯得意洋洋地说起她和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从来不曾发生过争吵。

“伟大的黑魔王永远是对的!”贝拉特里克斯说,“你之所以会和卢修斯争吵,就是因为你们有感情,你们有——爱!看看我和罗道夫斯,我们相敬如宾,从来不会吵架。你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因为共同的——信仰!我们都如此全心全意地仰慕黑魔王,愿意为他付出生命!黑魔王使我们走到一起,只要信仰不变,就没有什么能够让我们有分歧!”

纳西莎艳羡似的托腮看着已经醉了的贝拉特里克斯,美丽的眼睛映在红酒杯上,艳丽的液体在杯中摇晃,带着她的眼波似醉似醒。

“听起来真好,贝拉。”纳西莎低声说,语气柔软地像是诱惑,“我记得小时候我们就谈过这个问题,安多米达从小就让人失望,小天狼星更是气坏了沃尔姨妈。只有你,我,雷古勒斯,只有我们还说得上话。贝拉,我记得你从那个时候起,就是我们之中方向最清楚、最有目标的人。黑魔王一直是你的目标。”

“当然!”贝拉特里克斯在房间里举杯,“有谁能比得上伟大的黑魔王?敬伟大的黑魔王!”

纳西莎也跟着敬了一杯,杯空了,她站起来,去给贝拉倒酒。

“我们都以为你会想尽办法嫁给黑魔王。”纳西莎轻声说,“那将会是布莱克家至高无上的荣耀。”

贝拉特里克斯在醉意中迷茫,却也就这样清醒了。她看着杯中的酒,突然立着不动,也不笑了。

“他不需要爱情。”贝拉特里克斯轻声说,“他是我见过最骄傲的人,他轻鄙一切与爱有关的东西,也从来都不去索取需要。他不需要爱情,不适合爱情。这东西……只会玷污他。”

纳西莎恰到好处地露出一点点惊讶和惋惜。

“贝拉。”她轻轻拉着贝拉特里克斯的手,“这么说,你是因为黑魔王……”

“他不需要爱情,但他需要莱斯特兰奇。”贝拉特里克斯的声音出奇得冷静,冷静而疯狂,“他需要莱斯特兰奇忠心不二,我知道罗道夫斯,知道他不会拒绝布莱克。”

“贝拉……”纳西莎轻轻呼唤着,“你以为这样就埋葬了爱情么?”

“我只需要对他有用就行了。”贝拉特里克斯着迷地转着高脚杯,看着里面艳丽的酒液衬得她面若桃花,像是一个刚有心上人的女孩子。但是水晶吊灯下,光芒将她被阿兹卡班蹉跎的光阴展露无遗,她注定不会是一个可以拉住心上人手的少女,她疯狂的眼神只为了黑魔王而燃烧。

现在,她们从那间屋子出来了,客厅已经基本修复完毕,贝拉特里克斯紧紧握着纳西莎的手。

纳西莎实在清楚她的姐姐,她知道贝拉特里克斯从来不畏惧伏地魔给予的惩罚,甚至不会为此感到疼痛。她的恐惧来源她对黑魔王无用,她无法忍受自己不能是黑魔王最忠实得力的住手。

贝拉特里克斯为了德拉科,可以和纳西莎一起去找斯内普,并且做牢不可破的誓言的见证人。

贝拉特里克斯也可以为了自己,决心隐瞒一次波特的出现。

而纳西莎当然会帮助她,作为立场相同的妹妹,西茜当然会帮助贝拉,就像贝拉帮助她亲爱的外甥德拉科。

她们理应是最亲密无间的人,却永远止步在了亲密之前。

纳西莎慢慢回握了贝拉特里克斯的手,像是小时候一次争吵之后那样,将姐姐抱住,脑袋亲昵地贴着她的脖颈。

“你别着急,贝拉。”她轻声说,“我会帮你的,我,卢修斯,德拉科,我们都不会提起这件事的。毕竟我也不希望我的丈夫和儿子受罚,贝拉,你说得一点不错。”

——“你别着急,贝拉。”年幼的纳西莎抱住姐姐,亲昵地贴着她的脖子,“安多米达就是一时糊涂,她会想明白的。你是我的姐姐,她也是我的姐姐,我不想你们吵架。”

贝拉特里克斯放松地舒了一口气,拍了拍纳西莎的后背,放开了她。

——年幼的贝拉特里克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按着妹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安多米达已经没救了,西茜,你长大以后,绝对不能变成那种人!”

纳西莎收回自己的手,转身回到丈夫和儿子的身边。贝拉特里克斯还在原处站着,她看着窗户外氤氲的天,像是能看到她最思慕的主人。

时光匆匆而过,竟已逝去了这么多年。

 

TBC——

贝拉特里克斯对待伏地魔如此全心全意,很难想象她会愿意嫁人。我思来想去,如果不是伏地魔的需要,她绝不会让自己的姓氏有所更改。

评论(31)
热度(309)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