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50

Chapter 250

就像在陋居一样,哈利在客厅支起帐篷,以减轻芙蓉和比尔的负担。现在,在静音咒的保护下,帐篷的客厅里,哈利和赫敏正隔着桌子对峙。罗恩颇有些无措地左看看右看看,甚至把希望寄托在一边十指交叉、闭目养神的拉环身上。

“我再说一次。”霍格沃茨最佳辩手赫敏·格兰杰说,“我是女孩,贝拉特里克斯是女人,我们之间有共同之处。如果说谁能够胜任这个角色,我推荐我自己。”

“但是我有经验。”后起之秀哈利·波特不甘示弱,“我说不出来,但是你知道我对将要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

“你这是作弊!”

“但这不是考试!就算是,赫敏,你难道会拒绝我在这种情况下作弊拿满分么?”

“好吧,好吧。”赫敏抱臂环胸,手指敲打着手臂,“成,我只问两个问题——你准备好穿上低胸长袍了?”

哈利:“……”

“你能穿着高跟鞋从这儿走到帐篷口么?”

哈利:“我——我可以练!”

“呵。”赫敏冷笑一声,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坐下了。她对罗恩伸出手,勾勾手指,女王一样命令道:“复方汤剂给我。”

罗恩对赫敏崇拜得五体投地,并为自己可亲可敬的女朋友激情鼓掌,然后把复方汤剂交给了哈利。

“罗恩!”赫敏腾地站了起来,眉毛挑得高高的。

“我觉得一件低胸装不能阻碍哈利的男子汉气概。”罗恩说,“高跟鞋也没什么,我们还有时间,他可以练啊。”

“准确地说,那是一件低胸的、突出女性曲线的、造型别致、有护甲和精致刺绣的、长袍。”赫敏咬牙切齿地说。

“好歹是件长袍嘛!”罗恩开朗地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别害羞,我想没几个人敢正视贝拉特里克斯。德拉科知道你成了他的姨妈一定非常惊喜,这是亲上加亲啊!”

哈利想把复方汤剂倒进罗恩的嘴里,让他和德拉科亲上加亲一下下。

拉环在此时睁开眼睛,他听出这场“谁是最优秀的贝拉特里克斯模仿者”的讨论已经有了结果,便不打算继续听几个人的争吵了。他清了清嗓子,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哈利迎着赫敏的眼神,仔细把复方汤剂收好,这才和拉环说话。

“抱歉。”他说,“我们请你来商讨计划,却让你听了些无聊的事情。”

“也不全是无聊。”拉环不甚在意地说,“如果你们决定好了,我们就开始吧。”

哈利点点头,第一个在桌子边坐下了。赫敏堵着气,别着脑袋不肯看哈利。罗恩左右瞧瞧,走进厨房泡了茶。不多时他走回来,将托盘放到桌子上,谈话这就开始了。

“我只去过莱斯特兰奇的金库一次。”拉环说,“就是奉命把假宝剑放进去那次。那是最古老的密室之一。最古老巫师家族的财务储存在最深的一层,那里的金库最大,并且保护最好……”

他们用了好一段时间来确定计划,拉环这次给出了更加详细的消息——比如防贼瀑布,还有那条久经折磨的、瞎了眼的火龙。拉环仍然对可能会伤害其他巫师而津津乐道,说实在的,如果那里面全是食死徒守卫哈利也不会觉得不高兴。这也许是妖精在过去血腥历史后残留下来对巫师和低等物种的残忍,哈利不喜欢,却也不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指责什么。

无论如何,这次妖精付出了诚意。他答应帮助哈利进去,也答应帮他出来。既然如此,考虑到曾经伏地魔的愤怒屠杀,哈利详尽地说明了古灵阁可能会遭遇的情况。拉环听完后沉默了好一会儿,细长的手指敲打着椅子扶手。

“我已经做出决定。”许久,他慢慢地说,“尽管古灵阁的妖精们会认为这是卑鄙的背叛,但我决定帮助你。”

“非常感谢。”哈利适时地说。

“小精灵有巫师不能了解的魔法,妖精也有更精密的炼金术。”拉环说,“我们的安全便不劳费心了,我也会更尽力地帮助你们降低潜入的动静,从而为我们赢取时间。”

这件事到此,才是彻底定了下来。

商讨计划的时间里,他们大多时候会出去和比尔、芙蓉一起用餐,但偶尔遇到要紧关节,就在帐篷里啃两口面包。就这样到了四月,一切计划妥当,而且更加完善周全——如果不出意外,当然是指那该死固执地把环节拼凑整齐的时间规律——他们甚至可以不惊扰火龙,静悄悄地进去静悄悄地离开。除非贝拉特里克斯亲自来检查,伏地魔到死也不会知道赫奇帕奇的金杯被毁了。

这一天他们总算是走出了帐篷,连日低头忙碌却没人多问一句,让哈利对芙蓉和比尔感到又愧疚又感激。

“对不起。”某天帮芙蓉准备晚餐的时候,哈利说,“我真不想让你们承受这一切。你看,你和比尔的婚礼就是因为……”

芙蓉指挥几把刀子切割拉环和比尔带血的牛排,表情柔和。

“那又不是你的错。”她说,“婚礼的时候我妹妹可是很高兴见到你,阿利,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救过我妹妹的命。”

“那不是真的。”哈利诚实地说,“你那时候也听到评委们说了,加布丽她从来没有遇到真的危险。”

“如果她遇到,你也会去的。”芙蓉扭头笑了笑,“不管怎样,奥利凡德先生和唐克斯先生今晚就要搬去穆里尔姨婆家,这样就会方便些了,你们可以从帐篷里出来。”

“别麻烦了。”哈利犹豫了一下说,“不用担心我们,我和罗恩、赫敏也就快走了,不会再待多久。”

“你在说什么呀?”芙蓉皱着眉头,魔杖指着悬在半空中的砂锅,“比尔不让我过问你们要做什么,但你应该清楚,你们在这儿是安全的!”

“我们不能一直安全下去。”哈利摇摇头,“我们还有——”

芙蓉的表情现在非常像韦斯莱夫人了,或者,考虑到她的发色,也许拥有更为接近的淡金色头发的纳西莎现在是她更相像的对象。哈利捏了一手的汗,幸好后门打开,卢娜和迪安走了进来。他们的头发都被雨水打湿了,手里抱满浮木。

“真的么?纳威好几个晚上都在练跳舞么?”卢娜唱歌一样地说,手指在浮木上打着拍子,“我还记得那首歌呢,啦啦啦……啦啦啦……”

迪安心情挺好地憋着笑,注意到哈利和罗恩挤眉弄眼地瞧过来,也挤眉弄眼了一番。三个同宿舍的人几乎憋不住笑,赫敏不赞同地用胳膊肘撞了撞罗恩,站了起来。她走到卢娜身边,接过她手上的浮木,两个人小声说这话离开了。哈利听到“毒角兽”“弯角鼾兽”之类的词,摇摇头,拿着两罐南瓜汁走到厨房。

这时,比尔带着奥利凡德先生走下楼梯,唐克斯先生跟在他们后面。几天的休养下来,奥利凡德先生自己行走已经没什么问题。但是为求稳妥,比尔还是搀扶着他。

“感谢您给我的帮助。”哈利走到老人跟前说。

“我会永远感谢你的。”奥利凡德郑重地和哈利握了握手,“谢谢你的帮助……和理解。”

“我也要谢谢你。”唐克斯先生温和地说,“迪安,你救了我两次。”

迪安同样和唐克斯先生握了握手,两个人拥抱了一下。

“那么,再回,奥利凡德先生,唐克斯先生。”芙蓉依次拥抱了他们,亲吻他们的双颊,“不知道您们能不能帮我带一个包裹给比尔的穆丽尔姨婆?我还没有把她的头饰还给她呢。”

“很荣幸。”奥利凡德微鞠一躬说,“感谢你的盛情款待,这点回报不足挂齿。”

芙蓉将那漂亮的妖精制作的头冠拿出来,给魔杖制作人看了一下。头饰在低悬的吊灯下闪闪发光,拉环眉头紧紧皱着,盯着那头冠。比尔注意到妖精走过来,不动声色地将头冠收起,交给了奥利凡德先生。

大风刮着小屋,天色阴沉,似乎快要下雨了。比尔没用离开太久,在他们吃完第一道菜的时候就赶了回来。芙蓉第一时间舒了一口气——非常隐蔽,如果不是因为哈利和她面对面地坐着,根本注意不到——站起身,叫比尔脱下染了灰尘和寒气的衣服,用手指理了理他的头发。

“一切都好。”比尔笑着将妻子的一缕碎发拨到耳后,亲昵地贴着她的额头,“奥利凡德安顿好了,爸爸妈妈向大家问好,金妮说她爱你们。弗雷德和乔治让穆里尔姨婆很生气,他们仍然在她的后屋承接猫头鹰订单业务。不过,归还头饰令她很高兴,她说还以为被我们贪污了呢。”

“啊,你的姨婆她很可爱。”芙蓉气呼呼地说。她搂了搂丈夫的脖子,这才转身挥舞魔杖,使脏盘子在半空中摞在一起。盘子刚刚摞好,芙蓉突然发现餐桌边上的人都在看着她。她毫不在意地抬了抬下巴——哈利太熟悉芙蓉这个姿势了,一如既往的骄傲美丽——发难道:“怎么啦?”

卢娜露出一个梦幻般的微笑,其他人则不约而同地摇了摇脑袋。

“不是我说,你们也差不多了。”芙蓉眼珠一转,突然瞄准了在座的几个人,“我想想,我毕业的第三年就结婚了——二十岁吧。你们是不是都差不多啦?”她看到罗恩的脸红了,便放过了他和赫敏,盯着哈利问道:“要我说,你也该准备准备了。”

哈利把山楂木魔杖往口袋里塞了塞,只觉得魔杖烫腿。卢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飘飘忽忽的,目光落在空出,笑得很好看。谢诺菲留斯瞧女儿这个样子,凑到她耳边小声说着什么。迪安坐在这张餐桌上浑身不自在,他情不自禁地凑得离拉环更近了一点,低头默默用餐。

突然,前门“砰”得一响,将房间里轻松愉快的气氛破坏殆尽。芙蓉惊恐地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巫师们都立刻起身攥紧魔杖,拉环和没有魔杖的迪安第一时间钻到了桌子底下。

“是谁?”比尔喊道。

“是我,莱姆斯·卢平!”一个声音在风中呼啸。哈利第一个松懈下来,坐回了椅子上。就听门外卢平继续喊道:“我是狼人,我妻子叫尼法朵拉·唐克斯,也是贝壳小屋的保密人,告诉了我这个地址,叫我有紧急情况就过来!我还带来了小天狼星,已经确认过身份,他想见见他的教子!”

哈利再次站了起来,紧张又期待地看着门口。比尔咕哝了几声,赶忙过去打开了门。卢平跌进屋内,小天狼星搀了他一把。两个人都风尘仆仆,头发凌乱,小天狼星的脸上甚至还带着几道新鲜的血痕,显然是刚刚结束了一场战斗,急匆匆赶过来的。

卢平接着小天狼星的手站稳了,他环顾四周,确认屋里有谁。小天狼星鼓劲似的拍了拍他的背,他挺起腰杆,大声喊道:“是个男孩!我们给他起名叫泰迪——本来想用泰德——用朵拉父亲的名字!”

“恭喜!”哈利直接过去拥抱了卢平,他身后是一片欢呼声。

“什么——?唐克斯——唐克斯生了?”赫敏仍然不可置信地尖叫道。

“生了,生了!生了小宝宝!”卢平用力地拍着哈利的后背,哈利没扛住呛咳了两声,小天狼星赶紧把他从卢平的怀里挖出来。卢平整个人都飘飘然了,他接过比尔递来的酒,往餐桌走了两步,突然又回身,把酒杯塞进了哈利手里。

“你愿意当教父么?”他问。

“什么?我——?”哈利攥着酒杯,卢平还没有松手,这让他们的姿势有点儿滑稽。尽管是第二次听到这个邀请,哈利还是激动得不知所以。他扭头看了看自己的教父,小天狼星用力捏了一下他的肩膀。哈利这才回过神来似的,连连点头。

“好的!当然!天哪——我非常感谢!”

他们一起喝了几杯,为泰迪敬酒,聊了许多泰迪——这个一出生就已经展现易容阿尼马格斯天赋的婴儿的事。气氛非常热烈,远胜方才芙蓉调侃的时候。哈利原本有些担心小天狼星会逮着他不放,但是没有,像是怕自己立刻丢下保护队加入哈利似的,小天狼星一个字也没有问。

等到卢平不得不告别的时候——先前没人知道他要来,唐克斯先生送到了穆丽尔那里,他得去接一趟——还是哈利自己忍不住,悄悄拽住了小天狼星。

“教父。”他轻声交代,“我挺好的,嗯……我听说了保护队的事,那真酷。”

“你现在也是教父了。”小天狼星摇摇头,叹息道,“怎么当了教父,还这么不会糊弄人?”

哈利心虚地缩了缩脖子。

“我不会多说什么。”小天狼星说,“我看到那帐篷了,还是很有用的吧?”

哈利点了点头。

卢平在门口站着,还和大家说着话。小天狼星看了其他人一眼,欠身抱了抱哈利。

“真难得。”他说,“这种情况你还能长个子,看起来确实还不错。”

“德拉科和我碰上过一次。”哈利如实交代,“他照顾我来着,赫敏和罗恩也很照顾我。”

“这么说,你要么伤着了,要么病了。”小天狼星拧了下眉头,却也没说其他的话。他再次捏了捏哈利的肩膀,点了点头。

“等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希望就是你能把你的冒险告诉我的时候。”

“会的。”哈利咧开嘴笑了,“我也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保护队的事。”

“今天的主角是莱姆斯,我可不抢他的舞台。”小天狼星笑起来,贴着哈利的耳朵道,“你不知道,刚才让他抱孩子,他像是中了锁胳膊咒似的……”

哈利低声笑了起来。卢平似乎意识到小天狼星正在揭他的短,不得不离开的催促声立刻响了起来。小天狼星做了个鬼脸,转身朝门口气了。哈利一直跟着,送别小天狼星和卢平。等到他们离开后,屋子里的气氛依然热烈。

在这种黑暗的时刻,见多了死亡的人似乎忘记了还会有新生,泰迪的出生实在是意义重大。

尤其是自己再一次成为了他的教父。

哈利攥紧了脖子上的皮袋,心想哪怕就是不让曾经的噩梦变成现实,不让泰迪·卢平在以后问自己他为什么没有爸爸妈妈,他也会做成他要做的事。

一门之隔,星空之下空荡荡的。幻影移形之后,访客似乎不曾出现过。

 

TBC——

让我们期待一下哈利的cosplay。

评论(58)
热度(296)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