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52

Chapter 252

说巧也不巧,特拉弗斯从自己的金库出来后,看到了飞驰在轨道上的小推车。他认出了鲍格罗德、贝拉特里克斯和那个外国人,然后就发现车上有两个不速之客。一个是妖精——这倒没什么,古灵阁哪里都是妖精。但是另一个……

小推车快速地消失了,特拉弗斯一拍额头,惊呼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呀?”

旁边的妖精奇怪地看了特拉弗斯一眼,他摆摆手,匆忙道:“快点带我出去!”

妖精不敢怠慢,立刻带特拉弗斯回到大厅。特拉弗斯片刻不停,走出古灵阁就幻影移形,进了魔法部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马尔福庄园。

贝拉特里克斯亲自接待了他。

这下大事不好了。

此时哈利在莱斯特兰奇金库里听到贝拉特里克斯的喊声,心里想的和几分钟前特拉弗斯从壁炉里看到贝拉特里克斯想的是一样的。哈利纵深从柜子上跳下,用一个减震咒确保自己没有受伤。他拿着宝剑,小心而迅速地回到金库门口。罗恩和赫敏满脸惊疑不定,哈利把已经毁掉的金杯扔给他们,转头将宝剑递给拉环。

“物归原主。”哈利巧妙地用了妖精会喜欢的说法,“祝你们好运。”

拉环点点头,接过宝剑。

“来这里!”哈利拉着罗恩和赫敏,一人选了一个柜子,“保护好自己,朋友们。三——二——一——四分五裂!”

罗列着宝物的柜子轰然倒塌,财宝落地,立时弹跳着开始复制,汇成一片炙热危险的海洋。金库的门就在这时候打开了,哈利和罗恩、赫敏随着那些不停复制的财宝往外冲,拉环跑在最前头,拉着刚被解除夺魂咒,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鲍格罗德跑进了妖精中间。

“有贼!有贼!”他挥舞着宝剑叫喊,“救命啊!有贼!”

贝拉特里克斯就站在妖精和守卫的最前面,一眼就看见拉环挥舞着的是什么东西。她怒视着盗贼,哈利在炽热的金属上站立不稳,勉强跟她对视了一眼。

“哈利·波特!”贝拉特里克斯看着哈利正慢慢变回原样的脸,“你们拿了什么!”

“等你被惩罚的时候就知道了。”哈利微微一笑,抬起魔杖击碎了束缚火龙的脚镣。

“别让他跑了!”贝拉特里克斯举起了她的临时魔杖,咒语朝哈利迅疾而来,他敏捷地爬到了龙背上。贝拉特里克斯眼见着不能再攻击哈利,立刻锁定了其他目标。赫敏和罗恩想要和哈利汇合,但被密集的咒语逼迫得不能上前。巨龙已经意识到锁链断开了,它正要张开翅膀——

“莱斯特兰奇,看这儿!”哈利突然把胡桃木魔杖丢向赫敏和罗恩,贝拉特里克斯见到自己的魔杖,下意识叫停了攻击。胡桃木魔杖安然落地,罗恩和赫敏趁机也爬到了龙背上。他们还没坐稳,巨龙一声怒吼立了起来,它巨大的翅膀张开,升向空中。哈利夹紧膝盖,死死攀住龙背。妖精和守卫们像保龄球瓶一样被撞倒在一边,贝拉特里克斯怎样恐吓也无济于事。

“赫敏!”哈利被挤在洞顶动弹不得,他尽量压低身子,闭着眼睛大喊,“能不能——”

“掘进三尺!”不等哈利喊完,赫敏已经行动起来。哈利感觉头顶一松,终于能够动一动。他立刻学着赫敏和已经行动起来的罗恩,用挖掘咒炸开洞顶。古灵阁大厅的地板碎了,巨龙一刻不停地往上、往上——屋顶碎裂,哈利护着脑袋,以防伤到眼睛。

巨龙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新鲜的空气了,它立在古灵阁屋顶的缺口,张开翅膀怒吼,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身后妖精和守卫的声音逐渐接近,罗恩心里发慌,仰着脑袋大喊:“哈利!它在干什么?”

“感受自由吧!”哈利大声说,“我猜是这样的!”复方汤剂的效用已经褪去了,哈利脱下高跟鞋,恶狠狠地把这让他的脚又酸又痛的刑具丢了出去。

“你能不能——”

“我不能!我只知道怎么从母龙的窝里偷蛋——哎哟!”

第一批赶到的妖精用短剑刺伤了龙尾,巨龙受到刺激,终于飞了起来。哈利紧紧抱着龙脊,凉爽的清风抚过他脸颊的伤口。不知道过了多久,巨龙终于开始降低自己。在经过一片湖泊的时候,哈利当机立断,同罗恩、赫敏一起跳了下去。

冰冷的湖水接纳了他们,等他们浮上水面的时候,重获自由的巨龙已经飞远了。他们在水面上大口吸气,接着往岸边游去。赫敏筋疲力尽地瘫倒在滑溜溜的草地上,哈利也没好到哪儿去,几乎爬不起来。罗恩现在是他们之中体质最好的一个,他缓了一会儿,立刻爬起来施布防护咒。

因为哈利提前说过让他们保护好自己,三个人的衣服虽然都被烧焦了,但几乎没有被烫伤。哈利一缓过来就脱掉了低胸长袍(还是没躲过罗恩对他吹了个戏谑的口哨),换上赫敏拿出来的干净衣服。赫敏到没有这么好的心情调笑哈利,换好衣服后,她立刻从串珠小包里取出装白鲜的瓶子,让他们涂抹在被碎石和碎玻璃划出的伤口上。

“总的来说,”罗恩一边往胳膊上抹白鲜一边说,“我们很轻松地毁掉了一个魂器。”

“没错。如果贝拉特里克斯没有出现,我们还能很轻松地逃出来。”哈利动了一下肩膀,疼得直吸冷气。他猜测自己的后背被擦破了,便撩起衣服请罗恩帮了个忙。

“我希望那些妖精——好吧,最起码拉环,我希望拉环没事。”赫敏叹了口气,看着刚才那条龙消失的方向,“它也是。”

“它会没事的。”哈利说,“这里有水源,有栖身之地,它也许不会离开太远。我们记住这里,等一切都结束后,可以请查理来找找。”

“好主意。”罗恩点点头,“我把帐篷支起来吧,今天可真够呛……”

“等等,我们接下来该干什么呢?”赫敏突然问,“我是说——他会知道,不是么?神秘人会知道我们了解他的魂器!”

“这件事没有办法遮掩,他早晚会知道的。”哈利说,“我们推测他制造了六个魂器,想想,现在只剩两个了。这样一来,他会迫不及待的暴露最后一个魂器的所在——”

天空、湖水和新鲜的空气一下子全都消失了,哈利的伤疤再一次疼痛起来,像是妖精的短剑刺入大脑一样。他看见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里,巫师们面向他围成半圆,他脚边的地板上跪着贝拉特里克斯。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高亢而冷酷,他感到恐惧,他唯一畏惧的那件事,这不可能……不应该……

“我们重新清点了金库——主人,您赏赐我保管的金杯,被——被——”

“说!”

“被波特和那两个同伙拿走了……”贝拉特里克斯低低地俯下去,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她颤抖着,不知道自己会被怎么样。突然,愤怒与不相信的尖叫冲进她的耳朵里,一个索命咒击碎她身边的地砖。贝拉特里克斯更低地俯下身自,几乎是蜷缩着。伏地魔没有杀她,但是其他负责守卫古灵阁的食死徒就没有这么好运。

一个……两个……

贝拉特里克斯没敢动弹,其他食死徒争先恐后地往门外跑。古灵阁的守卫一个接一个倒下去……不可能!这不可能!那个男孩怎么可能发现他的秘密?他的珍宝、他的护卫、他长生不死的希望——日记已经被毁,金杯又被偷走……他竟然没有感觉!是了,日记被毁的时候他就没有感觉,他一直以为那是由于他当时太过虚弱……另外几个……另外几个是安全的、完好无损的……他得去确认……确认……

一幅幅画面在哈利脑子里跳闪过去,冈特老宅,海边岩洞……

没人敢打扰伏地魔此时的愤怒,他在一具又一具尸体旁走过,然后站住了脚步,停在仍蜷跪着的贝拉特里克斯旁边。

“那些妖精。”他说,“一旦找到,立刻处死,一个不留。”

贝拉特里克斯低头应是。

“让斯内普加强警戒——不,我亲自去说这件事。”

“是。”

伏地魔路过贝拉特里克斯,纳吉尼从血泊中游走过来,跟着伏地魔的脚步。伏地魔伸出手,冰冷的蛇头适时地靠上他的手掌。

“纳吉尼,待在我身边……”

哈利睁开了眼睛。他刚刚换好的衣服已经再一次湿透了,他满身是汗,伤疤还一跳一跳的疼痛,让他眼前一片模糊不清。等到他完全回到现实,他才发现罗恩和赫敏在低头看着他。哈利用力闭了闭眼睛,想要坐起来,罗恩赶紧扶住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走吧。”他说,“没时间休息了,我们得去最后的地方了。”

“什么?”罗恩惊讶地问。

“他已经知道了。”哈利说,“我们还有一点儿时间,他要去检查另外几个在哪里。而且,就像我说的,他暴露了最后一个的所在地……”

“在哪里?”赫敏跪了起来,看起来恐惧又激动。

“霍格沃茨。”哈利轻声说,“他认为这是最安全的一个地方,他让斯内普教授严格审查。我想他会最后检查霍格沃茨,我们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

“你知道在霍格沃茨的什么地方么?”罗恩问,“你——看到了,或者——你知道么?”

“如果顺利,也许不需要我们出手。”哈利说,“无论如何,我们要回去。赫敏——”他轻轻攥住这位首先发现自己秘密的朋友的手腕,“——是时候了。”

“你说不需要我们出手,是德拉科那里已经有安排了么?”赫敏轻声问。

哈利点了点头。

“我们是不是需要一个计划?”

哈利摇了摇头。

“我们没时间停留了。”他说,“就是现在,我们先去霍格莫德——”

“那里肯定戒备森严。”罗恩说,“比尔给我带来过消息,霍格莫德有宵禁,任何人入夜后出现在街道上都会引起警报。”

“不碍事。”哈利说,“我们有隐形衣,只要不自乱阵脚,就是从他们身边过去都没问题。”

赫敏从串珠小包里取出了隐形衣,将它展开。

“来吧,没时间让你再换一身衣服了。”她对哈利说,又对罗恩招了招手,“我想我们不应该分开。”

罗恩忧心地看着隐形衣:“它现在已经装不下我们了,记得么?”

“天快黑了,没人会注意到我们的脚。”哈利拉住罗恩,把他塞进了隐形衣下面,自己也钻了进去。三个人的声音消失在湖水前,他们一同原地旋转,几秒种后就站在了霍格莫德的街道。霍格莫德的黑夜如此熟悉,哈利脚下不停,甚至没有松开赫敏和罗恩的胳膊。尖啸声响起的时候,他已经拽着罗恩和赫敏走过了一个店铺。

三把扫帚的门突然打开,十几个食死徒举着魔杖冲到了街上。哈利毫不理会,继续往前走。

一个食死徒挥了挥魔杖,尖叫声在街道上停止了,只回荡在远处的群山间。赫敏紧紧拽住哈利的胳膊,指甲似乎要隔着衣服掐进他的肉里。

“波特,我知道你在这儿!”一个食死徒吼道,“隐形衣飞来!”

隐形衣不为所动,哈利、罗恩和赫敏拐进了最近的一条小街。

“哥们儿,咱们这是往哪儿去……?”罗恩小声地问。

“嘘,抓紧时间。”哈利快步朝猪头酒吧的方向走,“我们要赶在他们——”

“我们知道你在这儿,波特,你逃不掉了!”一个食死徒高喊道,“把摄魂怪放出来!”

“这不行,黑魔王想要亲手杀死波特——”

“——摄魂怪不会杀死他!黑魔王要的是波特的命,不是他的灵魂。如果他先被吻过,再要杀死他就容易了!”

哈利拉着罗恩和赫敏跑了起来。摄魂怪的寒冷逐渐袭来,四周的灯光都被吸走了。还差一点点……死去的邓布利多,死去的弗雷德,死去的卢平和唐克斯……就快到了!……变成孤儿的小泰迪,死去的多比,坠落的海德薇……

哈利猛地撞开了左侧的一扇门——完全是用蛮力撞的,那木门没有魔法保护,不堪一击。阿不福思刚刚到楼下,显然是来开门的,此时看到门自己打开,顿时又愣住了。

哈利甩手关上门,用咒语锁好,接着一把扯下了隐形衣。

猪头酒吧肮脏破烂的楼梯和柜台如此温暖熟悉,赫敏和罗恩有点儿搞不清状况,魔杖还紧紧攥在手里。

“阿不福思先生。”哈利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对阿不福思点了下头,“打扰了。”

 

TBC——

评论(78)
热度(326)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