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56

Chapter 256

哈利率众逆流而行。

需要撤退的学生正在费尔奇的带领下前往有求必应室,队伍就像前往礼堂时一样整齐。不分学院,年级小的走在最前,年级大的走在最后。级长在最前和费尔奇一起,每个人都把魔杖攥在手里。

“哈利!”

突然有人兴奋又紧张地喊了出来。哈利暂时停下脚步回头看去,丹尼斯·克里维从四年级的队列里对他挥手。

“嗨,丹尼斯!”哈利说,“你哥哥在哪儿?”

“我在这里!”六年级的方队里又举起一只手,科林·克里维直接走了出来。他走到哈利面前,热切地看着他:“哈利,我想留下参战!但是纳威叫我们——”

“你应该离开。”德拉科说,“你年龄不够。”

“只有一年!”

“那也不行。”

“哈利十四岁就参加了三强争霸赛!”

“那不是他自愿的。”小天狼星拧着眉说。

“可是——金妮也留下了!”科林急得涨红了脸,“金妮都留下了,哈利!”

哈利无奈地叹了口气。如果按照他的私心,他当然希望科林现在就离开霍格沃茨,这再安全不过。但是就在此刻,哈利不能阻止科林,他是一个战士,他有要为之奋斗的人和事。

“好吧,科林。”哈利说,“你可以留下,我想金妮会很高兴见到你的(金妮在韦斯莱夫人后面对科林挥手,确实很高兴)。我们走吧。”

科林喜上眉梢,立刻加入了前往礼堂的队伍。他看起来很想立刻到金妮身边去,哈利拽了他一把,让他走在自己前面。

“等等——我也要——”丹尼斯试图从队伍里钻出来。

“你不行!”科林果断地说,“你年龄不够!”

“只有两年——和你只差两年!”

“那也不行。”

“可是——为什么你就能留下!”丹尼斯焦急地说,“科林——”

“你得回去让爸爸妈妈放心!”科林回头喊,他现在已经走出很远了。撤退的人群裹着丹尼斯,迎战的人群则挟着科林。哈利让科林走在自己的前面,他低下头,可以看到这位战士的发旋。

“我做的对么?”哈利轻声问德拉科。德拉科勾住哈利的手指,轻声问道:“那你觉得我做的对么?”

哈利没有回答,但是他已经买明白了德拉科的答案。他回握住德拉科的手,窗户外教授们四处布置防御,走廊上一座塑像或者铠甲都没有,每一个“石墩”都出动了,为守护城堡二战。

还没有太晚,礼堂里正是战前最后一次会议的尾声。哈利看到斯莱特林长桌上也坐了不少人,诺特、潘西、克拉布和高尔都脸色严肃近乎苍白,布莱斯握着潘西的手,见到哈利进来,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我没看到罗恩和赫敏。”韦斯莱先生放低声音在哈利耳边说。

“他们不会有事的。”哈利说,“请放心,我大概知道他们在哪儿,不会有事。”

韦斯莱先生忧心忡忡地点点头,带着家人坐到格兰芬多长桌去了。金斯莱大步上前,走到麦格教授旁边。麦格教授对他点点头,往旁边侧了一步,让他进行安排。

“到午夜只有半个小时了,我们需要迅速行动!”金斯莱大声说,“霍格沃茨教授和凤凰社成员联合拟定了一个作战方案。弗立维、斯普劳特和麦格教授分别带领战斗队登上三个最高的塔楼——拉文克劳塔、天文塔和格兰芬多塔——哪里视野开阔,位置有利,便于施魔法。莱姆斯,”他指指卢平,“小天狼星,”他指指站在哈利旁边的小天狼星,“亚瑟,”他指指坐在格兰芬多桌旁的韦斯莱先生,“和我带领队伍进入操场。我们需要有人组织把守进入学校的各个通道入口——”

“听着像是我们的活儿。”弗雷德指着他自己和乔治大声说。

“你们只有两个人。”布莱斯说,“我们可以帮忙。”

“没错,我相信你们知道的密道不比我们少。”乔治点点头,“但是我想,你们最好不要在城堡外面露面吧?”

“斯莱特林的学生确实不方便正面迎上食死徒。”哈利说,“我很抱歉这样说,但是如果伏地魔看到你们,而你们的家人恰好在他的队伍里……”

“我来负责。”德拉科主动说,“斯莱特林就交给我来安排。”

“好。”金斯莱点头表示同意,“领队的到上面来,我们分一下队伍!快!”

“你跟着我。”小天狼星对哈利说,“行么?”

“我还要去找罗恩和赫敏。”哈利说,“等我找到了我就去找你。德拉科——”

“我在外面看着。”德拉科捏了捏哈利的肩膀,“放心,我还有一层保护伞呢,比你安全。”

哈利点了点头,用力拥抱了德拉科一下,接着和他走向不同的方向。离午夜只有一刻钟,食死徒们在伏地魔的带领下远远望着黑暗中的霍格沃茨。

食死徒黑色的长袍和夜色几乎融为一体,没有人发出一声多余的动静,贝拉特里克斯和卢修斯站在伏地魔一左一右。黑暗中的霍格沃茨看起来仍然是祥和温暖的,火把的光芒从窗口漏出,像是水晶球里孩子憧憬的城堡。不过,此时包裹着城堡的不是玻璃或者水晶,而是一个又一个防御咒语。塑像和铠甲像军队一样从城堡里走出,队列源源不断,似乎不会停止。

“真可惜。”伏地魔开口了,纳吉尼嘶嘶地在他脚边立起身体,“他们就是不吸取教训。”

“主人。”卢修斯微微欠身,轻声道,“快到时间了。”

“我知道。”伏地魔点了点头,“别说午夜,就是到黎明,他们也阻挡不了我。不交出哈利·波特是愚蠢的选择,我会让他们明白……”他突然扭头看向卢修斯,问道,“德拉科是不是还在城堡里?”

“是。”卢修斯说,“我没有收到任何斯莱特林传来的消息,恐怕……”

伏地魔举起一只手竖着,卢修斯低下头,后退了半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伏地魔突然举起了魔杖。黑夜中无数根魔杖跟着举了起来,无声地指向静静屹立的霍格沃茨。然后,伏地魔用他那冷酷、高亢的声音说话了。

“开战。”

咒语像是划破夜空的流星袭向霍格沃茨,原本无形的屏障上爆开一朵朵银色的花火,映在人的眼睛里像是又一片星空。

哈利奔跑在城堡里,先往密室去找罗恩和赫敏。不知道为什么,他如此熟悉这段路,然后他想起来,曾经去找拉文克劳冠冕的时候,他就是走的这条路。两者之间竟然有一段相同的路……是城堡太小,还是巧合太巧?

突然,只听哗啦一声巨响,左边的窗户突然爆开,海格从窗户外飞了进来,撞到墙上。紧接着,牙牙从海格身上一跃而出,低声吠叫着朝哈利扑来。

“海格!”哈利被牙牙按在地上,一时挣脱不开,“正好——”

“哈利,你在这儿!你在这儿!”海格用力拉开牙牙,拥抱了一下哈利,然后又跑回打碎的窗户前,“好孩子,格洛普!”他大喊道,“待会儿见!”

就这时,漆黑的夜空里突然射出几道强光。哈利听到一声古怪的、哀恸的尖叫。

——战争开始了。

“你这是去哪儿?”海格一边跟着哈利跑一边问,“罗恩和赫敏呢?”

“我正找他们!”哈利说,“先去密室瞧瞧——”

墙上嘈杂一片,画像里的人乱纷纷地挤进别人的画框,大声通报着城堡别处的消息。一个花瓶炸开了,牙牙受惊之下跑开,海格来不及说一声赶紧去追。一切都和曾经一样,哈利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拥有过一次重来的机会。走到半路的时候,阿不福思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手里举着魔杖。

“波特!”他恼火地说,“几百个孩子正闹纷纷地穿过我的酒吧,波特!”

“我知道,学生们正在疏散!”哈利说,“伏地魔——”

“——进攻了,我知道。他说得那么大声,我在霍格莫德就听见了。该死,好像你们能打赢一样!”他气冲冲地说,“你们难道就没想到留下几个斯莱特林当人质么?我知道现在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关系好,但是扣押几个食死徒的孩子——”

“只会让伏地魔把那些孩子的爸爸妈妈先杀掉。”哈利说,“这挡不住伏地魔,而且你哥哥也不会这么做。”

“好吧,好吧!”阿不福思大步朝另一个方向走远了。哈利继续奔跑,桃金娘的盥洗室里却没见到罗恩和赫敏。盥洗室的地面到处是水,哈利看不出那儿到底有没有打开过。他左右张望了一会儿,喊道:“桃金娘!桃金娘!”

一个隔间突然传出哭泣声,哈利赶紧问道:“桃金娘,有没有别人来过?罗恩和赫敏,你见过他们么?”

“没有!”桃金娘号哭着说,声音却有点儿兴奋的样子,“开战了,开战了!可怜的桃金娘要怎么办呢!?”

哈利转身就跑,连上几楼,到曾经撞到罗恩和赫敏的地方去。但是这里也没有。哈利气喘吁吁地,又往有求必应室去,结果却撞上了唐克斯和隆巴顿夫人。

墙壁剧烈地震动了一下,灰尘扑簌簌洒落。隆巴顿夫人精神矍铄,像是一直等着哈利似的,脆蹦蹦地问道:“啊,波特。你可以跟我们说说情况了。”

“纳威带着D.A.守桥呢。”哈利说,“西莫协助他。西莫最擅长爆炸的东西,我想他们——”

正说着,原本牢牢守住霍格沃茨的防御屏障突然碎裂。透明的保护膜化作火星滑落,三个人望着窗外,突然就听到巨大的爆炸声。

“你听到了。”哈利对隆巴顿夫人说,“这就是他们的杰作——猪头酒吧的通道里还有人么?”

“学生们都离开了,我是最后一个过来的。”隆巴顿夫人说,“我把它封上了,毕竟那头已经没人了,不应该再留着它。好了,失陪,”她突然推开哈利,自豪地道,“我得去帮我的孙子了。”说着,便以惊人的速度奔向了石阶。

哈利看向了唐克斯。

“你不是在家里陪着小泰迪么?”

“别说了,他竟然瞒着我!”唐克斯显得痛苦又恼火,“如果不是我发现疯眼汉突然没人照顾,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疯眼汉怎么了?”

“他昨天和小天狼星执行保护队的任务受伤了,伤了好的那条腿,今天是决计不能来了。”她快速地说,“你知道莱姆斯在哪儿么?”

“他要领一只队伍去操场作战——”

“失陪。”唐克斯二话没说就跑了。哈利留在原地,怔怔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他突然想起在圣诞节假期的时候和德拉科说过的猜测,时间竭尽全力阻止他救想救的人,最后这场大战也许是时间最后的机会。如果……万一……

“唔!”

哈利的伤疤突然剧烈的刺痛起来,他眼前一片黑暗,跌坐在地。

“主人,主人……”卢修斯关切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现在感到虚弱,无比的虚弱……他知道为什么,又一个魂器,拉文克劳的冠冕,该死的波特发现了冠冕,毁掉了它……

他卷起袖子,看着自己的右手。老魔杖只威风了一会儿,不像是听他指挥倒像是考验他。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肯定有一个理由……对了,关于老魔杖的传说,杀死上任主人……

他眯起眼睛,仔细地考量着。也许是贝拉……不,西弗勒斯其实更有可能。毕竟他是用索命咒的那个,而贝拉只是用了一个普通的咒语……没错,索命咒,邓布利多是坠塔之前死亡的……

“卢修斯。”他冷冷地吩咐道,“去联络西弗勒斯,让他立刻来见我。”

 

TBC——

本章暗示很多,请大家注意了。

评论(60)
热度(310)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