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58

Chapter 258

斯内普走进房间。

伏地魔坐在陈旧却华贵的椅子上,纳吉尼安全地待在那个漂浮在半空的星光闪闪的魔法保护球里。他的手指间摆弄着本应无往不胜的魔杖,听到有人进来,他的手指停止了动作,侧头看过来。

“你来了。”

“主人。”斯内普恭敬地欠身,“十分抱歉,我来的太晚了……不过,他们的抵抗正在瓦解,霍格沃茨不堪一击……”

“——这里面没有你的功劳。”伏地魔毫不留情地说,“西弗勒斯,你虽然是个高明的巫师,但我认为你现在已经没什么用了。我们还差一点就要成功了……还差一点。”

“是。”斯内普说,“请让我去找那个男孩。我能把波特给您带来,我知道我能找到他。”

伏地魔站了起来。他那双红眼睛审视地看着斯内普,像是在辨别他言语的真伪。他捏着那脆弱又坚韧的老魔杖,动作细致优雅。

“我有个难题,西弗勒斯。”他轻声说,“解决这个难题,我就能解决波特,我就能无往而不胜。”

“您已经无往而不胜了,主人。”斯内普说,“您甚至拥有了老魔杖。”

“老魔杖。”伏地魔说,“老魔杖,最强大的魔杖,陪最强大的巫师……可它为什么对我不管用呢,西弗勒斯?”

“主人?”斯内普茫然地说,“我不明白。您——您用这根魔杖施了高超的魔法,一举击溃了霍格沃茨的防御。”

“不。”伏地魔说,“高超的是我,但这根魔杖……不。它没有显示出它应该显示的奇迹,没有顺应我。这根魔杖和我多年前从奥利凡德手里买的那根魔杖相比,我感觉不到有什么差别——没有差别。”

“这不可能,主人。”斯内普说,“您是魔杖的主人。如果今晚那男孩来,我保证,他将毫无反击之力。”

“我——不是这根魔杖的主人。”伏地魔的声音变得更更加阴冷了,“我苦苦思索了很长时间,西弗勒斯……为什么它只是一根平凡的魔杖,为什么传说中的老魔杖和紫衫木制成的魔杖毫无区别?因为你,西弗勒斯。”

“……我不明白,主人。”

“你是它的主人,西弗勒斯。”苍白纤细的、蜘蛛一样的手在斯内普眼前摊开,老魔杖静静躺在那里,安静的,像是从没有在历史上掀起腥风血雨。

“老魔杖的传承依靠‘杀戮’,而你……你杀了邓布利多。”

斯内普的眼神微微闪烁。“事实上,我不能确定这一点,主人。”他说,“我知道什么都瞒不过您,我和贝拉特里克斯一致默认将这个功劳交付德拉科,您默认了,是您给他的荣耀。但是我不能对您撒谎,那一天——”

“那一天你用了杀戮咒。”伏地魔说,“贝拉用的只是普通的咒语,而你用的是杀戮咒。就算你们的咒语同时击中邓布利多,西弗勒斯……那也是你杀了他。”

斯内普无话可辩了。

“我不能这样坐以待毙,那男孩……波特,我了解他,他会自己送上门的。我知道他的弱点,他自以为是个英雄,不能容忍因他而起的战争,不能容忍那些保护他的人在他身边倒下。当霍格沃茨血流成河,他就会自动自觉地走到我面前,乞求我结束这一切,让我杀了他。”

“主人……”

“因此我下令,活捉波特,同时杀死他的朋友——越多越好——但不许杀死他。”伏地魔绕着斯内普慢慢转了一圈,“我等待那个时刻,西弗勒斯。但是我的魔杖却不听我的使唤,我该怎么办呢?”

“你是个好仆人,西弗勒斯。”伏地魔的声音冰冷沙哑,“忠心耿耿,但只有我能,能永生不死。”

斯内普动了动嘴唇,像是为即将到来的命运感到恐慌一样,退后了一步。黑色的长袍遮住墙上的缝隙,和那之后窥视的绿眼睛。

“我为必须发生的事感到遗憾。”伏地魔仿佛真的很遗憾似的说,“毕竟这之后,忠心耿耿的仆人又少了一个。我会怀念你并且铭记你的功劳,霍格沃茨的校长将由卢修斯接替……无需担心。”

斯内普盯着悬在半空的纳吉尼,蛇扭动着,冰冷的眼睛看着他,像是已经锁定了猎物。他下意识地攥紧了魔杖,紧接着,伏地魔用老魔杖猛击了一下空气,一道血痕在斯内普身上蔓延开来,他脱力地倒下了。

保护球悠悠落地,纳吉尼嘶嘶地吐着信子,慢慢滑向动弹不得的斯内普。

“杀。”

冰冷的蛇佬腔响起,纳吉尼的獠牙瞬间穿透了斯内普的脖颈。人体撞击在木制的墙壁上奏响垂死的乐章,德拉科死死扯着哈利的衣服,才能让他没有冲出去。

哈利瞪着那个被黑色长袍遮住的缝隙,眼睛满是血丝。他的嘴唇已经咬破了,山楂木魔杖在他紧握的拳间瑟瑟发抖,被掌心指甲刺出的伤口流出的鲜血润湿。

房间里一声碎响,伏地魔离开了。哈利立刻站起来,快速冲了进去。

斯内普的手指徒劳地捂在脖子上,德拉科跪在他旁边,哈利把山楂木魔杖交给他,他拼命地念着知道的所有治愈咒。

然而这时徒劳无功的,德拉科的治愈魔法再精进也还没有达到圣芒戈治疗师的水准。当初韦斯莱先生用了那么多方法才得以痊愈,这短短的时间,德拉科根本无力回天。

血还在流,哈利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跪下去。德拉科轻轻挪开一点,让哈利可以伸手,把手贴上斯内普的脖颈。

“教授。”他轻声说,“斯内普教授,我来送您。”

斯内普突然抬手,用力地抓住哈利的衣领。哈利顺从地凑近,遵循亡者的最后意愿。染毒的黑色血液正变成银色的记忆,德拉科了然地倒空一瓶魔药,捞取那些银色物质。

斯内普似是放心了,他的手重新垂下,黑色的眼睛望着哈利。

“看……着……我……”他轻声说。

哈利立刻摘下了眼镜——莉莉是不带眼镜的——注视着斯内普。绿眼睛盯着黑眼睛,一秒钟后,那双眼睛里最后的光芒也熄灭了。

德拉科小心地抬手按上哈利的肩膀,轻唤道:“哈利……”

哈利抬起胳膊,用力擦去脸上的泪水,重新戴上眼镜。

“嘘。”他轻声说,勉强扯出了一个笑,“我没事,还记得独角兽血液么?我们……我们有办法。我们有办法。”

德拉科收紧了拳头。

哈利深吸一口气,紧接着站了起来,对他们身后的罗恩和赫敏点了点头。

“你们现在立刻带斯内普教授回城堡。”他说,“德拉科,找到——”

伏地魔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哈利的嘱咐。那声音高亢、冷酷,几乎近在咫尺。尖叫棚屋的墙壁震动着,夜这样冷,风这样冷,像是伏地魔对他们的脖子吹气。

“你们进行了勇敢的抵抗,伏地魔大人知道如何欣赏勇气。”伏地魔冷冷地说,“但是你们蒙受了沉重的损失,如果继续抵抗,你们一个接一个都会死去。我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巫师的血,每流一滴都是一种损失和浪费。因此,我下令撤退,给你们一小时,体面地安置死者,治疗伤员。”

哈利突然发现今天晚上的星星十分明亮。这个恐怖的夜晚,月亮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去。但是星星如此沉默安详,静静注视大地。

“哈利·波特,现在我直接对你说话。”伏地魔的声音还在继续,“今夜,你听任你的朋友为你赴死,而不是挺身出来面对我。这种行为卑鄙无耻。现在,我将在禁林里等候一个小时。如果一小时后你没有来找我,那么战斗还将继续。这次,我将亲自上阵,每一个试图窝藏你的男人、女人和孩子,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记住,只有一个小时。”

夜色再次沉寂了。德拉科死死握着哈利的手,哈利低头,能看见两人交握的手间有鲜血滴落——是斯内普的血。过了一会儿,哈利开口了。

“你们回去吧。”他说,“带着斯内普教授。”

“不,哈利!”赫敏说,“别听他的!”

“你知道那是一派胡言。”罗恩也说,“今晚没有人为你赴死,哥们儿。大家是为了霍格沃茨而战!”

“你们回去。”哈利固执地说,“德拉科,带他们走。别忘了那件事。”

德拉科摇了摇头。

“你也别忘了邓布利多交代的事。”他说,“你一起来,我想,你应该看看斯内普教授留下的东西。”

哈利摇了摇头,还想再说什么。他想说不会有事,他想说这是必经之路,他想说一切停在这里也算刚刚好。但是他旋即想起了刚刚伏地魔说的话中的一个关键词——“死者”。

他突然决定要回去一趟了。

他得回去看看,他需要知道……

哈利又看了一眼斯内普。

“我背他回去。”哈利说,“我们走吧。”

远远地,哈利能看见霍格沃茨火光冲天,等到走进了,他才发现是黑湖的周边都被点燃。好几个斯莱特林的学生正在检查火焰,看来是精通黑魔法的他们想到了阻碍阴尸的最佳方法。

哈利背着斯内普的遗体,步履艰难地前行。草地上空无一人,城堡里异常安静。大厅里,四色的学院宝石散落在地,精光闪闪,也血迹斑斑。天色这样黑,像是再也亮不起来。哈利不要德拉科帮他,也不准罗恩动斯内普一下,一步一步挪到了大礼堂。他站在门口,两腿像灌了铅一样重,不知为什么不敢进去。

“哈利?”

靠门的地方却有人发现了他——是卢娜。卢娜身边是伤痕累累的纳威,他抬头看着哈利,咧开嘴对他笑了一下。

哈利也回了一个微笑,然后他慢慢走进去——仍然背着斯内普——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然后他看见了,也明白了自己不敢进来的理由。

死者在礼堂中央躺成一排,哈利看到的第一眼,就感觉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韦斯莱一家都围在那里。而他在站着的人中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他想留住的人,小天狼星,卢平,唐克斯……一个都没有。

“你们帮帮我吧。”哈利轻声说,终于肯让罗恩接触斯内普的遗体。他现在不敢上前,只好暂时撤离,去一趟校长办公室。德拉科无声地捏了捏他的手,牵着他往礼堂外走。

哈利感觉自己是飘着的,他隐约听见潘西和布莱斯在呼喊德拉科,似乎是克拉布和高尔伤得不轻。哈利因此停下脚步,扭头怔怔地往那边看了一会儿。他什么都没看到,但是他推了推德拉科,轻声道:“去看看吧。食死徒们认定了他们是叛徒,恐怕伤得不轻。”

“哈利……”

“这条路该我一个走。”哈利轻声说,从身上翻出活点地图,塞到德拉科手里,“你会用,对不对?你看着我,行么?”

德拉科不放心地接过活点地图,又道:“也许他们是去了别的地方……”

“你说得对。”哈利点点头,仍然觉得自己是轻飘飘的,“可能只是我没看到他们……没关系。”

“哈利……”

“我很快回来。”

哈利不再多说,迅速地奔跑起来。他跑得这样快,希望胸腔的疼痛能够将他叫醒。这应该是一场噩梦,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噩梦。这场噩梦叫徒劳无功,叫用尽全力却一无所获。

哈利突然摔在了地上,一块碎石划破了他的膝盖。他终于清醒一点了,意识到德拉科说得不无道理。他可能只是暂时错过了其他人,韦斯莱一家也许是为了其他事情围在那里……没错!就是这样!

哈利用力捶了一下地面。他想起来了,刚才他心惊胆战,但是他看见弗雷德了!这肯定只是一个误会,一个巧合。他得快点儿回去……不,既然已经在去校长办公室的路上,就看完斯内普的记忆再回去。

哈利一下子感觉轻松了许多,他爬起来,发现自己竟已经不知不觉地跑到了校长办公室外的石兽跟前。

“口令?”

“邓布利多。”哈利轻声说。石兽滑到一边,露出了后面的螺旋楼梯。哈利走进去,打开办公室的门,径直走到放着冥想盆的柜子前,将那冥想盆搬了出来。他拿出斯内普交付他的记忆,打开瓶子倒入冥想盆,一头便栽了下去。

 

TBC——

评论(87)
热度(321)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