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all顾】快穿之顾心向我·剑顾篇

序_伊始

——


“火球!射!”

上千火球腾空而起,直直朝法师学院的房顶冲去。顾飞吃了一惊,心道法师学院不是安全区,怎么能使用战斗技能。就见房顶突然模糊透明,火球径直冲出学院,在半空爆炸。火星零散降落,初级法师刚要躲闪,原本透明的房顶却已经重新实体化,挡住了火雨。

这是怎么回事?

顾飞摸不着头脑,有心找人问一问,就见自己身边站这个熟人。熟人缩头耷脑,脸色惨白,顾飞惊喜非常,当下也没有顾及,喊到:“火球!”

一个火球在他身前浮现,熟人也打了个哆嗦,往旁边挪了挪。

“你怎么了?”顾飞随手把技能火球挥散,关切地问熟人火球。熟人火球看了看顾飞,抽出一个小本打开,展在顾飞眼前。

“妈的,你看!”

顾飞看着那个小本,之间上面列着火球的名字、职业和等级,看起来是个职业证书一类的东西。这下,顾飞总算从先前的惊吓中反应过来,意识到这是个有别于平行世界的另一个平行世界。眼前的火球,虽然鼻子眼睛都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但自己对于他来说,却是个实实在在的陌生人。

这都是那个蝴蝶女神搞的鬼么?

顾飞眉头拧着,就听火球问道:“你的法师执照呢?”

“我的?”顾飞茫然了一下,刚要说我初来乍到,还没去登记,就感觉手中凭空出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他抬手一看,一个法师执照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上,还没来得及奇怪,火球已经拿起他的证件,打开看了起来。

“千里一醉?”火球惊诧道,“你就是千里一醉?”

“怎么?”顾飞茫然地问,“我……很出名?”

火球鬼头鬼脑地左右看了看,突然一把拉起顾飞的胳膊,直把他拽出了法师学院。顾飞心里满是疑惑,便也没有反抗,由着火球把他拉到外面,钻进了一条小巷。

“你本姓是不是顾?”火球一脸严肃地问。

“这……”顾飞想这也算不得什么秘密,便点点头道,“是,你怎么知道?”

“谁不知道!”火球激动地喊了一声,“杀手顾家,赫赫有名的杀手世家,谁不知道!”

“什么?”顾飞是彻底跟不上火球的思路了。

“杀手顾家!”火球重复了一次,“你怎么搞的,本家出来的人,还不知道本家的名声么?”

顾飞果断摇头。

“难道我认错人了?”火球狐疑地看着顾飞,把他的法师执照件再次打开看了起来。“没错啊。”火球一边看一边嘟囔,“就是千里一醉,代号不能重复不能更改,难道消息有误……”

“到底怎么了?”顾飞摸不着头脑,眼下又只有一个火球在眼前,只好抓着他问,“什么消息?”

“杀手世家百年出了一个不当杀手学法师的……”火球喃喃道,“你不知道整个顾家都在追杀你么?”

“啥!?”顾飞瞪大眼睛。

“背叛家族,你竟然还敢这么出来!”火球比他更惊讶,“天啊,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

“你为什么非要学法师?”

“这……”

“你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什……”

“唉!算了!”火球把自己的法师执照也掏了出来,和顾飞地按在了一起。一道白光闪过,火球把顾飞的法师执照递还给他,顾飞低头一看,之间原本的名字、职业和等级下面,又多出了新的一行,写着“联络”。

“这就算认识了。”火球说,“联络除了持证人,别的人是看不见的。你好歹算是法师学院的人,相识一场,希望你别用的上我。”

那你为什么要加我好友啊?

顾飞哭笑不得,眼看自己现在只有六级,索性邀请道:“要不要一起去练级?”

“你心真大……”火球感叹着点点头,“去城郊?”

“你心也不小,知道我被追杀还敢和我一起去。”顾飞也赞叹不已,“去城郊。”

“你们顾家的规矩,目标之外一人不伤。”火球奇怪地看着顾飞,“你是顾家人我是顾家人,我都比你清楚。”

我还真不是这个顾家人。

顾飞在心里嘀咕着,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发现竟是自己刚入平行世界那一套,连匕首都在自己的口袋里。当下便抽出来,掂量了两下。

“你是……盗贼?”火球愣住了,“这不是走了本家么?”

“这个趁手些。”顾飞随口解释。

“那你为什么要背叛家族?”

“我没有……”

“难道你是被诬蔑的?”

“我也不知道。”顾飞无奈地说,“我连我为什么会来学法师都还摸不着头脑,更别提背叛被追杀什么的了。”

“你别不是失忆了吧。”火球不可置信地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么?”

“我……”

顾飞突然想起了那个诡异的蝴蝶女神。他站住脚步,匆匆拉开任务面板。第一个任务已经解锁,他赶忙点开查看任务内容:

阅读all顾向合志实体书剑顾篇:《千金复仇之杀手爱上我》。

什么蝴蝶东西这是!

顾飞在心里骂了一声,就听脑海里传来不久前才听过的声音,嘻嘻笑道:“这可不是我的东西。”

“蝴蝶女神?”顾飞愣了一下,紧接着问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看看任务道具不就知道了?”

“你先告诉我,怎么我就被追杀了?”

“偶尔角色互换不是也很有意思么?”蝴蝶女神笑道,“一直是你追人,现在人追你,难道不有趣?这可是个更加没有规则的世界,你还没有试验过吧?不如先去试试,打怪的时候,你会有惊喜的……当然,你得先看看任务道具,完成第一个任务。”

“完成……”

顾飞皱着眉头,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了那本all顾向合志。他把书打开,一道白光从打开的书页中窜出,成一道光幕出现在顾飞眼前。光幕分两个部分,左一列较小,是目录,现在除了《千金复仇之杀手爱上我》,下面七个全是问号。右一列是左一列的三倍宽,正是《千金复仇之杀手爱上我》的内容,还非常细心地标注了作者:细腰舞。

顾飞无fuck说。

“我真的要看这个东西么?”顾飞在脑内想。蝴蝶女神没有回答,显然是个默认的态度。顾飞叹了口气,无奈扭头想让火球先走。这才发现火球一直瞪着他看,似乎整个人都僵住了的样子。顾飞吃了一惊,再往旁边瞧,目之所及皆是僵立不动的人,似乎随着他打开书,这个世界就静止了一样。

“这是新手福利。”蝴蝶女神适时地出现解释道,“给你一点适应时间,往后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如此体贴,反让顾飞更加觉得不安。他看着眼前的恶俗题目和那个作者名字,犹豫再三,终于抬起手点了点光屏,翻了一页。

 

《千金复仇之杀手爱上我》 作者:细腰舞

剑鬼怎样也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需要刺杀自己一直敬仰之人。

顾飞乃是顾家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才,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武学造诣无人可及。这样的人物,却不知为何选择在家主闭关时叛出家族,去学了什么法师,落到如今被家族追杀的下场。

“你是新人,顾飞走前并不知道你的存在。”交接任务时,前辈如此说道,“这个人对待朋友素来忠厚,希望你不择手段,一击必杀,解决这个家族的心腹大患。”

“可是前辈。”剑鬼犹疑再三,还是问道,“千里一醉毕竟是家主的亲生儿子,家主怎么……”

“干这一行,讲什么道义?”前辈冷言道,“我们接过的委托,父杀子,子杀父,妻杀夫,夫杀妻,哪样少了?越是讲道义的人越留不在这一行,你虽是新人,但能入顾家,手上也是染了人命的,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

剑鬼自然清楚这个道理,但顾家这样不讲道理,倒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说起顾家,一直是剑鬼的憧憬。名门大派,只杀作奸犯科之人,百年名声,便是如此积累。到如今入了门,却似乎与江湖传言不同,怎样丧尽天良的事也做的。

罢了,横竖初入门的弟子,一年后还有机会离开。到时门派晋级,自己认个输,脱身便是。至于这个任务……

剑鬼把顾飞的资料收好,心想反正是个难对付的角色,自己便拖上一年,也算不得什么。

心里有了决断,剑鬼当即不再犹豫,拜别前辈,自去寻找任务目标。无论如何,职业道德是要有的,不去杀也要找一找,免得砸了自己的招牌不是?

此时的顾飞正在云端城伸张正义。轻车熟路地掀了两张桌子抓了一个人,顾飞掉头回来,把钱袋往小雷面前一放。

“这个月的。”他说,“多不必退,少我再补。”

“恐怕你还得多给钱。”小雷笑笑,慢条斯理地擦完一个杯子,欠身低语道,“佑哥在里面等你呢。”

“新消息?”顾飞一挑眉毛,“我去瞧瞧。”

“诶,等等。”小雷叫住他,问道,“给个准话,还真就准备在云端城当捕头了?你可是个活目标,光这一月,来追杀你的人可有三批?”

顾飞悠悠地叹了口气,倒有些嫌不够似的埋怨道:“才三批!越来越懈怠,起初那阵,三十天要来三十一次!”

小雷心知顾飞是个武痴,不怕动手就怕无手可动。当下又闲聊几句,顾飞便进了后面隔间,去见佑哥。一进门,便闻清冽酒香。顾飞不是好酒之人,却也在小雷这里混久了,不多时便认出是酒馆里顶好的那一种,笑道:“难怪小雷说我还得多给钱,原来是花在你身上了。”

“保证你花得值当。”佑哥放下酒杯,道,“这些日子可是闲着了?无聊了?迫不及待想来一场高手对决了?”

“怎么,难道他们终于劝得我堂哥肯动了?”

“顾弦忙着长寿呢,怎么可能会动。”佑哥摇摇头,“你被赶出家门的时候他都没动一下,还能赶来杀你了?”

顾飞当下叹气,不满道:“那还有什么高手对决!”

“真的是高手。”佑哥神神秘秘地说,“剑鬼……听过没有?”

“剑鬼?”顾飞愣了一下,细细思索片刻,随即果断道,“他不行。”

“你和他交过手!?”这下佑哥吃惊了,“这怎么可能!你和他交过手,他还敢来杀你?”

“他不知道我是……”顾飞说到这里,不知想起什么,竟然住了口。片刻后才继续道:“他不知道我就是我。当时我们任务目标一致,不过雇主坏了规矩,竟然请了两家。我们都以为是哪里来的坏事的人,过了几招。事后他报了名号,我却不方便透露信息,又还没有代号,所以他不知道我是千里一醉。”

素来对信息敏锐的佑哥仔细打量着顾飞,想把这个有所隐瞒的老实人看出个脸红。可顾飞坦然自若,甚至无辜地对佑哥眨眼睛。佑哥无奈,只好放弃,推了一杯酒过去。顾飞端着酒杯,似乎沉迷酒香。可实际上他可是完全的心不在焉,自从听到剑鬼的名字,就满脑子都是那天假凤虚凰的亲密戏码。炙热的体温和隐蔽太久未进水而干燥的唇舌……

 

顾飞猛地把书合上。

顾飞猛地把书丢到地上。

顾飞破口大骂:“这他妈是什么东西!?”

“你怎么了?”书一合上,身边的人也重新有了动静。火球吓了一跳,瞧了瞧顾飞扔到地上的东西,便准备去捡。顾飞赶忙拦住他,脚尖一挑把书重新拿到了手里,尴尬道:“没什么,没什么……我们不是要去城郊?我们快点去吧。”

语毕顾飞一言不发,起步便走。火球虽然奇怪顾飞的表现,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跟着他。顾飞一边走,一边气急败坏地在心里喊道:“蝴蝶!蝴蝶!”

“蝴蝶女神。”立刻便有人回应了他,语气似乎还有点儿不高兴,“你怎么连一半都没看完啊?这可不算是完成了任务!”

“我怎么看完啊?”顾飞毫不客气地说,“你把我搞到这个地方来,到底是干什么的?”

“也不是我要搞你嘛。”蝴蝶女神无辜地说,“这是群众的呼声,民众的愿望。众心所指,民心所向……”

“哪个众哪个民?”

“你不是看到作者名字了?”

“细腰舞她——她——”顾飞憋了半天,到底说不出什么重话,只能道,“她品味怎么这么差?起的是什么恶俗名字?”

“细腰舞小姐腰缠万贯,自然要体现一下财大气粗嘛。”

“谁是千金?”

“你确定要我说?”

顾飞觉得她还是别说了。想了想,他诚恳地问道:“我能和你讲讲道理么?”

“你现在可没有暗夜流光剑。”

“你只要出现,我就能和你讲道理。”

“我出现了呀,我这不是在你心里嘛。”

顾飞深吸了一口气。他还要再说什么,就听蝴蝶女神继续道:“奉劝你一句,还是快点把剑顾篇看到底。越是早点完事,越是能早点离开。这不好么?”

顾飞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看两个故事并不能把他怎么样,而且……

“看到底就行了是吧?”

“不然呢?你看到顶?”

顾飞不再理会蝴蝶女神了。他把那本书重新打开,世界再次静止,光屏再次出现,屏幕上显示的还是顾飞刚刚看到的地方。顾飞把牙一咬,不管不顾地一滑到底,正落到最后一页。

 

《千金复仇之杀手爱上我》

……

剑鬼听了顾飞的话,久久未能回神。他还是不敢相信,这样一个武学奇才,因为断了龌龊之人的财路,就被家族趁着族长闭关之时,威逼打压,追杀千里。

“若我不知道,这件事便也这样了。”顾飞淡淡道,“本来我不知道是自家人,不过出手阻拦。可这几位长老偏就是暴露自己。他们带着门下,什么丧尽天良的事都干得出来。我顾家虽然有杀手之名,但更偏正道,他们连襁褓之中的婴儿都不放过,要我如何看得过眼?”

“家主就……由着他们么?”剑鬼奇道。

“我父亲闭关时,素来孤身一人,家族的消息一概不理。”顾飞解释说,“我料想几位长老早就找好了借口,何况这些时日,来追杀我的人我也杀伤不少,他们的理由可是多得很。”

“那你……你打算如何呢?”

“我本不打算如何。”顾飞笑笑,“我本想着,横竖他们打不过我,等我父亲出关,事情自然迎刃而解。可是你这番来,却说我堂哥都开始主事,想是那些人已经按捺不住,知道自己这番成王败寇,想要夺我家门……我如何能不管?”

日出东方,云端城已被光芒笼罩。顾飞迎光而立,风灌在他的袍子里,呼啦啦震响。剑鬼只觉心中豪情万丈,不觉问道:“你要如何管?”

“他能将我追杀千里,我自能千里追杀回去。”顾飞一笑,道,“只是不知阁下,可愿与我一同千里奔袭,他日共饮一杯醉?”

一点晨芒缀在顾飞的眼睛里,如此他看向剑鬼,就把那些光芒也看到了他的心底。

剑鬼怎么会有推辞的意思呢?他也一笑,朗声应道:“自然奉陪!”

 

(完)

 

顾飞再次合上了书。

顾飞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顾飞觉得心里一块巨石落了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一块巨石压在了他心头。他倒是还惦记着火球在旁边看他一个人演独角戏,刚要说什么,就听见一连串提示音,接着一道光芒把他从头到脚笼罩了。

“玩家 千里一醉 完成阅读剑顾篇任务,恢复原有等级。”

“玩家 千里一醉 完成阅读剑顾篇任务,恢复原有装备。”

“玩家 千里一醉 完成任务时投机取巧,下一个任务难度提升百分之二十。”

“玩家 千里一醉 获得新手福利,BOSS削弱百分之二十。”

“您有新任务:邀请剑鬼一起踏上复仇之路。新手福利·自动寻路。

顾飞果断选择了自动寻路。选择一定,甚至来不及和火球说句话,传送的白光闪过,顾飞就已经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乌龙山脉。他还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到这个地方,就见不远处一个人慢慢悠悠地走过来,正是设定里被要求打友谊牌一击必杀自己却打算糊弄糊弄过去最后还要被自己策反的剑鬼。

顾飞欣喜若狂,当下就扑了上去。

“站住!”

 

此行之前,剑鬼已经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个非常张扬的主。张扬到什么程度呢?人家在云端城一拳一脚打出了好大名声,远一点的地方传得仿若鬼神。前去追杀他的人,只需要知道这位前辈的个人资料,完全无需打探人在何处。因为人就在那里,甚至恨不得竖起牌子告诉全天下:我在云端城。

剑鬼想到自己能够很轻松地找到顾飞,却没想到这般轻松。目标直接来找他了,而且欢天喜地喜大普奔。

“你渴不渴,累不累,辛苦不辛苦?”顾飞关切地问,“要不要现在就上路?”

剑鬼心里一冷,当是顾飞已经摸透了消息,这是前来截他的。刚要拔出匕首,格挡一二,就看顾飞一拍大腿,道:“对了,我得和你解释解释才行!不然你凭什么跟我走?我看你一身灰尘,虽然我很急,倒也不是这么急。来,我们先回城里,你整顿一下。然后我们添点装备,这再上路!”

是要给我买棺材寿衣么!千里一醉贴心得过分了吧!

剑鬼在心里呐喊,却意外地完全没有感觉到顾飞有任何杀气。就好像真的是一个老朋友,见他长途辛苦,想要为他接风洗尘。这没来由地让经久漂泊的杀手感到一阵温暖,而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不算自己的损友,还是几年前一个小倌馆,那个和自己演戏的同行,怕自己尴尬的手忙脚乱带来的。

因此剑鬼鬼使神差地没有反抗,任由顾飞把他往云端城带去,路上把被逐真相说了个七七八八。等到了小雷酒馆的时候,剑鬼已经被过大的信息量震惊了。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所以在顾飞兴高采烈地跟小雷介绍说“这就是剑鬼,来杀我的”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有表示抗议。这倒让小雷奇怪得紧,以为顾飞没架打所以疯了,来杀他的还要请顿酒。

这边,顾飞已经把剑鬼拉进了包厢,一边把他按着坐下,一边高高兴兴道:“来,干了这一杯,我们去杀人!”

剑鬼忙把杯子按下了。

“等等,你要去干什么?”

“当然是杀回去!”顾飞兴高采烈地说,“其实我自己也可以啦,但是要求我必须和你一起,有个伴儿也挺好的!”

“什么……要求?”

顾飞快速反应了一下,心说我总不能跟你说蝴蝶女神吧。便道:“你想,我回去得师出有名,对不对?到时候你给我做个人证,我杀起来就比较有理。”

“你不是已经很有道理了么?”剑鬼不解地问。

“这个这个……”顾飞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给剑鬼塞了杯酒,拉开任务面板看了看。先前没有注意,这下一看,倒看到下面还有任务说明,提示使用文章关键句。

这也太肉麻了吧?

顾飞觉得牙酸,但是此情此景也由不得他,只好没有任何诚意地道:“他能将我追杀千里,我自能千里追杀回去。只是不知阁下,可愿与我一同千里奔袭,他日共饮一杯醉?”

剑鬼完全没有感觉到顾飞的敷衍。于他来说,顾飞一见面就把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了他,此时又这般相邀,只觉信任非常,豪情万丈。

“乐意奉陪!”剑鬼爽快地说,“只是不知顾兄,为何就认为我与旁人不同?”

“呃……”顾飞想了想,道,“久闻剑鬼义气,不过豪赌一把。”

“就是如此?”

“就是如此!”顾飞果断道,心说我总不能和你说我跟你假凤虚凰亲亲热热过吧?剑鬼素来老实,不疑有他,点头应到:“既如此,此行,还请顾兄指教。”

 

“玩家 千里一醉 完成任务:邀请剑鬼一起踏上复仇之路。”

“玩家 千里一醉 隐瞒情报,完成方式与道具要求不符,下一任务难度增加百分之十。”

“您有新任务:击杀剑顾篇作者。”

 

道具要求?顾飞一愣。这道具有什么要求?他趁着剑鬼喝酒,打开背包查看了一番,却也没看出个好歹,只好作罢。当晚,两人就在小雷的酒馆歇了一夜。次日清晨,顾飞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算作晨练,便拉上剑鬼,匆匆上路。两人一直行至乌龙山脉,顾飞才后知后觉想起来——剑顾篇的作者,那不是细腰舞么?想到这里,顾飞拧着眉,问剑鬼道:“那个丧尽天良敛财的长老,叫什么?”

“姓名不知,代号细腰舞。”剑鬼老实回答,笑道,“怎么,现在想起测试我了?是不是太晚了?”

“没有没有。”顾飞摆摆手,“我就是不知道家里是不是换了主事人,问一嘴而已。”

话是这样说,可是顾飞已经越发搞不懂这个“走出桃花源”到底是什么鬼,也搞不懂那本合志是什么鬼。他可从来不知道细腰舞给她自己的定位是丧尽天良为非作歹毫无人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有什么毛病?

 

接下来的事就轻松多了,顾飞在剑鬼的带领下,历时三天,便踏进了隐藏在夜月城,被奇门遁甲保护着的顾家。顾飞请剑鬼在外等着自己,倒是忘了自己起初哄他要师出有名的话,自己潜入长老住所,瞄准最奢华享受的一间,引出了细腰舞。

游戏里的细腰舞与平行世界所见并无差别,只是一身装备不是那么极品,似乎是新手福利的缘故。但是顾飞身上所有可是游戏装备,细腰舞身法奇诡,与他纠缠许久,到底被他近了身,倒在暗夜流光剑下。

随着细腰舞倒下,顾飞眼见一只惊鸟停在半空。世界突然分崩离析,露出暗沉夜色后的雪白——他竟是回到了那个奇怪的房间。

“你也太取巧了,哪有这样的。”蝴蝶女神的声音再次响起,“接下来可不行啦。”

“那个任务道具,有什么要求?”顾飞问。

“自然是要你用上了。”蝴蝶女神笑道,“东西给了你,你不用,这怎么行呢?”

“我必须……按照上面的来?必须看完?”顾飞挣扎道。

“自然。”蝴蝶女神说,“如何?可要再适应适应,做做心理准备,再开始下一个任务?”

“不必了。”顾飞摇摇头,“继续吧……不过……所有任务完成后,是怎样?”

“谁知道呢?”

蝴蝶女神的声音消失了,系统任务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玩家 千里一醉 完成任务剑顾篇。”

“新手福利结束,原游戏装备及等级回收,游戏设定回收。下一任务难度累计上升百分之三十。”

“新任务解锁,请查看任务面板。”

顾飞刚要打开任务面板查看一二,然而白光一闪,新的世界已经打开在他面前。

 

“韩顾篇已开启。”

 

TBC——

抛砖引玉,献丑了!

画手 @黎海 

下一棒文手有请  @梦何何梦 

评论(16)
热度(30)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