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61

Chapter 261

为什么明明天快亮了,世界却一片黑暗呢?

哈利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平静地跳动着,他握着德拉科的手,就像曾经他们在黑湖边漫步。那会儿他们可能会闲聊,也可能什么都不说。阳光或者月光照亮大地,在湖水中映照又一个世界。他们就在世界和世界之间,等走到树荫下,就会接吻。

哈利真的不害怕。他已经走过一次这段路,再来一次就轻松许多。他曾经希望有人组织他,现在只希望有人别拦着他。但是德拉科是第一次陪伴哈利走这条路,难得一次哈利邀请他一起在死亡边缘走一遭,他感觉心脏击打着肋骨,像是数着剩余的步数。

“到了。”哈利突然说,站住了脚步。

他们现在站在禁林边缘,漆黑的森林像是一张吞噬万物的嘴,空洞地张着,等着食物自投罗网。哈利轻轻抚摸了一下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时隔近两年,它终于戴到了他的手指上。

“未婚夫。”哈利把手伸到德拉科眼前,“忽略咒。”

德拉科握着哈利的手,纳西莎的魔杖轻轻敲在那精致的圆环上。它已经被哈利的体温捂热了,这感觉真奇怪,冰冷的金属也会被捂热,就好像冰冷的境况还有所改善似的……

一阵风吹来,动摇哈利的额发。他的头发在逃亡中修剪过两次,都是赫敏动的手。但这样也没能阻止杂草生长,哈利伸手理了理头发,又在衣服上擦擦手,呼了一口气。

“来吧。”他说着,从脖子上的皮袋里取出金色飞贼,摊在掌间。金色飞贼腾跃而起,翅膀轻轻扑闪着,悬在德拉科和哈利之间。无需言语,哈利和德拉科的嘴唇一起触碰了金色飞贼那温热的表面。

“我要死了。”哈利在唇间呢喃。

“我来送他了。”德拉科也轻声说。

飞贼的翅膀停止扇动了,它定在那里,金属的表层裂开,露出里面被精巧藏起的复活石。那小巧的石头从金色飞贼中缓缓升起,向飞贼一样停在了半空。哈利伸出手,它就轻飘飘地落下来,落在了哈利的掌心。

“一起么?”哈利看着复活石,对德拉科伸出手。德拉科点点头,将自己的手掌覆盖上来。两个人都闭上眼睛,石头在他们掌心转过三次,森林里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哈利和德拉科睁开眼睛,看着既不是幽灵也不是活人的访客。哈利的眼神微微闪烁,有些讶异。

莉莉和詹姆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穿着死去时的那身衣服。可是只有莉莉和詹姆在这里,小天狼星和卢平却不知魂在何处。

“他们还在路上。”像是看出了哈利的疑惑,莉莉上前几步,贪恋地看着儿子的脸,轻声说。“他们没能来这儿,你会失望么?”

“什么?”哈利困惑地说,“难道我的眼睛骗了我,我……”

“不,他们确实死了。”詹姆说,“但他们在来的路上,他们一时半会儿还过不来。”他也走近了几步,似乎是想拍拍儿子的肩膀,最终却只是动了动手指。

“我们不需要再说什么了。”詹姆又说,“你很勇敢,只差一点儿,已经很接近了……你知道的。”

“我知道……?”

“对,现在需要解决的不是这个问题。”詹姆扭头,瞪着有些发愣的德拉科,凶神恶煞地说,“你!小子!”

“什——什么?”德拉科打了个哆嗦,迟疑道,“嗯……叔叔好?”

“谁跟你好!”詹姆恼火地说,“你就庆幸我现在打不到你吧,马尔福家的混小子,竟然拐了我的儿子——”

“詹姆。”莉莉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在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

“现在不说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说了!”詹姆说,“我一直都看着呢——”

“别理詹姆。”莉莉浅笑着将长长地秀发拨到耳后,“谢谢你的花环,我很喜欢。”

“花环!”詹姆喊道。

“詹姆那天就恨不得出来跟你说话。”莉莉看着德拉科和哈利交握的手,微微一笑,“你很爱哈利,德拉科。”

德拉科感觉自己的脸红了。梅林在上,这不是很严肃的一场赴死之旅么?为什么他要见哈利的爸爸妈妈,还要被……被……考察?

“我已经答应德拉科的求婚了。”哈利突然说,“抱歉,我本来说等到一切结束以后……但是我发现我等不了了。今天……你们知道的。”

“是,我们知道的。”莉莉柔声说,“德拉科是个好孩子,只要你愿意,这很好。”

詹姆重重地哼了一声。

莉莉轻笑出声,再次看向德拉科。

“你不觉得应该对我们说些什么么?”她提醒道,“想让我们放心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复活石在交握的手指间被汗水染得湿滑,德拉科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飞快。他深吸了几口气,甚至用空着的手理了理头发和衣领。做完这一切,他在心里祈祷自己现在的形象没有太狼狈——只能是祈祷了,他衣服都被撕破了好几处——然后看着詹姆和莉莉,认真地做了一个保证。

“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父亲,母亲。”德拉科说,“除非死亡,没有什么能够将我们分开。”

詹姆瞪着德拉科,那模样好像觉得如果哈利先走一步,德拉科就该殉葬似的。

哈利忍不住微笑。明明是黑暗阴森的禁林,明明是去送死,明明是和阴阳两隔的父母相见。但如果忽略背景,竟好像是德拉科第一次上门拜访,请求爸爸妈妈允许他们结婚一样。

“小天狼星和莱姆斯到底去哪儿了呢?”哈利突然问,“我想小天狼星也有很多话想对德拉科说。”

“那还是不要让他来的好。”詹姆说,“不然今天就没完没了了。”

“我……我对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感到很愧疚。”哈利抿了抿唇说,“我……什么都没能阻止,什么都没能改变。”

“怎么会呢?”莉莉说,“宝贝,你想想这几年。你改变了很多,非常非常多。”

“是这样么?”

“就是这样。”

“可他们还是离开了。”哈利说,“小天狼星,莱姆斯,科林……乔治。虽然我留住了弗雷德,但是乔治……”

“因为他们是一体的。”詹姆说,“他们是一体的,所以哪个都一样。”

“你们好像知道很多事。”哈利停了一会儿继续说,“就是……”

“邓布利多不是说过,死亡是归于时间的一刻。”詹姆说,“我们一直在你心里,儿子。你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你愿意将心敞给谁,”他瞪了德拉科一眼,“我们就被谁看到。”

哈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更紧地握住德拉科的手。复活石咯得他们手心发痛,哈利轻声说:“我们出发吧?”

“看起来是时候不早了。”詹姆说,“好,我们出发吧。”

“妈妈……”

“我会待在你身边。”莉莉轻声说。

哈利轻轻闭上了眼睛。就这一会儿功夫,他撤掉了自己大脑的所有防御。一片黑暗中,他迅速找到了那不属于自己的一部分,轻轻触摸那导致一切的魂片。这安静的、已经被迫从属于他灵魂一角的魂片引领着他,触碰了伏地魔的防御。

“哈利·波特?”

脑海深处传来难掩惊讶的声音,哈利轻轻笑了。他在意识里像个好客人一样敲了敲伏地魔的壁垒,彬彬有礼道:“开门吧。”

防御被攻破后的霍格沃茨已经可以幻影移形,他们在原地等了只一会儿,卢修斯·马尔福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来做什么!”卢修斯焦急地轻声责备,完全不知道詹姆就在一边儿瞪着他,“黑魔王想杀你,你还来自投罗网!”

“德拉科陪着我呢。”哈利忍住笑说,“带我过去吧,马尔福先生。”

“你——”

“我有准备。”哈利说,“而且有您领路,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卢修斯拧着眉头,转而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你不阻止他,竟然还带他来!”他指责道,“你就不能——”

“我尊重哈利的决定。”德拉科说,“他得做这件事,他必须来这一趟。”

卢修斯看起来无话可说了。他气恼地看着两个年轻人,终于转过身去。

“跟我来吧。”他说,“我带你们去。”

他们一起穿过茂密杂乱、盘根错节的古老的树丛。天渐渐亮了,不似原本黑暗。没有人说话,偶尔风会吹动树叶,一阵“沙沙”乱响。

终于,卢修斯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这就到了。”他说,“哈利……”

哈利松开了德拉科的手。复活石留在德拉科的手心里,莉莉和詹姆都消失不见了。他对卢修斯点点头,绕过眼前挡着的那棵树,看到了等在这里的亚克斯利和多洛霍夫。他们似乎为哈利出现在这里感到兴奋又惊讶,卢修斯做了个手势,两个人转身朝禁林深处走去。哈利默不作声地跟着,德拉科和卢修斯在他身后,以押送的姿态保护着他。

终于,他们到了曾经巨蜘蛛的栖息地。阿拉戈克残缺不全的巨网张挂在树上,篝火摇曳的光芒将它染上温暖的橘色。

哈利看到两个巨人坐在外围看守,纳西莎坐在离他们不远、但离伏地魔很远的一块石头上,姿态优雅端正。每一双眼睛都在盯着伏地魔,他垂头站在那里,两只苍白的手交握着面前的老魔杖,纳吉尼仍然在那个保护球里,就悬在伏地魔的脑袋后面。

“主人。”多洛霍夫和亚克斯利走到那群人中间,伏地魔抬起头来。

“他来了,主人。”多洛霍夫说。

哈利就随着这句话从树后走了出来,一步一步走到伏地魔不远处。纳西莎从那块石头上起来了,现在,她默不作声地挪到了伏地魔旁边,和她的姐姐一左一右地站立着。德拉科和卢修斯从哈利身边走过,对伏地魔欠身示意,也走到了他身后。食死徒们默契地退后,挪出不短的距离。现在,空地上只有哈利和伏地魔对视着,食死徒们窃窃私语,惊讶、喊叫,甚至大笑。

“哈利!不!”海格大声喊道,他正被五花大绑地捆在近旁的一棵树上,绝望地挣扎着,“不!不!哈利,你想——”

“无声无息。”哈利抬起魔杖,指着海格,抢在罗尔之前止住了他的声音。然后他重新放下魔杖,把它塞到了袍子里面。

“你还在等什么?”他问伏地魔,“觉得自己在做梦么?”

“注意你说话的口气!”贝拉特里克斯恼火地说,伏地魔挥挥手,让她闭嘴。

“哈利·波特。”伏地魔把玩着老魔杖,微微偏着脑袋,打量着哈利,“大难不死的男孩。”

食死徒们谁也没动,他们都在等待,一切都在等待。海格在挣扎,贝拉特里克斯在喘息。哈利看到伏地魔举起了魔杖,但他已经不再看伏地魔了。他越过伏地魔的肩膀,仗着距离远无人知道他的目光落在哪里,看着德拉科。他希望德拉科闭上眼睛,就不要贪看这一会儿了。但是德拉科显然不打算在这时候和哈利心有灵犀,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哈利,也在等待。

“阿瓦达索命!”

一道绿光闪过,一切都消失了。

 

TBC——

评论(88)
热度(340)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