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63

Chapter 263

天渐渐亮了,斯莱特林的学生撤去黑湖边的火焰,筋疲力尽地瘫坐在岸边。这一晚他们两两一组,背靠背守卫黑湖。面朝黑湖的负责维系火焰,背朝黑湖的负责守卫安全。霍格沃茨没人比斯莱特林更清楚黑魔法,这个任务非他们莫属。现在天终于亮了,阴尸畏惧光和火,不敢上岸,他们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

潘西和布莱斯端着两个大托盘,和西奥多·诺特一起分发提神药剂。庞弗雷夫人刚刚从礼堂抽身不久,急急忙忙地带着几个助手在学生们之间穿梭,不时弯下腰诊治。

城堡的大门开着,学生们走进走出,清理战场。麦格教授站在石阶上,远远地对斯莱特林的学生们招了招手。潘西瞧见了,把自己手里的托盘递给西奥多,转身走了过去。

“有什么吩咐,教授?”她问。

“今天晚上,让负责守卫的和负责火焰的学生们换一换。”麦格教授说,“他们盯着火焰整整一晚,现在恐怕都要枯竭了。”

“那就让负责火焰的去守着礼堂吧,原来守卫的负责火焰,我另外安排人顶上守卫的空缺。”潘西想了想说,“在城堡里也没有人会发现他们,这样也安全。”

“好。”麦格教授点点头,将挡住眼睛的头发拨到耳后,“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潘西点点头,转过身,却又回到了黑湖边。

黎明静悄悄的,比起休战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斯莱特林的学生们渐渐都缓了过来,在同伴的搀扶下往城堡里走去。

突然。

通往城堡的石桥传来巨大的脚步声,在操场上的人纷纷停下了手头的事,抬头看过去。他们首先看到两个巨人,虽然站得很远,但是块头很大,最吸引人的眼球。然后,他们才看到两个巨人前那黑压压的一片,兜帽,面具……

“斯莱特林!”布莱斯突然喊道,“所有斯莱特林,立刻进城堡,快!”

伏地魔带着他的军队来了!

无需多言,人们纷纷从城堡里走了出来。其他三个学院的人自发地挡在大门前,让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在掩护下潜入城堡,进入礼堂躲藏。潘西稍有犹豫,被布莱斯一把拽了进去。

“怎么了?”一条腿骨折、暂时没法动弹的克拉布问,“不是在守着黑湖么?”

“天亮了,黑湖不需要我们守着了。”布莱斯说,转身关上礼堂大门,“我们有新任务,守卫礼堂。”

“又开战了么?”苏珊·博恩斯问。

布莱斯摇了摇头。

“不清楚。”他说,“食死徒都来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斯莱特林的学生到里面去吧。”帕瓦蒂指着高台边曾经招待勇士的小屋子说,“更安全一点。”

“或者你们趁这会儿去有求必应室?”有人提议。

“不必了。”西奥多说,“如果真的……”                    

“这不一样。如果你们在有求必应室,可以说你们是躲避我们才逃进去的。”汉娜·艾博说,“那样的话……”

“汉娜!”苏珊严肃地打断了她,“你在说什么呢?我们会赢的!”

“可哈利——”汉娜红着眼眶,看起来刚刚哭过,“我们现在——”

“我们现在也没有输!”潘西大声说,“你们都忘了哈利说过什么了?战斗不是随着他的生死决定的!”

没人说话了。高尔慢慢地挪了挪身子,眼睛望着礼堂的大门。每个人都慢慢地把视线转向礼堂大门,过了一会儿,他们自发行动起来,将亡者和伤员转移到旁边的小房间。但凡还能站立的人都走到了礼堂门口,一片沉静中,他们攥紧魔杖,等着即将到来的宣判。

继续战斗的宣判。

礼堂外,城堡门口,食死徒们停住了脚步。他们隔着一个操场的距离和守卫城堡的人们遥遥相对,哈利紧紧闭着眼睛,娴熟地装死。

他这次装死甚至比之前更为成功。

也许是像格林德沃说得那样,他耽误了太久,以至于心脏都停跳了。纳西莎来检查的时候,他虽然已经闻到泥土的芬芳,但仍然浑身冰凉,就是再有一个人来检查也不怕。所幸也没人来检查,伏地魔亲手摧毁了一个魂器,亲手削弱了自己。哈利清醒的时候,场面一片混乱,食死徒围在伏地魔身边,没人顾及他。而之后,似乎伏地魔也意识到了什么,通过他自己的虚弱判断出哈利已经死亡,没有再要人检查。

现在,哈利安静地躺在海格的怀里,等待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

伏地魔从他近旁走过,被魔法放大了许多倍的声音响彻操场,震得哈利的鼓膜生疼。

“哈利·波特死了!”伏地魔说,“从今天起,你们要效忠于我!”

一片寂静。每个抵抗者都只是看着海格,看着他怀里一动不动的哈利·波特。

“过来。”伏地魔说,继续往前走去。海格被迫跟上,仍然在啜泣。他们逐渐接近了城堡,哈利相信食死徒和他的战友已经相隔不远。有人凄厉地尖叫起来,一个,两个,三个……

“安静!”伏地魔喊道,猛地挥动魔杖。所有人都被迫沉默了,他大声道:“结束了!海格,把他放在我的脚下,他只配待在这儿!”

哈利感觉到自己被放到了草地上,海格的眼泪坠下来,落在他的脸颊。纳吉尼嘶嘶的声音几乎尽在咫尺,它似乎正在草地上盘旋,这让哈利心跳如鼓。幸好,只是那么一会儿,嘶嘶声远去了。哈利听到布料摩擦的声音,推测纳吉尼盘到了伏地魔的肩膀上。

“看见了么?”伏地魔说,在哈利身边来回地大步走动,“哈利·波特死了,他逃跑时被杀了,在你们为了他舍弃生命的时候,他却只顾着自己逃命——”

“撒谎!”纳威喊道,魔咒被打破了,“他早就预料到你会这么说——我们都知道他是为了什么!”

霍格沃茨的保卫者们随着这一生呼喊重新沸腾了,但仅仅一秒钟后,伏地魔再次用力挥动魔杖,一切重归于静。

“他是在试图逃出学校的时候被杀死的。”伏地魔说,语气坚定,“他知道自己会逃跑,也预料到自己有可能被杀。为了维系他的谎言,维系他那可悲的面具,他蒙骗你们,说他会来找我——”

“他打败了你!”罗恩突然喊了起来,魔咒又被打破了。伏地魔似乎感到恼火,他再次挥动魔杖,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抵抗者们再次哑然失声。

“哈利·波特死了!大难不死的男孩死了!”伏地魔说,语气严厉,言辞间已然下了最后通牒,“是时候宣布效忠了!你们今天损失惨重,我谅解你们悲痛而导致的愚钝。可是没有二次!臣服,跪在我脚下,你们才会得到赦免!我将原谅你们的负隅顽抗,原谅你们关押、残害了斯莱特林!现在——要么站出来加入我们,要么受死!”

有人动了。

纳威,他手里还拿着几分钟前捡到的分院帽。卢娜用力地扯着他的衣角,但是他不为所动,挣开卢娜的手,一步步走到伏地魔近前。

“你是谁,年轻人?”伏地魔似乎为此感到愉悦,温和地询问。

纳威呼吸有些急促,却仍维持着平静回答道:“纳威·隆巴顿。”

食死徒们发出一阵大笑,伏地魔抬起手,止住了笑声。

“很好。”他说,“我想,我们能给你找出一个地方。”

“不着急。”纳威掐着分院帽的帽尖说,“我……我可以说几句话么?”

伏地魔眯了下眼睛,饶有兴致地道:“说来听听。”

“是的,哈利死去了。”纳威声音发颤地说,“我们有目共睹,他死去了。”

伏地魔露出满意的笑。但是紧接着,他的笑僵在了脸上。因为纳威的下一句话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纳威站直了,分院帽握在他的手里,像是剑鞘一样蓄势待发。伏地魔挥动了魔杖,但是没能阻止纳威的声音发出,他大声地、不用借助咒语地把声音传到每一个角落。

“哈利死去了,但他早有预料!伏地魔,他不是死在你的手上,而是他自己选择了死亡——”

“——是我杀了他!”

“你没有!你永远做不到!”纳威喊道,“哈利早已识破你的骗局,他是为了我们所有人赴死!旗帜总会折损,但是他的心还为我们跳动着,他的精神仍然引领着我们——邓布利多军!”

宝剑出鞘。

格兰芬多宝剑锐利的光芒划过黎明,蛇头旋转着高高飞入天空,在门厅洒出的灯光中闪亮。哈利听到伏地魔愤怒的吼声、巨人来袭震颤的脚步声、和休战停止的战鼓声。城堡里有人冲了出来,食死徒们尖叫着“叛徒”“背叛者”的词语。家养小精灵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一窝蜂地涌入战场,挥舞着餐刀和切肉刀,克利切的呼号声清晰可闻。马人冲锋陷阵,巨人挥动武器,夜骐和鹰头马身有翼兽在空中盘旋……食死徒们不得不向城堡进攻,将保卫者逼进城堡。同时,来自外围的袭击也让他们不得不一步步做出同样的选择。

哈利在暴乱起的一瞬间就已经抽出隐形衣披到身上。他被人群推挤着进了门厅,在人潮中四处寻找伏地魔。

伏地魔正在房间那头,仍在大声指挥部下,一边退进礼堂,一边挥舞着魔杖把魔咒射向四面八方。哈利奋力向他逼近,路上见到自己人就施保护咒,见到食死徒就发射恶咒。

出乎意料,食死徒们在进入礼堂的时候也遇到了顽强的抵抗。守卫礼堂的斯莱特林在战争的号角再次响起的时候就冲了出来,一时间食死徒被夹在中间,进退不得,只能持续逼近礼堂。德拉科在这个时候终于出现在了哈利的视野里,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挤到了礼堂,率领着斯莱特林。这实在是严重的背叛,哈利看到伏地魔对准了德拉科。他心里一紧,用力拨开眼前的人,却在下一秒就看见纳西莎和卢修斯联手抵消了伏地魔的咒语。

“你们怎么敢——”

伏地魔愤怒的咆哮被鼎沸的战斗声淹没,哈利潜伏在隐形衣下,看到更多食死徒顷刻倒戈,站到了他们孩子的阵营。不知是哪儿传来的尖叫,哈利听出那属于克拉布,连忙扭头看去,就看见两个食死徒护着他们的儿子,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空气里。

战况愈演愈烈,哈利看见亚克斯利被弗雷德和李·乔丹合力击倒在地,看见多洛霍夫在弗立维手里惨叫一声瘫倒了,看见沃尔顿·麦克尼尔被海格扔到礼堂那头,砰地撞到石墙,不省人事地滑到了地上。他还看见罗恩和纳威打败了芬里尔·格雷贝克,阿不福思击昏了卢克伍德,亚瑟和珀西把辛克尼斯撂倒了,而潘西用力地挣扎着,对她母亲大喊:“我要留在这儿!”

伏地魔正同时与麦格教授、斯拉格霍恩和金斯莱格斗,他的脸上是残忍的恨意。今天的一切都让他无法不去憎恨,背叛,背叛……伏地魔无法容忍的背叛,来自斯莱特林!这让伏地魔挥舞魔杖的动作很迅疾、狠厉,他的对手在他周围穿梭、躲避,却不能结果他的性命。距伏地魔五十米开外,贝拉特里克斯正与赫敏、金妮和卢娜交手。三个姑娘明显落了下风,哈利刚刚看到,金妮就已经被一个咒语定住了——

“不许碰我女儿,你这母狗!”韦斯莱夫人用力将金妮拽到一边,魔杖一挥,两道咒语在空中碰撞,发出一声巨响。她一言不发,咒语一道接一道地袭向贝拉特里克斯。贝拉特里克斯的游刃有余终于到了尽头,她被逼退,面上的笑容开裂成愤怒。

终于,一道血痕在韦斯莱夫人的胳膊上绽开。贝拉特里克斯露出得意的大笑,笑声酣畅淋漓,让哈利能够想起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统统石化!”韦斯莱夫人的咒语击中了她心脏的位置,带着绝对的愤怒,定住了贝拉特里克斯。

“再也——不许——你——碰——我的——孩子!”韦斯莱夫人叫道。又一个咒语击中了贝拉特里克斯,只是瞬间,她像是枯萎的花朵受到了过于用力的触碰,碎在了空气里。

哈利稍微愣住了,不记得曾经贝拉特里克斯是不是死去的这么声势浩大又无声无息。不过,战场容不得他走神,伏地魔尖叫起来,魔力暴动,炸飞了麦格教授、斯拉格霍恩和金斯莱。他的魔杖对准了韦斯莱夫人,德拉科注意到了,闪身过来,却更点燃了伏地魔的愤怒。杀戮咒在老魔杖的杖尖闪烁,哈利终于找到空隙,快步走到礼堂中央——

“铠甲护身!”

铁甲咒横贯在礼堂中央,哈利猛地扯掉了隐形衣。山楂木魔杖蓄势待发,哈利感觉到德拉科握住了他空着的手,他用力地回握了一下。

惊愕的叫声和欢呼声在礼堂炸开,哈利松开德拉科的手,远远地对上了伏地魔的视线。

“汤姆。”他轻声说,开口的瞬间就让整个礼堂都安静下来,“是时候结束了。”

 

TBC——

评论(112)
热度(396)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