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冬来

房门打开,德拉科裹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他摘下手套,脱下外套,拍了拍衣服上的雪花,换了拖鞋,搓了搓手指,对屋里喊道:“哈利·波特!冻死了没?没有就出个声!”

“差一点儿!”客厅里传来哈利的回话,“让你失望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德拉科趿着拖鞋走到客厅去,第一眼没能看见哈利。哈利蜷在沙发上,穿着暖和的绒毛睡衣,还裹了一条厚厚的毯子,恨不得连脑袋都缩到毯子里。

德拉科看了好笑,趴在沙发靠背上敲了哈利的额头一下。

“早上让你多穿一件你不乐意,现在知道冷了?”

“别碰我别碰我!”哈利缩了缩脑袋,嚷嚷道,“你手好凉,我的疤都要让你冻裂了!”

德拉科收回手,眼珠一转,突然道:“那你帮我捂捂手吧。”

“什——”

毯子被掀开了。哈利用尽全力斗争还是被压制,德拉科的手探进他的睡衣,顺着线条流畅的腹肌向上,轻车熟路目的明确好不无辜地放到了哈利的胸上。

哈利冻得哆嗦了一下,咬牙切齿地喊道:“拿出去!不然今晚我就把冰箱对着你那半边床打开!”

“是——么?”德拉科毫不在意地说。他掌心覆着因为寒冷而凸起变硬的地方,顺手似的挑在指间捏揉。

“马尔福!”哈利抓着德拉科的手腕,脸已经红了。

德拉科这下倒是听话,冰凉的手停了动作,只是搂着哈利,轻声问道:“我好冷啊,怎么办?”

“烤烤火不就行啦?”哈利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可是我觉得你更暖一点。”德拉科的手现在滑进了哈利的裤子里,他还没有回暖的嘴唇蹭着哈利的耳垂,口腔里温柔的吐息晕红了耳尖。

“你觉得呢?”

哈利觉得马尔福真是胡扯,明明前两天还说他比冬天还冷。不过寒冷的冬天就是适合抱团取暖,今天也是。火炉再温暖哪有爱人的体温好,德拉科吻上哈利的嘴唇,冰凉的手指在紧致、湿润、温暖的地方慢慢炙热了起来。

没有毯子和睡衣的庇护,即使是在温暖的客厅,也让哈利感觉到寒冷。更别提爱人的手指在身体里胡作非为,非要在他身上讨一点热度。

雪花不紧不慢地降落,在某一刻突然变得声势浩大起来。风将雪吹到赤裸的人体上,随机化开,变作一颗浑圆的汗珠,在皮肤上四处游走。德拉科的手指追随着这颗汗珠,娴熟地探寻每一处甜美的出处。

“德拉科……”

现在哈利也感觉到热了,爱人的怀抱一向是度过冬天的最佳利器。他在高潮的空白中想起,他们第一次做爱的时候也是冬天。年轻人不顾一起的热情足够融化冬天,铺天盖地的雪花,都像是他们迫切的渴望,落地就是落实,融化就是满足。

欢爱过后的疲倦涌上来,哈利懒懒地靠在德拉科身上,让那双已经温暖了的手按揉他的腰部。

“明天去给你买一双新手套。”哈利打着哈欠说,“省得我遭殃。”

德拉科没有反对,亲了亲哈利的额头。哈利故作嫌弃地让开一点,嘟囔道:“别碰我,疤都要让你烫化了。”

德拉科不依不饶地干脆在哈利额头的伤疤处咬了一口,深情地喊道:“疤头。”

疤头不想理他,并且把他踹下了沙发。


门开了,哈利裹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眼镜受热蒙上一层雾气,哈利拍掉头上的雪花,摘下脖子上红金相间的围巾。

“德拉科?”他一边脱鞋一边对着屋里喊,“我回来了,给你买了新手套,出来试试看!”

哈利只等了一小会儿,刚刚换好拖鞋走进客厅,德拉科就迎面走了过来。

哈利把装着新手套的礼袋递过去,示意道:“打开看看。”

德拉科没有接手套。他握住哈利的手,皱着眉头不满地说:“你怎么不戴一双?”

“忘记了。”哈利无所谓地说,又带了两分调笑问道,“要不你帮我捂捂手?”

“行啊。”德拉科点点头,拉着哈利的手就往自己下身放,“我帮你暖和暖和。”

哈利被这种无耻深深地震惊了,他瞪着德拉科那副无辜的模样,想了又想,终于还是吻了上去。

屋外冬来,屋内春归。


——THE END

纪念昨日初雪好寒冷。

天凉冻死我,棉袄身上过。

评论(41)
热度(596)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