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65

Chapter 265

哈利蜷着膝盖,面前亡者一字排开。他的目光一一扫过这些熟悉的人,不知道怎么办。慢慢地,他站了起来,挪动已经疲惫的双腿,一个一个地看过去。

救谁呢?

哈利自问自答。

小天狼星,要救。这是他的教父,他在这次的五年级保住了自己最后的亲人,却没想到会在战争中将其失去。

莱姆斯,要救。他对自己如父如友,还刚刚有了一个孩子。但是对于孩子来说,更需要母亲还是父亲?

哈利看着唐克斯的脸为难了。他都没有,不知道该怎么选,也不该帮泰迪选。犹豫了许久,他走上前去,把他们的手搭在了一起。

乔治,要救。哈利没想到他要求双胞胎一起行动却让乔治送了命。他该救乔治,韦斯莱家为他付出很多,他不该让这个家庭为他承担伤痛。死亡都认为他们应该是一体,乔治就是弗雷德,弗雷德就是乔治,既然如此,双胞胎不该分开。

那么科林·克里维呢?他躺在这里有你的原因吧?哈利问自己。他那么崇拜你,是不是?他崇敬你,以你为榜样。而他现在躺在这里,是你同意他可以留下来,是你说……看看刚才金妮哭的样子,哈利·波特崇拜俱乐部大概差点儿建了起来是不是?

哈利又在斯内普面前停下了。这个男人,哈利感谢于他,敬佩于他,有愧于他……怎么能够不救他?

哈利一遍遍地走着,走过熟悉的面孔和不熟悉的面孔。这一次守卫者的实力远超曾经,伤者众多,但亡者尚可。而就是这么巧,哈利左看右看都能看到熟悉的人,像是命运就是盯准了他,非要把他在乎的全都拿走。

死者的家属还想看看他们的亲人……他不能停留太长时间……怎么办?

“小小一瓶福灵剂,可以带来十二小时的好运。”

怔忪间,斯拉格霍恩的声音突然响在哈利耳边。

“我这辈子服用过两次,一次是二十四岁,一次是五十七岁。早饭时服用了两勺。那两天过得真是完美啊。”

哈利又想起自己那唯一的一次服用福灵剂的经历,他知道应该怎么做,或者说……福灵剂知道应该怎么做。

既然时间如此固执,想要一切都在原本的轨迹。既然坏掉的魔杖,时间转换器,巴克比克,夜骐,巴克比克,多比……都要成为必要的一环。

哈利从脖子上挂着的皮袋里掏出那个装着金色液体的小瓶子。里面的福灵剂正好剩下一口的量,是他本该在六年级为了得到斯拉格霍恩记忆而喝的那一口。

哈利凝望着那一点金色的液体,像是在绝望中找到了一点希望的光。

既然一切都是必须,眼前的死亡也是时间必走的关卡,那么,福灵剂……

哈利打开瓶塞,仰头将幸运药水一口喝下。

……请给我你的指引。请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实现我的愿望。

福灵剂进入哈利的口腔,从他的舌头滑进他的食道。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充斥在哈利的身体和脑海,朦胧的指令分外清晰。他感觉到自己有无限的机会,能做成任何事,一切事……只是要死者复苏,不过是要让亡者睁开眼睛……

哈利突然拿起独角兽的血液。那银色的液体对他有几乎致命的吸引力,让他感到干渴,感到迫不及待。他打开瓶子,将里面东西一滴不漏地喝下。只是瞬间,哈利能感觉到强烈的生命力奔腾在他的血管里。他几乎能听到那一只流淌在自己血管里的爱的魔法的声音,本该随着他成年而消失的魔法从他的心脏鼓动出来。他能想起自己的愿望,他希望战争没有带走任何一个人,没有让任何一个家庭支离破碎。他能看到心里的画面,能看到自己那样在乎的人,看到自己为之回来的人……

“神锋无影!”

山楂木魔杖划破手腕,鲜红的血液仅仅涌出一点。但是紧接着,一抹银色在哈利手腕的伤口浮现,一颗颗携带了独角兽祝福的、流淌着银色和红色的血珠挣脱出来,缓慢浮到空中。就像是知道哈利的希望,颜色奇异的血珠一字排开,缓慢游移到每一个亡者的上方,再缓缓降下,落入他们微张的口中。

“杀死它们来得到血液祈求挽救生命是要被诅咒的。”一年级的禁林里,费伦泽告诉哈利,“但是它现在要以此为谢礼,它的血液里会是祝福。”

独角兽会送上什么样的祝福,哈利此前从没仔细想过。他以为这会帮助他挽救一条性命,他为此已经感恩戴德。但是他现在终于明白,独角兽的祝福是一个愿望。哈利只有一个愿望,这个愿望与时间的希冀相悖。他拼命想要挽留的人是时间的头号死敌,时间会不遗余力将其抹去。而他只有一次机会,这次机会必须留到最后的时刻,才能真正救下所有他想救的人。

哈利听到几乎整齐划一的吸气声,然后是咳嗽声。耳边突然嘈杂起来,第一个坐起来的是乔治。而后小天狼星,莱姆斯,唐克斯,科林,斯内普教授……哈利颓然跌倒在地,终于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说是笑,其实也只是扯动嘴角。他现在终于发现自己的虚弱了。战争的疲惫,灵魂缺失一角的疼痛,大喜大悲的冲撞……

哈利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在随着手腕处血液的流失而流逝。他开始感觉到疼痛,是身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在疼痛。这疼痛让人感觉难以忍受又理所应当,几乎剥夺他已经疲乏的意识。然后,不知道是谁搀起了他,往他嘴里倒了什么东西,让他恢复一点清明。模糊的视线里哈利隐约看见小天狼星捧着他流血的手腕,恼火地问斯内普:“那个咒语到底管不管用啊?这银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空气中,两颗血珠在空茫然地晃动了一圈,似乎没有找到能用上自己的地方,悄悄钻回了哈利手中的瓶子里。

亡者已经全部睁开眼睛,而几年前占卜考试上无人听到的预言,在此刻终于被现实补全——

“时间的例外终将得到失去的一切。”

德拉科守在房间门口,目光阴鸷地看着每一个人,不许他们进去打扰。独角兽血液只有一瓶,德拉科根本不敢细想哈利有多难抉择有多难熬。既然如此,他更不可能让任何一个人去雪上加霜。

礼堂里正是一片热闹的景象,死难者的家属眼巴巴地看着德拉科身前的邓布利多军,不知道是想见见家人的遗体还是想看看哈利。人们欢呼、哀悼,聚集在长桌边吃东西。好消息从四面八方传来,全国被施了夺魂咒的人逐渐恢复了正常,食死徒们有的逃跑有的被抓,与此同时,阿兹卡班的无辜囚犯得到了释放,金斯莱·沙克尔被任命为魔法部临时部长……

这是太阳最明亮的时刻,大礼堂里洋溢着生命和光明。而仅仅一墙之隔,德拉科知道他的男孩还沉浸在悲痛之中,并且可能需要很久才能走出来。

没关系的,无论多久都没关系的。

德拉科看着不远处哭哭啼啼的闪闪握紧了拳头。战争结束了,原本撤离的家养小精灵都回来着手清理、重建霍格沃茨。战争结束了,天亮了,他们还有很多天,很多年。所有他无法参与的事情都过去了,往后他都会陪着哈利,就像哈利说出“我愿意”时所表达的那样,成为他走下去的动力。

突然一阵细微的响声,小房间的门开了。德拉科警觉地回头看去,门缝一点点扩大,那个看上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憔悴瘦弱的身影露了出来。

“哈利?”

德拉科紧张地喊了一声。

哈利没有回答他,而门越开越大。德拉科很快发现哈利是被谁扶着的,他慢慢睁大了眼睛。

门彻底打开了,亡者一个接一个地走出来,礼堂里的尖叫声高亢成一片惊惧沿至喜悦的鼎沸喧哗。扶着哈利的小天狼星面色不善,脚步踉跄,半搂半抱地带着哈利走到德拉科面前。

“不是叫你照顾好他?”小天狼星说。德拉科注意到他看起来很虚弱,但是没有多在意。谁死了一次不虚弱?他因此只是急切地接过小天狼星手中的男孩儿,查看他的情况。

哈利的手腕不断流血,断断续续的银丝随着血液流出。他看起来比先前更苍白几分,脸上带着愉悦而虚弱的笑容。

“我成功了。”哈利极小声地说,德拉科必须把耳朵贴到他嘴边才能听清。哈利能听到更多欢喜的声音,家属拥抱亡者,韦斯莱夫人搂着乔治又哭又笑,赫敏和罗恩不敢置信地往小天狼星、莱姆斯和唐克斯身上丢检测咒……他扒着德拉科,给他看自己随着最后一抹银丝流出而愈合的手腕。

“是福灵剂,它指引我喝下去,然后……我成功了,邓布利多说得没错,这是新的开始。我救了我能救的,我没有害死谁,也没有失去……没时间和你商量,你别怪我,别……生气……”

哈利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虚弱,眼皮也越来越沉重。他隐约听到德拉科压抑的哭泣声,却不能安慰安慰自己的未婚夫,告诉他应该高兴,不需要哭。他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意识被拽到深沉的黑暗里,一如在曾经战胜伏地魔的瞬间感觉到那般眼前一黑。

 

TBC——

全员存活确认。

评论(173)
热度(487)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