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66

Chapter 266

起先哈利在一片空茫之中。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

这种情况不知持续了多久,哈利才终于听到一点动静。起先只是细微的嘈杂,而后那嘈杂慢慢放大,竟像是上百个人在他耳边窃窃私语。突然之间,一切又都归于寂静,有谁走到他面前,轻轻地叹了口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后他的感觉终于苏醒了,有谁轻轻地扫着他的眉毛。一下两下还好,渐渐得哈利也受不了上泛的痒。他想往后躲一躲,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挪动分毫,好像全身都被束缚着一样。他慢慢有些着急了,用尽全力想要动一动,却用尽全力也根本没法儿动一动手指。那徘徊在眉毛上的痒现在转移了地方,一下一下扫在他的眼皮上。那点痒让哈利从原本的躲闪变得焦躁惊慌,他急促地呼吸着,想要找到自己的手在哪儿——

“哎哟!”

“嘶——”

“别动,别动!”

哈利睁开眼睛,用力地大口呼吸着。他眼前一片模糊,看向哪里都是白茫茫的,身上的疼痛如此真切,引得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却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但他还记得刚才的情形,刚才那一片黑暗中,他是那样的动弹不得,那样的……哈利立刻就要跳下床,却有人扑过来按他的肩膀要他别动。他条件反射地就挥起拳头,却又被人抓住了手。

“哈利!哈利,放松,放松……”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哈利茫然地搜寻了一会儿,终于在视野中找到一抹淡金色。而后,德拉科的脸像是从光芒中化出来一样,带着满眼的担忧,捂着红了一片的脸看着他。

“你的脸怎么了?”哈利下意识地问,后知后觉自己的声音沙哑难听,嗓子也因为说话而疼痛起来。他难受得咳嗽了两声,这一咳就停不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咳了好半天,许久才缓过来。

一杯水恰到好处的递到唇边,哈利急不可待地想要一饮而尽,拿水的人却偏偏缓缓地往他口中送。但就是这样,哈利喝完水也喘了半天,又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平复下来。

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铺在地上,连屋里的人也渡上一层光。哈利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突然抬起胳膊,卷起袖子看着自己的左手腕。

那里一点儿痕迹都没有,肌理连贯,丝毫看不出曾经被毫不犹豫地割开过。哈利感到一阵恐慌,他抬起头,迫不及待地想要确认什么,头就被轻轻敲了一下。

“大家都没事。”德拉科轻轻揉着哈利细软的头发,“战后有很多事要处理,晚上你就能看到他们了。”

“都……?”哈利小心翼翼地问,“都?”

德拉科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蹙着眉露出一个微笑,扯了扯哈利没受伤的那边脸颊。

“是,都没事。”他说,“斯内普教授,小天狼星,莱姆斯,唐克斯,弗雷德和乔治,科林……”

“大家都没事。”

哈利还是愣愣地,搞不清情况一样看着德拉科。德拉科又心酸又好笑,扶着哈利靠在床头,刚要收回手,就被抓住了手腕。哈利似乎是终于反应过来了,绿眼睛闪亮亮的,一眨不眨,满是希冀地看着德拉科。

“你是说——斯内普教授、小天狼星、莱姆斯、唐克斯、弗雷德和乔治、科林——”

“——他们都活下来了。”德拉科干脆上了床,撑在哈利上方,低头注视着他的眼睛,“他们都活下来了。一会儿斯梅绥克治疗师说你没问题的话,还有些伤者在圣芒戈,你可以去看看。”

“我在圣芒戈?”哈利问,“我怎么在圣芒戈?”

“你说呢?”德拉科轻轻撞了一下哈利的额头,“你说你为什么在圣芒戈?”

“我……”

哈利这才开始感受身上的疲惫和疼痛。他倒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受了多少伤:头一跳一跳的痛,像是里面住了一个康沃尔郡小精灵。左手腕明明没留下一点儿痕迹,但是虚弱无力,甚至还有些发抖。膝盖之前被划伤,刚才动作激烈似乎牵扯到了,此时疼得腿都不敢弯曲。逃亡途中积累压抑的病痛似乎也爆发出来,方才一番动作,身上的病号服竟然已经被汗水浸湿,喘气也急促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你恢复得非常缓慢。”德拉科下了床,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拿起浸湿的毛巾给哈利擦汗,“治愈咒和治疗的魔药都用了不少,但是,你膝盖上那个伤口一直都不肯愈合。”

“就是不小心摔了一下,划破了。”哈利拧着眉说,“治疗师怎么说?”

“斯梅绥克治疗师认为你是损耗太大,所以影响了恢复。”德拉科忧心忡忡地说,“不过,我觉得更可能是……时间的报复吧。”

“我没事的。”哈利握住德拉科的手,轻声道,“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好好的!”德拉科一下子跳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睡了两个星期了,小天狼星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出院,我就看着你躺在这里,我——”

“我下床啦?”

“你躺好!”德拉科喊了一声,左右看了看,抄起一份《预言家日报》,卷成卷,在手里攥了半天,还是敲到了哈利的头上。

“割腕是吧?”他凶巴巴地问,“放血是吧?”

“我那是——”

“一命换十命稳赚不赔是吧?”

“怎么是十——”

“巴不得我守寡是吧!?”

“怎么能是守寡呢!”哈利终于找到了一句可以理直气壮反驳的话,“从体位来看,怎么你也不是守寡的啊!”

德拉科气得快让哈利守寡了。自从两个星期前哈利晕在他怀里开始,他就没有一天不在提心吊胆。治疗师给出的检查结果让人触目心惊,哈利的身体状况差的远超德拉科的想象,斯梅绥克治疗师一直说他能撑到战争结束、完成打败伏地魔的壮举是一个奇迹。

可德拉科知道不是这样的。尽管六年级哈利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搞得自己半个暑假都缠绵病榻。但是之后在陋居和在圣诞节期间他们相处的时候,德拉科都有给哈利好好调养,就算最后的战争有所损耗,哈利也不该虚弱成现在这个样子。他的健康是在他的愿望实现以后迅速流逝的——德拉科两个星期以来反复思考,最终确认了这一点。而这不是因为哈利又做出了什么违反时间规则的事,而是因为他脑袋里的魂片死掉了,他的灵魂再次变成了缺损的状态,从而使他虚弱,这两星期只是在床上躺着都瘦了一圈。

德拉科很想用力地亲吻哈利,让他感受到自己的担忧和痛苦。可是哈利就那样缩着脑袋坐在床上,可怜兮兮地扯着被子,绿色的大眼睛看着他,苍白的嘴唇也委屈地抿着……

德拉科怀疑他是不是能承受住一个亲吻的重量。

这么想着,德拉科气也消了。他放下报纸,坐到床边,给哈利戴上眼镜,想了想又把他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以作最后的发泄。

哈利也不反抗——他也没什么力气反抗——任由德拉科揉乱他的头发,还把刚刚戴好的眼镜弄歪了。等德拉科收了手,哈利两只手扶正眼镜,委屈地控诉道:“你变了,马尔福,你变了。”

德拉科挑起一边眉毛,询问似的看着哈利。哈利便继续控诉:“我好饿。”

德拉科:“……”

德拉科觉得他真是拿混账波特没有一点儿办法了。

“你这几天一直只能喝魔药,饮食还要斯梅绥克治疗师看过以后再做决定。”德拉科无奈地说,“你房间留了检测魔咒,我想他很快就会过来了。”

哈利点点头,想了想凑到德拉科旁边,把已经瘦尖了的下巴咯到他的肩膀上,亲了亲他的脸颊。

“别生气了。”他说,“我当时真的没时间和你说,我一想到能够救那些人,我……”

“我不是在生这个气。”德拉科叹了口气,“我就是,我只要一想到你以后还要当傲罗——”

“我现在的身体状况还能当傲罗?”

“你又不是好不了了!”德拉科狠狠瞪了哈利一眼,“金斯莱已经在傲罗办公室给你留位置了,罗恩、赫敏还有D.A.的成员,这些日子都在魔法部跑来跑去,等着你去执掌大权呢。”

“怎么说的那么吓人?”哈利缩了缩脖子,若有所思道,“你真的变了,你又变成了那个毒舌的愿意攻击我的小混蛋——你在讽刺我,我听出来了。”

“你还能听出来?”德拉科戳了戳哈利的额头,“我现在一想到你以后就是那种愚蠢的受伤了还不肯请假的傲罗,我还得尊重你的喜好你的职业看着你水里来火里去,在圣芒戈等着你被抬进来,我就想把你锁在庄园里!”

“那我们商量商量吧。”哈利从后面圈着德拉科的腰说,“我想,我也不用在前线奋战太久。等到食死徒都老实下来,我就辞职,行不行?”

“你说真的?”德拉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但旋即又有些颓丧地说,“算了,你要是真这么做,肯定就是天天追着食死徒跑,我还不知道要怎么担惊受怕。”

“不会的。”哈利轻声说,“傲罗有职责所在,可是我……”他似乎有些紧张,又凑得离德拉科的耳朵近了点儿,悄悄道,“可是我有你。”他说,“我有你,我知道你会担心,我——”

德拉科再也按捺不住了。他转身,尽可能轻地把哈利推倒在床上。因为病人过分瘦削而显得宽大的病号服露出哈利刀锋般的肩膀,德拉科的嘴唇接触这刀锋,再隔着皮肤感受到哈利脖颈跳动的脉搏。哈利的心脏就在他胸膛右侧的位置跳动着,他倾身压下,就能感觉到那用力的搏动,像是跳动在他的胸腔里一样。

“哈利。”

德拉科轻唤了一声,还没有低下头,就迎上了哈利的嘴唇。

哈利主动吻了他。

魔药苦涩的味道在德拉科的嘴里蔓延开来,不让人觉得厌恶,还多了几分终于共享苦楚的庆幸。但又有什么苦楚呢?最艰难的时候都过去了,往后的日子,只要想到他们彼此相伴,就没有什么苦楚可言。

巫师不信上帝,但我愿意说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天堂,因为你就是我的信仰。

亲吻在斯梅绥克治疗师敲门的时候结束了,德高望重的治疗师一进门看见两人如胶似漆就气不打一出来,把德拉科拎出病房,丢给他一沓病例让他好好揣摩。

哈利:“……”

哈利:“……先生?”

“等过两天马尔福夫人和先生通过审查,小马尔福先生就要开始准备返校重读七年级了。”

“审查?等……什么审查?”

“小马尔福先生想成为治疗师。”

“我知道。但,审查——”

“我这几天考察过他,他确实有点天赋。”

“德拉科当然——”

“等他毕业,应该就会在我的手下实习。”斯梅绥克治疗师眯起眼睛,看着这个病得特别久身体特别虚话还特别多的病人,“所以,如果你再不配合我检查,救世主先生,我就让你的男朋友一辈子转不了正。”

哈利一头雾水地看着斯梅绥克治疗师,乖乖地让抬胳膊就抬胳膊,让伸腿就伸腿。他并不明白斯梅绥克治疗师的怒气是从何而来,就像他并不知道这两个星期斯梅绥克治疗师被多少个人轮番围攻。

小天狼星,卢平一家(带着孩子来),马尔福一家,韦斯莱一家(人最多),D.A.成员(人更多),霍格沃茨的其他学生、教授,还有猫头鹰传信的崇拜者,甚至那个看起来特别讨厌救世主的斯内普都来过一趟!

斯梅绥克治疗师像是打击食死徒一样凶猛地挥动魔杖,不时在哈利的病历上奋笔疾书,眉头越皱越紧。德拉科担忧地从门上的玻璃往里看,哈利瞧到了,想了想,举起左手晃了晃,又贴到嘴边轻轻亲吻无名指。德拉科会心一笑,转身坐到病房外的椅子上。他低头翻看病例,眼前却全是刚刚的画面。

那一吻,不曾被摘下的求婚戒指,在无名指上闪闪发亮。

 

TBC——

给我谈恋爱!(超大声)(按头)

评论(147)
热度(501)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