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68

Chapter 268

哈利又落到了黑暗里,落到那片无法动弹的黑暗里。他现在已经放弃在这个梦中挣扎了,以免被叫醒的时候会伤到守在身边的人。

天知道,这几个月里,他先是给了德拉科一击头槌,接着又给了罗恩一拳头。赫敏被他揪了头发,小天狼星被他踹了一脚……后来他终于学会不要挣扎,等着被人叫醒。据德拉科说,他做噩梦的时候还是很好分辨的——浑身僵直,一动不动,只有眼球在眼皮下疯狂转动。

不过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

哈利想象自己的耳朵动了动,倾听从耳边走过的声音。起初是杂乱的脚步声和一片嘈杂,有人说“把馅饼递给我”、“帮我倒一杯南瓜汁”……好像是个宴会。然后,嘈杂的声音稍远了一点,接着脚步声也停下了。

“麦格校长,”金斯莱熟悉的声音响起,“打扰了。”

“就开始吧。”麦格教授说,“我刚刚还在想你们什么时候会来呢。”

“今天早上最后确认了一次,现在只差一个魔咒了。”金斯莱说,“这位就是帕特尔先生。”

“你好,帕特尔先生。”麦格教授说,“辛苦了。”

“一点都不,这是我的荣幸。”一个陌生的声音说,“我从收到消息就开始忙这幅画,波特先生是我们的骄傲。这四个月来我根本没有心思画别的东西,真是太可惜了,唉。”

现在哈利认出这个陌生的声音了,甚至于,他已经很熟悉这个声音了。几个月以来满是黑暗无法动弹的梦境里,他总是能听到这个声音在叹气。

“哈利是格兰芬多的,这幅画应该你先看看。”金斯莱说,“拿出来吧,帕特尔先生,需要帮忙么?”

“麻烦了。”帕特尔先生说,“因为是安置在礼堂,所以它很大……哦,小心!我在背景里加了不少东西。毕竟是英雄的画像,他还这么年轻……等咒语一念,你们就会看到我精心的设计!天气是根据实际变化的,我还准备了几扇门,有卧室,餐厅……保证、保证跟他活着的时候一模一样!”帕特尔先生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哽咽了,“哦,真是没法儿想象。他还那么年轻!我的妻子是麻瓜出身,乌姆里奇审问她那天,就是他把她救出来的——”

“我们都知道他是个多么优秀的人。唉,别哭了,帕特尔。”金斯莱说。

“幸好海格不在这儿,他在照看格洛普。”麦格教授说,“四个月了,他还没能从伤痛中走出来。事实上,我们都是这样,难以相信……”

“他真的——真的死了么?”帕特尔先生说,“不是说没找到遗体——?”

“连那个魔头都有遗体,这样听起来真是太不公平了。”金斯莱叹了口气,“那阵爆炸过去后他就不见了,赫敏他们还没有放弃,但是毕竟凶多吉少……”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没了!”

“让我们先把画像挂起来吧,来,三,二,一……成了。”

“显影药水在这里,给。麦格校长,您觉得怎么样?”

“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真是太感谢了,帕特尔先生。”

“一点微薄的力量……这是我的荣幸,我的荣幸。唉,这么年轻,这么伟大!我的妻子就是他……我的孩子也都很感谢他。听说魔法部的雕像要更换了?”

“原来那个怎么也不能留了。会议上一致通过为哈利塑像的提案,我准备邀请怀特先生……”

“我认为凯文先生更能胜任。”帕特尔先生说,“他祖上三代都是做这个的,手艺非常精湛。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忙给他寄猫头鹰信。”

“那就太好了!麦格校长,你以为呢?”

“我没有意见。”

“好,那么就开始吧。”

“声音洪亮——同学们,请安静下来!”

哈利仍然在黑暗中,但是长久以来的束缚终于消失了。他突然发现自己能动,于是他动了动手指,然后在光线的呼唤下睁开眼睛。

他看到霍格沃茨的礼堂。很奇怪,有哪里一样又有哪里不一样。他似乎在一个很高的位置俯视礼堂,而礼堂里的每一个人都注视着他。金妮在格兰芬多长桌最靠近他的一端,眼眶发红,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哈利有点儿慌,想要上前,却发现自己面前似乎有什么东西阻隔着。

他满心迷茫,却突然看到德拉科。德拉科正从礼堂门口走向斯莱特林长桌,和整个礼堂的气氛格格不入的斯莱特林长桌。德拉科似乎是在想什么,漫不经心地走向斯莱特林长桌,把书包丢在桌子上,随随便便地一坐——

哈利惊愕地睁大眼睛,想要往前迈一步,却突然开始坠落。他想要抓住什么,但身周都是空气。似乎是潘西在尖叫:“德拉科?布莱斯,德拉科突然不见了!他刚刚就在这儿——”

哈利猛地睁开了眼睛。他两手死死地抓着床单,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天已经亮了,光线像霍格沃茨礼堂一样明亮柔和,让人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意识和理智慢慢回笼,哈利想起方才的梦境,正是德拉科对他说过的他重返十一岁之前的经历。是因为他曾经对自己说过,所以才做了这样的梦么?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

哈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坐起来靠在床头。他想起之前那些梦境,想起刚刚的帕特尔先生。那些轻扫在眉间眼角的感觉,现在想起来就像是有谁在他脸上作画,或者说,是有谁在把他画出来。但他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而且一做就是四个多月,和帕特尔先生说的作画时间一样长!

病房的门突然开了,食物的香气和德拉科一起走进来。德拉科看见哈利已经坐了起来,便加快了脚步,一边走一边道:“我已经打听好了,斯梅绥克——你怎么了?”他把餐盘放下,伸手探了探哈利的额头,“又头疼了?做噩梦了?不舒服么?要不今天还是算——”

“你知道给我画画像的是什么人么?”哈利突然问,“就是你来之前,不是说我的画像挂在了礼堂。你知道我的画像是谁画的么?”

德拉科摇了摇头。

“伏地魔虽然死了,但那时候食死徒还有很多人伺机报复。给你画画像的人是受到严密保护的,金斯莱带着他来霍格沃茨的时候,还是我们第一次看到他。”

“你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么?”

“不记得了。”德拉科说,“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注意他。怎么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哈利喃喃了一声,随即甩了甩头,“我也说不清是怎么一回事。我好像看到了你回到十一岁那天的事情,但是感觉太奇怪了……”

“怎么奇怪?”

“我……我好像是在画像的角度看着霍格沃茨的礼堂。”哈利说,“我看到金妮在哭,秋也眼眶通红。罗恩和赫敏都不在……”

“我听说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你。”

“有新的一年级生。”哈利继续说,“我看到很多稚嫩的新面孔……最奇怪的是我听到的话。我听到麦格教授和金斯莱、帕特尔先生说话,这太真实了……她说海格在照料格洛普,说他一直没能从失去我的悲痛中走出来。”

德拉科皱起眉说:“海格确实失魂落魄的。我们返校的时候,他忘记对一年级新生说每条船只能坐四个人,三条船因为超载让学生掉进了黑湖。”

“你看,这些事情我都应该不知道才对!”哈利说,“可是我竟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德拉科皱着眉说,“我们稍后回一趟学校吧,也许邓布利多能解释这件事。你觉得呢?”

“我觉得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哈利叹了口气,“你刚刚想说斯梅绥克治疗师什么?”

“他今天有三个病人要忙,顾不上你。”德拉科说,“你如果想逃院的话,昨天小天狼星带着D.A.来过,前天莱姆斯、唐克斯和小泰迪来过,大前天韦斯莱家来过。今天应该轮到我爸爸妈妈了,但是他们前几天刚刚又捐了一笔战后重建资金——放心,不全是从我们家金库出的,他们只是发起人——今天有一个演讲还是采访,肯定过不来。”

“这么说我终于可以离开这儿了!”哈利把噩梦抛在脑后,眼睛都亮了,“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你先把饭吃了。”德拉科端起一个盘子,“还热着,吃完我们就离开。”

哈利欢呼一声,二话不说端过盘子左右开弓。

这是哈利住在圣芒戈的第四个月,霍格沃茨已经放了暑假又开学。一个月前他就已经痊愈,行动自如走路带风。除了因为灵魂缺损而导致的间歇性头痛、瘦削和偶尔噩梦外,他自认——德拉科也在哈利执着于证明自己的情况下认为——不再需要留院察看了。

但是诸位长辈,从小天狼星到莱姆斯,从莱姆斯到卢修斯,从卢修斯到纳西莎,再从纳西莎到韦斯莱夫人,每一个人都坚定地认为哈利还是乖乖留在圣芒戈比较好。

“你现在这样出门,一阵风就能把你吹走了!”韦斯莱夫人这样说,“你现在的大腿还没有德拉科的胳膊粗(德拉科:?),还是在圣芒戈好好休息吧。罗恩陪着赫敏去澳大利亚找她爸爸妈妈了,等他们回来看到你这么瘦还会以为我们没有照顾好你呢!我给你带了糖浆馅饼,是你最喜欢吃的……”

“外面的事情不用操心,纳威他们做得挺好的。”纳西莎这样说,“也不用急着去傲罗办公室报道,金斯莱说位置一定给你留着,毕竟你的声望和能力都大家都有目共睹。来一块饼干吧?唉,你真是太瘦了。德拉科,要不要我去跟斯梅绥克治疗师商量一下,在哈利的病房里辟一间小厨房?”

“想要采访你的记者我一律拦下了,在你出院之前不会让他们打扰你的。”卢修斯这样说,“在禁林里你把西茜吓坏了,她做了好几个晚上的噩梦,所以你最好就是老老实实地待着这里。德拉科会看住你的,有什么需要就让闪闪到庄园来找我——病房也尽量不要出去。有几个斯基特的崇拜者不太老实,我来的时候看见了几个熟面孔……”

“如果你不乖乖听话,我就把海德薇喂给莱姆斯加餐。”小天狼星指着卢平简单粗暴地威胁,“那姑娘可想你了,你看看我的手,看看这些伤口。”

“小天狼星不让海德薇来看你。”卢平温和地说,“他说海德薇会把翅膀借给你的。虽然我觉得这是无稽之谈,但是你好好在圣芒戈休息确实是没错的。学校?不,你暂时还是别回去的好。我想你更希望清静一点吧?你回到霍格沃茨绝对没有一刻是能安静下来的。小天狼星,给他看看。”

“这都是要转交给你的情书。”小天狼星搬出一个箱子,递给德拉科,“无聊的时候就看看吧。我没看,但是我都帮你回绝了。哦,还有写给德拉科的,我直接帮你烧掉了,不用谢了。”

盛情难却,无法拒绝,哈利只好乖乖地躺在圣芒戈温暖的病床上,一躺就多躺了一个月,躺得哈利都觉得自己生锈了。

但是今天一切都将不一样!斯梅绥克治疗师很忙,小天狼星很忙,莱姆斯很忙,纳西莎和卢修斯很忙,韦斯莱夫人也!很!忙!

哈利高兴地吃完盘子里的东西,马不停蹄地开始换衣服。几分钟后,全副武装的主犯哈利·波特,和其从犯德拉科·未婚夫·马尔福,从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成功出逃。


TBC——

评论(98)
热度(433)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