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69

Chapter 269

斯内普站在哈利的病房门口,心情有点复杂。他记得很清楚,自己死在了纳吉尼的獠牙之下,死前把自己的记忆交给了讨厌的波特,还让他看着自己。波特也确实这么做了,那双和莉莉一样的眼睛注视着他,送了他一程。他觉得这就是圆满了,很多年以前他从莉莉的眼睛里找到活着,很多年以后他在莉莉的眼睛里死去。

万万没想到,人家长眠是一辈子,他就一阵子。疼痛还没离开,黑暗就已经散尽,他眼睛一闭一睁,竟然死而复生。

最开始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是隐约听见了小天狼星的声音。他觉得跟小天狼星死在一起实在是太令人憎恶了,因此完全不想面对事实。但是紧接着,他就听见那个讨厌的声音喊道:“哈利?哈利!”

波特怎么也死了?

斯内普二话不说就坐了起来。然后他就看见波特在他们不远的地方,手腕流着血,被小天狼星抱在怀里。那伤口流出的血竟不是正常的鲜红色,而是夹杂了一丝奇异的银。他二话不说就走过去,跪在小天狼星旁边捉住波特的手腕查看。

“血止不住!”小天狼星焦急地说,“我刚刚用了治愈咒——”

“起开。”斯内普冷冷地说,抽出魔杖指着哈利的手腕。吟唱一样的咒语从他口中流出,咒语的光亮闪过,伤口却仍然在流血。他拧着眉,又念了一遍,但那伤口依然没有愈合的意思。

“那个咒语到底管不管用啊?”小天狼星心疼地捧着哈利的手腕,语气急躁又恼火,“这银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别拖延了,先把他送去圣芒戈。”斯内普果断地说,“把他扶起来。”

“不用你说!”小天狼星想要把哈利抱起来,但是他刚刚苏醒,身体也很虚弱,只好改抱为扶。波特半倚半靠着小天狼星,慢慢往门口挪动。斯内普跟在后面,拧着眉,盯着波特手中那个堪堪挂着的小瓶子。他刚刚清楚地看见两颗奇怪的东西钻了进去,而这屋子里显然没有谁还能够施哪怕一个简单的照明咒。

但现在不是关注这个问题的时候,哈利手腕上的血一直没有止住,看起来比他们这一拨死过一次的还要虚弱。他跟着出了屋子,在震耳欲聋的惊讶和惊呼声中,看到已经被德拉科涌入怀的波特,手腕伤口银光一闪,竟然瞬间痊愈了。

斯内普感觉自己隐约触碰到了死而复生的秘密,而今天,这个秘密将要接开。

哈利的病房里空无一人,床头柜上从敞开的窗口飞进来的海德薇可怜巴巴地叼着一封信,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不高兴。看到斯内普进来,它扇扇翅膀,把那封它不久前从床上找到的信丢过去,接着就飞走了。斯内普打开信看了,上面写着两个小崽子是如何不遵医嘱越院而跑,还言之凿凿波特恢复得已经很好就是出去放放风不会有问题。

真他妈是詹姆·波特的乖孩子。

斯内普在心里骂。

活该和卢修斯·马尔福的儿子配一对。

突然,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响起。斯内普低头上去,发现是那个他见过的钻进了奇怪东西的小瓶子碎了。这东西大概原本放在桌子上,海德薇离开的时候不小心将它碰掉了。斯内普看着里面那两颗——他现在发现了,那是血珠——东西像有生命一样抖掉碎玻璃,慢慢地飘了起来。它们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紧接着,它们绕过斯内普,向门外飞去。

斯内普迅速给小天狼星发了一个预警,通知他波特携未婚夫潜逃。这是必要的,食死徒还没有安分下来,哈利·波特是个极具吸引力的目标。更何况叛徒马尔福和哈利·波特在一起,这个目标简直就是吸引夜骐的肉,令人为之疯狂趋之若鹜。还有那些记者,那些念念不忘哈利·波特是如何让死者复生的记者……

斯内普拧着眉,跟着两颗已经飘到门口的血珠走了出去。两颗血珠可能是在瓶子里憋狠了,飞得还挺快。斯内普一直跟着到了五楼,两颗血珠停在那里的病房门口,犹犹豫豫地转着。

斯内普走上前,打开了那扇门。一个头戴花环的治疗师惊讶地看着斯内普:“先生,您是来……?”

“我来……”斯内普盯着那两颗血珠,看着它们突然钻入角落的帘子后,便摆摆手快步跟了过去。治疗师慌张地跟着他,斯内普一把撩开帘子,正看到两颗血珠轻轻贴在隆巴顿夫妇的嘴唇上,顺着唇缝慢慢渗了进去。

“先生?”斯劳特治疗师问,“请问您——”

“这是我学生的父母。”斯内普说,“我今天就要出院了,过来探望一下。”

“原来是这样。”斯劳特治疗师松了一口气,“不过,您看到了,他们正——”

“没关系。”斯内普若有所思地说,“他们很快就要醒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刚走到四楼就撞上了匆匆找来的小天狼星。

“他们说看到你往这儿来了!”小天狼星松了一口气,“你好了?可以出院了?哈利是怎么回事?德拉科呢?”

“我把信留在床头柜了,你没看见么?”斯内普说,“你的眼睛长来干什么用的?”

“我看房间里没人,就直接开始找你了。”小天狼星说,“所以——”

“德拉科说波特已经完全恢复,不甘寂寞,出去玩了。”斯内普说,“你能找到他们么?”

“哦该死。”小天狼星挠挠头,“如果德拉科还有理智,他们应该不会在魔法界乱逛。我们最好去麻瓜界找找吧,我想哈利也不知道几个地方,还是比较好找的。”

“给人添麻烦的小崽子。”斯内普不满地说,“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去找?”

“因为我不能送你回霍格沃茨,找哈利比较重要。”

“我不需要你——”

“好了,走吧。”

“放手,布莱克!”

正被紧急寻找的哈利此时披着隐形衣,等德拉科从古灵阁换完麻瓜钱币。妖精们已经都回来了,看起来安然无恙其乐融融。他们现在利用炼金设施躲到地下,食死徒们找了他们很久,也没能把这些反伏地魔的害虫找出来,只好作罢。

哈利远远地看见了比尔,他相信比尔也看见了德拉科。比尔越过几个妖精要和德拉科说话,德拉科抓起一把刚换好的麻瓜钱币,喊了一句什么,突然掉头就向哈利跑了过来。

“快走!”他说,“小天狼星马上就要来抓你了!”

哈利发誓自己不想再回去住院了,立刻抓住德拉科的手,挥动魔杖,幻影移形不见了。比尔没能顺利抓到两位越院人士,无奈地给小天狼星发消息:“别找了,能跑能跳的,好着呢。”

能跑能跳的哈利·波特带着抓着一大把钱的未婚夫落在女贞路。没办法,这是他那一瞬间唯一能想到的一个麻瓜的地方——女贞路,充满了不美好,但是是他长大的地方。

德拉科把钱塞进口袋,左右看看没有人,掀开哈利的隐形衣,先丢了两个忽略咒。

“怎么来这里?”他问。

“我一时间没想到别的地方。”哈利理了理头发,又扯了扯衣服,“天啊,这件衣服我记得是六年级买的,怎么大了这么多?”

“是你瘦了太多。”德拉科说,“怎么,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现在……?”哈利也有点儿茫然了,“我本来想去游乐园,或者动物园……算了,既然来了这儿,那就先在这儿逛逛吧。”

“这有什么好逛的。”德拉科不满地说,“这地方——”

“就去德思礼家看看吧。”哈利说,“我转移的时候还在想自己以后会不会回来,这也算正好了。行不行?”

翠绿的眼睛带着一点期待,德拉科几乎怀疑哈利是故意的了。不过,他本身对麻瓜界没通几窍,本来就是陪哈利出来转的,也没什么意见。

哈利领着德拉科往女贞路4号的门口走,熟门熟路。女贞路4号还没有新的住户,前门敞开着,还有警戒线,看起来一副被洗劫过的模样。

哈利犹豫了一下,带着德拉科钻过警戒线,走了进去。

房间里一片凌乱,到处都是积灰。壁纸被划得乱七八糟,沙发被掀翻在地,地板也损坏不少,看起来惨不忍睹。哈利看到碗柜的门被打开了,快步走了过去。

“天啊,竟然这么小!”他站在门口惊叹,“德拉科,你看——咦?”

“怎么了?”

“这是……”哈利半个身子探进碗柜,被里面的灰尘呛得咳嗽了两声。不一会儿,他顶着一脑袋的灰,脏兮兮的手拿着一盘同样脏兮兮的录像带。

“这是什么?”德拉科娴熟地清理了哈利身上的灰尘,好奇地问。

“录像带。”哈利擦了擦脏污的塑料壳,“1983……哈利·波特?我的?”

几分钟后,哈利从原本达力的卧室找到一台破旧的放像机,和德拉科一起坐在了无人扶起的沙发上。

起初是凌乱的雪花点,杂音过后,一个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

“放轻松,亲爱的。只是记录一下你的成长阶段,好么?不会有什么困难的问题的,来,看镜头……”

雪花点再次跳了跳,画面终于清楚了起来。镜头中小小的孩子——明显是哈利——颇有些局促不安,甚至是有些胆怯。这时候的哈利还没有戴眼镜,不合身的旧衣服包裹着他,显得他更加瘦小。他怯怯地不敢看镜头,只是偶尔瞥一眼,又立刻挪开视线。

“别怕。”那个温柔的声音说,“告诉老师,你有什么愿望?”

“我……我想要一个……一个家。”哈利的目光闪烁着,羞怯又不安, “有……有爸爸妈妈,也许……也许还有个兄弟或者姐妹?”他抽泣了一声,脸上露出失落和几分难堪,眼泪眼看着就要掉下来,却只是止在眼眶。

画面再次模糊起来,镜头就到这里为止了。

哈利有些发愣,德拉科用力地捏了捏他的手,他才摇了摇脑袋。

“我……我不记得了。”哈利说,“我不记得这件事。这是……什么时候的?”

“1983年。”德拉科看了看塑料壳,“你三岁的时候。”

“我真的没印象。”哈利呆呆地说,“我还上过幼儿园么?佩妮姨妈会让我上幼儿园?”

德拉科把录像带取出来,放到塑料盒里,轻轻放进哈利的口袋。

“可能是佩妮·德思礼留下来的吧。”他说,“我想……也只有她还可能留着这些东西。”

哈利点点头,捂着口袋一时没说话。德拉科陪他安安静静待了一会儿,才问道:“还要去游乐园么?”

哈利摇了摇头。

“我们回去吧。”他说,“抱歉,下次再……唔。”

德拉科突然倾身吻了上来。他细细舔舐哈利的唇瓣,两手撑在哈利身侧。哈利松开捂着口袋的手,搂住德拉科的脖子,回应这个安抚的吻。

唇齿交缠,无需多言。

几分钟后,他们离开女贞路4号,拍去身上过往的陈旧灰尘。哈利现在重新兴致勃勃了,拉着德拉科想去他受袭的小公园看看。

突然。

一只飞鸟在空中顿住,一只花猫停在从墙头跃下的瞬间。花园里的洒水器停止运作,水珠停在草尖,映着同样停住的流云。

哈利和德拉科第一时间抽出了魔杖,背靠背打量四周。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时间像是突然凝固住了,一切都活着,一切又都好像死了一样。

“今天是几号?”德拉科突然问,“今天是开学第几天?”

“我怎么知道。”哈利奇怪地说,“我都在医院躺了多久了。”

“难道……”德拉科皱起了眉,“你说,你今天早上梦到了我重生之前的场景?”

哈利点点头,惊讶道:“你是说——”

“今天可能是我重生的日子。”德拉科说,“可是,为什么……”

像是要回答德拉科的疑问,他们驻足的不远处突然凭空一阵动荡,像是有人褶皱了那里的景色。德拉科和哈利看了对方一眼,转身面对那个虚无一样的入口。

“我才想到,德拉科。”哈利慢慢地说,“你还记得么?时间魔法是消磨了我们的肉体,以此来支付所需要的力量。那么,换句话说……我没有死。”

“就像我,我当时也不可能是突然死亡。”德拉科若有所思地说,看着眼前那个虚无的入口,“既然这样的话,既然我们根本就没有上辈子……那么我们到现在为止的一切到底是什么呢?”

“是啊,是什么呢。”哈利眯了眯眼睛,随即握紧了德拉科的手。“我们进去吧。”他宣布,“不管是什么,我想,进去就有答案了。”

德拉科回握哈利的手,点了点头。

“你说得对。”他说,“反正看起来一切都静止了,小天狼星他们也不会担心多久。”

他们一起进入了那个虚无的入口。踏入的一瞬,无形中的力量把他们拽了进去,甚至不给他们留下惊呼的时间。随着德拉科和哈利的消失,褶皱的景色重新舒展,变回原本的样子。飞鸟滑翔,花猫落地,水珠坠落,流云舒展。

时间仍在流逝。

 

TBC——

来,谁觉得可以再转几个三百六十度的,开转了啊。

评论(121)
热度(444)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