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70

Chapter 270

哈利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回到了圣芒戈,而赫敏正抱着自己哭。他很认真地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环顾四周,发现罗恩也眼眶通红地看着自己。

“……我是刚死了一次活过来?”哈利认真地询问,想起自己那天如果还有力气的话,看着乔治他们一个一个坐起来的时候,应该也差不多是这个反应。

赫敏破涕为笑,抬起头来捶了一下哈利的肩膀。

“你还开玩笑!”她两眼噙着泪花,“我和罗恩找了你好久,我们都以为——都以为——”

“找我?”哈利困惑地说,“前几天你们和纳威、卢娜换班的时候,不是抽空来看我了?”

“你在说什么啊。”罗恩说,“哥们儿,你失踪了四个多月,整个魔法界找你都找疯了。魔法部那边找人画了你的画像,要不是我们还在找你,赫敏差点去——”

失踪?四个月?

哈利拧起眉毛:“你们在说什么啊?”他说,“我四个月以来一直在圣芒戈,你们不是都知道么?”

赫敏和罗恩对视一眼,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你还记得我们是谁么?”她问,“哈利,你还记得我们是谁么?”

“赫敏·格兰杰和罗恩·韦斯莱。”哈利说,“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啦?”他往旁边看了看,确认自己是在圣芒戈的病房没有错,“好了,我不应该和德拉科偷偷跑出去,我错了。”他无奈地说,“让你们担心了,原谅我,行不行?”

“德拉科?”罗恩惊讶地说,“你怎么——你和马尔福什么时候好到这种程度了?”

罗恩惊讶的表情不似作假。

哈利脸上的茫然渐渐变得有些惊恐,他掀开被子,看向自己的左手——

“我的戒指呢?”他问,“你们有没有看到我的戒指?”

“什么戒指?”赫敏问,“你今天突然出现在礼堂里,怎么都叫不醒。麦格教授把你送来了圣芒戈,我们才收到消息不久。斯梅绥克治疗师说你没有大碍——”

哈利从床上跳了起来。

“今天是什么时候?”他问,“现在几点?”

“九月十五号,兄弟。”罗恩说,“现在是九点半。”

“我的画像——”

“你怎么知道画像的事?”赫敏有点儿惊讶,“画像应该是用不上了,不过,帕特尔先生倒没有觉得很失落……”

九月十五号,上午九点半,画像,帕特尔先生。

哈利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头顶,仿佛是摄魂怪贴着他的脖子喘气。

因为早上做了那个奇怪的梦,哈利特意看过日期和时间。日期是完全对上的,他醒来的时候是八点半左右,霍格沃茨早饭时间。而他离开医院的时候是将近九点,披着隐形衣和德拉科在对角巷逛过,又在女贞路消磨了一会儿……

可怎么会这样呢?

哈利想起自己最后和德拉科走进的那个奇怪的入口。

“其他人呢?”他突然厉声问,看着搞不清状况,有些恐慌地看着他的罗恩和赫敏,“小天狼星,斯内普教授,莱姆斯,唐克斯……”

“哈利,哦,哈利。”赫敏吸了吸鼻子,“哈利,你冷静一点。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

“他们在哪儿!”哈利几乎是在嘶吼了,“他们——在哪儿!”

“好,好。”罗恩上前一步挡在赫敏前面,“冷静点儿,哥们儿。他们都在戈德里克山谷,如果你——”

“我的魔杖呢?”哈利问,“你们看到我的魔杖没有?”

“在这里。”赫敏说,递上冬青木凤凰尾羽魔杖,“它就掉在你的身边……你是怎么把它修好的?”

熟悉的魔杖握在手里,哈利微微发怔,突然攥紧了手。

“我去一趟戈德里克山谷。”他说,“我有些事……你们知道德拉科现在在哪里么?”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和他那么亲密啦?”罗恩现在的表情不是惊讶而是困惑了,“马尔福一家都没事,赫敏帮忙作保,还请闪闪作证。马尔福现在应该在霍格沃茨吧,他爸爸妈妈最近为了战后重建四处捐款……”

“我知道了。”哈利点点头,也不管自己身上还穿着病号服,夺门而出。他记得自己上一次跑得这么快,是在礼堂中央的地板上看到熟人的时候。他当时跑得那样厉害,只想远远地躲开死亡,躲开事实。而他现在跑得这样快,就为了能够接近冰冷的墓碑。

胸腔一阵疼痛,哈利在幻影显形之后的清新空气里躬下身子。他平复许久,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眼前墓地的入口。

他走了进去。

哈利还记得詹姆和莉莉墓碑的位置,找起来并不困难。但是,就在莉莉和詹姆的墓碑旁边,哈利只感觉呼吸滞涩。

“发生了什么?”他轻声问,手指紧紧扣着冰冷的墓碑,“发生了什么?”他问,“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啊!”

——是小天狼星的墓碑。

就像哈利曾经在礼堂中央看过的顺序,莱姆斯,唐克斯,小天狼星,斯内普。科林不在这里,应该被他的爸爸妈妈带走了。弗雷德或者乔治不在这里,应当是沉睡在陋居的院子里。

可是这不应该,不应该啊!

一阵尖锐的疼痛突然从哈利脑海深处蔓延开来,让他脚下一个不稳栽倒在地,捂着头痛苦地蜷缩起来。泥土弄脏了他的衣服,哈利却忍不住狂笑起来。

他熟悉这疼痛!

和曾经与伏地魔的联系带来的疼痛不一样,毕竟是缺了一块,灵魂残缺带来的疼痛更加尖锐,并且难以抑制。四个月以来,每当哈利突然头痛的时候,德拉科都会紧紧抱着他,安抚他,陪他度过疼痛。这一次他的身边没有德拉科,疼痛让他难以忍受,却让他意识到一切不是幻梦。

他回去过!他回到过十一岁,他遇到了境况相同的德拉科,他们做了朋友,相知相爱,他们一起冒险,让心脏的一部分为对方跳动。

他成功过!他挽回了失去的人,他和小天狼星一起住在格里莫广场12号,塞德里克加入了龙卷风球队,科林和金妮在一起了,莱姆斯和唐克斯带着小泰迪来看他,弗雷德和乔治的魔法把戏坊生意越来越好……

哈利渐渐感觉不到疼痛了。他向下坠落,无止境地坠落。

像是打了个瞌睡,德拉科怔然回神,茫然地看着礼堂。

他刚刚……睡着了么?这真奇怪,斯莱特林现在的待遇可不太好,他又是千夫所指,本应时刻保持警惕,怎么会突然在礼堂睡着了。

不对……什么千夫所指?斯莱特林现在和其他学院的关系好好的。最后战争的时候,有一心向伏地魔的学生跟着避难的人一起离开,还是一样撤离的斯莱特林学生盯紧了他们,愣是没放出一个报信的……

“你发什么呆呢?”潘西突然用胳膊肘撞了撞德拉科,“你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德拉科茫然地看了潘西一眼,“我怎么在这儿?”

“你还想在哪儿?”潘西奇怪地问,压低了声音,“你爸爸妈妈还想让你转学去德姆斯特朗么?”

“我为什么要转学?”德拉科奇怪地问。

“德拉科现在想离开英国也有些困难吧。”布莱斯善解人意地说,“魔法部那边……”

这是怎么了?德拉科奇怪地想。听起来不像是斯莱特林和其他三个学院一起打了胜仗,反倒是一块跑了似的。他看着潘西和布莱斯脸上挺真实的担忧,刚要再说什么,目光却突然定住了。

他的目光定在礼堂最前面,教师席上那副哈利·波特的画像上。画像上的哈利还维持着一个困惑的神情,帕特尔先生和金斯莱说着什么,咒语一下下地打在画像上,画像上的人却始终一动不动。

“这真是太奇怪了。”布莱斯顺着德拉科的视线注意到他在看什么,“刚才波特还眨了眨眼睛,结果突然又不动了。也不知道是……德拉科,你怎么啦?”

德拉科站了起来。他难以相信这个事实——他回到了战后,他离开的那个战后!这个战后,马尔福家的地位一落千丈,斯莱特林备受歧视,克拉布死了,哈利·波特……哈利·波特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马尔福家不是转变了立场,站在凤凰社一边做了间谍,风头正盛?斯莱特林不是从他和哈利开始就交好,到战争的时候甚至成为一大助力?克拉布不是能够娴熟地运用厉火,还摧毁了一个魂器?而哈利……哈利,他们不是在一年级确认过眼神,不是在四年级确认交往,不是已经求了婚,不是就等着毕业结婚了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

“德拉科,你的脸色好可怕。”潘西轻声说,“要不要去休息一下?今天的课我帮你请假。”

“现在几点?”德拉科突然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九月十五日……九点零五了。”布莱斯看了一下手表,“第一节没课,不用担心。而且,波特的画像……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之前也没人愿意走。刚刚各科的老师差不多都来过一次了,你到底是在想什么啊?快坐——”

“我先回宿舍了。”德拉科突然说,“晚上见吧。”

他连书包都不要,转身就跑了出去,直奔校长办公室。门口的石兽尽责尽职地拦住了他:“口令?”

“邓布利多!”德拉科快速地说。

石兽让开了,德拉科跑上楼梯,办公室的门锁着。他抽出魔杖,对准门锁,念道:“阿拉霍洞开!”

门开了,邓布利多的画像上只有一把椅子,人不知道去了哪里。斯内普的画像在邓布利多的画像旁边,看到德拉科进来,皱了皱眉。

“邓布利多呢?”德拉科问,“谁能告诉我邓布利多去了哪里?”

“邓布利多刚离开。”斯内普说。

“刚?”德拉科抓紧这个字眼,“是我一来,他就走了么?”

“差不多吧。”菲尼亚斯说,“你有什么事啊,小子?”

“……我没什么事。”德拉科拧着眉,把门关上了。他席地而坐,摆弄着魔杖,心里一阵烦躁。

看起来,邓布利多是为了躲他刻意离开的。可是……为什么呢?又怎么会这么精准?就好像他都知道……可如果是他回到十一岁之前的邓布利多,怎么会……这么说,他切实回去过。他切实回到过十一岁,让一切重来了,但不知怎么竟然又回来了……

山楂木魔杖的杖尖突然轻轻一闪,德拉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注意到。

是因为进入了那个门么?德拉科在心里问。那个门把他带了回来,是这样的么?可是当时一切都静止了,只有那个奇怪的门……

山楂木魔杖又闪了闪,颇有些急促。

“不行。”德拉科突然站了起来。他先是离开校长办公室,接着转头就上了八楼,站到有求必应室门口。他在门口徘徊,想着和哈利留宿的屋子。

有求必应室不予理会。

德拉科继续想,想D.A.训练的屋子,想藏东西的地方……

有求必应室像是死了,德拉科咬牙,一拳砸在冰冷的墙面上。肉体接触墙壁发出沉闷的声响,像是无情又无趣的嘲笑。

有求必应室不肯回应呼唤,因为它已经无能为力。德拉科知道,他一开学回来的时候就试过。克拉布那场厉火烧没了有求必应室,这个神奇的地方成了战争的牺牲品,也成了他的葬身之地。

这么说,波特也……可那画像为什么停了呢?

德拉科想起哈利早上说的他做的梦,他特意看过时间,但因为他曾经这时候每天都浑浑噩噩,所以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现在想起,就是九月十五日。哈利梦到他回到十一岁之前的场景,然后那个门出现了,他却回到了原本离开的时间……

山楂木魔杖再次闪烁起来,光亮更加显眼。这次德拉科终于发觉了,并且,他立刻判断出这是他留在哈利身上的检测魔咒有了反应。这意味着哈利正在被病痛折磨,按照原本他只在圣芒戈躺着的情况,他又头疼了。

可是,我现在根本不知道哈利在哪儿啊?

德拉科丧气地抓着山楂木魔杖,原地转了两圈。他现在完全摸不着头脑了,他回到了重生之前,回到了波特失踪的时间段。可他的魔杖在为波特闪烁,清楚地告诉他,他们的亲密是切实存在的……

“他在哪儿?”德拉科抓着山楂木魔杖,像是能从上面看出哈利来,“你能感应到他,他在哪儿?”

山楂木魔杖闪烁得更加迫切了,这说明哈利的头痛越来越强烈。他现在肯定很痛苦,但我竟然该死的连怎么去找到他都不知道!

德拉科懊恼地踢了一下墙,这让他痛呼一声,脚趾火辣辣地疼。就在几分钟前,他以为漫长的七年只是他恍惚之间的一场梦,可山楂木魔杖闪烁起来,又让他知道一切却有其事。他改变了马尔福家的立场,他扭转了身边友人的未来,他给凤凰社做了间谍,他和哈利友好相处、更进一步,他的求婚戒指戴在了哈利·波特的左手无名指上!

可怎么一切就变成了虚无的?怎么一切就变成了大梦一场,只有山楂木魔杖的杖尖在闪烁?

德拉科思索片刻,再次站了起来。哈利正被痛苦折磨着,他不能就在这里等。他决定要逃学了,就先去女贞路找找看——

一道奇怪的、褶皱了空间和时间的门出现在他面前,就在他即将迈出步子的地方。

德拉科拧着眉,看着这扇门。然后他抬起脚,握着山楂木魔杖就像握着哈利的手,一步踏了进去。

 

TBC——

第二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请抓稳了。

评论(183)
热度(377)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