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赢者输家

如果非要形容波特和马尔福的关系的话,“畸形”这个词也许是最合适的。

你可以说他们是敌人,因为他们肢体触碰往往血光四溅。你可以说他们是爱人,因为他们唇舌纠缠肢体纠缠,致死不休。

马尔福的后背上,狮子的指甲毫不客气留下血痕。于是蛇也不含糊,獠牙抵着颈侧脉搏跳动的地方,毫不迟疑地咬了下去。

这是他们做爱的常态,比起亲密更像战争,却比战争更加甜蜜。也许有进入者和被进入者,但是他们同是进攻方,谁也不落谁的下乘。

蛇的信子在狮子的躯体上徘徊,在阵阵战栗中寻找一击毙命的契机。而狮子也不会坐以待毙,撕咬中牙齿突破蛇的鳞片,让血腥味在唇齿间迸开。

“你是狗啊,波特?”马尔福抹去嘴角的血迹,眸色更深沉了些。

“彼此彼此,马尔福。”波特挑衅地笑了,舌头滑过嘴唇,将血色并入口腔。他的锁骨上还留着马尔福的牙印,鲜血淋漓的一圈,像是被盖了个章。而同一个类型的印章,在马尔福的脖子上也有一枚,位置比波特的更难遮掩,也更彰显主权。

蛇缠住了狮子的腰,信子也勾住了狮子的舌头。蛇是诱人犯错的罪恶,人造之初夏娃没能抵挡,达尔文后,狮子无法抵挡。

波特现在伏在马尔福的身上,蛇的凶器埋在他体内,每次进攻都是濒死一般致命愉悦,逼得人丢弃盔甲。而狮子也利用了他的武器,不是收紧自己,而是低下头,贴在蛇的耳边。

“德拉科。”他轻声说,已经软腻的声音比蛇还要诱惑,而蛇果然中计了。

波特和马尔福的争斗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的,那时候他们一个认识了第二个达力·德思礼,一个觉得遇到一个无趣至今的低劣同类。这让他们的第二次争斗——也就是正式的战争——顺理成章开幕,并以此为基础,敌对也纠缠。

他们的言语从来都是武器,武器中温存爱意,无疑是铁树开花。

可谁能料想,今天这花真得开了呢?

狮子和蛇纠缠着,落进了凶险的河流。水托着他们也淹没他们,身如浮萍随波逐流,只能抱紧彼此来证明存在。

蛇还在进攻,攻势凶猛。狮子现在尝到了柔情的苦果,却也不算输。

因为他们都是赢家。

从第一次握手开始,从第一次拥抱开始,他们对彼此丢弃盔甲一败涂地,也对彼此捷报频传大获全胜。

所以怎能以常理论谁赢谁输,又如何说是敌是友,是亲是疏呢?矛盾是他们最大的爱意,针尖对麦芒是他们最情深的交流。

蛇攀上了狮子的颈项,湿热的唇舌抚着存活的证明,沿着跳动的脉搏往上,贴在了狮子的耳朵上。

“哈利。”

德拉科喘了一声。

一切都归于平静了,河流,风声,肢体碰撞,和唇舌纠缠。他们喘息着,恍惚中心跳的频率都一致。德拉科从哈利身上翻下来,抓过放在床头的魔杖,懒懒地丢了三个清洁咒——一个给自己,一个给哈利,一个给床。

然后他们对彼此的方向侧过脸,在灰色的天空和碧绿的湖水里看到自己,翱翔也沉溺。

 

——THE END

和 @籾山阿亚 聊天时接的脑洞,送给她。

评论(56)
热度(545)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