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72

Chapter 272

哈利觉得自己的脑袋再次一跳一跳的疼痛起来,好像伏地魔踩着他的大脑纹路跳踢踏舞。年轻的邓布利多热情洋溢,而且非常激动。他快步走进,弯下腰分别拥抱哈利和德拉科,完全不理会格林德沃的嗤声。

“等等,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哈利茫然而急促地问,和德拉科一起站了起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好像回到了原来的时间,但是又见到了我爸爸妈妈。可是再一睁眼——”

“你见到了你爸爸妈妈?”德拉科有些讶异,“我也回到了原来的时间,但是我之后遇到了一个……一个你。”

“我?”

“没错。”德拉科点点头,“一个很……奇妙的你。”顿了顿,他问道,“你真的……看到了你爸爸妈妈?”

“是啊。”哈利的语气微微失落,“我确实……不过,太完满了,反而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当然啦,确实很有诱惑力。他们告诉我你在来的路上,我没敢多留。如果在那种境况下再见到你,我大概就真的……甘愿沉浸在虚假里了吧。”

德拉科轻轻握住了哈利的手。

“那可是很危险的。”邓布利多说,“承认缺憾会达成圆满,但是沉浸圆满的话,只会一无所有。”

“就是说,如果你们真的听信幻境,就会真的回到原来的时间了。”格林德沃曲起胳膊搭在邓布利多的肩膀上,显然没有多大兴致给两个小鬼上课。

“这也是时间魔法的一部分么?”德拉科问,“是那个我们不知道的契约的一部分?”

“不错。”邓布利多说,“还记得么,玛格瑞说,你们是‘与时间结契之人’。”

“记得。”哈利说,“但是当时,因为萨拉查·斯莱特林是唯一一个研究出时间魔法的人,所以我们没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时间魔法,”邓布利多说,“其实更准确的称呼,是‘时间契约’。使用魔法的人和时间结契,得到一个可以回转的机会。契约的前提是‘不为自己所用’,萨拉查满足这个条件,他是为了戈德里克与时间结契,因此 这个魔法得以顺利施展,并且留存到你们用上的时候。”

“那契约的内容是什么呢?”德拉科问。

“大部分你们已经知道了。你们在限制之中可以更改一些事情,完成你们所希望的事,如果违背限制,就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是啊,我深知这个道理。”德拉科在哈利的手心刮了一下,“不过他就不太清楚了。”

“都过去了。”哈利小声说,“我现在不是——”

格林德沃似乎非常受不了这个场面,他和邓布利多说了什么——从邓布利多纵容的表情上来看应该是一句吃醋的威胁——转身就走,身影没入星空之中。

“这样我就能自在一些了。”邓布利多对哈利挤挤眼睛,突然又变回了白头发长胡子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盖勒特总是执着于年轻的形象。我大致推测了一下,多半是和德拉科一样的理由。”

被长辈调侃似乎让德拉科有点不好意思,而且,此情此景也不是探讨感情经验的时候。于是他果断岔开话题,问道:“那么我们不知道的部分呢?”

“你是否想要改变,你是否能够改变,你是否相信改变。”邓布利多慢慢地说,“这是时间契约的三个步骤,任何一步没有达成,结契者都会像大梦一场,在原来的时间醒来。”

哈利和德拉科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那——那我们刚刚经历的呢?”哈利问,“我们刚刚经历的,我的爸爸妈妈……”

“那是时间对自己的保护。”邓布利多说,“时间契约毕竟是违逆时间的,所以当结契者顺利完成三个步骤,就会启动这个保护机制。它会构筑最完美的世界,用来迷惑、困住结契者。如果结契者为其所惑,那么你们将永远迷失在时间里,永远困在时间构筑的最完美的那一天里。”

“这真是……”哈利有些后怕地说,“所以,我们真的成功了,是不是?”

“当你们陷入幻境的时候,你们就已经成功了。”邓布利多说,“你们想要改变,所以你们有一个重来的机会。你们能够改变,这一点你们已经用七年的时光证实了。你们相信改变,面对‘原来的时间’毫不动摇。而那幻境,我知道那样的幻境是不能困住你们的。尽管它充满诱惑,但是……”

“但是它也是再虚假不过的东西。”德拉科苦笑了一声,“如果真的能那么完满,那么我们经历的苦楚未免太过喜剧了。”

“而能相信改变,不得不说是时间给我的机会。”哈利忍不住笑了一声,“它拿走了我的一角灵魂,反而给它设定的考验留下了漏洞。”

“我的魔杖也是。”德拉科说,“不过……为什么时间没有切开我和哈利的联系呢?”

“因为它切割不开。”邓布利多说,“你们是通过同一个时间契约重来的,虽然是两个人,但实际是一个‘结契者’。打个比方的话,就像弗雷德和乔治,时间带走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和带走了对方是一样的。”

“所以这一次是乔治……”哈利若有所思。

“不错,正是这样。”邓布利多说,“而相同的,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违背时间规定,都会同时报复在两个人身上。”

“什么?”德拉科困惑地说,“可是,一直只有哈利……”

“因为时间清楚你们每个人的弱点,就像哈利看到的是他一直期望的家,而你看到的是哈利,这些都是可以让你们柔软的事情。”邓布利多慢慢说,“哈利要做成的事,需要足够的健康支撑。而德拉科,就像你算计好的一样,马尔福家只要改变立场就任谁也不能动其根本,这样一来,报复你的最好方法,就是削弱哈利。”

德拉科瞠目结舌,哈利赶紧安抚地握住他的手。

“说到底是我的错。”哈利轻声说,“德拉科,这跟你没多大关系。我们两个里,只有我是一直在违反规则的那个,对不对?你还一直牵制着我……”

德拉科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扭头看着哈利,万万没想到时间竟然是这样计算。

“那哈利——哈利承受的难道是两倍的报复?”

“那倒不是。”邓布利多说,“毕竟,就像哈利说的,确实一直只有他在违背规则。”

德拉科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还有什么疑问么?”邓布利多温和地问。

“有。”哈利说,“接下来,如果我们离开这里……我们会到哪里?”

“死亡是终止时间、归于时间的一刻。”邓布利多说,“哈利,你还记得这句话吧?”

“我记得。”哈利轻声说,“您……您离开的时候,对我说了这句话。”

 “不错。”邓布利多说,“我和盖勒特窥探时间,归于时间,从此只在时间之中。而哈利,你和德拉科谁也不是‘死去’,在你们重来的时刻,原来的时间仍然是流淌的。”他突然一挥袖子,几颗星星从银河中升到半空,光芒璀璨中交织成一片光幕。光幕上飞快地闪过一些画面:苦苦寻找的赫敏、罗恩和金妮,冰冷的墓碑,一个人的魔法把戏坊,《预言家日报》头版头条“救世主到底在哪儿”,第二版“马尔福家继承人无故失踪,疑是亡者亲友报复”……

“时间在流逝?”德拉科看着光幕中,纳西莎红着眼眶,在长廊里挂上他的画像,“那我们……”

“你们会回到来的时候。”邓布利多说,“时间自有安排。”

“我们现在是在时间里么?”哈利突然问,“您刚刚说,您和格林德沃先生从此只在时间之中……”

“我们就是在时间里。”邓布利多说,“我们什么时候不在时间里呢,哈利?”

 “也是时候了。”邓布利多看了看天上的星星,“你们该见一见时间……看看你们身周吧。”

构出光幕的星星坠落了,哈利和德拉科低头,发现银河中流淌的竟然也是星星。与此同时,漆黑的天幕上,星星们闪烁起来,像是窥探者的眼睛,随着这些眼睛的眨动,细碎的星光突然炸开,充斥在空气里。

哈利像是明白了什么,惊讶地问道:“时间是……星星?”

“为什么是星星?”德拉科的指尖挑着一点星芒,“为什么……时间怎么会有形态呢?”

一个稚嫩也苍老,充满活力也虚弱不堪,像是一个人又像是许多人的声音回答了德拉科的问题。

“因为星星的存在跨越时间。”那个声音说,“每颗星星都是漫长时间前留下的光,每颗星星都是预言家。这也是为什么马人的预言更加精准,因为他们是从漫长时间前的光芒看到未来的预示。”

邓布利多微微欠身,后退了一步。哈利和德拉科没有退,因为星星突然从天空降了下来,一颗一颗排列着,绕在他们身边。

“你是否想要改变,你是否能够改变,你是否相信改变。”一颗星星用稚嫩的声音说,“萨拉查·斯莱特林不是唯一窥探到秘密的人,但是他是唯一成功签订契约的人。”

“因为他‘不为自己所用’么?”德拉科问。

“因为他‘不为自己所用’。”一颗星星用苍老的声音说,“实际上,这不是时间契约固定的前提。但是这许多的光阴之中,我第一次见到为别人求一个后悔机会的人。”

“这很有趣。”一颗星星用充满活力的声音说,“我见过许多人为自己所求,但从未见过一个人会为他人所求。于是我同意了,但是很可惜,戈德里克·格兰芬多问心无愧,不曾后悔。我的魔法虚置在那里,只能沉寂。”

“但是哈利·波特开启了这个魔法。”一颗星星用虚弱不堪的声音说,“哈利·波特开启了这个魔法,与这个魔法有了关联。之后,因为你,德拉科·马尔福也被纳入魔法之中。”

“所以……他是因为思念我才能够回来?”哈利问,“可是,他的愿望——”

“他的愿望包含你。”一颗星星用嘶哑的声音说,“换句话吧,你触动了时间魔法,他触动了你的魔法。”

哈利和德拉科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睛中看到自己。

“你是否想要改变,你是否能够改变,你是否相信改变。”星星们一起说,“不想要改变的,无缘与我相见。不能够改变的,已经折在途中。不相信改变的,最终万事皆空。”

它们四散开来,规整也零散地铺在漆黑天地间,在哈利和德拉科的头顶,也在哈利和德拉科的脚边。

“赢过时间的人,在时间恩赐中达成愿望的人,改变原本时间的人。”它说,“时间从不回头,从不遮谎。我将为你开启重来的时光,重叠原来的时光。”

“而以窥见者的遵循和永生为代价,结契者啊,你可以提一个与自己相关的愿望。”

 

TBC——

星星是时间在Chapter 206最后,邓布利多说“一起去看星星吧”就有暗示啦。其他还有很多地方,不一一赘述。

托马斯开始回旋了朋友们。

评论(152)
热度(408)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