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74

Chapter 274

哈利刚一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反应什么,就被耳边响起的声音给吓住了。圣芒戈的病床柔软舒适,阳光也恰到好处,哈利恍惚以为自己在做梦,但是紧接着,就有人拉着他的胳膊要他坐起来,并且帮他戴上眼镜。

哈利这才看清眼前的人:赫敏,罗恩,金妮,弗雷德和乔治。

哈利又把眼前的人看了一圈,犹豫了一下才问道:“德拉科呢?”

“十加隆!”乔治高兴地说,“他先问的德拉科!”

叹气声此起彼伏,乔治张开口袋收钱。

“他在外面呢。”没有参与赌博的赫敏笑着说,“德拉科比你先醒,马尔福先生和夫人和他有话要说,就出去了。”

“你怎么能叫得那么自然?”罗恩苦恼地说,“我——”

“你的嘴就是要烂也不差这两天了。”赫敏淡淡地说,“韦斯莱先生和夫人,莱姆斯和唐克斯,小天狼星和斯内普教授也都在外面。还有……”

哈利看着赫敏,满眼都是期待。

“……还有你爸爸妈妈。”很快,他听到赫敏说,“他们在走廊那一头,还没有醒。金斯莱派了傲罗严密保护,阻挡那些疯狂的记者。”

哈利几乎要从床上跳起来。

“我成功了!”他兴奋地说,“他们真的——我爸爸妈妈真的——”

“不错,真的。”弗雷德说,“所以,你不觉得应该对我们说点什么么?”

“说点什么?”哈利有些困惑地问。

“说说你爸爸妈妈是怎么死了十八年又活过来的。”乔治说。

哈利微微有些愣住了,好一会儿才问:“等等,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就说他自己也搞不清状况吧。”赫敏无奈地说,“哈利,简单来说……我们每个人脑子里都有两套记忆。”

“什么?”

“算是个例。”金妮板着脸说,“比如,我一边记着你应该是我男朋友,一边又记着你已经有了男朋友。”

“这……”

“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只有我们这些,”赫敏指了指自己和罗恩,“一直跟在你身边的,什么事情都没错过的,”她又指了指金妮,“产生重大分歧的,”她又指着弗雷德和乔治,“以及死而复生的,才出现脑子里有两套记忆的情况。”

“那其他人呢?”

“其他人一切正常。”赫敏说,“不过,有些细节变得很模糊。举个例子,我昨天听见有人争论三年级德拉科受伤原因,有人说是她明明记着是马尔福上前挑衅,有人说别开玩笑了德拉科分明是为了救你。所有有分歧的部分都被模糊处理了,取而代之的,是你和德拉科修改过的时间。”

“重叠时间原来是这个意思?”哈利听着听着就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罗恩喊了他好几声才回神。

“所以你打算说了么?”罗恩问,“或者说,你能说了么?”

“最好是能。”乔治说,“虽然我和弗雷德都死了让我觉得和他更亲密了,但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我已经丢了一只耳朵,还要再丢一条命啊?”

“我为什么和马尔福关系那么好!”罗恩有些抓狂地说,“我喊了他八年德拉科,还——还调侃你们俩!”

“而我被换了一个男朋友。”金妮抱着胳膊,“我想知道知道为什么我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嗯……事实上,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哈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能不能等我回来再——”

“不行。”赫敏说,“不是不让你去,但是你爸爸妈妈那里现在挤满了治疗师,你一时半会儿也是没法见到他们的。”

“那我什么时候——”

“等他们醒了,立刻就会有人来这边通知的。”弗雷德说。

“好吧,好吧。”哈利巴巴地盯着门看了一会儿,隐约从玻璃看到斯内普的黑色长袍。他觉得自己心绪平稳了,压下心头的激动和期待,笑道:“那我能得到一杯水么?这可是个很长的故事。”

一个小时后,德拉科揉着额角推门回到病房,就看见几个人围着哈利,不时发出惊叹。听到开门声,哈利抬头看过来,眼睛闪亮的闪亮的,好像能放出光来。

“去聊什么了?”他问,“怎么这么久?”

“应该就是你现在正在说的事情。”德拉科无奈地说,走到床边,拿起哈利的水杯喝了一口水,“他们现在脑子里都有两套记忆,小天狼星和莱姆斯还好,接受得挺快。但是我爸爸……唉,他以前和你关系可不怎么融洽,是不是?我觉得他有点儿抓狂了,幸好我妈妈没有说什么。斯内普教授去你爸爸妈妈病房前守着了……对了。”他话锋突然一转,露出一个苦笑,“斯梅绥克治疗师把我骂了一顿,说不该带着你逃院。你恐怕还得在这儿多住一段时间了,不过放心,我会陪着你的。”

“你没跟着去么?”哈利急切地问,“我爸爸妈妈——”

“我去了。”德拉科说,“他们都在昏睡,一时半会儿似乎醒不过来。但是,身体各方面都没有问题,看起来就是睡着了……你不要太担心,等检查都结束,我就带你去看看。”

哈利长舒一口气,往后靠在柔软的枕头上。

“真的好像做梦一样。”他喃喃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没看见你,险些以为真的是在做梦了。但是现在……我真是不敢相信。我十八年都没有家,现在竟然有了爸爸妈妈。还有小天狼星,莱姆斯,唐克斯,斯内普教授……”

德拉科拨弄了一下哈利的刘海,揉了揉他的头发。

“这不是很好么。”他轻声说。

“是啊。”哈利露出一个微笑,“世界对我太友好了。”

“是它曾经对你太残酷,亲爱的。”德拉科不无心疼地说。他坐下来,握着哈利的手,亲吻他的额头。哈利闭上眼睛配合这个吻,柔软的触感像是生活最真实的写照。

“咳咳。”金妮像模像样地学着乌姆里奇的咳嗽声,“禁止谈恋爱!”她瞪着德拉科。

德拉科扭头看了金妮一眼,询问地看着哈利。

“金妮之前正问我,为什么她的男朋友一下子就变了。”哈利无辜地说。

“她对科林有什么不满么?”德拉科好像很困惑的样子。

“科林很好。”金妮气鼓鼓地说,“但我就是不高兴,你当着我的面撬走了我的男朋友。”

“冤枉。”德拉科无辜地说,“怎么能是撬走的呢?你当时并没有喜欢上他啊。”

“狡诈。”罗恩说,“马尔福,你真是——”

“我真是什么?”

罗恩猛地闭了嘴,一张脸憋得通红。他显然在纠结七年的敌对和七年的友好哪个更重要一点,因此一时半会儿说不出什么恶毒的话。尤其是,尽管心中对友好的现状感到古怪,但他们的友谊难道不存在么?

罗恩最后也没说什么,狠狠瞪了德拉科一眼,浑身不自在地出去了。

“他这是怎么了?”哈利奇怪地问。

“大概一时半会儿处理不好脑子里的信息吧。”赫敏说,“等你回到霍格沃茨可能也会有这么一出,你想想潘西,布莱斯,文森特和格雷戈里。啊,如果按照金妮的说法,你也算是抢了潘西的男朋友吧?”

“他没有。”德拉科说,“潘西他们很早就知道我喜欢哈利了。”

“那你六年级的时候还躺在她的大腿上?”哈利突然警觉起来。

“她建议我试试谈个恋爱,也许能忘记你。”德拉科说,“但是你瞧,”他举起和哈利交握的手,把哈利的手背贴在自己脸上,深情而专注地望着他,“这不是失败了么,我还是爱你,也只爱你。”

金妮觉得自己有点儿坐不住了。不过,她倒也不是真的要生气要计较。就像德拉科说的,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是她看透了德拉科的深情和坚毅,并且在一开始选择退出的。

金妮的嘴唇扭曲着,像是要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最后,她用一种绝对是威胁的语气说:“你最好别让我和科林知道哈利对你不满意,不然——哼。”

红发女巫说完这句话,左手拽着弗雷德右手拽着乔治就出去了。房间里转眼只剩下赫敏,她的目光慢慢扫过哈利和德拉科交握的手,最后落到哈利的脸上。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是不是?”她问。

“是,一切都结束了。”哈利微笑着说。

“我在想,难怪一直没人能窥探时间的秘密。”赫敏说,“违反规则的人大多有可怕的遭遇,而遵循的人都留在时间之内。难怪没人能窥探时间的秘密。”

“我刚刚忘了说,但是希望大家保密,好么?”哈利说,“就像魂器一样……我总觉得不应该被太多人知道。但是,你们都牵涉其中,我应该给你们一个交代。”

“大家都有分寸,你放心吧。不过……”赫敏皱了皱眉,随即又笑道,“算了,德拉科应该会告诉你的。”她站起来,对德拉科点了点头,“不打扰你们了,我去外面盯着,有消息就立刻过来。”

“谢谢。”德拉科说。

“不客气,你现在应该挺麻烦的吧?”赫敏说,“我想想,小天狼星也就算了,你爸爸和哈利的爸爸……嗯?”

德拉科苦笑了一下。

“我爸爸倒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他说,“毕竟这几年他确实对哈利好了,以前因为立场而导致的对立和厌恶又能算上什么呢?倒是波特先生……”

“我爸爸怎么了?”哈利问。

“你忘了,他对我好像不太满意的样子。”德拉科笑了笑,把玩着哈利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刚刚我妈妈提议,既然你和我平白多过了八年,现在也是二十六五,而且已经成年了,不如就把结婚的日子定下来……”

“好啊。”哈利笑了笑,“毕业就结婚——我记得你爸爸妈妈就是这样的。”

“嗯……反正我没输给我爸爸。”德拉科说,“戒指是六年级给你的没错,现在七年级重开,我们也不算毕业……对了。”他突然转了话题,问道,“我听赫敏说,你们去古灵阁的时候……这次是你假扮贝拉姨妈?”

哈利点点头。

“毕竟我更熟悉一点。”他说,“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嘛……时间也没把我怎么着。应该是没把我怎么着……我后背不是连疤都没留?”

“什么感觉?”德拉科问,“我记得转移的时候我开你玩笑,你不是还……”

“反正都是长袍,也没什么感觉。”哈利认真地想了想,“刚开始是觉得有点奇怪,后来……后来我就觉得胸口好凉啊。”

德拉科差点儿憋不住笑。他非常认真地思考一个问题:哈利·波特直成这个样子,到底是怎么弯在他身上的?

“赫敏说你会告诉我什么?”哈利问,“出什么事了么?”

“那倒没有。”德拉科说,“就是之前,我爸爸不是说拦下了一批记者?那时候他们就想采访你小天狼星他们是怎么死而复生的,舆论疯传你是用了黑魔法。不过,那时候我爸爸用你还在休养为借口,把记者全都挡了回去。但是这次,你爸爸妈妈假死苏醒是大事,阴谋论层出不穷……”

“我看他们谁敢打扰我爸爸妈妈!”哈利怒道。

“你就不要操心了。”德拉科说,“对付记者的事我来就好。你现在风头正劲,又有丽塔·斯基特的前车之鉴,他们也不敢太过分。你饿了没有?我确认过了,现在还是我们逃院的那天,不过已经是中午了。”

“你这么一说,倒是觉得有点饿了。”哈利揉了揉肚子,“我们去六楼吃点东西吧。”

“一会儿我妈妈会送午饭过来,她和韦斯莱夫人抢着想看你两眼呢。”德拉科说,“说起来……你是怎么救回你爸爸妈妈的?”

“是复活石。”哈利说,“我当时和我爸爸妈妈的灵魂在同一个空间里,复活石让他们可以看我、触碰到我。我问他们是不是愿意回来,他们同意了。”他高兴地说,“我本来还担心……”

“他们怎么会拒绝呢。”德拉科说,“他们也像你想念他们一样想念你啊。”

哈利咧开嘴笑了。

“还有一件事,”他说,“我在光幕里的时候,邓布利多对我说……”

“什么?”

“他说我和你与时间结契,也窥探到了时间的秘密,也是窥见者。”哈利握住了德拉科的手,“我刚刚一直在想,这是不是意味着……等我们死的时候,我们也会……”

德拉科沉默了一会儿,慢慢露出一个笑容。

“这倒是个好消息。”他说,“这样一来,我岂不是和你生也在一起死也在一起。”

“那你要是厌倦了呢?”哈利玩笑道,“也许哪一天,你突然发现‘啊该死的波特竟然如此让人厌烦’。”

“你在和我开玩笑么?”德拉科挑眉,“这应该是我担心的问题吧?我可还记得小天狼星给我的那一箱子情书,你怎么说,救世主?”

他们一起笑了起来,哈利突然往德拉科怀里一靠,闭眼贴着他的胸膛,倾听他的心跳。

“谁先走都是等着。”他说,“我想,从今以后我真的不会再畏惧长眠了,因为我知道,我总归会与你再见。”

“那你会顾忌它么?”德拉科轻声问,“你会顾忌死亡么?”

“我会。”哈利闷笑一声,“我会顾忌的,你也要顾忌,以免我们谁会让谁等得太久。”

门口,接到消息说父母恢复正常,并在斯内普教授的讽刺中明白这是哈利的功劳的纳威,悄悄地松开了放在门把上的手。

“怎么啦?”隆巴顿夫人问,“波特不在么?”

“他现在比较忙。”纳威说着转身,扶着自己的奶奶,轻声道,“我们明天再来吧,先不要打扰他们了……”

风吹过窗帘,星星隐在太阳的光芒之后,不再窥测。

 

TBC——

无奖问答:总共有多少窥见者,可以死后再聚。

两条时间线拧合在Chapter 206初见端倪,离开洞穴的时候,邓布利多说了两个时候的话。

评论(91)
热度(412)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