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75

Chapter 275

哈利站在莉莉和詹姆的病房门口。

一个小时前,他被通知他的爸爸妈妈已经醒了。德拉科今天不在,忙着应付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哈利在病房里光着脚转了两圈,好歹记着要穿上拖鞋,这才冲出房间,直奔莉莉和詹姆的病房。

然后他停在了病房门口,一踌躇就踌躇了一个小时。

他不知道该怎么进去见自己的爸爸妈妈,就像这一次再见到小天狼星时一样不知所措。

哈利叹了口气,索性在莉莉和詹姆的病房门口坐了下来。斯梅绥克治疗师接手了他一家,并且严令要求波特夫妇静养。现在不是用餐时间,这个在最深处的病房没有一个访客,只有哈利在门口转来转去——现在还坐下了。

哈利坐了一会儿,小心地用一个别扭地姿势扒在门上的玻璃边缘。他能看到房间里的景象,莉莉坐在詹姆的床边,轻轻抚摸着他脸上的一条皱纹……

是的,皱纹。

莉莉和詹姆“秘密保存”被发现的时候都是死去的模样,也就是二十一岁的模样。但是昏迷的十八天里,他们迅速地衰老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彼此都已经是三十九岁应有的样子——倒也没有太大差别,毕竟巫师岁月漫长,二十岁和三十岁,就好像只迈了一年一样。

哈利把头收回来,蜷在地上坐着,两手苦恼地挠乱了自己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哈利有些惊恐,刚要逃窜,就听到熟悉的声音问他:“哈利?怎么不进去?”

“莱……莱姆斯。”哈利从恍惚的状态中被惊醒,局促地站起来,偷偷地看了一眼病房门。

“小点儿声。”他乞求一般说,“我不想……我不想……”

“詹姆和莉莉没醒么?”卢平惊讶地说,“我收到消息,下了课就过来了。小天狼星今天有任务,可能要迟一些。我还以为我一过来,你已经——”

“我——我能——你觉得,我能进去么?我应该进去么?”哈利紧张不安地说,盯着自己的脚尖而不是卢平的眼睛,“我不知道……嗯,我不知道他们……我是说,当然,我是说——我是说我的爸爸妈妈。”他有些困难地说出这两个词,语气有点茫然,“我不知道——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期待我的。虽然我在你们的记忆里看过了,可是你看,我这一次的经历让我……”他小心地觑了卢平一眼,有点儿委屈地说,“我现在比你要矮好多,妈妈希望我和爸爸一样高来着……”

“你在说什么呀,哈利。”卢平温柔地斥了一句,握住哈利的手,“你很优秀,詹姆和莉莉当然要见见你。不过,在他们的认知里你应该还在休息,斯梅绥克治疗师肯定告诉过他们了。看看你的脸色,你是不是又头痛了?”

“早上的时候有一会儿。”哈利干巴巴地说,用力地挣着自己的手,“既然这样,那——那我回头再——”

“就现在吧。”卢平把哈利拽进了病房。屋里,詹姆和莉莉一起抬起头来,都有些惊讶、不知所措。哈利紧张地看着不是照片或者幽灵的爸爸妈妈,半个身子躲在卢平后面,只露出一个脑袋。他的目光在莉莉、詹姆和地面之间来回乱窜,半天才犹犹豫豫地说:“你……你们好?”

卢平轻轻叹了口气。

“好久不见了,尖头叉子,莉莉!”他说,拉着哈利往前走,“真是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们——哦,事实上,我们本来也见过了。”

“我们也没想到还能活着见到你们。”莉莉温柔地说,眼睛一直盯着哈利,手紧紧地握着詹姆的手。

哈利又偷偷地看了莉莉和詹姆一眼。

这真是太奇怪了。他想。他的爸爸和妈妈,是他的爸爸和妈妈……就在他面前,几步远,坐在病床上。他没有见过他们年轻的样子,他们就已经……不,不能说是苍老,只是有着好像和他一起度过了十八年的面孔。这真是太奇怪了,血缘之中的亲近感想让他向前,但是他又觉得畏缩,往前迈一步好像很困难……

卢平又叹了一口气。

“哈利在门口坐了有一会儿了。”他说。

“什么?”莉莉立刻站了起来。她二话不说握过哈利冰凉的手,把他往詹姆的床上拉,一边推着詹姆让他往里面去一点,给儿子腾出地方。

“傻孩子,怎么不进来呢?”莉莉似是关切似是责备地说,眉头轻轻蹙着,两手拢着哈利的手。

“我——我——”哈利从未觉得自己这么笨拙过。他被自己的母亲握着手,而他的父亲,宽厚的手正把一床被子铺在他肩膀上。

“我可以哭么?”哈利突然说,“抱歉,我不是——但是我——”

这真是个失礼的请求。哈利懊恼地想。天啊,哈利·波特,你已经十八岁了。你刚刚在说什么?你问你的爸爸妈妈可不可以哭,好像是要撒娇一样。可是你已经十八岁了,你爸爸妈妈会怎么想啊?

哈利感觉自己做错了事,他又不敢看莉莉了。然后他听见自己的父亲说:“傻孩子。”

哈利愣了一下,随即被拥入一个从未有过的怀抱中。那是一个母亲的怀抱,是他的母亲……不是罗恩的妈妈,不是德拉科的妈妈,是他的妈妈……哈利几乎立刻觉得自己的眼眶湿了,他忘记摘眼镜,他不知道镜片会不会咯得母亲发痛。他的父亲在抚摸他的头发,温柔却带着足够的力道……哈利听到了自己的哭声,母亲的哭声。他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哭,但他切实听到那应该熟悉却陌生的声音带着哽咽。

卢平体贴地离开了病房,把时间留给终于重逢的一家三口,直到小天狼星回来才跟着进去。

小天狼星进屋就是一句“卧槽”。

“卧槽!”他捏了捏詹姆的胳膊和大腿,确认这是个活人后说,“都别说话,我冷静冷静!我儿子的爹也回来了妈也回来了,你们让我冷静冷静。”

“你等一会儿再冷静。”詹姆恼火地说,“我有账和你算呢——马尔福家那小子是怎么回事?你看着我儿子的眼睛说话!”

“他看着我的眼睛没用。”哈利说,眼眶还有些发红,“我已经说服他了。”

“你怎么能被他说服了呢!”于是詹姆又说,“莱姆斯,你也不劝劝!”

“月亮脸就是个叛徒!”小天狼星说,“他教哈利的时候就看出他和德拉科有点儿意思,竟然没有阻止,反而顺其自然,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卢平无辜地说,“哈利有他自己的意思,对德拉科也很有意思,德拉科也对他很有意思。那我能有什么意思?当然是看哈利自己的意思。”

“等等,你们——德拉科他——”哈利想插一句话,但是那三个人明显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莉莉笑着拍了拍哈利的背,轻声道:“别管他们,他们只是很久没说话了,找个话题而已。更何况,现在这可是敏感话题。”

哈利只好在一边看自己三个父辈唇枪舌剑,不知过了多久,应该是谈到了火焰杯上《预言家日报》的事,小天狼星突然愤怒地一拍大腿。

“说起这个,当时可是气死我了!”他说,“你儿子到底是怎么想的?生殖隔离!他没考虑过这个么?一只鹿和一只孔雀——”

“德拉科的守护神也是牡鹿。”哈利忍不住插话。

“你闭嘴!一只鹿和一只孔雀,生殖隔离——”

“冷静点儿,大脚板。”卢平憋着笑说,“当时我就想劝你了,哈利和德拉科不用面对生孩子的问题,不需要考虑生殖隔离。他们最多也就是,嗯……做爱。”

“嘿!你们非要说这个么?”哈利恼红了脸,不服气地说,“那我们还能结婚,满意了么?”

小天狼星觉得自己脑袋冒烟。他刚要再说些什么,就听门口传来敲门声。房间里的人一起扭头看去,就见德拉科站在那里,露出一个谦逊和善的微笑。

德拉科终于应付完记者以后,发现哈利不在病房里,心里一紧。要知道,食死徒现在仍然到处乱跑,伏地魔的死亡让流窜的忠诚仆人更想抓到哈利。德拉科转身就要跑出去,转身的时候却看见床头柜上多出了一张羊皮纸。他走过去,拿起那张纸,这才松了口气——哈利是去他爸爸妈妈那里了。

德拉科只觉得心里一阵温暖。他能想象哈利过了这么久突然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心里会有多不安多忐忑。但就算这样,他离开的时候还记得要留一张纸条,只是怕自己回来会担心。

德拉科把纸条塞进口袋,迈步往莉莉和詹姆的病房去。房间里已经很热闹了,小天狼星看起来怒气冲冲地,卢平和莉莉憋着笑,詹姆看起来也挺生气。而哈利满脸通红,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一个劲儿晃着左手。

德拉科就是在这时候鼓足勇气敲响的门。

“德拉科!”哈利高兴地对他招了招手,“你回来了!来见爸爸妈妈——要我给你介绍一下么?”

詹姆觉得这话真他妈扎耳朵。

“不用了。”德拉科笑了笑,“我和爸爸妈妈不是见过了么?”

“那不算!”詹姆喊道,“当时我是死着的,但我现在——莉莉!”

莉莉让开了一个位子,也对德拉科招了招手。

“过来坐,德拉科。”她说。

德拉科从善如流,又问了教父好莱姆斯好,走过去坐下,对哈利眨眨眼。

“德拉科还没好好跟詹姆和莉莉说过话吧。”卢平说,“我和小天狼星先出去了?”

小天狼星长叹一口气,竟然也真的站了起来,脸上的怒气一点儿也没有了。

“走吧。”他威胁地看了德拉科一眼,和卢平一起出去了。刚一出门,正对着房门的椅子上一个人抬起头来——是斯内普。看到有人出来,斯内普和小天狼星对视几秒,前者率先移开了目光。小天狼星犹豫了一会儿,示意卢平先走,自己走过去,坐在了离斯内普两个远的位置上。

“你不进去么?”小天狼星拳头抵在膝盖上,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病房,“哈利应该挺高兴见到你的。”

“詹姆·波特在里面。”斯内普面无表情地说,“梅林真是不开眼。”

小天狼星咂了下舌,忍住气道:“莉莉……伊万斯也在里面呢。”

“可是詹姆·波特也在里面。”斯内普还是面无表情,“梅林真是不长眼。”

小天狼星觉得这天没法儿聊了。他们坐在长椅上,病房里欢声笑语传出来,显得他们直接特别阴森冷淡。过了一会儿,小天狼星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坏了,斯内普挑起了一个话题。

“卢修斯邀请我当德拉科的教父。”他说。

小天狼星愣了愣,问到:“你是要问我有什么经验么?”

斯内普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我拒绝了。”他说,“也不看看德拉科已经多大了,现在给他找个教父就好像告诉他他爸爸妈妈活不久了一样。”

小天狼星又被堵了一口气。

“那你和我说这个干嘛?”他恶声恶气地说,“干我什么事儿?”

“没什么事儿,就是说说。”斯内普摆弄了一下手指,“我觉得没什么用,更何况,德拉科还要和……”他犹豫了一下,似乎是顾及房间里有个詹姆·波特,继续道,“……哈利结婚呢。”

这下小天狼星迅速地领悟了斯内普的意思,讽刺道:“好像我想让德拉科喊我教父一样!”顿了顿,他又很不自然地说,“今天应该也轮不到你说话了,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斯内普沉吟了一会儿,盯着病房门上的玻璃,点了点头。

“好。”

病房里,被小天狼星其实已经不怎么嫌弃了的德拉科,坐在莉莉·波特身边,看着詹姆·波特,哪怕有哈利·波特坐在他另一边,也心里直打鼓。

小天狼星和卢平的离开似乎开启了什么开关,詹姆目光如箭,锐利地在德拉科身上扫视。

“我差不多都知道了。简单说——你一年级就喜欢我儿子,但是一直以来做尽了幼稚事吸引他的注意力。”詹姆慢吞吞地说,“这些幼稚事包括,挑衅他和他的朋友,欺负他和他的朋友,侮辱他和他的朋友?”

德拉科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詹姆打量地看着德拉科,半晌,莉莉敲了他一下,他才点了点头。

“看在你比我还不懂事儿的份上,我就勉强同意吧。”詹姆说。

德拉科微微瞪大了眼,莉莉笑到:“你和詹姆在学校的时候一样。他当初喜欢我的方式就是挑衅欺负和侮辱我的朋友——西弗为此遭了不少罪,难为他还愿意原谅詹姆。”

“赫敏和罗恩也原谅了我以前做的事。”德拉科说,“我非常感谢。”

“我也还欠斯内普一句道歉。”詹姆苦笑了一下,“我都看到了……昏迷的十九天里,我们在哈利的记忆里游了一遍。啊,”他对哈利眨眨眼,戏谑道,“我知道德拉科和你的守护神一样。”他说,“你们做什么我都知道。”

哈利面红耳赤:“这是玩笑!对么?玩笑!”

“别逗哈利!”莉莉捶了詹姆一下。

“我以前非常奇怪。”哈利稳定了情绪后说,“我在……我在斯内普教授的记忆里看到……我一度不明白你们会不会在一起,我想……我的存在是不是错误的?”

“真抱歉让你有这样的想法。”莉莉轻柔地说,“但事实是,就像德拉科一样,你爸爸后来也改变了。”

“我现在都明白了。”哈利笑了一下,又看着詹姆道,“那么……嗯……你真的回去跟斯内普教授道歉,是么?”

“如果他愿意要的话,我还会和他道谢。”詹姆说,“好了,我和你妈妈又另外的话要说……纳西莎的意思,是希望你们毕业就结婚,是这样么?”

“嗯……我觉得挺好的。”哈利说,“你们也知道,如果按照度过的时间算,我们已经二十五六了。这期间我们交往了六年,要说毕业就结婚……听起来还是有些晚了。”

“唉。”詹姆叹了口气,“怎么错过你十八年,就已经把你搞丢了呢?”

“爸爸——”哈利有点儿紧张地喊了一声。詹姆却已经演不下去了,他笑了一下,招招手让哈利过去,揉了揉儿子和自己一样的头发。

“我确实不太满意。”他说,“每个父亲,每个母亲,都会认为自己的孩子值得更好的。”

“德拉科——”

“但是只要你喜欢,就是最好的。”詹姆说,“你已经是成年人了,这一路走来你也没有像个孩子过。既然这样,我和你妈妈都不会干涉你的决定。”

哈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和你爸爸希望回到戈德里克山谷,把我们的家重新修缮一下。”莉莉站起来,按着哈利的肩膀,“我想,等你毕业的时候,就可以回家里住了。你觉得怎么样?”

“我很期待。”哈利轻声说,“我一直都很期待。”

“我们一直为你骄傲。”莉莉吻了吻哈利的额头,看着他的眼睛,“哈利,亲爱的,我们一直都为你骄傲。”

离开病房回去的路上有些沉默。哈利还沉浸在见到自己爸爸妈妈的震惊、错愕、欣喜、惊慌等情绪里,而德拉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郁郁。终于,在进到病房以后,德拉科开口了。

“对不起。”他说,在哈利错愕的目光中紧紧抿着嘴唇,“我是说,我以前所有那些引起你注意的举动……我现在越想越混蛋,那些满足我的私欲的举动……亏得是你用尖锐反抗了回来,若是别人,我早就把他逼得离我太远了吧。”

哈利露出一个微笑,神情都柔软了。

“原来是为了这个。”他说,“是啊,你那些举动确实很混蛋。但是你也没有用喜欢为这个开脱,不是么?”他抬手搂住德拉科的脖子,看着他的眼睛,“所以我可以原谅你。”

“我近来常想,幸好是你我都回来了。”德拉科轻轻握着我的胳膊说,“如果只是我可能还好,我已经学会正确和你相处,但如果只是你呢?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我怕是还要把你气的跳脚。”

“也许我能在罗恩开笑前握住你的手,毕竟那样的话我是十七岁,而你是十一岁。”哈利笑着说,“然而德拉科,你喜欢的岂止是我能和你和平共处呢?”

“也对。”德拉科认可地说,“如果我们只是和平共处,我恐怕未必这么了解你。”他现在也搂着哈利的脖子了,两个人在只要点头就能亲吻的距离,“我确实爱你和我所有的尖锐碰撞,如果面对一个没有这些过去的你,我还是会爱你,但也许会有那么一点失落吧。”

“彼此彼此。”哈利弯着眼睛,“如果不清楚你曾经多混蛋,我也不过是爱上你伪装好的风度——”他在德拉科唇上啄了一下,一触即分,继续说道,“我这样才是爱上全部的你,对不对?”

阳光融合了灰眼睛里的歉意,照亮了绿眼睛中的情谊。德拉科也笑起来,说到:“一点儿不错。”

 

TBC——

今天做个好梦吧❤

评论(103)
热度(546)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