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77

Chapter 277

哈利尽可能放松地靠在椅子背上,用一墙之隔,德拉科的后背正贴着他的后背来安慰自己。他今天穿了很正式的西装——莉莉挑的。头发也尽可能弄得整齐——他自己要求的。脖子上那条墨绿色有着银色暗纹的领带让他感觉有点儿呼吸困难,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太紧张,只好不停地想德拉科脖子上那条格兰芬多配色的领带。

突然,门“嘎吱”一声打开了。哈利立刻直起身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门口。

“这是干嘛?”布莱斯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什么?我这样很奇怪么?”哈利紧张地说,“不对,怎么是……”

“先友后亲。”潘西跟在布莱斯身后走进来,“怎么?你没搞明白么?”

先友后亲?是这样的?哈利有点儿茫然地挥动魔杖,让五把椅子拉开,好让客人们坐下。

“可能我太紧张忘掉了。”哈利苦恼地说着,又挥动魔杖,让茶壶悬起倾斜,从壶嘴出来的水流分成五道,精准地落入五个杯子。

“谢谢。”高尔说,“潘西是骗你的,没有先友后亲的规定,是德拉科说我们最好早点儿来。”

“喂!”潘西不高兴地喊了一声。

“礼尚往来。”诺特说,“我们也盛情邀请罗恩和赫敏先和德拉科聊聊。”

哈利微笑了一下,知道这几位斯莱特林的朋友是不打算为难自己了。他扭头看一旁闷闷不乐的克拉布,问道:“你怎么啦?”

“他一直为没能看到你和黑——伏——嗯——神秘人最后那一战耿耿于怀。”高尔说,“他那时候腿断了,他爸爸妈妈冲进礼堂一看见,二话不说就带着他幻影移形。”

“我没有为不能看热闹耿耿于怀。”克拉布闷闷不乐地说,“我是为最后没能参与——本来我死了也就算了,怎么一下子我还——唔!”

诺特一把捂住克拉布的嘴,对哈利笑了笑。

“抱歉。”他说,“他一直迷迷糊糊的,搞不清状况。”

“没关系。”哈利耸了下肩,“罗恩最开始也是这样。”

“说起来,我和德拉科以前是很好的朋友。”诺特收回手,在克拉布身上擦了擦,“我是知情人之一——关于他对你的感情。”

“你也没少和德拉科说这根本不可能。”潘西翻了个白眼。

“你不也劝他找一份新的感情?”诺特说,“你还热情地自荐——”

一把搅拌咖啡的小勺突然狠狠敲击了诺特的牙齿。布莱斯把玩着餐刀,笑眯眯地看着诺特。

“你说我未婚妻怎么了?”他问,“你再说一遍?”

诺特连连摆手,往高尔后面藏了藏。

“好了。”哈利哭笑不得地说,“你们到底是不是来和我约谈的啊?”

“我们和你没什么好谈的。”潘西抬着下巴说,“我可讨厌你啦。”

“斯莱特林讨厌我也是本分。”哈利无辜地说。

“是因为你抢走了我的未婚夫!”潘西瞪着哈利说,“我早就想和你聊聊了——你知不知道我会和德拉科本来要订婚的?结果他和我说什么,‘对不起,潘西,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哈利无辜地摸了摸鼻子。

“最过分的就是,他喜欢的这个人,甚至都不知道他哪怕一头发丝的心意!”潘西尖刻地说,“波特呀波特,你到底是迟钝还是没脑子?”

“我都有行不行?”哈利做了个投降的手势,“我还会和德拉科告状,成不成?”

潘西左右权衡了一下利弊,愤愤地闭上了嘴。

“别欺负潘西了。”布莱斯揉了揉未婚妻的脑袋,“她就是为德拉科打抱不平而已。”

“我也只是为你打抱不平而已。”哈利微笑着说,“毕竟德拉科已经是我的未婚夫了,”他强调了“未婚夫这个词”,“你未婚妻这么说算怎么回事呢?”

“她说的感情的事,还是认真的。”布莱斯突然严肃起来,“波特,德拉科真的很爱你。”

“啊,我知——”

“你不知道。”高尔说,“我们那阵子前脚跟着他挑衅了你,后脚他就要骂我们。”

“啊?”哈利愣了一下。

“他说我们不应该攻击你,而应该攻击罗恩。”克拉布说,“原话是,‘只有让波特意识到韦斯莱多没用,他才会发现更有用的朋友’。”

“呃……”

“五年级的暑假我和他在他家花园闲聊。”诺特说,“他给我看他的黑魔标记,跟我说‘一切都完了,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可能了’。”

“他到不想想本来也没有可能。”潘西哼了一声,“你就是个格兰芬多脑子。”

哈利难得没做声。

“我们不是想让你愧疚或者指责你。”布莱斯说,“你对你不知道的感情无动于衷当然不是你的错。约谈就是这样,把你不知道的事情告诉你,让你更加了解他。你所不知道的他在朋友面前为你的样子,和他在亲人面前为你的样子。这些都要告诉你,这就是约谈的目的。”

“嗯……你们确定?”哈利有点儿犹豫地扭了下头,“那我爸爸妈妈……”

“我想莉莉阿姨不会怎么样的。”潘西说,“不过詹姆叔叔……”

“听你这么说还挺奇怪的……”哈利嘟囔了一句,随即正色道,“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过去我不知道,自然无法理会。但既然他已经是我的爱人,是我的未婚夫,是我的另一半,我自然不会让他的感情落在空处,或者得不到回馈。”

“你保证么?”潘西严肃地问。

“我保证。”哈利认真地点点头。

“那好吧!”潘西拿起杯子,很没形象地将茶一饮而尽,接着拎起包,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离开了。布莱斯对哈利道了别,跟着就走。高尔和克拉布紧随其后,诺特看了看哈利,笑了笑。

“我挺讨厌你的。”他说,“德拉科在我和你之间选择了你。”

“倒不是这么说。”哈利说,“只是他的理念与你相反了,所以你们背道而驰。就像曾经的我们。”

“不,这可不一样。”诺特赶紧摇摇头,“我只是生气他见色忘友,但不想和你相提并论。”

“啊,你也没这个资格。”哈利撇撇嘴,“毕竟你差点害死我嘛。”

“我郑重地因为这件事向你道歉。”诺特说,“希望你能原谅我。”

“反正你也被教训了是不是?”哈利说,“就这样吧。”

他们握了握手,诺特也走了出去。

哈利又等了一会儿,令人意外的,唐克斯走了进来。

“嗨。”她高兴地说,头发是热情喜悦的红色,“别在意,我就是来走个过场。莱姆斯说你那边亲戚太多了,所以我是作为德拉科的表姐出场的。”

“给表姐倒茶……?”哈利茫然了一下。

唐克斯被逗乐了。她挥动魔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笑眯眯地端出过来人的口吻说:“感觉怎么样,紧不紧张啊?”

“呃……”

“我当时一点都不紧张的。”唐克斯回想着,头发变成了洋溢着爱情气息的粉色,“我很激动,又兴奋。唯一有一点担心,是怕他又跑了——两次都是。对了,”她说,“莱姆斯告诉我了,第一次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他真的丢下我跑掉,我肯定会非常、非常生气的。”

“我只是觉得小泰迪会希望见到爸爸。”哈利轻声说,“算是……换位思考或者……经验之谈?”

“我猜是这样。”唐克斯笑起来,“真好,现在你也有完满的家了。”

“是啊。”哈利说,“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在梦里。”

“我也是。”唐克斯说,“我爸爸……这样真好。”

唐克斯起身离开了,哈利清理了她的茶杯,在来客的位置放上一个新的杯子。杯子刚刚碰到桌布,门再次打开,杯子倒在了桌子上。

“斯——斯内普教授!”哈利惊讶地站起来,“您怎么——”他想到一个非常惊恐地可能,结结巴巴地说,“不会吧——难道——教、教父?”

“我可不愿意让一个波特家的崽子喊我教父。”斯内普阴沉地说,“就像布莱克不希望一只花孔雀喊他教父一样。”

哈利赶紧扶好桌上的杯子,给斯内普到了一杯茶。

“我没想到您回来。”他说,“我以为您怎么也不肯来的。”

“我是不肯来的。”斯内普说,“如果不是卢修斯威胁我要利用校董的职权撤了我的教授职位,我决计不会同意来的。马尔福家的人比你家少干我什么事。”

好像这真能威胁到你似的。

哈利在心里默默地说。

房间里一时有些气氛压抑,斯内普慢慢地喝着茶,哈利盯着茶杯,谁也没说话。

“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你的魔药天赋,”斯内普突然说,“确实是沽名钓誉,一场骗局。已经学过一次的东西还只能做到那种普普通通的程度,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我好多次拿了O呢!

哈利在心里不服气地想。

“不过你也切实有些用处。”斯内普教授又慢慢说,突然抽出两张羊皮纸,递给哈利,“拿着。”他说,“婚礼那天不要请我。”

“可是……”哈利没敢去拿,犹豫了半天说,“那个,教授。宾客名单是我妈妈……”

斯内普把羊皮纸往哈利面前一扔,起身就走。哈利无奈地摸着鼻尖,刚要看看羊皮纸上是什么,门就再次打开了。这次总算是重头戏——纳西莎和卢修斯。哈利收起羊皮纸,站起来迎接,把斯内普用过的杯子放到一边,拿了新的。

“别紧张。”纳西莎还是那么亲切柔和,“坐下吧,德拉科说你昨晚不太舒服,嘱托我们最好速战速决。”

“只是一点小问题。”哈利说,“没什么事的。”

“你还有小问题?”卢修斯轻嗤一声。

“像您们和我谈话当然就是大问题。”哈利温和地说,“请坐吧,马尔福先生、夫人。”

“我听说德拉科已经改口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放弃叫我们先生和夫人呢?”纳西莎施施然地坐下,面带微笑地看着哈利。哈利局促地看着她,有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喊道:“妈——西、西茜。”

卢修斯哼了一声,但哈利看着他的脸,怎么也喊不出“爸爸”或者“卢修斯”来。

“我对你很满意。”纳西莎坦然地说,“因为德拉科很喜欢你,而我和你接触后,发现你也确实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

哈利谦逊地笑了笑。

“我同意这桩婚事。”纳西莎说,“不过,卢修斯,”她扭头看着自己的丈夫,“你有什么话要说?”

卢修斯嘴唇扭曲着。他想说的话挺多,但又觉得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马尔福重视家庭,尽管与哈利曾经有多少年不对付,哈利重生之后一路奔着马尔福家的一分子去,并且非常成功。这让卢修斯言语上左右为难,一时半会儿竟然失了平常忽悠政界商界的巧舌如簧的劲头。

“马尔福家,是一个古老的纯血的家族。”许久,卢修斯才勉勉强强地说,“看在波特家族也历史悠久,颇有名望,我同意这桩婚事。”

哈利松了一口气。

“这只是没有办法。”卢修斯顿了顿又说,“毕竟西茜已经筹备这么久了,婚礼的消息也放出去了,如果这个时候突然取消——”

“于马尔福家名义有损。”哈利忍着笑说,“您放心,我不会逃婚的。”

“你敢!”卢修斯瞪了哈利一眼,看了看表,“行了,就这样吧,”他不情愿地说,“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要开呢。”

那儿有会啊。哈利好笑地想。卢修斯为了今天的约谈能推的会议都推了,只有一个德国外交部部长今天晚上非得亲自接待。但他也没有戳穿,起身送纳西莎和卢修斯离开。之后,他又在房间里等了一会儿,确认没有人来了,这才走出包间。他等了没有多久,隔壁的门在他热切的注视下打开了。德拉科看起来也是等了一会儿才出来,现在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他走出门,看见哈利,露出一个灿烂、喜悦的笑容来。

 

TBC——

评论(65)
热度(388)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