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79

Chapter 279

哈利用力关上门,好像这能隔绝门外嘈杂的声音。不过,话说回来,他本来也只是把门打开了小小的那么一条缝而已。

哈利猛地坐在椅子上,靠着德拉科的后背——这椅子竟然没靠背,真是委屈马尔福——大声地说:“我们逃婚吧!”

德拉科下意识地点点头,似乎想要附和。但是紧接着,他用力地甩了一下脑袋,扭过上半身抓着哈利的肩膀:“你说什么?不行,不可能!”

“冷静,冷静!”哈利说,“不是‘我要逃婚’,而是‘德拉科,我们逃婚吧’!”

德拉科茫然地问:“你逃婚为什么还要带着结婚对象?”

“因为我只是想逃离婚礼,而不是逃开你。”哈利拨开德拉科的手,往后靠在他的怀里。德拉科用一个别扭地姿势抱着哈利,突然听到哈利说:“德拉科,你心跳得好快。”

德拉科心想我今天结婚我当然心跳得特别快。他刚要说出这句话,就感觉到哈利握住他的手,按在了他的胸口。

“比我跳得快一点。”哈利说,“看起来你比我紧张,这我就放心了。”

“我对和你结婚不紧张。”德拉科欲盖弥彰地说,“我只是不知道今天,你爸爸遇上我爸爸会不会毁了这个婚礼。”

“如果我们的爸爸执意这样做,我们的妈妈会阻止他们的。”哈利把德拉科的手举到眼前,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把玩着。

今天是他们结婚的日子。

这听起来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议。

突然有人敲了敲门,德拉科和哈利几百个警惕地挺直了脊背。德拉科转动椅子,和哈利一起盯着门看。

“德拉科,哈利?”罗恩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到时间了!”

德拉科认真地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我觉得你的提议很有建设性,哈利,我们逃婚吧。”

哈利扑哧一声笑了。他站起来,转过身,摸了摸德拉科的脸。德拉科现在看起来简直是被逼成婚,脸色苍白难看。哈利力道轻柔地把他拽起来,给他整了整领带,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

“Scared, Malfoy?”

德拉科似乎回过神来了。他看着哈利那双此时此刻满载着他的绿眼睛,突然觉得心头一片平静,什么詹姆·波特小天狼星·布莱克,他现在通通不在乎。德拉科抬起手,抚摸着哈利礼服长袍的衣领。那里有一条蛇的刺绣,就像他的衣领上有一只狮子的刺绣。

“You wish.”他说,然后拉着哈利打开了门。

阳光照进来,门外是西装革履的伴郎团。哈利一边是罗恩、纳威、科林和塞德里克,德拉科一边是布莱斯、诺特、克拉布和高尔。

“你们现在得分开啦。”布莱斯调侃道,“就一会儿,可别舍不得啊。”

“往后一辈子都在一起,难道还会在乎这一会儿了?”诺特笑嘻嘻地说,“捧花呢?捧花在哪儿?”

“在这儿。”纳威捧出一个盒子,塞德里克将其打开,里面是一束水仙和一束百合。

“本来应该拿玫瑰的。”罗恩解释到,“但是金妮提议用’Narcissa’和’Lily’。”

“哈利可以拿这束水仙,德拉科拿这束百合。”布莱斯说,“潘西交代的。”

“真是个好主意。”哈利把水仙郑重地拿在手里。

“我们走吧。”塞德里克低头看了看表,“快,不要迟到了。”

德拉科深吸一口气,用力地握了一下哈利的手,然后转身,跟着自己的伴郎团离开了。

“紧张么?”塞德里克问,看起来比哈利还要紧张,“感觉怎么样?”

“感觉你得积极地抢捧花。”哈利戏谑地说。他知道塞德里克已经和秋求婚了。

“嘿,说好了给我留着!”罗恩不满地说,“我等着接到捧花就对赫敏求婚呢!”

“你怎么总是等机会啊。”纳威说,举起自己的左手,炫耀订婚戒指。

科林一直不说话,抓着照相机,笑得有点儿尴尬又有点儿羞涩。

“这是怎么了?”哈利问。

“他觉得自己抢了你的女朋友。”罗恩说,“别管他啦,德拉科离开有一分钟了。来,我们得快一点了。”

从等候室到婚礼现场入口并不是多遥远的路程,但是哈利感觉自己跨过了千山万水。

结婚似乎比赴死更需要勇气。哈利想。他一贯擅长牺牲自己,决定去死也就是一念之间。但是结婚,拥有自己的家,和另一个人共度一生,这听起来就像做梦一样。也许就是做梦吧?他肯定梦到过这样美好的事情,就像德拉科说的……

罗恩和纳威停下脚步,往旁边让开一步。莉莉就站在前面,眼眶有些发红,笑容却是真切的喜悦。哈利快走了几步,站到莉莉面前。

“妈妈。”他轻声呼唤。

“我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莉莉伸出手,近乎贪婪地抚摸着儿子的脸,“我还能看到你,甚至参加你的婚礼。我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美梦是会成真的。

哈利感觉自己的眼眶也在发热,他抬起手握住莉莉摸在自己脸上的手,声音有些哽咽。

“我也没想到。”他说,“我本来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你们了。”

“我一直很遗憾没能好好照顾你长大。”莉莉轻声说,“而现在你已经要结婚了,以后就要由他来照顾你了。”

“我会常常回家的。”哈利说,“我会的。”

莉莉突然用力地拥抱了哈利,哈利能听到母亲在耳边的啜泣声。他有些不知所措,只能静静地被母亲抱着,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哈利能看见对面纳西莎已经挽上了,但他不想惊扰母亲给他的拥抱。幸好他的结婚对象也善解人意,司仪也体贴的没有催促。等到莉莉从哈利的肩膀上抬起头,邓布利多的声音才响亮地传遍整个现场。

“请母亲带新郎入场,”邓布利多说,“走上十月怀胎、痛苦分娩的母亲的道路。”

“走吧。”莉莉轻声说,声音还哽咽着,“走吧。”

哈利抽出手帕,给莉莉擦了眼泪。然后他面向入口,右手拿着捧花,左臂曲起。莉莉挽上他的胳膊,踏上入口的红毯。两方以同样的速度前进着,渐渐的,哈利能看清德拉科和纳西莎的脸了。也许是因为纳西莎很早以前就有所准备,她没有太多感伤,还对哈利笑了笑。他们越来越接近,哈利能听到韦斯莱夫人的抽泣声。他情不自禁对德拉科露出一个微笑,看到德拉科对他眨了眨眼睛。

突然,莉莉停住了脚步。她的对面,纳西莎也停下了脚步。然后他们握着儿子的手,转过身,交给他们的父亲,也就是他们出生之后第一个拥抱他们的人。

“请父亲给新郎戴上家族戒指。”邓布利多微笑着说,“他是你家族的荣耀,家族的传承。”

哈利将捧花换到左手,让詹姆握住他的右手。

“我找了很久。”詹姆说,将一个造型古朴精致的戒指戴在哈利的右手无名指上——是波特家的家族戒指。“我想卢修斯肯定是有家族戒指的,波特家也不能丢脸。”他轻声说,“还是你妈妈提醒我,我放在了地下室。幸好放在了地下室。”

哈利头一次看见波特家的家族戒指,这感觉真奇怪。他低头看了戒指一会儿,詹姆握了握他的手,示意该往前去。他跟着詹姆往前走,现在只有他和德拉科走在红毯上。哈利重新用右手捧花了,真麻烦,因为同性伴侣是“对称”,所以他们的婚礼也非得“对称”不可。哈利曲起的手肘不时碰撞到德拉科的手肘,他能感觉到德拉科肢体僵硬,他知道德拉科和他一样紧张得要命。

父亲带着孩子前往礼台,这条路比母亲的路要短不少。因为道路尽头还有人在等待——是新郎的教父。教父往往是在孩子出生前就决定下来的,这就使得父亲的路要比母亲的路短上不少。詹姆和卢修斯将儿子送到通往礼台的台阶前,在小天狼星和斯内普面前停住脚步。

“请新郎摘下家族戒指,交给伴侣的父亲。”邓布利多说,“从此你们的家族交融在一起,不分彼此。”

哈利和德拉科摘下戒指,分别交给卢修斯和詹姆。两个父亲看起来都克制着什么,挺不高兴地接过戒指,随随便便塞在口袋里。哈利几乎听到德拉科的笑声了,他也想笑,但是恐怕自己会笑得很大声,所以只能忍着。

“请教父将结婚戒指交给新郎。”邓布利多和蔼地说,目光柔和地注视着哈利和德拉科。

“我不是德拉科的教父!”斯内普小声抱怨了一句,拿出一个丝绒盒子打开。小天狼星也做了同样的动作,哈利和德拉科将捧花交给教父(和代教父),取出戒指,走上台阶。他们的手终于可以握在一起了,十指相扣,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对方手心的汗。

他们缓步迈上台阶,哈利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越来越随意。梅林啊,他在结婚,和德拉科·马尔福结婚。现在他握着德拉科的手,简直看不清其他人的脸。他好像听见了《婚礼进行曲》,可是《婚礼进行曲》是什么时候响起来的?他好像还听到了快门声,可是不是说婚礼不要请记者么……

“女士们,先生们。”邓布利多突然说话了。他在画像上俯视全场,穿着哈利画的那件礼服长袍,头发和胡子都梳理得整整齐齐,眼睛里闪烁着愉快的光。

现场安静了下来,《婚礼进行曲》的声音也稍微小了一点。邓布利多注视着哈利和德拉科,说到:“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庆祝两个忠贞的灵魂彼此结合。德拉科·卢修斯·马尔福,你是否愿意与哈利·詹姆·波特结为伴侣,相约相契,让彼此的姓氏成为彼此的名字?”

“我愿意!”德拉科紧紧扣着哈利的手,坚定地说。


“哈利·詹姆·波特,你是否愿意与德拉科·卢修斯·马尔福结为伴侣,相约相契,让彼此的姓氏成为彼此的名字?”

“我愿意!”哈利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的手被德拉科握得发痛。他也回应了同样的力道,他喜欢现在的这点疼痛,能够让他知道这确实这真的。婚礼是真的,身边的人是真的……

“我宣布你们成为终身伴侣!”

……掌声雷动是真的,以我之姓冠你之名也是真的。

一直攥在手心的戒指终于可以戴在彼此左手的无名指上了,“哈利·马尔福·波特”和“德拉科·波特·马尔福”在炼金制的戒指上闪闪发光。他们交换魔杖,山楂木魔杖和冬青木魔杖的杖尖都绽放出愉快的火花。他们用彼此的魔杖施展魔法,两只牡鹿守护神从杖尖跃出,绕着场地奔跑。亲吻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司仪来宣布,哈利和德拉科就已经吻在了一起。弗雷德和乔治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上的天,魔法把戏坊显然专门为这场婚礼研制了烟火,哈利和德拉科的名字不断在天上炸开,再变成他们两个的模样,也亲吻在一起。

“我给你准备了礼物。”德拉科抵着哈利的额头轻声说,“想不想看看?”

“是什么?”哈利小声问,在德拉科的眼睛里看到满天的烟火,“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德拉科弹了个响指,布莱斯立刻捧了一个托盘上来。那是一瓶酒,瓶口扎着绿色的缎带。

“这是你。”德拉科打开瓶子,倒了一杯递给哈利,“你们逃亡的时候,我和庄园里的家养小精灵学了酿酒。这是我最满意的作品,热烈醇厚,内敛温柔。它让人觉得脆弱,却又能够使人坚忍。”

“你叫它什么?”哈利晃着杯子,“我听说好酒都有好名字。”

“你真的猜不出来么?”德拉科说,“这是你,波特。”他轻声说,“它就叫‘波特’。我留下了最初的一瓶,放在地下室里。等到死亡的时候,我们可以共饮。”

哈利一口喝干了杯里的酒。酒意熏染了他的脸颊,他笑着宣布:“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先生,麻烦了!”

邓布利多的画像突然平移开来,露出一个入口。哈利也弹了个响指,邓布利多的画像已经移到了就靠边的地方。墙壁突然变得透明,露出了隐藏在画像后的秘密——那是一间画室。一间很奇特的画室。

入口正对着的是德拉科的画像,两边墙壁上也是德拉科的画像,有一些背对着众人,是贴在变透明的墙壁上的,宾客有理由相信那也是德拉科的画像。

“赫敏提议我叫这个礼物‘心房’。”哈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觉得还是挺好的,我想单辟一个房间,专门——”

“我们跳舞吧。”德拉科突然说,“我现在憎恨这些传统的规矩了,我们跳舞吧。”

哈利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搂住了德拉科的脖子。

“好,跳舞。”他说,“完成最后一步,我们就离开这里,回到我们自己的地方去。”

德拉科之前哄骗了佩妮姨妈,他和哈利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房子,只是还没有彻底搬过去。但是现在,婚礼这一天,显然是回到他们自己家要好很多。

邓布利多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应该是进入了画像里的那个房间。想来格林德沃早就不耐烦邓布利多给别人主持婚礼,也不知道是怎么被劝住的。舞曲响起来了,德拉科和哈利走下礼台,旋转到舞池中央。

这是婚礼的最后一步——为表示对这段关系的承认和接纳,双方家长两两配对,同性与同性共舞。

莉莉对纳西莎,两位母亲配合默契,前半曲莉莉跳主步,后半曲纳西莎跳主步,先后顺序是石头剪刀布决定的。另外两对就没有这么和谐了,詹姆对卢修斯,两个人个头都差不多,为谁跳主步谁跳次步险些大踢出脚。小天狼星对斯内普,总得来说还算和谐,因为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简跳,略过了主次步的纠纷。但是他们都板着脸,神情古怪,不像是在婚礼跳舞,反而像是给谁送葬。

哈利和德拉科在这三对的中间,感受着越来越古怪的气氛,简直要跳不下去了。

“我觉得你爸爸要和我爸爸打起来了。”德拉科小声说。

“我看你教父和我教父快把对方咒死了。”哈利也小声说,“哦不好意思,斯内普是代教父。”

一曲终了,场面终于热闹起来。婚礼蛋糕上的狮子和蛇腾跃起来,亲昵地依偎在一起。越来越多人走进了舞池,罗恩和赫敏,科林和金妮,纳威和卢娜,布莱斯和潘西……

“捧花!”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所有人抬头看去,果然看见两束捧花不知什么时候飞上了天空。求婚成功的或者就等着求婚的一下子热闹起来,最终弗雷德和乔治以他们还骑着飞天扫帚的优势获胜——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抢到两束捧花有什么用。哄闹结束后,人群渐渐散开,突然有人提出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哈利和德拉科呢!?”

哈利和德拉科已经幻影移形溜回了他们的家。这是一栋二层的小别墅,目前只有一些日常家居。他们两个直接落在卧室里,撕扯着滚在一处。

“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德拉科咬着哈利的脖子说,“我想做这件事很久了。”

“我们以前难道没做过?”哈利忙着解德拉科的领带,随口应了一句。紧接着,他就听德拉科贴着他的耳朵说:“不是这件事。是……叫你小母龙。”

哈利解扣子的动作顿住了,感觉脸上一阵一阵发惹。他按住德拉科,像是才认识他一样说到:“你是怎么——混蛋!我——我靠,我以为‘我的媚娃’是你能够喊出来的最羞耻的称呼了!”

“你不喜欢么?”德拉科轻笑了一声,“这可是你一年级给自己的定位。”

“如果我知道我以后会和你结婚,我绝不会给自己挖这个坑还亲手埋土的!”哈利推了推德拉科,好像是被他撩得恼火了。但是德拉科知道不是这样,因为哈利的身体正热切地回应他。而他拥抱着哈利,能够感受到自己浑身都叫嚣着渴望。

德拉科以前从未奢望过会和波特和平共处,更别提成为朋友。结果他们成了恋人,成了彼此的伴侣,成了彼此生命的一部分。

“哈利。”德拉科突然收起了不正经地调笑,只是注视着哈利的眼睛。哈利望着那双已经刻在脑海的灰色眼睛,突然轻轻笑了一下。

他想德拉科真是个混蛋,总是精准地找到他所有弱点。他想起他们刚刚上过床的时候,那会儿德拉科最会卖可怜,一句“我从上辈子就开始喜欢你”,他就毫无招架之力,乖乖投降。现在也是这样,一个眼神就已经足够了,只要一个眼神。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哈利·波特,同样渴望着德拉科·马尔福。

下雨了,浪花翻滚着动摇大海上的孤舟。雨越下越大,滴滴答答敲击海面,然后润进去,融进去,像是本就一体。暴雨徒劳地试图掩盖那些在天幕下的回响,模糊不清的轻柔暧昧,一律被雨水打散融在风里。然后终于,天亮了,一抹白从云层中钻出来,温暖着欢愉后懒倦的身体。

这真是太奇妙了。

哈利搂着德拉科的腰想。

一切都很奇妙,他曾今羡慕德拉科的家庭,而现在他有了自己的家,成了德拉科家庭的一部分,还和德拉科成了一个家。

“你说什么?”德拉科侧头去听哈利困倦的嘀咕声,“要喝水么?”

哈利摇摇头,脑袋枕在德拉科的胳膊上,又咕哝了什么,呼吸渐渐平稳了。德拉科听清了他最后的话,轻笑一声,挥动魔杖关上了灯。

“我也爱你。”

他在黑暗中轻声回答,也闭上了眼睛。


TBC——

德拉科送酒的灵感来自《我不》-成都姑娘,九九给他心爱的姑娘酿了一瓶酒,并用她的名字命名。

“小母龙”出自Chapter 16,德拉科看诺贝塔的时候,哈利说“我一点儿也不怀疑你以后会娶个母龙。真的,很配你。”

“我的媚娃”出自Chapter 85,德拉科因为注意哈利而没有被媚娃吸引。

评论(69)
热度(474)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