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完

Chapter 280

十九年后。

这一年的秋天似乎一下子就到了。九月一日的早晨清风拂面,柔和的阳光铺在柏油马路上。小小的一家人在车声中轻快地穿过马路走向庞大的、被熏黑的火车站,金发的男人拧着眉,厌恶地瞪着一辆汽车排气管后冒出的尾气。两只大笼子在两位父亲推的行李车顶上格格作响,笼子里的猫头鹰不满地叫着。雪枭停在黑头发男人的肩膀,歪着脑袋,琥珀色的眼睛安抚着笼子里的两只小猫头鹰。红头发的小女孩抓着一个爸爸的胳膊,泪汪汪地跟在三个哥哥后面。

“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不能从马尔福庄园过来。”德拉科不满地说,“詹姆斯的时候你不让,现在阿不思和斯科皮你也不让。”

“可你不是也很喜欢我们的新车嘛。”哈利低头看了一眼他一直不肯换掉的曾经属于费比安·普威特的破旧手表,“好了,我们不要耽误了——哦,莉莉娅,亲爱的。”他腾出手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不用多久,你也会去的。”

“两年呢!”莉莉娅吸着鼻子,“我现在就想去!”

“学校有年龄限制,你现在肯定去不成的。”德拉科抽出手帕,弯腰给小姑娘擦了擦眼泪,“但是我们可以去霍格莫德村,好么?那里离霍格沃茨很近,秋阿姨和塞德叔叔也在那里。你还记得他们么?”

莉莉娅细声细气地说:“记得,他们是詹姆斯的教父和教母。”

“你喜欢他们,对不对?”

莉莉娅噘着嘴,勉强点了点头。

一家人穿过人流朝第9和第10站台之间的隔墙走去,旅客们好奇地盯着猫头鹰。喧闹声中,阿不思的嗓音从德拉科那一边飘到了哈利的耳边,斯科皮也期待地看着哈利。

“我真的能和斯科皮分到一个学院么?”阿不思问,“分院帽会听我们的意见?”

“是的,孩子们,没错。”哈利拍了拍詹姆斯的肩膀,“来,从你开始。”

詹姆斯咧嘴笑了笑,推着推车飞跑起来,转眼就消失了。阿不思和斯科皮紧跟其后,猫头鹰在笼子里不安地叫起来,海德薇忍不住扇了扇翅膀。

“没事的,好姑娘。”哈利安抚地说,“阿不思和斯科皮会好好对你的孩子的,我发誓。”接着,他又有点儿埋怨地看着德拉科,“就跟你说不要在今天让埃忒尔出去送信。”

“爸爸妈妈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旅游,除了海德薇和埃忒尔,我们还有一只猫头鹰可以找到他们么?”德拉科说,“刚结婚的时候我甚至不觉得他们可以好好相处,现在竟然一起相亲相爱地留张纸条就跑了,真是不可思议。”

“刚结婚的时候我们还以为不会有孩子呢。”哈利说,“但是现在我们有詹姆斯,阿不思,斯科皮和莉莉娅。走吧。”

他们也穿过了隔墙,现在,一家人都来到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阿不思和斯科皮就站在不远处,又兴奋又拘谨,詹姆斯已经看不见了。莉莉娅询问地看了一眼哈利,哈利微笑着点点头,她立刻往前,跑到哥哥们旁边去了。

“这真的不可思议。”德拉科轻声说,注视着孩子们,“詹姆斯就不必说了,我很高兴他现在越来越活泼,活泼得能拆了屋子。阿不思和斯科皮……我还记得在我爸爸生日上你把他们带来的时候,我爸爸那副鼻子都气歪了的样子。”

哈利轻笑一声,显然也想起了当天的事情。

四个孩子里,詹姆斯是哈利和德拉科的第一个孩子,是他们在孤儿院遇到的。那天是真的很恰好,他们路过那家孤儿院,听到里面有孩子用稚嫩的声音喊着“怪物!怪物!”他们从门口看进去,就看见一个除了眼睛哪里都很像哈利的小孩,站在几个孩子中间,低头死死攥着拳头,额头上的伤口正在迅速愈合。哈利和德拉科立刻走进孤儿院,一个负责和这个孩子交谈,一个去找院长办领养手续——这个孩子就是詹姆斯,詹姆斯·小天狼星·马尔福·波特,用了哈利爸爸和教父的名字。

而其他的三个孩子——感谢斯内普,是的,斯内普。阿不思·西弗勒斯·马尔福·波特、斯科皮·德拉科·波特·马尔福和莉莉娅·卢娜·马尔福·波特,他们都来自于婚礼前约谈时斯内普给的羊皮纸。

哈利也是在后来发现了羊皮纸的奥秘,当时他只顾着紧张斯内普紧张纳西莎和卢修斯,以至于和德拉科蜜月结束后才发现这两张羊皮纸。都是闪闪的功劳,她在清理衣服的时候发现了不认识的东西,不知道怎么处理,就留在了德拉科的书房。而他们有一天想在书房干柴烈火的时候……嗯哼。

两张羊皮纸,一张是写满了艰涩难懂的如尼文的稳定灵魂的魔药——哈利使用这个魔药的第三年就很少会头痛了。而另一张是用古英文书写的魔法,梅林保佑,一个纯血家族为子嗣而研究出来的魔法,常用于不孕不育的夫妇。只需要夫妻双方的精血,加以诸多原料制作的仿造母体环境的培养皿,就能够拥有一个健康的、融合双方血脉的婴儿。

哈利和德拉科一直知道卢修斯在为德拉科之后的继承人而烦恼,只是从来没有提起过。于是他们用了漫长的时间来研究这个古老的魔法,十二年前才成功地让他们的精血结合,成功孕育出阿不思和斯科皮。一个培养皿只能有一个孩子,这也是为什么阿不思和斯科皮相差了几天。而之后,因为有和詹姆非常相像的詹姆斯,哈利和德拉科又研究了两年,这才有了莉莉娅。四个孩子都是根据长得更像谁来决定姓氏的,卢修斯总觉得儿子吃亏,说波特的基因太野蛮。

“我孙子这么大了你才给我看!?”哈利学着卢修斯的语气说,“还是两个!”

“我当时有点儿不高兴。”德拉科说,“觉得爸爸用词不严谨,好像詹姆斯就不是他的孙子一样。”

“你知道他没有那个意思。”哈利说,“他只是埋怨我们瞒着两个孩子的事。”

“我知道,我知道。”德拉科耸耸肩,低头检查行李,“你给阿不思带了多少糖?上次给他们体检的时候,阿不思可是有点儿蛀牙了。”

“等下问问赫敏能不能约一下她爸爸妈妈,”哈利有点儿心虚,“我控制了,真的,上回那盒果汁奶冻球我明明藏得好好的。”

“他们现在已经知道运用一点儿魔法来达成目的了。”德拉科叹了口气,“看来要委屈詹姆斯在家里不能用魔法了。”

“那打个报告给我。”哈利——现任法律执行司司长——说,“我签个字就行。”

“你自己写不就行了么?”德拉科说,“司长先生,我还记得战争结束的时候你跟我说要辞职——辞到哪里去了?”

“我辞了啊。”哈利无辜地说,“结婚后的第五年食死徒就老实的差不多了,我不是立刻就辞职去打魁地奇了?唉,我的辉煌岁月,都是赫敏邀请我回来当司长,不然我还能抓好几年金色飞贼呢。”

“你还敢说。”德拉科斜睨他一眼,“你当傲罗的时候我天天围着傲罗办公室转,你去抓飞贼的时候我简直成了队医——本来恢复得就慢,偏偏还不老实!幸好你现在是个坐办公室的司长,不然还要把我折腾到哪里去?”

哈利讪讪一笑,没说话。他知道德拉科是心疼他,一直以来他就没有太悠闲过。那时候他们又要研究古魔法,又要忙工作,斯内普为了确保婴儿发育状态,还叫他们轮番去体验同感魔咒——一种经常用在未婚爸爸身上叫他们担起责任,或者让已婚爸爸体会妻子辛苦促进感情的魔咒。一般来说,体验过这个魔咒,他们有好几天都觉得自己十月怀胎。哈利第一次体验的时候很晚才回来,目光迷茫空洞,德拉科还以为他遭遇了什么暴行,吓得魂不附体。之后,他们频繁地回到各自家里,就为了多陪陪各自的母亲。布莱斯不明就里,调侃他们两个说哈利回娘家就算了,德拉科怎么也回呢?之后潘西怀孕,哈利压着布莱斯,德拉科动手,让他也好好地体验了一把想回娘家的感觉。

“爸爸!父亲!”斯科皮突然在远处踮着脚喊,“罗恩叔叔在这里!”

哈利和德拉科循着声音望过去,果然看见雾气里显出四个人,站在最后一节车厢旁。罗恩和赫敏一家四口在这里,罗丝已经穿上了崭新的霍格沃茨校袍,她的弟弟雨果艳羡地摸着她的袍子。

“停车挺顺利吧?”罗恩问哈利,“我也是。赫敏不相信我能通过麻瓜驾驶考试,是不是啊,赫敏?她还以为我不得不对考官使混淆咒呢。”

“我可没有,”赫敏说,“我对你完全放心。”

“其实,我是使了混淆咒。”罗恩帮着把阿不思的箱子和猫头鹰搬上列车时,对哈利耳语道,“我只不过是忘了看后视镜,实际点吧,我可以用超感咒。”

“德拉科也是。”哈利小声说,“他更过分,连车都没练过就想上路,直接冲进驾校弄了一张驾照。幸好及时发现,不然真是不敢想象。”

“我听到了。”德拉科说,“我再说一次,我们本来可以直接幻影移形——”

“又来了。”哈利叹了口气,“你带着四个孩子三只猫头鹰,随从显形的事情我们说过很多遍,对于孩子来说不是那么安全——”

“你们在吵架么?”一个笑盈盈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是金妮。科林站在她旁边,拉着小女儿的手,对哈利微笑。

“弗兰克和加文呢?”哈利问,“怎么没看见他们。”

“一进来就跑到火车里去了。”金妮说,弯下腰拥抱莉莉娅,“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个孩子似乎更像弗雷德和乔治。”

“他们的舅舅不是也很喜欢他们。”德拉科说,“上次聚会的时候,弗雷德说立遗嘱的时候就写他们的名字。”

“那就什么都是薇薇安的了。”罗恩笑着对他的小侄女说,“高兴么,薇薇安?”

“他不是当真的。”赫敏对金妮说,又转向哈利道,“对了,麦格教授已经是第三次邀请你回校任教,你——”

“能不在这里谈工作的事么?”哈利有点儿生无可恋地说,“我现在怎么回去,我总不能和莱姆斯抢教职吧?”

“为什么不考虑考虑?”德拉科挑起一边眉毛,“现在霍格沃茨有两个魔药教授——”

“那是因为斯拉格霍恩快退休了。”

“莱姆斯也不会待多久。”德拉科说,“小天狼星不是一直嚷嚷着要和詹姆、莱姆斯一起去游遍七大洲四大洋么?”

“小天狼星最近不是忙着堵斯内普教授,他真的有空出去转么?”

“说起来,小天狼星怎么……”

“可能是突然和斯内普教授成了朋友觉得挺新奇的吧。反正既然斯内普教授没说什么,总比他们两个一见面就要弄死对方好。”

“也是。”

赫敏竖耳旁听,冷笑一声:“呵。”

“一会儿有什么安排么?”罗恩问,“中午一起吃饭?”

“我和德拉科要去一趟达力家。”哈利说,“我的小侄女安娜前两天瞪炸了一个闹钟,就因为那东西太吵。她吓坏了,达力问我能不能去看看,毕竟我——”

“毕竟你和他们家深仇大恨。”德拉科不高兴地说,“他们不是很会对付我们这种人么?”

“德拉科。”哈利无奈地喊了一声,“那些事都过去了,安娜才只有七岁——”

“嘿!”詹姆斯突然钻了出来,已经卸下行李、猫头鹰和推车,并显然有一肚子新闻要讲。

“泰迪在那边,”他气喘吁吁地说,指指身后云雾般翻滚的蒸气中,“刚才碰到了!你猜他在干什么?亲吻维克托娃!”

他抬头望着大人,显然为他们的无动于衷而失望。

“我们的泰迪!泰迪·卢平!在亲吻我们的维克托娃!我们的表姐!我问泰迪他在干什么——”

“你打搅了他们?”德拉科说,“你真像小天狼星。”

“——泰迪说他是来送她的!然后就叫我走开。他在亲吻她!”詹姆斯又说,像担心自己没说明白。

“如果他们结婚多好。”莉莉娅兴奋地拽着哈利的胳膊,“这样咱们两家就是一家啦!他是你的教子,维克托娃就会成为你的儿媳——”

“既然他是我的教子。”哈利在莉莉娅的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

“那维克托娃——我是说,韦斯莱奶奶一家——”

“罗恩和赫敏是阿不思和斯科皮的教父和教母,金妮和科林是你的教母和教父。”哈利笑着说,“还记得么?”

莉莉娅露出一点困惑的表情,思索起来。

“我想让泰迪更多地来我们家!”詹姆斯兴致勃勃地说,“我可以和阿不思、斯科皮合住——泰迪可以住我的房间!”

“不行,”哈利坚决地说,“你们三个不能住在一个房间,除非我想让房子被毁掉。”

“好了,亲爱的。”德拉科说,“快十一点了,该让孩子们 上车了。”

“好吧。”哈利说,揉了揉阿不思的头,“别忘了跟纳威和卢娜说我们爱他——还有斯内普教授。”

“我知道了,爸爸。”阿不思说,“但是我能不跟斯内普教授说么?”

“你的名字里还有他的名字呢,他会喜欢你的。”德拉科笑着说。阿不思长得和哈利一模一样,在惧怕斯内普这点上也一模一样。想到这儿,他忍不住扭头问哈利:“你说纳威到底是怎么和斯内普教授做同事的?”

“也许等我回去当教授的时候能解决这个问题。”哈利摇摇头,挨个拥抱孩子们。

“圣诞节见。”德拉科说,“别忘了海格下星期五请你们去喝茶,可以招惹但不要打不过皮皮鬼。”

“我记着那个咒语呢,”斯科皮说,“瓦西迪西!”

“我也记得!”莉莉娅抢着说,“是莱姆斯教给你们的,还有夫神护卫——”

“是呼神护卫。”哈利纠正了一句,又交代两个小儿子,“别跟人决斗——在你们没学会怎么决斗之前。还有别让詹姆把你们惹急了。”

“但是如果有人欺负你们,就只管把他们送到圣芒戈来。”德拉科说,“爸爸等着瞧。”

“德拉科。”哈利无奈地喊了一声。

詹姆斯已经蹿上火车不见了,过一会儿又出现在最近的一扇窗户对外面挥手。阿不思和斯科皮没有动,两个孩子对视一眼,阿不思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问:“我们到了霍格沃茨,就能听到你的故事么?”

悄悄话是说给哈利听的。在两个孩子——包括莉莉娅现在——的睡前故事里,只要是德拉科讲出口的,往往是以哈利为主角。哈利嗔怪地看了德拉科一眼,示意自己的伴侣来解决孩子对自己盲目崇拜的问题。

德拉科只是笑了笑,一手一个,揉了揉孩子们的脑袋。

“当然。”他保证说,“会有很多人想要向你求证,你只要装作高深莫测,就能听到完整的故事。”

“那到底是个怎样的故事?”斯科皮期待地问。他们都有点儿害羞,觉得自己已经十一岁,不应该再纠结睡前故事。可是阿不思还是忍不住对德拉科抱怨:“你总是只讲一点点——”

“那是一个很棒的故事。”德拉科笑着说,“它以爱开始,以爱结束。”

两个孩子若有所思地上了火车,莉莉娅憋红了眼眶,用力地抓着哈利的手臂。

红色列车的车厢开始关闭了,家长们模糊的身影拥上前去,给孩子们最后一刻的亲吻和叮咛。许多学生从最近的窗口探出身来,车上车下许多面孔似乎都转向了哈利。有人悄悄走进阿不思和斯科皮,两个孩子吃了一惊,接着就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却随着听到的东西而显得越来越惊奇。

“你真的教对了?”哈利忍不住问,“如果阿不思和斯科皮圣诞节回来,已经变得张口闭口‘我爸爸’——”

“有什么问题么?”德拉科理直气壮地说,“我三年级就说,孩子像你,就宠着惯着。”

“你三年级的时候怎么就成了这么说的!”哈利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列车移动了,哈利跟着往前走,望着孩子们兴奋得发光的脸庞。他一直微笑着,挥着手,看着列车渐行渐远。赫敏和金妮都走在他前面,哈利举着手停下脚步的时候,她们还想要走过那个弯道似的。

“明年就更热闹了。”德拉科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上来,轻轻按住哈利的肩膀,“布莱斯和潘西家的小公主明年也满十一岁了,那孩子可是把潘西的娇蛮劲儿学得十足十。”

哈利轻笑了一声,放下手,无意中触到了额头上闪电形的伤疤。他以前从没想过会有现在的日子,他保护了自己想保护的人,甚至意外地再次拥有了爸爸妈妈。现在一切都好,有阳光、和平、爱人、家庭。伤疤不会再痛了,甚至缺损的灵魂一角都安分下来。

一切都好。

“不舒服么?”德拉科有点儿担忧地问,“头痛?”

“没有。”哈利放下手,微笑着问道,“你刚刚说,以爱结束?”

“我说错了么?”德拉科说,“因为莉莉的爱你成了那个愚蠢的大难不死的男孩,有了那么多灾多难的生活。因为我妈妈对我的爱你才假死成功,能够击败伏地魔。因为你对失去的人的爱,我对家庭和你的爱,我们回到过去。然后又是因为爱,你找回了失去十几年的父母,而我们有了自己的家。”

“我不是说这个。”哈利看着德拉科,“结束?”

德拉科这下明白了,有点儿惊恐地盯着哈利伤疤,疑惑地问:“没有结束么?”

哈利摇了摇头。

“它还在继续。”他说,“只是广为人知的部分结束了,接下来的,只有你知我知。”

火车最后的声音也消失了,海德薇展翅高飞,竟也送了一程。

 

——THE END

评论(283)
热度(1395)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