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另一方知

※上承《另一方圆》


哈利宣布他要和马尔福结婚的时候,罗恩整个跳了起来,而赫敏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像是终于遇到了一道答不出来的题。

“我是来通知你们的。”他们的友人很好脾气地说,“以后应该就不怎么见面了,所以你们要来就来吧。”

“你说什么?”赫敏提尖了声音,“什么叫以后就——是不是马尔福做了什么?”

哈利随意地摆了摆手。

“没什么。”他说,“我求的婚,他说我把绷带摘掉就同意。你不是也挺高兴的么。”

“可你——你——”

“我是自愿的。”哈利说,“就这样,欢迎来参加我的婚礼。”

罗恩看起来要破口大骂了——他们一直避免这个,因为哈利的精神状况一直不好——赫敏赶紧拽住罗恩,就这会儿功夫,哈利一个幻影移形,不见了。

“他搞什么鬼!”罗恩气急败坏地说,“怎么——怎么就选了马尔福?谁都行,怎么偏偏——马尔福!”

“这就要问马尔福了。”赫敏沉着脸说,“走,我们去找他。”

他们冲到马尔福的办公室的时候,马尔福正和一个同事说话。同事满面喜色地恭喜马尔福:“救世主求婚!真是了不得!”

“还真是哈利求婚的?”罗恩用口型对赫敏说。

赫敏拧着眉,敲了敲门:“马尔福。”她直截了当地说,“我们想和你谈谈。”

马尔福用礼貌的微笑送走了同事,迎了他们进来。

“你们想问哈利的事?”他在办公桌后面坐下,“他告诉你们的?”

“我想知道你做了什么。”赫敏说,“哈利现在总是说反话——你确定他是那个意思?”

“我以为你会先担心是不是我哄骗了他。”德拉科挑起一边眉毛,给赫敏看自己左手无名指的戒指,“我不觉得他这个意思会让我理解错。”

“他现在确实很容易被哄骗。”赫敏又说,“所以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做的全部就是昨天在花园偶遇了你们。”德拉科说,“然后他今天就跟我求婚了,我同意了,就是这样。”

“你为什么会同意?”罗恩声疾色厉地问,“你和哈利在学校的时候连好好地对个眼都是天方夜谭,你怎么会同意他的求婚?马尔福,如果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德拉科转动椅子,侧身看了看窗户。他的手指敲在桌子上,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

“我喜欢他。”最后他说,“这就是答案,你们信不信无所谓,我喜欢他。”

短暂的沉默。罗恩再次尖锐地问:“那你看起来怎么一点儿高兴的样子都没有?”

“高兴?”德拉科冷笑了一声,突然站了起来,“你问我高兴?你现在看着他的样子高兴得起来么?如果你都不会,你觉得就算我夙愿得偿,我开心的起来么!?”

“我当然没有——”

“好了,我们不是来吵架的!”赫敏也站了起来。她审视地看着德拉科,慢慢问:“所以,你决定好了?如果哈利和你结婚,我想他现在更愿意住在马尔福家。你确定……”

“那都是我的事了。”德拉科说,“我会做好,不需要向你们保证。没什么事的话,欢迎来参加我的婚礼。他以后……我猜他想逃开你们很久了。”

德拉科是对的。赫敏和罗恩之后在圣芒戈就没能再见到哈利,一直到婚礼前夜才接到猫头鹰。他们去了,婚礼举行一半,结婚戒指刚刚交换,傲罗办公室通知过来,哈利二话没说就离开了。德拉科一个人站在司仪面前,捏着戒指笑了笑——他还没来得及给哈利戴上戒指。

赫敏走了过去,罗恩跟着她,和潘西、布莱斯打了个照面。

“你……还好么?”突兀地,罗恩说。

“啊,挺好的。”德拉科抬起左手,对他扯了扯嘴角,“好歹他记着给我戴上了。”然后他转头,对潘西和布莱斯说,“你们帮我招待一下吧,我先回庄园安排了。”

然后他也离开了。

赫敏和罗恩与潘西和布莱斯对视片刻,两方人马不约而同转身,招待起讶异的宾客们。

客人大多是德拉科请来的,哈利这边只请了韦斯莱一家和赫敏。韦斯莱夫人在桌子边无措地站着,低声问赫敏:“怎么啦?哈利干什么去?”

“傲罗办公室紧急任务。”赫敏勉强笑着解释,“没什么事,马尔福也没介意,放心吧。”

马尔福可能永远都不会介意的。赫敏想。她记着那天在花园偶遇,马尔福打招呼的第一句话还是讽刺哈利怎么当上英雄就残了。那大概是他这辈子对哈利说的最后一次尖酸刻薄的话,以后想再听到,可能都是妄想了。

“我不明白。”罗恩轻声说,“马尔福根本不需要……你相信他说的?你觉得是这样?”

赫敏瞥了他一眼。

“那你觉得呢?”

“我觉得是这样。”罗恩点点头,“但是……我不是和他关系好起来了,但是……”

但是。

赫敏垂下眼睛,送韦斯莱一家离开。罗恩那句但是就没有但是出来,憋在了嘴里。

今天是个好天气,太阳很大,风很凉。哈利和德拉科放大的结婚照在礼堂正中央俯视着,谁也没有表现出喜悦的模样。

后来赫敏和罗恩再也没能好好地见过哈利了。十年,罗恩跟着乔治去搞魔法把戏坊倒情有可原,可赫敏和哈利都在魔法部的屋檐下,竟然也总是被哈利躲了过去。他们只见过那两个小小的孩子,在德拉科给出的宠爱下健康成长,乖巧活泼。阿不思和哈利简直太像了,赫敏每次看过他都觉得心里发酸,然后眼睛就跟着酸了起来。

阿不思问她:“赫敏阿姨,爸爸为什么不喜欢我们呢?”

赫敏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能一遍一遍跟他们保证:“哈利是爱你们的,我发誓,他真的是爱你们的。”

没经历过鲜血淋漓的孩子不明白战场和失去会带来什么。可是受到伤害的为什么是他们呢?好像总是这样,比如哈利,比如哈利和德拉科的两个孩子。

这样的日子似乎太难熬了,但难熬难熬着也就过去了。哈利和德拉科结婚的第十一个年头,马尔福的猫头鹰——现在赫敏和罗恩已经很熟悉这只猫头鹰了,他叫威特——送来消息,说他们离婚了。德拉科在信里难得透露出开心:“我们离婚了,但是他爱上我了。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赫敏合上了信。罗恩想了想,说:“我和乔治请个假吧,先回傲罗办公室。等找到哈利再说。”

赫敏同意了。

哈利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傲罗,将踪迹掩藏的很好。赫敏和罗恩私下里加班加点,终于抢在斯科皮和阿不思上学前把哈利的地址塞给了德拉科。德拉科成功了,他带回了哈利,各种意义上地带回了哈利。

赫敏拿着威特最新寄来的信,高兴地把脑袋塞进了壁炉里。

“马尔福!”她大声问,“你做了什么?哈利同意来参加聚会了!”

罗恩狂喜的叫声从她身后传来,飞路碧绿的火焰中,赫敏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潘西和布莱斯看着醉倒在桌子边的德拉科,两人对视一眼,狠下心劝到:离婚吧。

德拉科已经醉了,但还是很敏感。他一听到“离婚”这个词,就立刻开始猛烈摇头。

“绝不!”他大声说,“我不会和哈利离婚的,爸爸,你听我说——”

布莱斯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假装自己没有听到德拉科在对卢修斯慷慨陈词。

他们知道卢修斯一直不满意这桩婚事——没办法满意,换谁都不会满意的——这就导致德拉科爆发的时候总是和卢修斯念叨和哈利结婚的一百个好处,真是难为他编得这么辛苦。

“——所以我不会和哈利离婚的!”德拉科挥舞着酒瓶子说,演讲显然已经进入到最后阶段,“他现在只有我了,哪怕他不要我。可是我怎么能不要他呢,他本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潘西叹了口气。

她一直知道德拉科对波特那种诡异的着迷,他的整颗心都好像一直长在死对头身上。那种感觉早就超过一般同学或者一般仇敌,除了爱情没有第二个解释。但越是知道他的着迷就越是心疼他如今的委屈。

可德拉科只是说没关系。

哈利回来的时候记得要我给他戴戒指——是他自己说的,挺好的。

哈利今天晚上偷偷去看孩子了——和他谈谈?不不不,别吓着他。

哈利昨晚在客厅等我!你能相信我,他在客厅带着孩子等我回家!

哈利——

哈利……

哈利和我离婚了。

布莱斯说德拉科真的是没救了,离婚都离得这么兴高采烈,他还是第一次见。

潘西若有所思,说这也许真的是好事吧。

比起布莱斯只能陪德拉科喝酒,潘西经常一天三趟跑马尔福庄园,照顾那两个爸爸不疼父亲太忙的孩子。赫敏和罗恩也想来,她知道罗恩准备了一大袋子魔法把戏坊新品,但是哈利不想见他们,所以马尔福庄园的权限从没有对他们打开过。德拉科甚至生怕哈利触景生情,潘西偶尔偷渡一些进来,当天带来就要当天带走,不能留下一个火星。

然后就是那么一天,在德拉科说哈利会在晚上偷偷去看孩子的一天,潘西撞到了哈利在家休假。

那天哈利正在两个孩子的房间里,阿不思和斯科皮熟睡着,他坐在摇篮边,看着他们。家养小精灵战战兢兢地揉着茶巾,注意到潘西想出声说话,潘西赶紧用手指抵在唇边,制止了她。

她小心地观察着哈利。

哈利完全没有注意到马尔福庄园里有一个入侵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马尔福庄园里竟然会慢慢放轻警惕。他轻轻晃着摇篮,一根手指被阿不思拽着。两个小团子在摇篮里挤挤挨挨,斯科皮的脚压到了阿不思的腿上,哈利小心地将他拨开,给他盖好被子。

“哈利主人。”家养小精灵颤颤地说,“再过一会儿,小主人就该起来喝奶……”

“这么久了么?”哈利脸上堪称温柔的神色瞬间变成了茫然。他抬头看了一眼婴儿房里的钟,这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他就又缩回了壳里,把手指从阿不思手里抽出来,全然不管孩子在睡梦中瘪起了嘴。

潘西躲了躲,怕撞上哈利。然后,就是躲得这一瞬间,她看见哈利站住脚步,看着斯科皮。他像是看着斯科皮,又像是想从那五官中看出谁来。然后她听见哈利问:“斯科皮长得真的很像他父亲,是不是?”

家养小精灵刚要回答,哈利推门走出来,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后来潘西还撞见了几次,有时候是哈利握着孩子们的手教他们走路,有时候是哈利在厨房,为一个小小的蛋糕忙碌。

几次又几次之后,德拉科兴高采烈地告诉潘西和布莱斯,哈利晚上等他回家了。

布莱斯说卧槽,你非得养孩子竟然还真的有用。

潘西和布莱斯一开始都是坚决反对德拉科使用古魔法的。尤其是布莱斯,他直言德拉科前脚捣腾出孩子,后脚两个孩子就要被哈利掐死在摇篮里,余生就得阿兹卡班凑活着过了。德拉科力排众议——倒很有几分波特当初非要结婚的气魄——硬是把两个孩子送到了哈利面前。他说哈利什么都没有才会变成这样,一旦他有,肯定会有所改变的。

事实证明德拉科是对的,变化就是从这两个孩子开始的。潘西亲眼见证了,亲口告诉布莱斯了。布莱斯也偷偷溜过去,也见证了,从此不再劝离了。可是他不劝,哈利反而自己离了。那天在圣芒戈,看着哈利逃似的离开,留下两个孩子和一个德拉科,潘西和布莱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德拉科。

德拉科不需要他们安慰。德拉科挺高兴,对两个孩子说:“你们的爸爸马上就要回来了。”

这一马上就是一年,波特确实回来了。回来了又似乎有哪里不一样,比如……

布莱斯目瞪口呆地看着蜷在沙发上的哈利,还有桌子上冒着热气的醒酒汤。阿不思和斯科皮和他挤在一张沙发上,一个脚搭在哈利的肚子上,一个整个趴在哈利身上。

“怎么又在这儿睡着了……”德拉科小声抱怨了一句,走过去示意布莱斯帮忙,把两个孩子送回卧室。折回来的时候,哈利已经清醒,坐在沙发上有点糊涂地低头看着被子。

“哈利?”德拉科喊了一声,哈利立刻扭头看着他,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

“孩子不见了!”他说,“阿不思和斯科皮,我一睁开眼睛就——”

“抱歉,抱歉。”德拉科赶紧上前,搂住哈利安慰,“我和布莱斯把他们送回卧室了,吓到你了?没事的,没事的……要不要去看看?”

布莱斯告辞了。他觉得自己不适合继续待在那里。他觉得孩子这种存在真是个奇迹,能让波特现在这么牵挂惦记的人可不多……当然,这和没剩几个了也有关系。

布莱斯离开了。马尔福庄园里,哈利关上孩子们卧室的房间,整个人都松懈下来,和德拉科一起回了卧室。

 

阿不思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床头柜上的热牛奶和吐司。他坐起来,往斯科皮那边看,在那边的床头柜上也看到了同样的东西。于是他跳下床,推醒斯科皮,喊道:“快起来,不然又只有上课的时候才能见到爸爸了!”

斯科皮立刻跳了起来。两个孩子三口两口解决食物,含着牛奶穿衣服,冲出这间以权谋私而来的卧室时,正赶上哈利要逃出门去。

“爸爸!”他们喊着扑上去,哈利一僵,转过身来摸了摸他们的头。

“早上好。”他说,“我以为你们还要一会儿才能起来呢。”             

阿不思用力地蹭着哈利的大腿,委委屈屈地说:“我们已经三个早上没见到你啦!”

“有……有那么久么?”哈利犹豫了一下说。事实上,当然有这么久,因为他是故意躲着两个孩子的。他也知道两个孩子今天是特意来堵他的,从他们过于急促的呼吸和因此泛红的脸蛋看出来的。

哈利实在不知道怎么对待这两个孩子,亏待久了,一朝醒悟过来只留下满心愧疚,反而不知道怎么补偿厚待。斯科皮抱着哈利的另一条腿,也可怜巴巴地看着哈利。

德拉科永远不会这样。

哈利想着,再看斯科皮,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我明天早上会叫你们起来吃早饭,好么?”他蹲下来,和两个孩子商量,“现在先去上课,行不行?”

“好!”孩子们大声地答应,故意把没系好的领带和袖扣露在哈利面前。哈利叹口气,给阿不思整理领带,又给斯科皮系好袖扣。

“走吧。”他说,“我送你们去教室,第一节课是什么?”

哈利一直都很奇怪,他如此亏待两个孩子,两个孩子却对他没有丝毫怨恨。他只能说这是德拉科的功劳,是德拉科在他疏忽的那十年安抚照顾孩子们,让他们对自己心无芥蒂。

两个孩子对哈利来说,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可能他就是缺少与血脉相连的人,缺少存在的证明。他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两个小团子的时候心里那种恐慌——会害死的人突然又多了两个的恐慌。哈利不知道怎样照顾孩子,他是个孩子的时候没被照顾过。哈利也不知道怎样教育孩子,他是个孩子的时候没谁费心教育他。阿不思和斯科皮对他来说一度比伏地魔还要可怕,更可怕的是他无法对这两个孩子举起魔杖。

可是对于两个孩子来说,他们的爸爸是一个非常奇妙的存在。

大概和一些孩子不一样,阿不思和斯科皮喜欢看父亲和爸爸吵架。因为只有这个时候哈利的脸上才会有生动的情绪,他们觉得哪怕是愤怒,出现在爸爸脸上都让人觉得高兴。

“因为爸爸很多时候,就像个木头人似的。”

第一次提起吵架的话题时,斯科皮这样告诉德拉科。德拉科沉默了很久,揉了揉他们的头,然后第千百次地重复:“不要责怪他,这不是他的错。”

那是谁的错呢?

斯科皮和阿不思偷偷溜进父亲的书房,踩在办公桌上去翻那些大部头的书。他们折腾了足足一个下午,才在一份战争牺牲名单里得到答案。他们在上面找到很多名字,名字的生平概述或多或少地都会提到一个叫哈利·波特的人。他们知道他们的爸爸就叫哈利·波特,可是他们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失去这么多,也不知道英雄原来是会变成这样的。

阿不思和斯科皮拿着那本书坐了很久,小小的孩子费力地收拾了书房,溜回卧室。他们很久都没有睡着,闭着眼睛蒙骗负责照顾他们的家养小精灵和下班回来的父亲。夜深到静悄悄的时候,门再次开了,他们听到家养小精灵轻声说:“晚上好,先生。”

来人没有说话。

但是紧接着,阿不思和斯科皮能感受到有谁点亮一盏灯 ,坐在他们旁边,还给他们都掖了掖被子。

“他们今天都做什么了?”房间里沉默了很久,来人终于说话了。阿不思几乎是立刻在被子下抓住了斯科皮的手——是爸爸!

家养小精灵絮絮叨叨地说着他们这一天做过的事,哈利一句话不说地听着。等到家养小精灵说完,他才开口问到:“他们在书房待了一下午?”

“是的。”家养小精灵说,“对不起,哈利主人,我当时在厨房——”

“没事。”哈利说,“他们喜欢看书么?”

“是的。”

“我知道了。”哈利说,“对了,晚上的甜点……”

“阿不思小主人觉得太甜了。”

“是么?”哈利似乎笑了一下,“这一点,倒是斯科皮更像德拉科。我明天早上会做好放在厨房,你记得给他们。”

“是。”

光亮消失了,门开,门关,黑暗中两个孩子猛地坐了起来。

“阿不思——”斯科皮用气声说,“你听到了——”

“我听到了——”阿不思也用气声说,“是爸爸——”

他们在这个晚上第一次接触到来自爸爸的爱,第二天趁着爸爸和父亲都出门,就溜到厨房堵住了家养小精灵。

家养小精灵面对命令什么都招了——本来嘛,哈利让她闭嘴,德拉科告诉她不用,也没什么不能说的。阿不思和斯科皮听完一切,听完那些彻夜陪伴天亮离开,又跑到书房翻出了昨天那本书。

“这上面不会出现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的。”阿不思郑重地说。

“也不会出现斯科皮·马尔福。”斯科皮皱着鼻子说,“但我们怎么让爸爸知道呢?”

是啊,怎么让爸爸知道呢?他们不知道爸爸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在此之前连他的过去也不清楚。他们甚至不知道他爱自己,哪怕那些美味的食物中往往有着爱的温度。

“我还是不明白。”阿不思把书一合,“我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要躲着我们呢?”

“我也不明白。”斯科皮说,“但我想,父亲会明白的。”

于是下一个休假的时候,斯科皮问父亲:“为什么爸爸不喜欢我?”

父亲说了很多,他们听得懵懵懂懂。但是他们听明白了,躲着他们是因为爱他们,正是因为太在乎,所以才害怕接近。在这之前,他们已经和爸爸一起在客厅等父亲回家,也偷偷跑到过爸爸的房间和他一起睡。

“那爸爸什么时候会期待我们呢?”阿不思问,“你说他以前会很期待我们,那他还会回到以前么?”

会的。

阿不思和斯科皮想不清楚,为什么爸爸和父亲离婚回来以后就变得不一样了。他试着带他们出去玩,买了崭新的飞天扫帚带他们飞——哇哦,从来没有人对他们说过,他们的爸爸是多么优秀的一个找球手。再后来,他们的爸爸甚至回到霍格沃茨当教授,还在办公室里多添了一间卧室。

“他是想补偿你们。”赫敏对他们说,“哈利一直觉得亏待你们,所以现在想要补偿你们。当然,如果你们觉得这样不好,告诉他,他也会听你们的意见的。”

可是阿不思和斯科皮不觉得这样不好。他们很喜欢在霍格沃茨里还能有爸爸给他们家的感觉,他们真的没有觉得不好。更何况,他们也不是总在爸爸的办公室住,只是偶尔寻找一下自己小时候应该有的权力,有什么不好的呢?至于补偿……

“爸爸从来没有停止过爱我们呀。”阿不思说。

“所以,他为什么要补偿我们呢?”斯科皮说。

就是这样,他们都知道。他们的爸爸一直都是爱着他们的,哪怕远离、躲避,都只是特殊的爱的方式。而有一天——事实上就是现在——他们的爸爸已经开始拥抱他们,亲近他们。

幸福的日子也许来得慢了一些,但总归是来了。

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家养小精灵将点心放到花园的桌子上,赫敏对她轻轻微笑表示感谢。潘西挑了一块甜点,百无聊赖地抬起头,和赫敏一起看着飞来飞去的六把扫帚。

“我一直不明白魁地奇到底有什么魅力。”许久,赫敏说。

“我也是。”潘西附和了一句,“不过,哈利做的甜点是挺好吃的。”

天空上,哈利刚刚假装被阿不思超过输了金色飞贼,斯科皮将鬼飞球搞进罗恩守的门,赢得十分。孩子们愉快的欢呼惊动了栖息在云里的鸟,德拉科抽出帕子要给哈利擦汗,哈利直接扑进他怀里,弄脏了他的袍子。

“我们为什么在这儿,哥们?”布莱斯叹息着问。

“因为魁地奇可以七对七三对三一对一,但是二对二就有点没劲。”罗恩无奈地回答。

 

——THE END

这次真的系列完结了x

我没想到我还搞出一篇来x

希望没人提醒我昨天说“系列三篇完结”x'

评论(73)
热度(880)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