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你经历过哪些事情让你觉得这个世界是假的

他对我告白那天。

这事儿我现在想起来还觉得都是假的。

他和我吧开学之前就偶遇过一次,当时的相处反正我就特别不愉快,觉得他烦,一看就是别人家里骄着纵着的孩子,心比天高眼高于顶的。他也不怎么喜欢我,觉得我这人没劲,成分还不好,连魁地奇都不知道是什么,衣服也不合身,像是谁家家养的仆人,还没他家家养小精灵衣着得体(真他妈敢说,他家家养小精灵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披着个麻袋就来了)。

之后我们又火车上见面又学校里见面的,结了好大的梁子。之后我们又分到了不同的、正好敌对的学院,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几年里我们见面就是冷嘲热讽,高兴了打一架不高兴也打一架。他天天琢磨着陷害我,今天让我扣点儿分明天让我扣点儿分。我没他那么阴险,我喜欢直接一点的,抡起拳头就糊他一脸。

后来战争爆发,那就更了不得了,我们分属两个不同阵营,我还被抓进过他家地牢。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横看竖看我们都应该要么打得头破血流要么老死不相往来。

然后他跟我告白了。

卧槽他跟我告白了!

我还记得那是八年级毕业舞会,月光特别好。我好不容易从礼堂逃出来,看见他站在外面仰望天文塔。

天文塔吧,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是挺特殊的一个地方。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可能是当时他背影又孤单又动人,反正我就走了过去。我走到他旁边,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我问他:“怎么没去跳舞?”

他应该没想到我会跟他搭话,愣了一下才说:“没有合适的舞伴。”

我又问他四年级和他跳舞的女生去哪儿了,他说成了别人的未婚妻了。我觉得他好惨啊,想了想就安慰了他两句。他道了谢,然后就看着我,问我怎么不去跳舞。我说我不会跳。他问我四年级和我跳舞的女生去哪儿了,我说当时就是临时搬了个救兵。他又问我女朋友哪儿去了,我说还没开复合的口呢。想了想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打完仗不管是我还是她都不怎么想恋爱了。

然后他突然就凑过来了,也不说话,就看着我的眼睛。那一幕其实挺奇妙的,他面朝我,背对月光,眼睛里却有灯火闪亮(我后来才反应过来那是礼堂的灯光)。然后他问我:“是一点儿都不想谈了,还是对象不合适了?”

我没说话。

他又问我:“想不想来点儿刺激的?”

我觉得我人生已经太刺激了还是算了,可是还没说话,他就吻了下来。

卧槽!吻了下来!

他吻下来我才发现他喝了酒,整个人都是一种神志不清的状态。我就不想和他计较,打算推开了事,结果他就掐住我的下巴,逼我张开了嘴。

我打算咬他,但是他吻技太好了,我愣了三秒就已经找不着北了。等到他放开我,我已经完全懵了,他倒是好像清醒了,看了我半天,抽出手帕给我擦了擦下巴上的口水。

然后他就准备跑。

卧槽他连道歉都不说就准备跑!

于是我就喊住他:“我说你他妈亲完就跑这么不负责的么!?”

他愣住了,眼睛瞪大,然后像是挺高兴似的笑了。我还没反应过来他是以为我答应他了,就听一声咔嚓,我一学弟站在我身后目瞪口呆看着我俩,倒是没忘拍照,又咔嚓了一下。于是百口莫辩,证据确凿,我也不知道我俩亲的时候他照了多少。

这事儿真的太奇妙了,他可能是装醉,我学弟都可能是他安排好的。

不行,我得再去问他一遍,多问几次他肯定会露馅的,这都是阴谋,全他妈是阴谋。

——

我是“他”。

他非让我自己上来说,那就随便说说吧。

我没装醉,也没安排他学弟,事实上那天的事我现在想起来也觉得世界是假的。

基本情况他跟你们说的差不多了,趁着他没看我打字,我就说点儿他不知道的。

我觊觎他的嘴唇很久了。

非要说个具体时间我真的不知道,反正我迈向成熟的那个夜晚梦到了他,之后我就知道我这辈子都废了。但是一切情况都不允许,我们敌对了四年也好,我们立场不同三观不合也好,一切情况都不允许,所以我除了每天继续和他斗嘴跟他动手给他下绊子,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毕业舞会那天我真的喝多了,不是因为跟我跳舞的女孩儿成了我朋友的未婚妻,而是因为他妈的我毕业以后肯定就见不到他了啊。除非我违法,三天两头闹个事儿,还不能是进阿兹卡班的。

我一想起这个事儿就头疼,于是就情不自禁多喝了两杯。喝多了就觉得热,而且当时那场景我在一帮喜气洋洋的同学之间也不怎么合群,所以我就溜出去了,反正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的。

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脑袋还没清醒,他就也溜了出来。我是真的挺看不上他穿衣品位的,当然这是因为他当时根本没什么好衣服穿。不过那身礼服长袍挺好看,尤其他走出来的时候扯松了领结,脖子啊锁骨啊都露着,真的好看。

本来他走出来就走出来了,我俩谁还不是谁的过客了。结果他走到了我旁边,还有一搭没一搭地问我问题。我也是喝多了,他问我就答。可等他安慰我的时候心里又觉得不舒服,心说你懂个屁。于是他问了我什么我就照样问了他一遍,结果这一问不得了,他不想和他女朋友复合。我脑子一热酒气上头,我心说这是机会啊!然后我就吻上了觊觎已久的唇。

他的嘴巴是真的毒,他的嘴唇是真的软。

毒是我们干架的时候体会到的,软是我亲他的时候体会到的。

顺便,他说情话也是真的好听,特别好听。不过他很少刻意地说,就是那种不经意的,突然就给我一下子,我能回味好几天,在床上都更来劲儿。

之后他都和你们说了,他说了句模糊不明的话——我醉了啊,我当他答应我了呢。他那个学弟还抓紧一切机会拍照,第二天各大报纸各大杂志都是我醉醺醺的模样和他傻乎乎的模样。百口莫辩,证据确凿,我俩亲的时候也被拍了,但我俩那时候谁都没意识到。

第二天是毕业典礼,他捧着报纸杂志读者来信找对着报纸杂志读者来信我爸吼叫信焦头烂额的我,问我怎么办。我当时烦的不行,左耳是我爸在叫,右耳是我女性朋友在叫,脑袋后面还有读者来信在叫。我牙一咬心一横也可能是酒还没醒,我推开我朋友烧掉读者来信和我爸来信,跟他说:“一不做二不休,你就和我在一起吧!”

然后他就答应了。

卧槽他就答应了!

我当时直接就愣住了,然后就看见他把报纸杂志读者来信全都一摔,揪着我领带吻了上来。

他嘴唇是真的软。

我当然二话不说就回吻了他,送上门来的不要我是火蜥蜴蛋!他舌头也是真的软,骂人的时候也是真的毒。亲完了确认关系了我俩就坐下开始给回信,一张羊皮纸,他写“我们确实在一起了”,我写“你好啊我就是他男朋友”。之后我俩就什么也不管了,羽毛笔一扔我问他要不要约会,他说行啊走着,我们就去约会了。

我真觉得他被灌了迷情剂,这事儿太玄幻了。不行,我得问问他,当初到底为什么就答应我了。

——

大家好,我是他的“他”,我又回来了。

我为什么答应他?我想了一晚上就答应了他了呗,毕竟他虽然嘴巴也很毒但嘴唇也很软——这是我后来体会出来的,第一次接吻的时候我就记得他酒味儿大了。不行,心路历程不能回想,越想我越怀疑人生。反正我就是答应了他了,我们确实在一起了,他是我的男朋友。操,我就是不高兴那些读者来信骂他,什么东西,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偏偏一个两个指手画脚好像他多罪不可赦罪大恶极似的。我和他认识八年还是他们和他认识八年啊,上来一通指手画脚,口口声声瞎他妈我要为自己的名声考虑。考虑就考虑!我考虑得清清楚楚,他当我男朋友挺好的,吻技也好床技也好哪里都&*()%#¥*&……

——

他有点儿激动,我怕键盘坏了,把他拽开了。不过他说键盘坏了是可以再配的,那一会儿让他砸着玩儿好了。

对了,谢谢你们,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答应我了。还是挺玄幻的,当时那种情况他竟然会为我赌这一口气。噗,想想都好笑。

好了,我先去安抚他了。他啊,虽然是凶残的食肉动物,但总归是猫科,偶尔露出的可爱之处真是让我欲罢不能。

——

还是“他”。

我现在坐在沙发上,他躺在我的腿上。那个键盘到底没摔坏,他说古灵阁里全是金子也不能这么用。

你们问我是什么动物?他说我是冷血动物,但温暖起来就格外灼人。蠢狮子,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你跟个太阳似的,我冷血动物你还晒不暖了?

——

还是“他”。他非让我上来说,他是我一个人的壁炉。好吧,最起码我知道他内里的柔软和温暖都是给我的,至于其他的阳光普照不过是芸芸众生皆分一杯羹,好像我会在意似的。

不说了,我要去给壁炉添柴了。不然我今天怎么暖和起来呢?

拜。

 

——THE END

灵感来自某日打开贴吧首页推荐一闪而过的帖子名。

我真的找不着了,应该是知乎的问题。

评论(62)
热度(1384)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