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Malfoy

※建议搭配《Potter》阅读


德拉科·马尔福的头发就透露出一股子装模作样的气息。

当然,也可能纯粹是头油的气息。

波特回想起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与马尔福宿命的相遇的时候,除了拖长的惹人烦的语调外,就记住了他油光水滑的背头。他当时觉得这是什么人啊,瘦达力,神经病。

然后火车上神经病就对他伸出了手。

波特:不了不了。

马尔福的背头留了两年,波特非常好奇浸满了头油的头发摸起来是什么样。波特是个动手能力非常强的孩子,于是趁着打架,波特把手动到了马尔福的头发上。

然后他明白了马尔福为什么需要那么多头油。因为他头发又细又软,没有头油根本固定不住。

“你这样不行,”波特凭着骨子里波特家的血液进行人身攻击,“对头发不好,要秃的,你看看你爸的发际线。”

三年级马尔福换了一个发型,谁跟他提头油他就和谁急。波特挺喜欢马尔福的新造型,用他话来说:“像个活人了,以前跟油画似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夸人家好看。


德拉科·马尔福的眼睛看起来很深情,让人溺进去的那种深情。

波特注意到马尔福的眼睛很多次了,毕竟骂人的时候要看着对方以示尊重。所以他注意到,马尔福的眼睛真的很深情。

这么说可能不是太对劲,毕竟他们大多数时候都是怀着满腔愤怒轻鄙看向彼此。可是一次,就那一次,三年级尘埃落定的那一次,波特坐在操场上,马尔福突然走了过来。起初的举动一如往常恶劣,马尔福抢走波特的眼镜,恶声恶气地要他抬头。

波特抬头了。他打定主意要骂马尔福一顿,就为他挡了自己的月光或者视线。然后他就看见了马尔福,逆光之中的马尔福。

马尔福浅灰色的眼睛专注地望下来——见鬼,波特眼前一片模糊,怎么就看出专注的。反正马尔福就是专注地望下来,而且越来越近——哦,可能就是因为越来越近,波特才看出他的专注。

波特没有动。他看着马尔福的眼睛没有动。于是眼睛望进了眼睛,翠绿的湖泊盛满天空,氤氲的天空被湖泊包容。

然后湖泊迎来了一个亲吻,像是迎来一个满是星辰的夜晚。

波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德拉科·马尔福的嘴唇似乎是可以亲吻的。

眼睛和马尔福的嘴唇打过交道后,波特就难免要注意他的嘴唇了。

马尔福的嘴唇特别有戏,但一般都保持着蔑视一切的感觉。不过,严肃认真的时候,马尔福的嘴唇会轻轻地抿起来,一点薄,也一点吸引。然后,当嘴唇属于波特——就是说,当马尔福遇上波特的时候——会勾起一点儿坏笑的弧度,搭配着眉眼让波特觉得心跳的厉害。

“哈利,你走什么神?”罗恩问。

“啊,没什么。”哈利回过神来,“刚刚说了什么?”

罗恩讲了一件趣事,确实很好笑,于是哈利笑了起来。他忘记了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果酱,然后他就被人拽了起来。

是马尔福。而马尔福之所以把他拽起来,是因为注意到了他嘴角的果酱。

嘿,这就没什么好说的。

波特觉得挺高兴,看出马尔福眼睛里一点儿不高兴。

“那你要不要帮帮我?”

他这样问,并且没有等一个回复。

马尔福的嘴唇真的是可以亲吻的,而且吻起来没有平时吵架的时候那么讨人厌。

波特嘴角的果酱是草莓味的,于是这个吻也是草莓味的。

但还有糖果的香气。

波特坚持那是马尔福太爱吃糖了,就像马尔福坚持那是波特太甜了。


德拉科·马尔福不总是好好穿衣服,偶尔会露出一截手腕。

马尔福的手腕很好看,瘦不露骨,精致好看。

在图书馆约会的时候,波特看着看着就走神了。走神就走神,他还去捉人家的手腕。捉住就捉住,他还问人家为什么手腕这么好看。

平斯夫人闻声赶来,以为马尔福和波特在打架,于是把他们赶了出去。

“要么……天文塔?”波特提议。

“走吧,天文塔。”马尔福同意。

于是他们去了天文塔。休息日的天文塔上有人,马尔福先到一步,把人都赶走了。波特中途被人叫走了一会儿,等赶到天文塔,马尔福已经写完魔药论文,一个人靠墙坐着。看到波特过来,他指了指论文,指出那些是波特的水平可以抄的。

波特很有骨气地说我自己写,不到五分钟问了马尔福三个问题。前两个是学术问题,第三个是“我们公开好不好”。

马尔福挑眉。

波特说:“我想和你牵手。”

马尔福牵了他的手。

波特又说:“我还想和你约会。”

马尔福环顾四周,意思是这不是在约会。

波特恼了:“我想和你光明正大出现在所有情侣出现的地方不用你提前一步把人赶走也不会握你手腕就被当成要打架!”

马尔福笑了,风吹进天文塔,吹动他们的头发和心跳。马尔福将袖子挽了挽,手腕露出来,隐约还能看见一个非常符合波特牙口的牙印。

“我也想给所有人看看。”他说,“救世主打架的时候还会咬人呢。”

波特锁住了通往天文塔的门,风继续吹,从天阔云舒到月朗星稀。

第二天他们公开了,应该是风泄露了当事人非常想公开的秘密。


——THE END

评论(60)
热度(1497)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