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胡思

※灵感来自 @W_Tail 太太七月十六日所发作品

 

德拉科看着哈利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今天的太阳好大,麻瓜的游乐场好喧哗。哈利还是太瘦了,又从童年的苛待中习惯了灰败暗沉的颜色,此时深灰色的半截袖和卡其色的短裤在阳光下不值一提,迅速地连同裸露在外的过分白皙的皮肤融化在了阳光里。

哦,他还有影子。哈利的影子在他迎着阳光的时候理所当然的更加纤细,像是刀一样劈开地面,撕裂他和德拉科的关系。

然后哈利终于回头了,只是侧着脸,宣告道:“我要离开你了。”

 

一个色彩斑斓的东西突然戳到了眼前。德拉科吓了一跳,然后他看到拿着那玩意儿的小丑,直接蹿到了椅子上。

“你——”

小丑没有理会德拉科惊恐的样子,或者说,他被一群要糖果的小孩子围着,也无暇顾及德拉科有多惊恐。他把手里的气球扭了扭,扭成一只小狗的样子,塞到德拉科手里。想了想,他又掏出一块糖,指指小朋友再指指德拉科,两手打勾沿着嘴唇的弧度画了一个笑脸。

德拉科不明所以。他收下小狗,想着不能让哈利看见,怎么毁掉才好呢?同时把糖果塞进嘴里。

挺甜的。

德拉科含着糖,看了看手里的小狗。上面竟然还有一张卡片,写着“赠给孤独的人”。

谁他妈孤独了?

德拉科气得抓破了小狗,然后被气球爆炸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不过,现在他终于想起来了,哈利不是要离开他。或者说,哈利确实是要离开他,但不是他刚才想的那种麻瓜爱情剧风格,不是要和他分手。

哈利只是去买两个冰淇淋而已。本来这件事应该是德拉科去办,以免哈利总是说他养尊处优人事不懂——人事不懂好像是他们以前敌对的时候哈利骂的,不过这也不是那么重要——总之,德拉科本应该包办这次麻瓜游乐园之旅,就像他们说好的那样,这是要给哈利补一个童年的小遗憾。但是能怎么办呢,从小在巫师界长大的孩子根本分不清那些被麻瓜称为钱的纸片片,甚至于,德拉科不能保证自己离开这把椅子之后还能找回来,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边的几个娱乐设施叫什么。

所以,哈利已经去了多久了?

德拉科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当然啦,不是麻瓜那种表,而是有星星游走的表——然后他发现,天啊,哈利已经离开他整整有一小时了!

一小时!

德拉科又看了一眼表,确定该是分针的星星走过了五个小格——也就是五分钟——于是他更加忐忑不安地确定了哈利已经离开他有一个小时那么久了。

德拉科忍不住站了起来,然后他发现自己踩在椅子上,因为不久前他丢人地被一个小丑吓坏了。德拉科从椅子上下来,皱眉看着被自己踩脏的椅子,不打算坐回去。他开始觉得热了,也许他该听哈利的话,不穿西装裤和白衬衫,也不打领带。

所以,哈利到底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德拉科认真思索着,目光突然警惕起来。他再次站到了椅子上,左顾右盼地想看看是不是有哪里发生骚乱,是不是有什么食死徒的残党追到了这个鬼地方。哦,肯定是这样!可怜的——叫什么——毕业旅行!救世主没有一天消停日子过!

德拉科已经能想象出那个画面了,哈利挥舞着魔杖,和几个食死徒、甚至十几个、几十个食死徒搏斗。他右手是那根威风凛凛久经战火的冬青木凤凰尾羽魔杖,左手里,感天动地,竟然是德拉科要的冰淇淋!

冰淇淋!

一个凉飕飕的东西在德拉科嘴唇上戳了戳,德拉科舔了舔,甜的。然后他认出了戳在自己嘴唇上的东西,一个麻瓜的甜筒。接着他认出了拿着甜筒的那只手,是哈利的手。最后他低头——天啊,低头,他还站在椅子上——看到了哈利。

哈利奇怪地看着德拉科,问道:“你站在椅子上干什么?”

是啊,我站在椅子上干什么?

德拉科也问了自己一遍,然后他猛然反应过来,跳下椅子,反问道:“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久?”

“不是和你说了人很多么。”哈利把甜筒收回来,对德拉科晃了晃,“还不快点吃了这个我辛辛苦苦——”

德拉科突然拥抱了他。

“嘿,你干嘛?”哈利困惑地问,“这很热。”

“不干嘛。”德拉科收紧胳膊说,“我们换一把椅子吧,这一把被我踩脏了。”


——THE END

再次感谢尾巴太太的授权!

评论(57)
热度(458)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