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一家之主怎么说

※灵感来自《鬼妈妈》中爸爸的同文名台词

 

阿不思和斯科皮小心地推开了书房门,在门口探头探脑。

也许这是又一次对马尔福庄园的冒险?德拉科批着文件想。毕竟马尔福庄园足够大,有足够的未解之谜,这就足够让阿不思和斯科皮会走路的时候就热衷于在庄园里一通乱闯……

哦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德拉科放下羽毛笔,抬头看着在门口张望的孩子们。

是了,这不是马尔福庄园。在第八次带着阿不思和斯科皮去对角巷被记者偷拍、甚至拦住采访后,哈利和德拉科烦不胜烦,最终把马尔福庄园丢给了马尔福夫妇,带着孩子一起搬到了麻瓜界。

所以这是……感到无聊了?

德拉科招了招手,两个孩子眼睛一亮,忙不迭地跑了进来。他们整整齐齐地踮起脚尖,两只手扒在书桌旁,和哈利相仿的绿眼睛以及和德拉科相仿的灰眼睛,都满载着自由的光芒。

“父亲。”斯科皮选了一个最正经严肃的称呼,“我和阿不思想出去玩。”

“不会走太远。”阿不思一脸乖巧,“天黑之前一定回来。”

“你上一次这么说的时候,和斯科皮溜到了魔法部,没有见到你爸爸,反而跟着你赫敏阿姨回了家。”德拉科毫不留情地说,“现在,告诉我,一家之主怎么说?”

两个孩子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撅起嘴低下头,手也背到了身后,很是扭捏了一会儿。

“怎么说?”德拉科摊了摊手掌。

“哈利说不许我们再出去折琼斯夫人的花——”两个孩子拉长了音,沮丧得不得了。德拉科心里发笑,面上无奈道:“那就不行,孩子们。”

“可我们已经知道错了!”斯科皮含糊地说,“我不会再去摘琼斯夫人的花给她家的小孙女编花环了。”

“手环也不编。”阿不思说,“项链也不编。”

德拉科觉得自己要笑出声了。“好吧,好吧。”他佯装苦恼地站了起来,“我去问问哈利怎么说,希望他能看在他的丈夫不会乱摘花的份上,允许你们两个出去。”

“万岁!”阿不思快活地和斯科皮击了个掌。

德拉科走出书房,首先去了卧室。他想哈利会在卧室,因为他们刚刚度过一个热情缠绵的夜晚,以此庆祝傲罗先生难得的假期。但是哈利不在卧室,德拉科想了想,又在浴室门口瞧了瞧,想着天气炎热,也许哈利耐不住在冲凉。结果哈利也不再浴室,这就意味着,哈利不会出现在二楼。他该去一楼瞧瞧,也许哈利正在对付那台嗡嗡作响的洗衣机,并且坐在脏衣篓旁看今天的《预言家日报》。

哈利确实在看《预言家日报》,不过不是在洗衣机旁边,而是在花园里。他听见门打开的声音,头也不抬地推过去一杯茶。

“我就知道你该下来了。”他说,“正好,下午茶时间。”

“阿不思和斯科皮闷坏了。”德拉科说着坐下了,“他们上次到底把琼斯夫人的花园毁成了什么样?”

“等他们反应过来,自己就会出去了。我可只是说不许他们去折琼斯夫人的花,没说不许他们出去。你知道我去帮了一下午的忙,琼斯夫人气在头上,恨不得连水都不给我喝。” 

“狡猾的格兰芬多,你只是把一个挥挥魔杖就能解决的问题复杂化了。”德拉科说。

“不然呢?如果麻瓜们的报纸上出现‘被毁花园神奇恢复’这样的新闻,巫师界那帮闻着魔法的记者说不定就要围过来了。”哈利说,“虽然我已经习惯了他们,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可以继续围攻阿不思和斯科皮。”

德拉科瞥了一眼哈利手上的报纸。“新报道?”他问。

“丽塔·斯基特这头老母牛,她从四年级就不肯放过我。”哈利把报纸往桌子上一拍,“我和你公开恋情的时候鼓吹阴谋论,说我胜之不武;我和你结婚的时候鼓吹交易说,认为我是被食死徒掐住了命脉。现在好了,阿不思和斯科皮又够她活跃十几年的,上个月说是领养的,上周说是从旁支过继的,这次倒是把试管婴儿分析了个透彻,说麻瓜科技血统不正,我和你很快就要离婚了。”

“你每次遇到这个女人都不冷静。”德拉科看了看报道,“说的还挺像回事儿的。”

“你和她打过交道,马尔福先生。”哈利撇撇嘴,看到窗户旁边探出一个黑色的脑袋,赶紧把报纸收了起来。

“阿不思和斯科皮早晚要接触她。”德拉科说,“等他们上学的时候,我保证他们会比你扣掉更多学院宝石。”

“那我就由衷地希望他们进斯莱特林了。”哈利说,“公正的麦格校长一定能够保证斯莱特林年年垫底。”

“我还是觉得格兰芬多更适合他们。”德拉科耸了下肩膀,“明天带他们去公园玩怎么样?难得休假,不要浪费了。”

“你上次不是说想去打高尔夫?”哈利放下茶杯,“说起来你会打高尔夫,我到现在都觉得匪夷所思。”

“反正都是挥杆。”德拉科说,“格兰芬多金牌找球手是不懂的。”

“何必贬低自己呢,你也是很优秀的找球手。”哈利善解人意地讽刺,并在德拉科回嘴之前立刻转移了话题,“所以,要不要去打高尔夫?”

“阿不思和斯科皮更喜欢和你一起去野餐。”德拉科说。

“事实上,我知道一个能打高尔夫的马场。”哈利眨眨眼,“阿不思和斯科皮想骑马,我希望你还记得。”

“因为你告诉他们骑夜骐和骑马差不多。”德拉科说,“好主意。”

“还不是你拿我当他们的睡前故事。”哈利嘀咕着。

“你不也把我讲给他们了?”德拉科理所当然地说,“一报还一报嘛。”

“毕竟我得警告他们,如果有谁一开学就和你不对付,一定要躲得远远的。”哈利戏谑地说,“我想马尔福先生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们会领回来一个他这样的丈夫或者妻子吧?”

德拉科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想起那些学生时代在最幼稚的喜欢下做出的最恶意的举动,多年前那双满载着怒火的绿眼睛和眼前略带戏谑的绿眼睛重叠,最后在阳光中融化成一片舒适的绿色海洋。他想起第一次牵手,拥抱,接吻,做爱。他想起结婚,想起有了孩子,想起早安吻和晚安吻,想起在此之前哈利从未有过一个真正的家。

“家主英明。”他笑着说。

 

——THE END

祝尾巴十七岁生日快乐❤(  @W_Tail )

评论(59)
热度(993)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