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18

Chapter 218

第二天下午三点,哈利、罗恩、弗雷德和乔治站在果园里巨大的白色帐篷外,恭候着来参加婚礼的客人们。天气很热,哈利仍然假扮成“堂弟巴尼”,不过不是奥特里·圣卡奇波尔村的那个。在商量哈利要办成什么人的时候,德拉科出去了一趟,不一会儿拿着几根红头发回来了。他显然认为扮成附近的麻瓜男孩不安全,不知道从哪儿摸了谁的头发回来。现在,哈利冒充的是一个身形比哈利健壮、个头又高一点的男孩。

“等我结婚的时候,”弗雷德扯着他的长袍领子说,“我才不搞这些讨厌的名堂呢。你们爱穿什么就穿什么,我要给妈妈来一个全身束缚咒,一直到事情办完。”

“不过,她今天上午表现还可以,”乔治说,“为珀西不能来哭了一鼻子,其实谁稀罕他来呢?”说着,他用同情一样的目光看着哈利,道,“你要结婚的时候就没这么简单了,马尔福,他们绝对有一大堆规矩等着你。”

“小点儿声。”哈利看着座次表说,“你想让来宾知道德拉科和你们的堂弟巴尼搞到一起去了么?”

“也不是不可以。”弗雷德说,“说起来,你不用这么认真地研究座次表,到时候轮不到你来排这个。”

“我没有——”

“哦,天哪,做好准备。”乔治突然目视前方,“他们来了,看。”

哈利跟着抬眼看了过去,看到一队色彩鲜艳的巫师蜿蜒穿过花园。奇异的花朵和带魔法的小鸟在女巫们的帽子上颤动,珍贵的宝石在许多巫师的领结上闪闪发光。他们离帐篷越来越近,乔治兴致勃勃地伸长脖子。

“太棒了,我好像看见了几个媚娃表妹。”乔治说,“她们需要有人帮助她们了解英国习俗,我去照应她们……”

“不用这么着急,洞听。”弗雷德说着,径直冲过队伍前面的那群中年女巫,抢先对两个漂亮的法国姑娘说道,“嘿——请允许我为你们服务。”

“我说他这几天嘀嘀咕咕的在干什么!”乔治抱怨一句,转头迎上那群中年女巫。哈利耸耸肩,看着罗恩把珀金斯带走,开始照料那对耳朵耳背的老夫妻。

好不容易和那对老夫妻说明白座位,哈利觉得口干舌燥。他一边往帐篷外走一边松了松领结,迎面就撞上了唐克斯和卢平。

“好啊。”唐克斯拍了拍自己金黄色的头发,“德拉——我是说,蒙顿格斯告诉我看看谁捏着座次表就知道了。昨晚真是抱歉,”哈利领他们走过通道时,她压低声音说,“魔法部目前对狼人镇压得厉害,我们认为我们在场恐怕会给你们惹麻烦。”

“没关系,我理解。”哈利对卢平笑笑,瞧见他有些愁眉苦脸,便转过头,目光有意无意地在唐克斯肚子上绕了一圈。“你们在哪里看到蒙顿格斯的?”他问,“我睁开眼睛还没看见他呢。”

“他一早等在外面,装作是来宾和我们汇合。”唐克斯说,“也该进来了,你可以出去转转。”

“成,正好我还要回入口——海格!”哈利一眼看见海格走错了地方,连忙提高嗓门喊了一句,“不是那里!你的座位在后面!”

“什——哦,谢谢!”海格提着嗓门喊,“我说这看起来很奇怪……”他擦着几个已经坐好的人走开了,一路不住地为撞到别人道歉。哈利叹口气,为避免一场胡乱而感到舒心。而后他匆匆回到入口处,看到罗恩正与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面对面站着,他赶紧走了上去。

“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洛夫古德先生朝哈利伸出一只手,亮黄色的袍子刺得哈利眼睛疼,“我和女儿就住在山上,善良的韦斯莱夫妇好心邀请了我们。”说着,他看向罗恩,问道,“我想你认识我们家卢娜吧?”

“认识。”罗恩说,“她没跟你们一起来么?”

“她在那个迷人的小花园里,跟地精们打招呼呢。它们遍地都是,真是讨人喜欢呐!很少有巫师明白我们能从聪明的小地精那儿学到多少东西——哦,它们准确的名字是,花园工兵精。”

“我的地精知道许多绝妙的骂人话,”罗恩说,“但我想是弗雷德和乔治教他们的。”

哈利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罗恩和洛夫古德先生对话,和他打了一声招呼,领着一群男巫往大帐篷走。半路上卢娜跑了过来,欢快地和哈利打招呼。

“你好——”

“巴尼。”哈利赶紧伸出一只手,和卢娜握了握,“你好,洛夫古德小姐。”

“哦,你连名字也变了?”卢娜愉快地和哈利握了握手。

“你怎么知道——?”

“哦,从你的表情看出来的。”卢娜说,拨弄了一下头发上的向日葵,“顺带一提,那边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她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树,蒙顿格斯——当然是德拉科冒充的——正站在那里,“他一直盯着你看呢。”

“没关系,是自己人。”哈利笑了笑,“事实上,我找了他很久了。”

卢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压低声音说了一句“真是冒险啊”,转头蹦蹦跳跳地迎上了她的父亲。哈利转头想去找德拉科,但这时候罗恩又出现了,穆丽尔姨妈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他看到哈利,别过脸做了个苦兮兮的表情,这一下把穆丽尔姨妈的视线转到了哈利身上。

“你是谁呀?”穆丽尔姨妈不再评价罗恩的头发和洛夫古德先生的衣服,转而大声对哈利问道。

“您好,穆丽尔姨妈。”哈利说,“我是巴尼,罗恩的堂弟。”

罗恩惊讶地看了哈利一眼,做了个口型,意思是“你竟然认识穆丽尔”。哈利小幅度地摆了摆手,示意罗恩不必大惊小怪。

“又是韦斯莱家的?你们繁殖得像地精一样快。”穆丽尔姨妈絮絮叨叨地说,“哈利·波特不在这儿么?我还以为能见到他呢。罗恩,我好像记得他是你的朋友,那也许只是你自己吹牛吧?”

“毕竟我们是一个宿舍睡觉的兄弟。”罗恩说,“他不能来——”

“找借口,是么?看来他倒不像报纸照片上那样没头脑。不过,我记得他是找了个男朋友。这可不太清醒,我一直反对这种维系纯血统的方法,为了避免让不应该的人怀上孩子——”

“穆丽尔姨妈,我们该往这边走!”罗恩赶紧扯着嗓子说,试图把穆丽尔姨妈带开。

“哦,我是该坐下。”穆丽尔姨妈拍了拍罗恩的胳膊,“好贴心!我刚才一直在教新娘怎么戴我的头饰才最好看,”她嚷嚷着对哈利说,“妖精做的,知道么?在我们家流传了好几个世纪。她倒是个漂亮姑娘,不过到底是个——法国人。好了,好了,快给我找个好座位,罗恩,我都一百零七岁了……”

罗恩意味深长地看了哈利一眼,颇有一种大义凌然慷慨赴死的悲壮。哈利在心里为自己的好友祈祷,抬脚就要去和德拉科说说话,一转眼却看到入口又来了客人,只好远远地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又匆匆赶往路口。等哈利领着十几个客人找到座位——梅林知道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在接待宾客,罗恩被穆丽尔姨妈拽着,弗雷德和乔治不知道去了哪儿——罗恩总算又回来了。

“穆丽尔简直是个噩梦。”罗恩用袖子擦着脑门说,“她说的那些话,你别在意。一百零七岁,思想比较顽固、传统——也有创新的地方。”

“比如?”

“她认为和麻瓜或麻瓜出身的巫师通婚并非不可以,但是不能有后代。”罗恩耸耸肩,“不过这样的奇葩也在少数,你别放在心上——哇,”他的目光突然盯住了,哈利转过头,看见赫敏匆匆朝他们走来。接着,便听罗恩赞叹道:“你的样子太棒了!”

“总是用这幅吃惊的口气。”赫敏笑眯眯地说,手指绕过柔顺的发梢,道,“不过,你的穆丽尔姨妈可不这么认为。刚才我在楼上碰到她给芙蓉送头饰,她说:‘哦,天哪,这就是那个麻瓜出身的?’然后又说,‘姿势不美,踝骨太突出。’”

“那是她没见到哈利本来的样子,不然她会说哈利全身都凸出。”罗恩说,“别往心里去,她对谁都不客气,刚刚还念叨哈利的恋爱对象选得不正统。”

“是说穆丽尔么?”乔治和弗雷德一起从大帐篷里钻出来,问道。

“是啊,她刚才还说我的耳朵不对称,这个老太婆!”乔治说,“唉,我真希望比利尔斯叔叔还在。他在婚礼上可是个活宝。”

“就是看到‘不祥’后二十四小时就死掉的那个?”赫敏问。

“是啊,他最后变得有点儿古怪。”乔治承认。

“挡在他发疯前,可是每次聚会的生命和灵魂呐。”弗雷德说,“他经常一气灌下整整一瓶火焰威士忌,然后跑到舞池里——”

“有客人了。”罗恩突然压着嗓子说。弗雷德闭了嘴,往旁边一看,捅了捅乔治,兄弟俩挤眉弄眼地看看赫敏,又看了看罗恩。

来客正是威克多尔·克鲁姆,他把请柬递到罗恩面前,眼睛盯着赫敏说:“你看上去太美了。”

“威克多尔!”赫敏尖叫一声,串珠小包掉在地上,“砰”一声巨响。她红着脸捡起包,说道:“我不知道你也——天呐——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你怎么样?”

“得了,一会儿再叙旧吧。”罗恩不太高兴地说,往赫敏身前挡了一下,“我带你进去。”

“赫敏带着我去就行了。”克鲁姆说,期待地看着赫敏。赫敏已经平静些了,她告诉克鲁姆座次表在罗恩那里,倒是可以陪着他一起进屋。三个人一前一后往大帐篷走去,弗雷德和乔治撞了撞彼此的肩膀,似乎更想看见罗恩和克鲁姆就地打起来。

“他怎么会来这儿?”弗雷德问。

“哈利,你做的?”乔治说。

“我猜是芙蓉吧。”哈利说,“我知道她还邀请了塞德里克,不过塞德里克有训练——”

“训练?”

“他加入了龙卷风队,就是秋·张支持的那个。听说下一场比赛要和伍德在的普德米尔联队对上,还问我能不能去来着。”哈利说,“我当然告诉他不想比赛被毁,我最好还是不要去。”

“火焰杯情谊。”乔治总结,“好了,我们进去吧。一会儿,蒙顿格斯坐在你旁边,你可别太惊讶。”

“座次表上不是……?”哈利惊讶地问。正是因为座次表上蒙顿格斯和他的位置实在远,他才想着开始前能和德拉科说上两句话。

“座次表是死的,我是活的嘛。”弗雷德拍拍哈利的肩膀,把他推进了帐篷里。

 

TBC——

评论(41)
热度(417)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