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19

Chapter 219

哈利的位置在最后一排靠角落的地方,赫敏、罗恩、弗雷德和乔治就坐在他前面。新娘就要入场,哈利跟着弗雷德和乔治落了座,看见赫敏通红的侧脸,和罗恩一般颜色的耳朵。不一会儿,蒙顿格斯——当然是德拉科冒充的——佝偻着背,像是躲着谁似的,坐到了哈利旁边。

“可算看见你忙完了。”一坐下,德拉科就压着嗓子对哈利说,“我在外面等了半天,小天狼星交代我晚些进来,这样才像蒙顿格斯的样子。”

“你看起来确实鬼鬼祟祟的。”哈利也小声说,“颇有当初趴在窗户边看我们逗龙的风采。”

“别挖苦我了。”德拉科嘀咕着拽了拽自己的衣服,“我真受不了,蒙顿格斯的衣服真是太糟糕了……”

哈利忍俊不禁,拍了拍他的手,目光放到了帐篷里。“弗雷德和乔治刚才在外面畅想婚礼。”他小声说,“老实说,如果能参加弗雷德的婚礼,我给他当伴娘都行。”

“这话别让他听见,不然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德拉科说,“我都能想象到,露背,低领,还得给你戴花环。”

哈利认真地想了想,打了个哆嗦。“那还是算了吧。”他立刻说。

他们闲聊了一会儿,德拉科抓紧时间念叨哈利要照顾好自己。帐篷里一直徘徊着嗡嗡的说话声,不时有人兴奋大笑。哈利目送韦斯莱夫妇顺着通道一直走到最前面,一边挥手致意一边叹了口气。

“高兴点儿。”德拉科提醒他,“你这么失魂落魄的,再有人以为你觊觎今天的新人呢。”

“恐怕不行。”哈利说,“比尔喜欢吃的带血的牛排,我可应付不来。”

“那要是我爱吃呢?”

哈利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德拉科缩缩脖子,没有说话。他们刚刚安静下来,就听见那些金色气球里响起了音乐,悠扬动听。所有人都安静了,默契地扭头看着通道,德拉库尔先生正和芙蓉顺着通道走来。金妮和加布丽跟在他们身后,各自穿了一身金黄色的连衣裙,和芙蓉那一身白相映成趣。芙蓉一步步走到了比尔面前,周身那强烈的银光映照着比尔脸上淡淡的疤,显得他更加帅气逼人。

“女士们,先生们。”那个为邓布利多主持过葬礼的小个子巫师说,“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庆祝两个忠贞的灵魂彼此结合……威廉姆·亚瑟·韦斯莱,你愿意娶芙蓉·伊萨贝尔·德拉库尔……?”

比尔珍重地握着芙蓉的手,郑重地说了一句“我愿意”。片刻之后,芙蓉对他微笑着,也说了同样的话。坐在前排的韦斯莱夫人和德拉库尔夫人都用花边帕子捂着脸小声哭泣,哈利看见不远处海格抽出了他桌布那么大的手帕。赫敏转脸微笑地看着罗恩,罗恩左右瞧瞧,趁着弗雷德和乔治使劲鼓掌,轻轻吻了一下赫敏的额头。

“我宣布你们成为终身伴侣。”

小个子巫师在比尔和芙蓉头顶上高高挥舞魔杖,一大片银色的星星落在他们身上,绕着他们此刻紧紧相拥的身体旋转。金色气球炸开,极乐鸟和小金铃铛从里面飞出来,漂浮在半空。哈利听从小个子巫师的指示,和人群一起站了起来。所有座椅轻盈优雅地升到半空,搭帐篷的帆布消失了,星空和月光一块儿铺陈到人的眼睛里。

“你想跳舞么?”德拉科小声说。

“我觉得和蒙顿格斯一起跳舞是不合适的。”哈利压着声音笑,转头拽住了罗恩。“要不要一起去恭喜比尔和芙蓉?”他问。

“待会儿有时间的。”罗恩耸耸肩膀说,对着哈利挤眉弄眼,“你也真舍得现在就去?”

“做完了该做的事,我才能更好的为自己服务不是么?”哈利理直气壮地说,手背擦着德拉科的手背,“毕竟我和蒙顿格斯太亲热,不管我顶着哪个可怜麻瓜的脸,都不是什么好事。”

德拉科叹了口气。“不用管我了。”他说,“我得去那边,和凤凰社的其他人混到一起去。”他从旁边经过的一个托盘上抓了两杯黄油啤酒,分给罗恩和赫敏一人一杯,接着自己摸了一杯火焰威士忌,拍了拍哈利的肩膀。“你小心。”他郑重地说,眼看见罗恩拉着赫敏走远了一点,又小声道,“不用自责。”

“希望斯克林杰有听我的话。”哈利叹了口气,从德拉科手上抓过火焰威士忌猛喝了一口。这一下让他呛咳起来,德拉科拍着他的后背让他缓了半天,把自己的杯子拿回来,塞了一杯黄油啤酒到他手里。

“你能喝这个么!?”哈利涨红着脸,狐疑地问。

“我只是装装样子。”德拉科好笑地说,“谁让你喝的?”

哈利踢了他一脚。“快滚吧。”他恶声恶气地说,“想想一会儿你回去了都该怎么说。”

“放心吧,我保证没事。”德拉科说,“罗恩找到位置了,你不过去?”

“我过去了还要和克鲁姆说死亡圣器的事。”哈利叹了口气,“你知道的吧,就是那个故事。”

“知道。”德拉科点点头,“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么说着他又皱起了眉,盯着哈利道,“说起来,伏地魔一直在找老魔杖,难道你的隐形衣……”

哈利耸了耸肩,德拉科也没有再问。

“行了,我去找罗恩和赫敏。”哈利说,“一想到这婚礼马上就……唉。”

“别多想了,这可是你横竖阻止不了的事情,除非斯克林杰逃过一劫。”德拉科说,“而且,按照邓布利多的要求,我们也不该管这件事。”

“我知道。”哈利说,“我也没想管,除了实在抱歉破坏了比尔和芙蓉的婚礼,大家跑的快,也没什么。”

“去吧。”德拉科拍了拍哈利的肩膀,转身找准小天狼星的方向,挤开人群过去了。哈利又站了一会儿,往德拉科的反方向走去,坐到了卢娜的旁边,罗恩和赫敏已经坐在这里了。

“聊了什么?”罗恩问,“他怎么安排的?”

“一会儿跟着宾客混走,接着也没有理由留在这里了。”哈利说,“那件事你告诉韦斯莱夫人没有?”

“小天狼星已经和她提过了。”罗恩说,“如果陋居这边出了问题,他们到时候就一起住到格里莫广场12号去。”

“那就好。”哈利点点头,“那里的防御不是魔法部参与的,而且五年级后就没有使用过,与我相关的档案又早已毁掉,绝对安全。”

“你们在说什么?”卢娜从一种神游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看了看他们,“要出什么事么?”

“嘘。”赫敏做了个保密的手势。卢娜了然地点点头,侧耳听了片刻,突然道:“我喜欢这首歌。”说着她便站了起来,旋转着滑进了舞池。

“她可真棒,是不是?”罗恩赞叹地说,“总是很有品味。”

“卢娜一向如此。”哈利笑了笑。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罗恩突然脸色大变,笑容渐渐消失。威克多尔·克鲁姆不问自坐,已经在卢娜空出来的座位上坐下了。赫敏有些慌乱,罗恩哼了一声,拉起她的手问道:“去跳舞好不好?”

赫敏吃了一惊,接着点点头,和克鲁姆打过招呼,跟着罗恩旋进了舞池。哈利觑着克鲁姆的神色,克鲁姆看着舞池。片刻后,克鲁姆转过头来,有些低落地说:“火焰杯的时候也是这样。”

哈利没接话。克鲁姆又说到:“赫敏给我写信的时候说过,总觉得不可置信……”

“他们六年级就确定关系了。”哈利说。

“这样。”克鲁姆终于看了哈利一眼,“你是谁?”

“巴尼·韦斯莱。”哈利伸出手,和克鲁姆握了握。

“巴尼。”克鲁姆斟酌地说,“你认识那个穿黄衣服的男人么?”

“那是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先生。”哈利说,“刚刚坐在这里的卢娜小姐是他的女儿。”

“那你和他熟悉么?”

“不熟悉。”哈利一边回答一边想,除了听他讲故事和被他出卖,我和他一点儿都不熟悉。

“如果他不是芙蓉请来的客人,我就要跟他当场决斗。”克鲁姆怒气冲冲地说,“他竟然带着那个标志!”

“标志?”哈利装作好奇地看了一眼洛夫古德先生的项链,“那个标志有什么问题?”

“那是格林德沃的标志!”克鲁姆克制着怒气,脸颊上肌肉蠕动,“我祖父是他杀害的许多人中的一个,所以我再熟悉不过那个符号了,我一眼就能认出来。格林德沃在德姆斯特朗读书时,把它刻在了一面墙上。有些傻瓜把这符号复制在课本上、衣服上,想用它吓唬别人,使自己显得了不起——后来,我们这些因格林德沃而失去亲人的人给了他们一些教训。”

说完这话,克鲁姆气势汹汹地按响指关节,恶狠狠地瞪着洛夫古德。哈利迟疑了片刻,慢慢道:“嗯……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不过,洛夫古德先生是韦斯莱先生和夫人请来的客人,他们一向和邓布利多交好,总不会请他敌人的信徒吧?”他礼貌地笑了笑,宽慰道,“也许有些失礼,不过,卢娜从来没有说过格林德沃的任何事情。而且,据我精通如尼文的朋友所说,这也实在不是什么邪恶的标志。”哈利沾了一点黄油啤酒,在桌面上随手勾勒出这个符号,一边画一边讲了一遍死亡圣器的故事。克鲁姆狐疑地瞧着他,片刻后似乎觉得哈利的脑子也不太正常,喝干了杯里的酒,站了起来。

“这姑娘很漂亮。”克鲁姆指着和卢娜一起跳舞的金妮说,“她也是你们家的亲戚?”

“是我表妹。”哈利说,“不过抱歉,她也有男朋友了。”

“所有的漂亮姑娘都名花有主,做一个国际球星又有什么用呢?”克鲁姆叹了一声,大步走开了。哈利偷笑了一声,从旁边走过的侍者手里拿过一块三明治。他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看着蛋糕上的凤凰模型飞起来,又瞧着弗雷德和乔治搂着芙蓉的一对表姐妹消失在黑暗里。他远远瞧着德拉科和小天狼星不知道再说什么,确认自己无事可做,想起邓布利多的嘱咐,便小心地坐到了埃菲亚斯·多吉旁边。

“多吉先生。”哈利探过身去,“我是哈利·波特。”

 

TBC——

暑假礼物:av29438011

评论(71)
热度(456)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