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21

Chapter 221

沉沉的夜色笼罩着格里莫广场,路灯有一盏坏了,一闪一闪惹人警惕。

“希望刚才那个女侍者不会有事。”赫敏叹息一声。

“她能有什么事,她又不认识我们。”罗恩无所谓地说。

“希望如此。”赫敏又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他们径直往格里莫广场12号走去,作为保密人,他们现在已经能够看见这座房子。跑上石头台阶,哈利用魔杖敲了一下前门,门吱吱呀呀地开了,赫敏和罗恩这才松口气暂时放下戒备,跨过门槛。

房间里有些阴暗,哈利脱下隐形衣,挥动魔杖点亮了门厅的灯,一切还是他上次离开的样子。而且,尽管目前同样没人居住,现在的格里莫广场12号要比起上辈子那会儿的诡谲怪异、蛛网密布好得多。布莱克夫人在画像上安静地看着他们,不发一言。墙上的家养小精灵的脑袋都不见了,这让布莱克夫人显得格外孤独。看起来,小天狼星还是抽空回来过,或者交代过克利切进行整理,只是不知道把那些脑袋被放到哪里去了。

“现在可以松口气了。”罗恩长出一口气,穿过门厅,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去,“我们现在怎么办?”

“不如先让房间亮堂一点。”哈利说着,点亮客厅的枝形吊灯,挥灭了门厅的灯。赫敏则走到窗户前,往外打量片刻,拉上了窗帘。

“外面一个人也看不见。”赫敏说,“我想我们在这里是安全的。”

“先想办法联系大家吧。”罗恩说,“我一想到他们可能已经被抓了就……怎么了,哈利?”

哈利原本站着,可是这会儿,来自伏地魔的愤怒点燃了他的伤疤。他颓坐在沙发上,蜷了片刻,疼痛电击一样转瞬即逝,他又把自己舒展开来。

“是……他么?”赫敏惊喘一声,“哈利,德拉科不是说你已经能——”

“我只是想知道德拉科的情况。”哈利说,“不知道他回去……”

赫敏没再继续说话。罗恩焦急地问道:“你看到什么了?是不是看见他在我家里?”

“不,我只是感到生气,他气得要命。”哈利喃喃地说,“他可能是在你家,也可能是在马尔福庄园……他只是很生气。”

罗恩烦躁地站了起来,完全坐不住了。

“好了,我们先来给大家报个平安吧。”赫敏轻声说,“你们说谁会比较安全,我应该给谁报信……”

还不等哈利和罗恩有所回应,一个银色的守护神穿过客厅的窗户落到他们面前,吓了赫敏一跳。那道银光落到地上,变成银色的鼬鼠,用罗恩父亲的声音说话了。

“家人平安,不用回复,我们被监视了。”

说完,守护神消失的无影无踪。罗恩松了一口气,重重地倒在沙发上,两手捂着脸,发出又像呜咽又像呻吟的声音。赫敏拷过去,安慰地抓住他的胳膊,小声道:“他们都没事儿,他们都没事儿!”罗恩似笑非笑了一声,紧紧地搂了搂她。他从赫敏的肩膀头看向哈利,看到哈利正露出一个安慰的笑。

突然,伤疤的疼痛达到了顶峰,哈利按捺不住倒在了沙发上。罗恩匆匆放开了赫敏,赫敏一回头,也赶忙站了起来,围到他旁边。

这一次,哈利如愿看到德拉科了,就像他曾经这时候看到的那样。那个跟踪他们到咖啡馆的金发食死徒——罗尔,正在地板上惨叫、挣扎,德拉科举着魔杖站在他身旁,垂着眼睛看不清情绪,嘴唇紧抿。

哈利只觉得心里一阵揪痛,接着,便无法控制地用高亢的、冷漠无情的声音说话了。

“罗尔,是再来一些,还是到此为止,拿你去喂纳吉尼?伏地魔大人不能保证这次是不是原谅你……你把我召回来就为了这个,就为了告诉我哈利·波特又逃跑了?德拉科,再让罗尔感受一下我们的不满……”

“是,主人。”德拉科应了一声,睫毛颤了颤。接着,一个钻心剜骨从他的魔杖里钻出来,毫不留情地为罗尔送上痛苦。

哈利倒吸了一口冷气,看出德拉科那浅色眼睛中的坚韧和痛苦。他想要说点什么,但当然无法说任何话。一段木头落在炉火里,烈焰腾起,火光照着德拉科的脸,苍白坚毅。

画面结束了,哈利从大口喘着粗气,赫敏见他平静下来,忙给他擦去额头的冷汗。

“怎么样?”她小心翼翼地问。

“他让德拉科惩罚那个食死徒……”哈利声音嘶哑的回复,“他……”

“他没事,不是么。”罗恩捏了捏哈利的肩膀,“他还在用德拉科,让德拉科做事——他威胁、责怪德拉科了么?”

哈利摇了摇头,想起曾经这时候伏地魔对德拉科的恐吓,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我们休息吧。”赫敏提议,“哈利,你再躺一会儿,我和罗恩去洗漱……我带了牙刷。今晚……我们今晚能不能用我带来的睡袋就睡在这里?我不想一个人待着。”

“当然。”罗恩点头答应了,又询问地看向哈利,“你怎么样,哥们儿?是不是回你的房间去会比较安心?”

“其实我把小天狼星送我的帐篷带着了。”哈利说,“不过,我们不会在这里待太久,不拿出来也好。等下我上楼找个房间吧,我记得二楼有一间屋子可以放两张床,我们挤一挤。”

“也好。”赫敏点点头,从包里拿出牙刷,分给哈利和罗恩一人一支。然后她轻柔地摸了摸哈利的额头,低声道:“别担心,他答应过你不会有事的。”

哈利笑了笑,握住了赫敏的手,把她往卫生间的方向推了推。他知道赫敏只是想安慰他,但同时,他也逼着自己相信德拉科真的不会有事。怎么说也是经历过一次的事情,对罗尔动手也许并不困难。只是,潜伏许久却一无所获……

哈利攥了攥拳头,想起方才打断他与伏地魔连接的那段木头。那木头掉进壁炉里,溅起的火花清晰了德拉科的脸,同时也映在他眼睛里。那双浅灰色的眼睛里有无限的灼热,压抑翻滚的火焰腾起,没来由地安定着哈利的心。

他的德拉科早就不是曾经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大少爷了,他的德拉科是一个战士,能够在他倒下的时候支撑他的战士。

哈利长舒一口气,翻身坐起来道:“我去收拾一下房间。”

“我和你一起——”

“你在这儿等着赫敏吧。”哈利笑笑,“别担心我,我能出什么事?德拉科答应过我,我可是也答应过他的。”

德拉科确实没事——最起码目前如此。

伏地魔让他惩罚罗尔显然是杀鸡儆猴,罗尔是那只鸡,德拉科是那只猴。当罗尔只剩一口气地被放过时,伏地魔终于把矛头对准了德拉科。

德拉科没在怕的。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因为他最开始,就没有对伏地魔保证,他能够做到抓住哈利·波特。他只是说自己混入凤凰社,接近波特,并且尽力抓住他。伏地魔不是一个宽容的人,但是他清楚凤凰社现在对哈利的保护程度,以及蒙顿格斯作为一个边缘角色能够接近哈利的可能性到底有多低。

“五年级的时候,蒙顿格斯曾经害得波特被魔法部抓走,韦斯莱一家和布莱克对他颇有芥蒂。”德拉科从容不迫地说,“我这次参加转移任务,也是布莱克亲自盯着我,怕我中途逃跑。到了韦斯莱一家后,波特一直病着,我也不被允许接近。婚礼上我最后尝试了一次,但是叫波特看出了端倪,因为我一直阻止他和格兰杰、韦斯莱汇合。”

伏地魔点了点头。

“本来也就是要你去试试而已,有没有看出你的真实身份?”他问。

“没有。”德拉科说,“我和蒙顿格斯也算有过接触,斯内普教授又拿了他的记忆给我看,没露出马脚。”

“那就好。”伏地魔点头,“以后这些事也不用你了。”

“可是——主人!”德拉科焦急地站起来,“我——”

“你是个学生。”伏地魔温和地说,“还是专注学校吧。到时候,我会安排西弗勒斯任职校长,卡罗兄妹会去任职黑魔法防御术科教授。学生里还需要你引导,明白么?”

德拉科在心里暗松一口气,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深深鞠了一躬道:“是。”

伏地魔没再为难他,挥挥手让他离开了。德拉科回到房间里,彻底放松下来,把身上蒙顿格斯风格的衣服丢到地上,一头扎进了浴室。温度适宜的水流敲在身上,德拉科长长出了一口气,甩了甩脑袋。大概清净了五分钟,敲门声传来。德拉科叹口气,关掉水龙头,草草擦了几下头发,穿上浴袍出去开门。门外是斯内普,他不等德拉科邀请就直接走了进来,丢了一个闭耳塞听在门口。

“先生?”德拉科惊讶地问,“您还在这里!”

“我等行动结果。”斯内普打量了一下德拉科,确认他没事后,严肃道,“有件事我得让你知道。”

“什么?”

“黑魔王给了最后通牒。”斯内普轻声说,“他要知道曾经用作凤凰社据点的地点。”

“格里莫广场12号!?”德拉科瞪大了眼睛,“他不是已经放弃了……哪里现在又没有人用!”

“就是因为没有人用。”斯内普说,“魔法部被攻破后,其他受到保护的地方全都暴露了,只有格里莫广场12号无人踏足。黑魔王认为那将是所有凤凰社成员——包括波特——最后的藏身之所。他要这个地方,态度非常坚决,你我抗不了多久。”

德拉科倒吸了一口气。

“这不行!”他坚决地说,“他们之前才告诉韦斯莱一家可以转移到格里莫广场12号——”

“他们目前没法行动,这是我们的优势。”斯内普说,“他们被监视,没法儿转移。而一旦格里莫广场12号暴露,布莱克会感应到,他们就会完全不去转移。我让你知道这件事,是要告诉你我的决定——我将告诉黑魔王这个被我保密的地方。”


TBC——

明天火车,今天爸爸生日,被力邀出门和长辈唱K……生无可恋Orz

评论(64)
热度(393)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