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23

Chapter 223

第三天的时候果然来了访客,卢平和小天狼星一起出现在门口的台阶上,走了进来。他们进来的时候哈利正在楼上回忆逃亡细节,赫敏惊喜的尖叫声吓了他一跳,拿着魔杖就冲了下来。

“不许动!”

冬青木魔杖指着卢平和小天狼星,他们两个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手。

“拿出证明。”哈利用魔杖点了点他们。

“我是莱姆斯·约翰·卢平,狼人,有时被称作月亮脸,是活点地图的四位作者之一,太太是尼法朵拉,通常叫唐克斯。我教过你怎样召出守护神,哈利,它和德拉科的一样是一只牡鹿。”

哈利点点头,看着小天狼星。

“我是小天狼星·布莱克,阿尼马格斯,大脚板,活点地图的四位作者之一。”小天狼星笑着说,“没有太太,不知道会不会找一个。没教过你太多东西,但是一直对你的伴侣有很大意见。”

“教父!”哈利气急败坏地嘟囔了一声,放下了魔杖。“别介意,”他说,“我只是必须核查一下,外面有人监视我们,情况不是太好。”

“作为你的前任黑魔法防御术科教授,我完全同意必须核查。”卢平理了理衣服,和小天狼星一起在沙发上坐下,“罗恩、赫敏,你们不应该这么快就放松警惕。”

“我们好长时间才见到一个认识的人。”赫敏有点儿羞愧地辩解,“再说,我们难道不是能保证进来的都是我们的人么?”

“恐怕伏地——”

“别说那个名字!”罗恩赶紧说,“我们测试过了,神秘人给他的名字用了个检测咒语,只要说出来,就会立刻被盯上。”

小天狼星挑了挑眉,道:“他还真是有个清楚的认识。”

哈利耸了耸肩,走过去拥抱了他。“你一定很担心我,”他说,“我一直想着怎么联系你,但是韦斯莱先生说你们被监视,我也不敢贸然使用守护神……你还没带着双向镜。”

“不用守护神报信确实是个明确的选择。”卢平说,“大家都没事,但我们都受到了监视。”顿了顿,他又若有所思地问道,“外面那两个食死徒,是你们说了他的名字招来的,还是……?”

赫敏看了哈利一眼,见他点头,这才道:“我们很小心没有说漏嘴过,恐怕是德拉科和斯内普教授那边……”

“我想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吧?”小天狼星瞧了瞧哈利的神色,“你看起来有点儿憔悴,但还不错。”

“伏——神秘人应该没对他们做什么。”哈利说,“恐怕是事实所迫,他们不得不说点儿什么了。”

“憔悴!”赫敏一下子跳了起来,“天啊!我竟然忘了这件事!”

她风一样跑到楼上去了,罗恩吓了一跳,紧紧地跟着他。哈利和卢平、小天狼星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分钟后,赫敏又风一样卷了下来,攥着一支魔药,二话不说塞进哈利手里。

“快喝了!”赫敏急促地说,“天啊,德拉科和我说了好几次的——我竟然忘了!”

“这是什么?”卢平看着赫敏另一只手里提着的小箱子。

“德拉科给哈利准备的魔药。”赫敏解释说,目光灼灼地看着哈利,“那是哈利每天都要喝的,还有一些我们用得上的。他甚至搞到了复方汤剂,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搞来的。”

“别看我了。”哈利苦兮兮地喝药,“我也忘了,我发誓我是忘了。我还没从婚礼上缓过来呢。”

小天狼星顺手给哈利倒了一杯水,卢平拧着眉,把壁炉点着了。客厅慢慢温暖了起来,哈利看着两个长辈不赞同的目光,赶紧解释道:“我们一般不来客厅,都在二楼的客房。”

“聚在一起是好的。”卢平点点头,“你们婚礼之后就直接来这儿了?”

“我们先去了托腾汉宫路。”哈利说,“在那儿的咖啡馆撞上了两个食死徒,我们把他们甩掉了,然后就来了这儿。”

“什么?”小天狼星正从口袋里掏黄油啤酒,这一下子把瓶子掉在了地上。

“放心放心。”罗恩挥挥魔杖,清理地板,“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哈利一开始就发现了他们,我们借用咖啡店的洗手间跑了。”

“哈利还做了个测试,就是说出那个名字,看那两个食死徒有什么反应。”赫敏说,“我们正是这样确认那个名字是禁词的。”

“说点别的事吧。”哈利插话道,“我们走以后发生了什么?自从罗恩的爸爸说全家平安之后,我们什么消息也没有。”

“哦,金斯莱救了我们,”卢平说,“多亏他报信,许多客人都在那帮人赶到之前幻影移形了。”

“那帮人是食死徒还是魔法部的?”赫敏问。

“都有。他们现在实际上是一回事了。”小天狼星冷笑了一声,“有十来个人,但他们不知道你在唱,哈利。我在魔法部里亲耳听到——”

“你在魔法部里?”哈利皱起眉头,“你为什么在魔法部里?”

小天狼星咧了咧嘴,卢平接话道:“他今天才从魔法部出来呢。我本来三天之前就要来,为了躲避监视我的人和等他,这才拖到今天。”

“乌姆里奇那女人当然不会放过我。”小天狼星冷笑道,“她想从我嘴里掏出你的去向,可是别说我不知道,她那点手段还不抵摄魂怪的衣服角。”

“她拷问你了?”哈利压着火说。

“她没敢对我做什么。”小天狼星安慰道,“那个女人对纯血的执念和伏地——神秘人不相上下。我流着布莱克家族的血,以后的孩子会是布莱克家族的继承人,她也只能关我几天,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拿我毫无办法。”

哈利算是舒了一口气。“你刚才要说什么?”他问。

“是斯克林杰。”小天狼星说,“他们用刑拷问了斯克林杰,想知道你的下落,把他折磨疯了。”

赫敏倒吸了一口凉气,罗恩用力握住了她的手。

“等等。”赫敏缓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疯了?金斯莱不是说……”

“他怕走漏消息,所以直接说他死了。”卢平笑着说,“斯克林杰战斗了,虽然被抓但也弄死了不少食死徒,我们的人想办法把他用一具食死徒的尸体换了出来。”

“如果让神秘人发现他还活着,肯定会加以利用。”小天狼星说,“我们现在藏着他呢,圣芒戈去不成……”

哈利拧着衣角,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毕竟上辈子他收到的是真正的死讯,斯克林杰战斗至死,死前对他的去处守口如瓶。现在这个人还活着,但是就像隆巴顿夫妇一样被折磨疯了,他心里也说不上是个什么感受。

幸好卢平和小天狼星还在说着外面的情况,分散了他的注意力。魔法部的恶行让赫敏和罗恩心惊胆战,这样一比较,反倒是时不时想着斯克林杰的哈利比较冷静。

“他们为酷刑拷问哈利的下落找了什么借口么?”赫敏声音尖锐地问。

“嗯……”卢平犹豫了一下,掏出了一张折叠的《预言家日报》。“看看吧。”他说着,把报纸从桌面推给哈利,“反正你迟早会知道的。这就是他们搜捕你的借口。”

哈利低头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头版正是哈利的大照片,几个大字突出在照片上,写的是“通缉追查 阿不思·邓布利多死因”。

“抱歉。”哈利说,“我一想到神秘人追查邓布利多的死因就想笑。”他拿起报纸,随便翻了翻,果然是丽塔·斯基特的胡言乱语,把诸多怀疑引到她的身上。想来,五年级的时候,邓布利多阻止斯基特发布哈利受审的文章,这一次她泼脏水的力度只有有过之而无不及。

“等等,这是什么?”赫敏突然一把按住了报纸,让它停在第二版,“麻瓜出身登记?”

“根据不知道哪儿来的见鬼的研究显示。”小天狼星说,“尽是些斯基特一样的胡言乱语——也许他们的研究人员就是一群斯基特吧。”

“这真是太可怕了……”赫敏声音有些发抖,“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政变很平稳,几乎无声无息。除了来参加婚礼的人,每个人的耳朵听到的都是斯克林杰辞职。”卢平说,“伏——抱歉,神秘人在做他最擅长的事,制造迷惑、猜疑和恐惧。魔法部在他的掌控下,哈利才是整个魔法世界警惕的对象。”

“他还有丽塔·斯基特这个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帮凶。”小天狼星说,“斯基特的书已经发行了,里面的内容你们想一想也有谱。等到那本书传遍魔法界,伏地——神秘人本来就已经让许多维护你的人动摇立场,到时候这些人再看到邓布利多也不如他们所想,就会完全怀疑你了。”

这时候赫敏已经读完了第二版,把它塞到了罗恩怀里。她担忧地看着哈利,哈利却没看她,只是盯着窗帘。

“神秘人对霍格沃茨有什么计划么?”哈利平静地问。

“第三版。”卢平低声说。罗恩立刻把报纸翻到第三版,看了几行就看不下去,把要求所有少年巫师都必须入学的那一页揉皱了。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房间里只有灰尘在浮动。片刻后,小天狼星清了清嗓子,颇有些愧疚地道:“有一件事,哈利,这是我来的目的,而你必须知道。”

哈利把目光挪到了小天狼星身上。他这时候才仔细看两位长辈,卢平不是曾经那有点儿冷淡和逃避的样子,反倒是小天狼星,没有遭受刑罚,却显得有些焦虑憔悴。

“发生什么了?”哈利满心都是不好的预感,轻声问道。

小天狼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乌姆里奇拿走了斯莱特林的挂坠盒。”他压低声音说,“我一直随身带着,她拷问我的时发现了它,拿走了它。”

 

TBC——

伏地魔为什么不懂爱?因为薄唇的人薄情,而伏地魔连嘴唇都没有,所以他无情。

(死于阿瓦达)

评论(53)
热度(371)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