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25

Chapter 225

今天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格外压抑。德拉科拉着自己的行李箱,纳西莎跟在他旁边,姿态优雅。哈利所料不错,食死徒正严密看守着站台,学生排成长排接受检查,一个一个地上车,倒显得井然有序很多。卢修斯把自己的魔杖给了伏地魔,倒是省了这趟差事,也就没有来送德拉科。

德拉科跟着排在了队伍里,纳西莎捏了捏他的肩膀,没有跟着他一起。事实上这已经是斯莱特林的特权了,更多的家长,甚至是新生的家长,都没有被允许进入站台。纳西莎摇着扇子,看着一个哭泣的新生。那孩子和哈利一样是黑头发,穿着崭新的校服长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纳西莎看了一会儿,扇子一合,盯着德拉科的背影。

德拉科这时候已经挪到了队伍最前,这一列负责检查的是贝拉特里克斯,见到德拉科随便捏了捏脸,就让他进去了。德拉科上了火车,站在门口却没急着进去,转头越过一队人的头顶对纳西莎点了点头。贝拉特里克斯看到了这个动作,顺着德拉科的视线也看到了纳西莎,奇道:“卢修斯没来送你?”

“他的魔杖不是……”德拉科低声道。

贝拉特里克斯脸色沉了一点儿,想起卢修斯因为献出魔杖讨到的欢心,有点儿不高兴。这一不高兴,手上力气重了点,正接受检查的那个女生一下子疼出了眼泪。

“哭什么?脏了我的手!”贝拉特里克斯尖声训了一句,一把将她搡上了火车。那女生正撞进德拉科怀里,德拉科顺手扶了她一把,然后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那女生低着头说了句谢谢,抽泣着往另一个车厢而去。

“苏珊!”一个女生从隔间里探出头来,看到正哭泣的女生赶紧走了出来。她左顾右盼了一下,拉着苏珊的手,赶紧进了施加静音咒的隔间。

“你怎么样?那些食死徒为难你了?”

“我没事,汉娜。”苏珊擦擦眼泪,“做戏做全套,都是那个……”她话说到这里突然停了,汉娜奇怪地瞧着她。苏珊看了汉娜半晌,这两个人都是一同在D.A.中受过哈利教导,一起反对乌姆里奇的人,也算得上是战友。苏珊站起来,拉上了门帘,又加了一道静音咒,这才慢慢道:“神秘人杀了我的姑姑。”

汉娜倒吸了一口气,站起来,紧紧握住了苏珊的手。“怎么突然……”

“这是我的立场。”苏珊轻声说,“我是苏珊·博恩斯,这个姓和食死徒,和神秘人,必定站在不同的立场。”

汉娜心里一凉,抓着苏珊的手经不住颤抖了起来。火车已经缓缓开启,窗外的风景无人去看。流云变幻逐渐阴暗,风雨欲来一般惹人心中惶恐。

“苏珊,你是想……”

“你要和我一起么?”苏珊轻声问,“这很危险,你知道就会很危险。”

汉娜往后退了一步,半晌才道:“我是D.A.的人。”她轻声说,“乌姆里奇现在是那一边的,对不对?我当初反对她,现在就反对魔法部。我反对魔法部,就是反对……神秘人。”

汉娜·艾博。她的家曾在戈德里克山谷,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某一天他们举家离开了那里。戈德里克山谷还埋葬着他的祖辈,其中有多少人的死亡与食死徒有关,与伏地魔有关,汉娜不知道,但她想,那个年代好端端去世的人,多少都跟伏地魔有些关系吧。

苏珊因为“博恩斯”已经站定立场,汉娜又何尝不是为“艾博”鼓动心脏。

“好。”苏珊笑笑,摊开手掌。那里安静地躺着一张纸条,是方才德拉科扶住她的时候,塞到她手里的。汉娜凑过头去,苏珊将其展开,两个人一起看着上面简短的句子。

“一起么?”

这是赫奇帕奇。

于此同时,还有拉文克劳,还有格兰芬多,还有斯莱特林。

德拉科上车后放下行李,以检查之名在火车上转了一圈,卢娜,纳威,金妮,西莫,迪安,科林……潘西,扎比尼,克拉布,高尔。

出自同一人手的纸条被以各种方式塞到可靠的人手中,再被可靠的人打开,被阅读后自燃成灰,不留痕迹。

德拉科终于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时,火车已经被迫截停。食死徒想着哈利可能已经混上了火车,正展开进入霍格沃茨前最后一次搜查。斯莱特林车厢无人问津,恶徒们直奔被安排在格兰芬多车厢。审视的目光严厉的扫过车厢,纳威站起来,攥了一手的灰,毫不畏惧地道“他不在这里。”

格兰芬多车厢的动静惹起骚动,骚动从过道一路传来,传进了斯莱特林车厢,传到了德拉科的耳朵里。

“把门关上。”德拉科叹了口气,盯着窗外一动不动。潘西使了个眼色,克拉布和高尔关上门,拉好门帘,施了静音咒。布莱斯推了一杯水过去,杯沿抵到德拉科的手背,他动了动手指,抬起手来按着额角。

“怎么样了?”布莱斯轻声问。

“他信任的人,我消息都传到了。”德拉科说,“他给我留下了D.A.,我就要用。至于他们信不信我……格兰芬多有金妮,拉文克劳有卢娜,我倒是不担心。赫奇帕奇我选了苏珊·博恩斯,D.A.的人基本都知道我当初是和哈利演戏,应该也没有问题。”

“那你担心什么?”潘西问,“你愁眉不展的,我当你第一天就暴露了呢。”

德拉科扯了扯嘴角,放下了按着额头的手。“这一年必然不好过。”他说,“哈利在外面,学校就要全靠我们了。”

“你打算怎么做?”克拉布问,“我们总不能跟卡罗兄妹对着打吧?”

“对着打不必,学两招还是要的。”德拉科说,“文森特,格雷戈里,这事就交给你们了,能学一手是一手,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高尔和克拉布交换了一个困惑的目光。

“我绝不相信卡罗兄妹能好好教课。”德拉科道,“斯莱特林是没问题,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也还行。格兰芬多……这就得靠我们了。如果你们两个,我们五个,我们都成为卡罗兄妹的得意门生,从这一个假期我的经历来看,折磨人的活就是我们的。我希望如果真的这样,我们都下得去手,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下手。”

火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开动起来,隔间里没人说话,使得火车压过轨道的声音分外响亮。

“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德拉科淡淡道,“不是怕你们不跟我一起共患难,而是难免要对上认识的人。要是你们觉得……”

“别说了。”潘西干脆利落地打断了德拉科的话,“不是我们做,你让别人去,或者这机会让别人得了去,我们又会放心么?”

“潘西说的没错。”布莱斯道,“只是,我们是没问题。可是,毕竟整个斯莱特林……”

“整个斯莱特林,我们是七年级。”德拉科说,“这六年的潜移默化,这六年级我们和格兰芬多的相处,他们自己还不知道留手么?神秘人只是一时的,如果这时候顶不住,以后怕也没什么往来。我能管的也是有限的,只能看看这几年,我们到底改变到了什么程度……”

这不是曾经斯莱特林声名狼藉的时候。这不是斯莱特林备受歧视,一朝得势,大肆报复的时候。斯莱特林不是四个学院中被挑出来的那一个,而是四个学院中的一个。这一次伏地魔想要控制学校,没有那么容易。这一次卡罗兄妹想要斯莱特林拿格兰芬多练习钻心咒,也说不得要怎样威逼。

火车到站了,德拉科跟着人群下了车,在几个食死徒的监看下往城堡走去。他看到卢娜和纳威在人群中凑到了一起,他看到金妮和科林从下车就一直牵着手,他看到苏珊和汉娜脸上坚毅的神色,两个女孩子还红着眼眶,红着的眼眶像是战火在烧。

有人从身后扯住了德拉科的衣服,德拉科没有回头,那人自己说话了,是西奥多·诺特。

“你们要做什么?”他压低声音,确保只有身边这几个人能听到,“你肯定要做什么,带我一个。”

德拉科轻轻地笑了。阴沉的云后阳光透露一点边角,镀着云,缀着金。城堡就在这样的天空之下,德拉科还没有进去,但他想,大厅里那奇妙的天花板,应当是日出,是朝霞,是晴朗,是星光。

这是霍格沃茨。

这是被抛弃的孩子找到家的地方,德拉科回到这里,在那个孩子流离的时候,为他守护片刻。

德拉科踏进了城堡的门,于此同时,哈利从魔法部回到格里莫广场12号,走进门厅。

克利切被小天狼星叫回来帮忙已经有段日子了,雷古勒斯的挂坠盒交给他后,他对小天狼星和哈利的亲近显然更上一层。哈利刚刚进门,克利切就把他安排得明明白白,隐形衣和外套挂上墙壁,人推到桌子边,反复叮嘱吃完饭要记得喝药。

“什么新情况?”罗恩从赫敏旁边抬起脑袋,越过一堆羊皮纸看着哈利。

“好消息。”哈利说着,把《预言家日报》扔到他们那堆羊皮纸上。报上是一张大照片,照片里是斯内普熟悉的脸。上面的标题是:“西弗勒斯·斯内普接任霍格沃茨校长”。

“自己人。”赫敏长舒一口气,低头继续研究地图了。罗恩却皱皱眉,指着上面的字道:“阿拉克托·卡罗和阿米库斯是谁?他们任教麻瓜研究课和黑魔法防御术!”

“当然是食死徒。”哈利冷笑一声,“我们还能有什么指望呢?伏地——神秘人不会找好老师的。我都能想象他们的课程,麻瓜愚蠢论和不可饶恕咒。”

“德拉科还在学校,情况不会太糟糕。”赫敏安慰了两句,暂时放下了手中的地图,“你快吃点东西吧,别忘了喝药。”

哈利咂咂嘴,低头喝了两口洋葱汤,头也不抬地道:“一会儿核对一下近来得到的信息,我们明天就开始行动。”

“什么!?”赫敏尖叫一声。

“我上次给你那个菲尼亚斯的画框,你收好没有?”哈利问。

“我看着她收好的,可是你刚才说——”

“其实我们今天就该开始行动的,不是么?”哈利道,“我之前就这样说了。”

“但是后来我们讨论过,你说再想想!”赫敏道,“就是从开学变成开学后一天么!?”

“足够了。”哈利耸耸肩,“我们再蹲守魔法部也不能得到更多消息了,行动起来是最好的。——对了罗恩,我今天看到你爸爸了,他看起来不错。”

“我谢谢你。”罗恩有气无力地说,震惊面前,连惊喜都不那么惊喜了。

哈利慢慢地喝完一碗汤,听着罗恩和赫敏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了谁该去谁不该去的老话题。他们早就达成了共识,但是罗恩不想赫敏去,赫敏不想哈利去,哈利不想他们两个去,三个人每天都要彼此劝服几遍,权当娱乐。耳听着“他被悬赏一万加隆”,哈利刚要接口说“我留在这儿,你们要是打败了伏地魔就给我送个信”。伤疤传来一阵火烧的疼痛,哈利料想是格里戈维奇的事,索性把那点儿刻意留的缝隙封闭了个彻底。他把汤碗推的远了点儿,揉着额头看向赫敏和罗恩。他们正担心地瞧着他,或者说,瞧着他的疤。

“没什么事,他又在杀人。”哈利舒出一口气,往后靠了靠,“让克利切准备夜宵怎么样?我们现在就开始核对计划,晚上尽量好好休息一下吧。”

天将黑,最后一点阳光缓慢地消失。夜幕下,有人恐惧的尖叫,有人瑟瑟发抖,有人被夺去生命。夜幕下,也同样有人守望着晨曦,在漆黑和寒冷中点燃撕裂绝望的火焰,灼热黎明。

这是战争。

 

TBC——

评论(64)
热度(474)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