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26

Chapter 226

这一天哈利睡在自己的房间。黎明来临时他已经清醒,梦里是德拉科曾在这张床上触摸他的温度。他昨晚看了很久活点地图,看着上面那个属于德拉科的小点。他曾在德拉科的要求下大致告诉过他自己要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恐怕德拉科这一晚睡得并不安稳。

“你醒了?”罗恩进来叫哈利的时候有点儿惊讶。

“你脸上好像写着想丢下我跑路。”哈利取笑了一句,慢慢爬了起来。

他们走到餐厅,克利切已经准备好了咖啡和热面包卷。赫敏低头在串珠小包里一遍遍地核对需要的东西,听到哈利打招呼头也不抬,把德拉科叮嘱要他喝的魔药从桌子上推了过去。

“克利切,我们今天之后就不回来了。”哈利叮嘱道,“不,别那么紧张,不是你的问题。我们做完今天的事,还有别的事,即刻就要动身。”

“那要克利切在家里等这么?”克利切问。

“不必了,你回学校去。”哈利笑笑说,“我想应该不会有哪个食死徒想要拷问你,如果真的有,别客气,给他们点儿颜色瞧瞧。”

克利切打了个哆嗦,喃喃道:“贝拉小姐……”

“如果是贝拉特里克斯,你跑就是了。”哈利想了想,补充道,“去找小天狼星,或者去找多比,随你高兴。”

克利切鞠了一躬,应了一声是。

“我再确认一次。”赫敏舔了舔嘴唇,深呼吸,“我们要顶替三个魔法部的部员,混进去……”她快速地说着,声音有些发颤,显然是紧张不已。说到最后,她猛地吸了一口气,连眼睛都闭上了:“我们引诱一个魔法部的人,幻影移形到白鼬山,留他报信以确保不会牵扯任何一个凤凰社的人。然后我们再次幻影移形,去举行魁地奇世界杯的那片森林。”

“我喜欢魁地奇世界杯。”罗恩长舒一口气说。

“那正好可以故地重游。”哈利随意地回答,安慰地捏了捏赫敏的肩膀,“我也怀念世界杯——除了食死徒闹事那一段。”

他们吃完了早饭,赫敏看了看时间,确定第一批魔法部工作人员就快要出现了。他们在克利切躬身相送下走到门口,小心翼翼地站到前门台阶上。

“对了,克利切!”哈利突然想起什么,又回头喊了一声,“记得找个安全的时候通知小天狼星回来建立防御!”

克利切在房间里大声地应了一句“是”,哈利、赫敏和罗恩深吸一口气,一起幻影移形。短暂的黑暗和窒息后,他们三个人已经站在一条小巷子里。哈利掏出隐形衣,把三个人都罩住。赫敏遥遥指着废弃剧院的门,将它打开再掩好。

一分钟后,马法尔达·霍普柯克在他们面前几英尺处幻影显形。她脚跟还没站稳,赫敏就已经一个昏迷咒招呼了过去。阳光从一片云后钻出来,照耀着马法尔达还有些迷惑的脸。

“干得漂亮,赫敏。”罗恩赞了一声。哈利脱下隐形衣,三人一起把小个子女巫拖进剧院里。赫敏半跪下来,从串珠小包中取出一瓶复方汤剂。

“这就开始了。”她轻声说,伸手拔了马法尔达几根头发。

十五分钟后,三个人成功打入敌人内部。

毕竟是第二次冒名顶替艾伯特·伦考恩,哈利驾轻就熟。昏暗的魔法部大厅中央,魔法即强权的石像沉默伫立着,部员来来往往,有人目露欣赏,有人眼显厌恶。

“哈利。”赫敏在哈利身后小声唤道,“你在看……天啊。”她叹到,“真恐怖,是不是?”

“怎么了?”罗恩凑过来一点,“这雕像……天。”

“麻瓜,在他们应该待的地方。”赫敏吐了一口气,别开了眼睛,“快,我们走吧。”

他们汇入了男女巫师的人流,向大厅尽头的金色大门走去,前往小厅去等电梯。魔法部员门等在二十部电梯的金色栅栏门前,哈利、赫敏和罗恩站在最近一列,等待着。突然,一个声音从后面喊道:“卡特莫尔!”

罗恩僵了一下,慢慢回过头去。哈利跟着看过去,意料之外,不仅是亚克斯利,卢修斯竟然也在。

亚克斯利和卢修斯径直往罗恩身边来,哈利在罗恩耳边轻声提醒道:“亚克斯利,打招呼。”

罗恩小心地动了动眼睛,赫敏的高跟鞋在他鞋跟处踢了踢。他这才紧张道:“早上好……亚克斯利。”

亚克斯利没有理会。

“我叫魔法维修保养处的一个人去给我修办公室。”他冷冷地说,“卡特莫尔,屋里只在下雨。”

“在……在下雨?”罗恩咽了咽口水,“这……真糟糕,是不是?”他试图学着左右队伍里的人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但显然不太成功。

“你觉得很好玩,是么?”亚克斯利瞪圆了眼睛,“你知道我正要下楼去审讯你——”

“卢修斯。”哈利突然上前一步,从口袋里抽出什么东西,一把塞进了卢修斯手里,“这个,差点儿忘了还你。”他直视着卢修斯的眼睛,示意他低头看一看。

卢修斯被哈利的动作弄得有点儿茫然,但他看懂了哈利的示意。他低下头,手中是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东西。就像……就像……伏地魔要他保存的、他换到韦斯莱家小女儿坩埚里带进霍格沃茨的、被哈利·波特打败的日记本。

卢修斯心里一震,面上却不动声色地把那个本子接了过来。

“我也差点儿忘了。”他说,转头看着亚克斯利,“这个卡特莫尔先借我用用吧,你再找一个。我想起来我的窗户出了点儿问题。”

“窗户?”亚克斯利挑挑眉毛,“窗户怎么了。”

“阳光不是我要的下午三点,而是两点。”卢修斯漫不经心地说,“过热了。”

亚克斯利显然没弄明白卢修斯这是什么毛病,但是卢修斯现在是伏地魔的得力助手,他也不想为了一个魔法维修保养处的员工得罪他,只好同意了。

哈利随随便便地回到队列里,卢修斯插了个队,站在赫敏身后。电梯到达的时候,哈利第一个上去,罗恩和赫敏紧跟着,接着便是卢修斯。如此一来,电梯里聚集了两个凶恶人物,还有一个刚得罪了食死徒的人物,除了他们竟然没有别人了。

栅栏门关上,电梯开始上升,卢修斯转过头来。哈利站在最靠近他的地方,轻轻微笑。罗恩和赫敏站在稍后一点,被哈利方才冒险的举动吓得脸色发白。

“哈利。”他皱着眉,“你怎么来这里?你知不知道现在魔法部都在找你?”

“有点必须要做的事。”哈利平静地说,指了指罗恩和赫敏,“这是罗恩,这是赫敏。”

罗恩和赫敏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紧紧地抓着彼此的胳膊。

“德拉科帮的忙?”卢修斯淡淡道。

“是。”赫敏有些紧张地说,“他给哈利准备了很多魔药……”

“没想到您还回来魔法部。”哈利说,“我之前……”

“弄坏了我的魔杖。”卢修斯点点头,给哈利看自己手里的新魔杖,“麻瓜出身登记出最近忙得很,很多魔杖都失去了主人。”他顿了顿,还是说,“我挑了一根还算顺手的。”

赫敏倒吸了一口气,罗恩赶紧拉住了她的手。

“你最好别离她那么近。”卢修斯若有所思地说,“雷吉·卡特莫尔,我和亚克斯利见面的时候,他说起今天要审讯他的妻子。”

“我有妻子!?”罗恩惊叫了一声。电梯在此时停在四层,两个巫师站在门口。其中一个看到卢修斯停住了脚步,另一个大胡子的要上来,卢修斯咳了一声,看着他。

“我明白了。”大胡子男巫笑着说,“有什么要安排的人 ,是吧?”他对哈利挥了挥手,喊了一声“干得好!”没有进来。哈利来不及做出什么表情,栅栏门就被卢修斯关上,继续上升。

“伦考恩不久前搞掉了妖精联络处的克莱斯韦。”卢修斯随便说了一句,“哈利,一会儿你到一楼就出去,伦考恩在那儿办公。格兰杰,你得下去,如果有人问起,就说——”

“第一层,魔法部长办公室及后勤处。”

卢修斯的谈话声停了。金色栅栏门再次拉开,赫敏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四个人站在他们面前,其中两个正在密切交谈。新任部长皮尔斯·辛克尼斯笔直站地着,旁边正是害得他们魔法部走一遭的乌姆里奇。

“啊,卢修斯!”乌姆里奇一眼看到卢修斯,亲切地笑了笑,“怎么样,魔杖用的还顺手么?”

“总不比原来的好了。”卢修斯用一种微微骄傲的口吻说,“倒也值得。”

乌姆里奇像个小女孩儿似的笑了两声,和卢修斯打了个擦肩,走进了电梯。哈利跟着卢修斯走了出去,乌姆里奇对他问好,他点点头,显得忧心忡忡。乌姆里奇便没多问,走进电梯正看见赫敏,有些惊喜道:“马法尔达!是特拉弗斯让你来的吧?”

卢修斯轻轻点了点头,和辛克尼斯他和哈利还站在电梯口没走,像是说什么事一样。

赫敏看见了卢修斯的动作,赶忙细声道:“是的。”

“好,你会干好的。”乌姆里奇转过身,对辛克尼斯道,“这样一来问题件就解决了,部长。如果马法尔达来做记录,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她看看笔记板,“今天有十个人,其中一个还是魔法部雇员的妻子……哦,雷吉·卡特莫尔,你在这里呢!”她好像才看见罗恩似的,露出一丝怜悯的微笑,“可怜人,可怜人。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是来帮马尔福修窗户……”罗恩说。

“那你怎么还不出去?”

“让他下去吧。”卢修斯漫不经心地插话道,“让他自己看看。”

“好主意。”乌姆里奇甜甜地说,好整以暇道,“你瞧,今天唯一一个魔法雇员的妻子。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栅栏门关上了,卢修斯恰到好处地结束了谈话。

“你来这儿有何贵干?”辛克尼斯亲切地问哈利。

“要找亚瑟·韦斯莱。”哈利眼睛都不眨地说,“有人说他在一层。”

“啊,”辛克尼斯说,“有人撞见他跟不良分子说话么?”

“卢修斯说,关于哈利·波特没去霍格沃茨会去哪儿,他也许有些消息可以提供。”哈利慢慢道,“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赎罪机会了,是不是?”

“他可未必想得通!”辛克尼斯感叹道,“纯血统的叛徒和泥巴种一样坏,他的脑子已经洗不干净了!唉,现在像马尔福一样的家族还有多少?”

卢修斯谦和地笑笑,道:“我和伦考恩一起去找找。”

“抓到波特肯定是大功吧?”辛克尼斯压低声音,露出一个恶心的微笑,转身走远了。卢修斯和哈利目送着他的背影远去,问道:“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委屈您一下。”哈利抱歉地说,“其实我刚才跟着下去也可以,主要是得洗清您的嫌疑……”

卢修斯点点头:“到我办公室动手吧。”他说,“你已经有了确凿计划,对不对?”

“呃……放心。”哈利有点儿招架不住卢修斯温和的目光。

“黑魔王最近在找老魔杖。”卢修斯一边带路一边轻声说,“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对你有用。格里戈维奇的家人已经死了……”他抓紧难得见面的时间说了一些情报,哈利一路默默地听着。等走到卢修斯的办公室,走进去,关好门,他掏出了魔杖。

“对不起,先生。”哈利说。

“我办公室隔音很好。”卢修斯说。顿了顿,他又感叹道,“我今天总算能和西茜切实地说一点你的消息了。”

“抱歉叫你们担心。”哈利感到心口一阵温暖,像是那只母亲的手已经抚在了他的胸口。

“好了,做你的事去吧。”卢修斯把手里的魔杖一丢,哈利的昏迷咒紧紧跟上。红光击中卢修斯的背部,哈利上前一步扶住他,慢慢让他趴在地上。做完这一切,他拔下卢修斯一根头发,放在备用的复方汤剂里,喝了下去。片刻后,冒牌的卢修斯走向了电梯,往审讯室去。

 

TBC——

之前哪位朋友和我说过乌姆里奇的守护神是猫来着,我忘了当时怎么回的了。今天重看电影并且通过文下评论提醒先看了一下这部分,确实是这样的。

复方汤剂前一剂药效未退就再来一剂的方法没找到依据,不过根据电影里的时差,这会儿哈利伦考恩的药效也差不多了,衔接得上。

评论(48)
热度(354)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