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Castle·4

Chapter 4

哈利蜷缩在碗柜里,向达力借了一个手电筒,趁着夜深人静,又把那封信翻出来看。在将两张羊皮纸重复看了好多遍后,哈利在信封里发现了另一样东西——一张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车票。他现在笃定这不是一个玩笑了,没人会为了和他开个玩笑而费这么大功夫。

所以这一切见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利把车票塞回信封,将信封塞进枕套,关掉手电筒,重重往后一躺。

这个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在什么地方?那位副校长,米勒娃·麦格,说于七月三十一日前静候他的猫头鹰,但是他上哪儿去找一头猫头鹰?不,不,先等一等,他真的要去这个莫名其妙的、像是突然从地里钻出来的、在此之前从未耳闻的什么魔法学校么?他本来就是个怪胎,再古怪一点也没什么不好。可是……可是……他原本打算的好好的,挺到成年就远远离开德思礼家。而现在,一个未知的、崭新的、奇怪的世界……

哈利实在是睡不着,仔细听了一会儿动静,又把手电筒打开了。

七月三十一日之前,为什么是七月三十一日之前呢?这是个对哈利来说很重要的日子,是他的生日。把回信的截止时间定在这个时候,哈利觉得非常奇怪,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人很在乎他似的。不过,当然啦,这只是一个统一的规定,这个学校,总不会给每个学生不同的回信截止日期吧?

哈利无聊地玩着手电筒,满脑袋胡思乱想,竟然就这么熬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佩妮姨妈的尖叫声刚刚响起,他就藏好手电筒,顶着两个黑眼圈离开了碗柜。这一早上他有些心不在焉,做饭的时候差点把手烫到。吃早饭的时候,门口又传来响动,哈利耳朵都竖了起来,装作不经意地继续和自己的麦片粥,祈祷费农姨夫快点支使自己。费农姨夫没有辜负哈利期望,他看着报纸,头也不抬:“去拿信,小子。”

哈利立刻跳下椅子,走到门口——又是一封霍格沃茨的来信。这次只有一封来信,而门口确实有响动,空着手回到客厅似乎不好。而且……

哈利思索了片刻,捏着信回到客厅,宣布道:“是一封给我的信。”

餐桌旁安静了,德思礼一家都抬起头来。费农姨夫讥讽地说:“谁会给你写信?”

“我也不知道。”哈利说,爬回椅子上,把信递给费农姨夫,“可能是写错地址了吧。”

费农姨夫狐疑地看着哈利,低头去看信封。他拧着眉,将蜡封撕开,抽出信纸,只瞥了一眼,脸色瞬间变得非常难看。

“佩——佩——佩妮!”他气喘吁吁地说。

哈利放下粥碗,看了费农姨夫一眼,又转过脸去看佩妮姨妈。佩妮姨妈好奇地拿过信,接着也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她掐着信纸,手紧紧按在胸口,像是呼吸很困难,快要晕倒了一眼。达力满心好奇,看了哈利一眼。哈利对他点点头,他立刻跳起来,大喊大叫:“写了什么?我要看!”

哈利一声不吭,像是这件事与他完全无关。他现在没有胃口,但还是趁着这会儿功夫让自己喝完了麦片粥,以免晚上得不到食物。佩妮姨妈和费农姨夫现在已经不说话了,达力在他们旁边又叫又跳,还把手杖往父亲的头上敲。

过了一会儿,哈利已经喝完自己的麦片粥了。费农姨夫像是终于回过神来,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说:“你们俩,统统给我出去。”

达力显得非常吃惊,更加大声地说:“我要看那封信!”

哈利却显得格外顺从,收拾了自己的餐具,放到厨房的水池里,接着就离开了厨房,站到走廊里。没有多久,费农姨夫揪着达力的领子,把他也扔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达力问,“你有一封信——谁给你写信?”

“我不知道。”哈利说,趴在门上,通过锁孔向里面窥视,“只写了我收,但是没写寄信人,也没有邮票。”

达力看哈利已经抢占了锁孔,闷闷地站了一会儿,实在压不住心里的好奇,索性趴到地板上,从门缝窥探动静。

“费农,”佩妮姨妈用颤抖的声音说,“你看看这地址——他们怎么会知道他睡在什么地方?他们该不会监视我们这栋房子吧?”

“谁知道!那些人……监视——暗中窥探——说不定还会跟踪咱们呢。”费农姨夫愤愤地抱怨,“该想到,他们的手段……早就联系上了也说不定!你不是说过,在超市里见到和他打招呼的奇怪的老女人……”

“我们该怎么办?费农?我们要不要回封信?告诉他们我们不想让——”

费农姨夫在厨房里来回踱步,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终于,他说:“不,不,我们给他来个置之不理。如果他们收不到回信,应该就会知道我们的态度……我们不能和那些人扯上关系,别的不说,上哪儿去找一头猫头鹰?对,这是最好的办法,我们按兵不动……”

佩妮姨妈扭着嘴唇,似乎很为难的样子。

“可是——”

“佩妮,我们决不让他们任何人进这栋房子。我们抱他进来的时候,不是发过誓,要制止这种耸人听闻的荒唐事么?”

“当然,当然。”佩妮姨妈说,手还按在胸口没有放下来,“但是……我们当然不能……他一直都那么古怪,我们毫无办法……天啊,可是、可是……那封信!你记得,那封信里写过……万一他们知道……”

“他们那样的人,还指望被怎么对待!”费农姨夫狠狠地说,“我们想让他变成一个正常人,他正常不起来,这怎么是我们的错!他们怎么敢责怪我们!好了……好……我得去上班,上班……”

费农姨夫大步走向厨房,达力似乎有点儿担心,拽了拽哈利。但是哈利一动没动,厨房的门打开,费农姨夫和他撞个正着。

“你——你——你没回碗柜里去?”费农姨夫说。

“谁?”哈利仰起头问他,“你们刚刚在说谁?他们是谁?我这样的人是指什么人?”

“你听见了?”费农姨夫愤怒地说,“你躲在这里——你听见了?”

“所以他们是谁?”哈利执拗地问,“告诉我!”

“不准问问题!”佩妮姨妈用尖利的声音说,“不准问问题——回去!”

哈利还想再问什么,但是费农姨夫的拳头已经举了起来。他敏捷地闪躲,费农姨夫意料之外地没有追上来揍他。哈利在碗柜的门前停下,扭头看了看,费农姨夫气喘吁吁的,说不上是特别愤怒还是特别恐惧。见到哈利望过来,他挥了挥拳头恐吓。哈利抿着嘴唇,重新钻进了碗柜,用力地捶了一下枕头。

德思礼一家果然知道!他想。德思礼一家果然知道什么,知道那封信的来历,知道他的古怪之处是从哪里来的,知道魔法!但是他们瞒着他,理所当然地瞒着他——因为这件事这么不正常,而他们是那么正常的人家!

哈利把自己蜷进被子里,枕头压在脑袋上,用力地呼吸着。

所以——所以,那个学校是真实存在的,真的有魔法存在,真的有霍格沃茨,真的有人在等他的猫头鹰。可是……可是他去哪儿找一只猫头鹰?如果他一直不回复,学校真的会认为他拒绝上学么?那样的话……不,那样的话也没什么不好,他已经习惯了现在的日子,不希望有什么太过剧烈的变动。可是,如果去了哪里,是不是能离开这里,是不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就能多一个安身之处?

“他们”。佩妮姨妈好像很怕“他们”。这个“他们”指的是谁呢?是魔法么?他们畏惧魔法的力量,害怕会被报复?可是,谁会为他,哈利·波特,因为他而对德思礼一家实施报复呢?

晚上的时候,没人提起早上那封信。费农姨夫打定主意对此置之不理,连带着看待哈利也更加透明,哪怕他说话也不予理会,次日早晨甚至没有对哈利乱糟糟的头发发表意见。今天有足足三封信,费农姨夫叫达力去取。再一天,有十几封信堆在垫子上,达力两只手捧着回来,费农姨夫饭都顾不上吃完,拎着锤子出门,将信箱钉死。

事态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多的信涌进德思礼家,从门缝塞进来,随着两打鸡蛋潜入进来,甚至从烟囱里喷溅出来。

“到底是谁这么急着找你?”达力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吃惊了。而哈利也很惊讶,这么多信,这么多奇特的方式,只为了他而来,好像他有多重要,好像那地方有多希望他去一样。这让他稍微有些动摇了,长久以来,他知道自己的古怪之处是自己苦难生活的根源,所以,对于“魔法”,他不能说是非常喜欢,顶多感到一点惊奇。因此,对霍格沃茨,他并不十分热衷,仅仅思考哪里能否成为又一个安身之处。但是……但是现在……

哈利感觉自己的胸口热乎乎的,像是刚刚喝了一大杯温度正好甜度适宜的可可。

有人在乎他。他想。有人在乎他,有人迫切地想要收到他的回信,又一个世界在等他去。就在这一刻,哈利决意要去那个新世界了,他想见见是谁这样在乎他,这是他第一次知道“被在乎”是怎样的感觉。但是,那个没有办法的问题——他该去哪儿找一头猫头鹰?

“砰!”

厨房的门突然打开,费农姨夫用力地揪着他的胡子,看似镇静,实则慌乱得一塌糊涂。

“收拾东西!”他大声说,“收拾东西——我给你们五分钟!我们离开这里,立刻!没有商量!”

“抱歉,你看不了今晚的电视节目了。”哈利对达力说,“要我帮你收拾东西么?”

“哦……我自己来吧。”达力有些惶恐。这几天的经历让他意识到了哈利·波特的另一种不同寻常——不知道是谁,如此急切地找他,这足以说明他的重要。可是……可是……哈利·波特,重要!谁会认为哈利·波特重要?哪怕他,他在树林里被恐吓住了,他也不会觉得哈利·波特重要,顶多是可以平视,或者有一点害怕,无论如何都不是“重要”!

五分钟后,所有人都坐上了汽车,哈利的腰间别着藏在枕头下的那封信,除此之外只带了一套睡衣。费农姨夫开了好久,一直开到晚上,中途甚至没有停下来一会儿。没人敢问要去哪儿,哈利倒是想问问,但心知不会得到回复,便放弃了。而且,他还有些期待,想见识见识魔法,想知道如果他们这样迂回地去一个未知地,那封信是不是还会追过来。

哈利期待了整整一个晚上,把整张床都让给了达力,自己坐在窗台上。第二天,没有让他失望,早饭刚刚结束,旅馆的老板娘就将更新了地址的信送了过来。

哈利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直跳,几乎萌生了跟着费农姨夫溜下楼去见证一下百来封信的盛况。但是,当然了,他抑制住了自己,费农姨夫没给他这个机会,用力地按住了他的肩膀,像是要把他钉进地板一样。

几个小时后,他们再一次启程了,费农姨夫还是走迂回路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间谍或者什么呢。夜晚来临,开始下雨了,达力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折腾到如今已是非常的不耐烦,只想回到家里去。

“今天是星期一,”他对母亲说,“晚上上演《伟大的亨伯托》,我真想待在有电视可看的地方。”

星期一。哈利无聊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摩挲着上面粗糙的茧子,望着窗外。漆黑一片的世界正被大雨洗涤,雨水敲打在车窗上,噼啪碎开,将映在上面的人也敲碎。今天是星期一,这么说,明天就是星期二,就是七月三十一日,是回信的截止日期,是……他的十一岁生日。

生日到没什么好说的,他早就学会不要期待了,最好也没有礼物,免得还要对德思礼道谢。但是,这毕竟是回信的截止时间,错过这一次,他可能就永远不会理解霍格沃茨了。他刚刚对这个地方抱有一点期待,结果就要说再见了。毕竟,这么大的雨,这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他总不能凭空变出一只猫头鹰呀。唉,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他还是可以继续之前的打算,挺到十八岁,就离开德思礼家。是的,现在的日子还是很难熬。但是,等到再长大一点,再长高一点……他已经解决了达力,总有一天,费农姨夫也无法再用他的拳头威胁自己。

是的,他能做到,他知道自己能够做到。

哈利攥了攥拳头,隐约看到费农姨夫从雨中穿梭回来了。他打开车门,笑容满面,拎着一个细长的包裹。

“那是什么?”佩妮姨妈忧心忡忡地说,“听着,费农。我看,我们是不是回去比较好?我总觉得不安……”

“别担心,佩妮!”费农姨夫高兴地说,“我找到了一个特别理想的地方,有位好心人同意把船借给我们!看到那边的礁石了么?天气预报说今夜有暴风雨,我们绝对安全了!走,走吧!”

船上寒气逼人,哈利冻得瑟缩成一团,在船上摇摇晃晃。礁石上有一个破旧的屋子,陈旧可怕,推门进去后,可以看到四面漏风的木墙和湿漉漉的壁炉,浓重的海藻味蔓延在整个房间里。费农姨夫用薯片袋生了一点烟,把不知道从哪儿讨来的简单的薯片和四根香蕉分给大家。哈利没有吃,把自己那一根让给了达力。他的胃一阵阵痛,连续两天没能好好吃东西,让他在面对食物的时候不感到饥饿,反而有些恶心。

“现在要是有信,可就有用处了,是吧?”费农姨夫开心地说,笑出了声。哈利一言不发,他心里那杯热可可已经凉了,他早该想到自己从来只能得到吹熄的蜡烛。

夜幕降临,海浪翻滚,雨珠敲打着脆弱的木质墙壁,从缝隙渗进来。房间里静悄悄的,哈利缩在一块地板上,薄薄的毯子裹着自己,盯着眼前的一处木板缝隙。

七月三十一日就要到了——他猜测就要到了。他知道达力就睡在身后的沙发上,他的腕表会告诉他距离七月三十一日还有多远。但是他不想看,好像这就能逃避仍然无望的十一岁。他从来不知道每一年成长有什么期待,唯一值得他期待的只有十八岁,他成年,然后离开德思礼家。可是……可是,就在几天前,他还有期待十一岁……是谁说来的?哦,是费格太太。小学生活就要结束的时候,他去费格太太家,费格太太给他准备了巧克力蛋糕和奶茶,告诉他:“十一岁是一个新的开始。十一岁以前和十一岁以后是截然不同的。”

会有什么不同呢?他最近打听到一些消息,听说石墙中学有欺负新生的传统,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毕竟他确实是一副容易欺负的模样,他对自己还是有些清楚认知的……

“嘎吱——嘎吱——”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响起了奇怪的声音。哈利警惕地坐了起来,扫视了一圈。达力在沙发上安稳地睡着,佩妮姨妈和费农姨夫在隔壁的房间,没有一点动静。只是幻听么?哈利稍稍放松警惕,有点心疼自己刚捂热的地板。然后,奇怪的嘎吱嘎吱声又响了起来,这次哈利听出来了,它是从门口传来的。哈利裹着毯子坐了起来,往后瑟缩了一下。他现在没有防身的东西,只能紧紧攥住毯子。那嘎吱嘎吱的声音越来越接近了——是什么?暴风雨的夜晚,海上的礁石孤岛,是什么东西在外面?

一个诡异而荒唐的想法出现在哈利的脑海里——寄信人!是不是那个寄信人,看他一直不回信,亲自来找他们?真的会出现这种情况?真的会有人特意来找他?这种事情——这种事情——

轰!

门被剧烈的敲动,整个屋子都缓了起来。哈利死死攥着毯子,盯着房门。达力迷迷糊糊地醒了,费农姨夫端着那个细长的包裹,连滚带爬地跑出卧室,一边走一边撕开包裹,露出里面的来福枪。

“门外是什么人?”他喊道,“我警告你——我有枪!”

咔嚓!

门被用力推开,摔在地板上。哈利错愕地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上帝啊,他从没见过这么高的人,他甚至不能确定那是不是一个人。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现在哈利看清了,那确实是一个人,有着蓬乱的长发和纠结的浓密胡须。那真的是个人,而且实在是高大,将门口堵得严严实实。不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这当然不是那位寄信人了,信上可是写的清清楚楚,那是一位女士……也许这也是一位女士?可是……可是他有胡子。

费农姨夫的枪可能真的对付不了他。哈利往后瑟缩了一下。如果,他是说如果。如果这真是一个丧心病狂的什么人,他打赌德思礼一家会把他推出去换去安宁。而他在这个巨人手里能撑多久呢?只要一巴掌,他就会被拍断了,这个巨人的手,可是比费农姨夫的手大多了……

后背碰到冰凉的木板,哈利不知不觉已经贴到了墙上。没人注意他,巨人也没有注意。巨人忙着把门重新撞到了门框上,后背对着费农姨夫的枪口,看起来完全不在乎有危险似的。然后,他转过身,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最终盯住了缩在角落的哈利。

哈利的心再次狂跳起来,不敢去看巨人的眼睛。但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感觉告诉他没有危险,这个感觉告诉他——

“这就是哈利了!”巨人高兴地说,露出一丝笑容,“上次见到你,你才只有一丁点大。你很像你爸爸,可眼睛像你妈妈。”

——这是来找他的。

哈利瞪大了眼睛,终于对上巨人的视线。风声雨声全都消失了,他只是傻傻地蜷在地上,仰望着那个巨人,心脏重新跳动起来,加热了本已凉透的可可。

 

TBC——

评论(202)
热度(11890)
  1. 共9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