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Castle·5

Chapter 5

费农姨夫、佩妮姨妈和达力挤作一团,那把来福枪被巨人轻轻一撅宣告报废,丢弃在角落里。德思礼一家瑟瑟发抖,哈利反而鼓起了勇气,从角落站起来,仍然裹着毯子,小心地靠近巨人,在一个安全距离停下。

“您……您见过我?”哈利的声音有些发抖,“您见过我,见过我的爸爸妈妈?”

“哦,当然,哈利,当然。”巨人对哈利挤了挤眼睛,“我在你很小的时候就见过你,那个时候,我只要一个巴掌就能把你托起来——当然也见过你的爸爸妈妈,他们可是最优秀的学生,以及出色的傲罗!”

佩妮姨妈猛地吸了一口气,死死地扯着费农姨夫的衣服。

“哦好了,你站在那里干嘛?”巨人像是有些困惑。他走上前,宽厚的手掌贴上哈利的后背,稍微有点儿疼,但不是那种伤害的意味。哈利颤抖了一下,随即就感到安定了。巨人的手掌几乎能罩住他整个后背,轻轻推着他走,仍然有些粗野,却是温暖的。

“您——您怎么称呼呢?”哈利犹豫了一下问。

“鲁伯·海格。就叫我海格吧,大伙都这么叫我。”海格说,按着哈利坐在沙发上,“我是霍格沃茨的钥匙保管员和狩猎场看守——当然,霍格沃茨你总该知道吧?”

哈利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知道。”他说,犹疑地看了德思礼们一眼。然后,他从沙发下面拿出自己换下的常服,从里面翻出了最开始留下的那封霍格沃茨的来信。

“这上面提到了。”他说,听到佩妮姨妈又一次猛烈吸气,似乎快要晕过去了。

“这上面?从这上面?”海格拧起了眉毛,“你是说——你从这封信,这是你第一次听说和知道霍格沃茨?”

哈利不知道自己应该点头还是摇头,但是海格已经不需要答案了。他转过头,气势吓人,怒视着德思礼夫妇。

“好——好,稍等一下,我得问问,问问——”他抽出了一把粉红色雨伞,用力地攥着,吓人地挥舞起来,“这孩子知道什么?别告诉我——他——这孩子——他什么都不知道!”

“呃……”哈利犹豫了一下,如果看到佩妮姨妈和费农姨夫被惩治,他当然会感到高兴。但是,在没搞清楚霍格沃茨之前,把目前唯一的安身之处的主人得罪彻底似乎不是个明智的决定。于是他试探地拽住海格的胳膊——海格立刻就感受到了,放下雨伞,看向他。这让哈利又一次觉得胸口温暖,从来没人——他是说,从来。因为他的一个小动作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身上,从来没有谁。

“我想……我想。”他踌躇着措辞,“也许……也许您能告诉我一些关于……我不知道的事?”

海格又瞪了德思礼夫妇一眼,将哈利推开一点,坐在了他身边。沙发被压得嘎吱作响,海格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你希望从哪里开始?”

哈利思考了一下,猜测着海格能够先不那么生气地程度,小心问道:“就从霍格沃茨开始,行么?”

“当然。”海格说,挥动雨伞,点燃了壁炉。哈利诧异地注视着壁炉,又看着海格的雨伞。

“我也会得到一把么?”

“不,你会得到一根魔杖。”海格说,不自在地摸了摸雨伞,“这是个小……例外。”

哈利舒了口气。他刚想说他不喜欢粉红色的雨伞,而且这雨伞看起来几乎有他高。

“我想我们一边吃一边说,怎么样呢?”海格说,开始从外衣口袋里掏出各种各样的东西,“霍格沃茨,是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每个英国的少年巫师,十一岁的时候——哦,我竟然差点忘了!”他用力地拍了一下额头,拉开外衣,从内袋里取出一只稍稍有些压扁的盒子,递给哈利。哈利用力地咽了下口水,有些知道这东西的含义,又有些不敢相信。

“这是送给你的。”海格说,“有些地方可能被我压坏了,不过味道还是一样。”

哈利打开盒子,之间里面是一个黏糊糊的巧克力大蛋糕,上面用绿色糖汁写着:祝哈利生日快乐。

哈利感觉自己已经窒息了,他真的没办法在蛋糕的香气中找到自己的呼吸。房间已经温暖了起来,海格在把蛋糕交给哈利后,就再次站了起来。他取出了一些列工具,在壁炉边烤香肠和烧热水。哈利突然觉得有点儿饿了,烤香肠的香气和蛋糕的味道都传到他的鼻子里,他耸了耸鼻子,觉得自己两手捧着蛋糕的模样有点傻。还不等他有所动作,达力先受不住诱惑,挪动了一下。费农姨夫立刻拦住了他,厉声说:“达力,不准碰他给你的任何东西。”

海格扭头看了一眼,轻蔑地笑了笑,拿着烤香肠走回沙发边,取出一个盘子将它们放下,又给哈利泡了一杯热乎乎的、琥珀色的茶。

“吃啊。”他催促,“天啊,你怎么这么瘦,我觉得一下就能把你折断……哦,只是个比喻,比喻。”

哈利打了个哆嗦,海格似乎有点儿局促,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哈利赶紧把自己缩了缩,将毯子拢得更紧:“有点冷。”

“那就再热一点。”海格放松了,又指了指壁炉,炉火立刻旺盛了些。然后他重新坐下,用眼神向哈利示意。哈利不知道自己该吃蛋糕还是烤香肠,或者先喝茶。他以前从没有自己选择的机会。但是海格的目光太温和鼓励了,他犹豫了一会儿,缩在毯子里捧起茶杯,小小地喝了一口,对海格笑了笑。

“好,好孩子!”海格拍了拍哈利的背,力道很轻,比较像普通人了,也许是顾及到哈利太瘦弱。“我们刚刚说了霍格沃茨——我不能更清楚地说明白了,等你去了那里,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他才不去!”费农姨夫再次开口说话了,“先生!我们不会让这孩子去什么把戏学校,他不需要知道这些事!”

“闭嘴,德思礼!”海格大喊了一声,伞尖迸出火星来,气势吓人,“我还没和你们算账,这孩子——他什么都不知道!”

达力趁着这会儿功夫溜到了哈利身后,哈利偷偷塞给了他一根香肠,他缩在沙发后鬼鬼祟祟地狼吞虎咽起来。佩妮姨妈用力地揪着领口,瞪大眼睛看着达力,想要上前,却又畏惧海格的雨伞。海格扫了达力一眼,哈利对他讨好地笑了笑,他便只是哼了一声,没说别的话。

“你还有什么问题么?”他温和地问。

哈利舔了舔自己发干的嘴唇,有些为难。他从没有问这么多问题的权力,他以为一两个就已经足够了。但是现在……现在……

哈利用力地咽了口唾沫:“我……我是说,我。”他问,“我是个什么?”

海格看起来更加愤怒了。但是他压住了自己的怒火,尽可能和蔼地开口:“你是一名巫师,哈利。”

雨滴落进大海,大海掀起波浪,波浪拍打礁石。闪电划过云层,云层翻涌出风,狂风吹进小屋。

哈利眨了眨眼,然后又眨了眨,思考下一个问题。然后他轻声问:“那……我的爸爸妈妈……”

“他们当然也是。”海格说。

“可是,车祸……”

“车祸?”海格发出疑惑的声音,“车祸?”

哈利摇了摇头。他感觉天旋地转,十一年间被构筑起的世界全面崩塌。等到他反应过来,他已经扯住海格衣袖,急切地问他:“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我是说,我没有——没有猫头鹰!”

“狂奔的戈耳工,我是太激动了,才这么糊涂。”海格又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从外衣的另个一个内袋里掏出一只活蹦乱跳的猫头鹰。“你来么?”他问,又抽出羽毛笔和羊皮纸,“写回信。”

“写——写什么?”

海格把羽毛笔塞进了他的手里。

“写回信。”他说。

“给米勒娃·麦格副校长?”

“事实上,给邓布利多校长。”海格说,“是他让我来接你的。”

这么说,不止是这位,到了眼前的这位关心我,还有别的人?哈利感觉自己的右手有点儿发抖,赶紧用左手傻乎乎地按住了。他低头看着那张羊皮纸,看了一会儿,又犹犹豫豫地抬头看着海格。

“我——我不知道怎么写。”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

“你不该写。”费农姨夫干巴巴地说,脸色苍白,语气也很苍白,“他不会去的。”

“这不是你们能做主的。”海格摆了摆手,“哈利的名字从出生就写在霍格沃茨的学生名单里,他生来就是巫师界的人。”他注视着哈利,说,“你可能从来不知道你父母的事,他们都非常有名气。你也是,哈利,你也很有名气。”

哈利完全没法处理这个信息,手里还握着羽毛笔,就僵在那里不动了。海格似乎看出他没有办法回信,只好拿过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写了两行,然后交给猫头鹰,放它飞进暴风雨。哈利现在仍然僵硬着,维持着那个傻乎乎的、握着笔的姿势。但是他的目光不像先前那样望着海格,而是转头,盯住了站在角落的佩妮姨妈。他很少和佩妮姨妈对视,很少注视那双眼睛。佩妮姨妈也在注视着哈利,然后,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她先挪开了视线,手攥得死紧。

“我——我可不可以问问。”哈利说,“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是……怎么死的?”

“哦,哈利,哈利。”海格用低沉而焦虑的声调说,“我该怎么和你说……那是一件非常、非常可怕的事情……本来,邓布利多给,”他扫了一眼佩妮姨妈和费农姨夫,“留了一封信,但是现在,恐怕得我来告诉你……”

佩妮姨妈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哈利仍然望着她,于是她又闭上了嘴。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但是当然,你首先要明白,车祸那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伤害到莉莉和詹姆的。”

“那——那他们是怎么——怎么离开我的?”哈利困难地问。

“当时有一名巫师,他非常坏,坏透了。他的名字叫……”海格打了个寒噤,“我只说一次,你听好——伏地魔。他带来了一段黑色的日子,搞得人心惶惶,肆意屠杀反对者——”

“我爸爸妈妈也是反对者?”

“他们在前线。”海格说,“十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去了你们住的村庄,当时你只有一岁,他想——想——我感到很抱歉,哈利,这是一个不幸的消息……神秘人杀了你的父母。”

“伏地魔?”哈利喃喃地问。

“哦,别,别说起。”海格哆嗦了一下,“之后,他又想杀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咒语,从没有人躲过的咒语,到你身上竟然不起效了。而那一天之后,神秘人就此消失。你是唯一活下来的人,你的名字因此而传遍了巫师界——你真的很有名气、很受欢迎,每个巫师界的人都知道你的名字。”

哈利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只记住了一句话、一件事:伏地魔杀了他的爸爸妈妈。

“好了好了,三言两语,简明扼要。”海格说,“当然,详细的要更加可靠……但是,来吧,这毕竟是你的生日,我们还是应该高兴一些。”

“我想知道。”哈利轻声说,“能请您全都告诉我么?我想知道。”

“别用那么尊敬的语气,哎呀,怪别扭的。”海格搓了搓自己的手,“来,吃点东西,然后我想,我们就启程、出发……”

“去哪里?”

“我们的世界。”海格对他眨了眨眼,“但是你瞧,风雨还很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哈利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又一次拽住了海格的胳膊。

“我现在就想——想去。”他说,努力地提着要求,“现在就走,行么?”

“哦。”海格掏出一块怀表,看了看时间,“好,等我们到地方,也许已经差不多了……你真的不需要休息一下?”

哈利用力地摇了摇头。事实上,他已经两个晚上没有休息,也没有好好吃东西。但是,现在哪有功夫在乎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那个世界,那个他爸爸妈妈存在过的世界,他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接近,一分一秒都等不了。

“好吧,好吧。”海格小心地揉了揉哈利的头。他还是觉得这孩子太瘦,禁林的护树罗锅都比他健壮。“既然你这么要求。”他说,“拿上你的生日蛋糕,换好你的衣服,我们这就走吧。”

哈利的眼睛里第一次爆发出喜悦的光彩来,他躲到沙发后换了衣服,抱着自己的睡衣,捧着生日蛋糕,跟着海格,毫不犹豫地离开风雨中的礁石小屋。

 

TBC——

评论(216)
热度(10887)
  1. 共6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