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快新】第三者

黑羽快斗靠在门框上。他的目光从卷宗滑到毫无热度的半杯咖啡,再从咖啡滑到那份一看就没动过的晚餐。

工藤新一的脸色有些尴尬。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他说,“不是……”

黑羽快斗用目光打住了恋人未完的话。

“好啊,工藤新一。”他开口,迎着工藤新一那可怜的、刻意睁大以示无辜的圆眼睛,用侦探惯常指出犯人的口吻,毫不留情地戳穿对方掩饰下的心虚,“出轨出的人赃并获,你这次还有什么好说?”

 

黑羽快斗时常有这样的困惑,在工藤新一家这个封建社会的后花园里,福尔摩斯、案件、和他黑羽快斗本人,到底谁才是正宫皇后。工藤新一会为了福尔摩斯废寝忘食,更会为了案件废寝忘食。而黑羽快斗呢?黑羽快斗,隐藏身份月光下的魔术师、怪盗基德,只能在有行动的时候让工藤先生废寝一下,还要操心工藤先生的忘食问题,简直就像冷宫里不受宠的妃子,夜夜当贼盼君顾。

哦,他还得在工藤先生为了福尔摩斯和案件废寝忘食的时候端茶送水,免得某个家伙胃疼低血糖受伤住院。

这不就像个通房丫头一样么?

黑羽快斗觉得不行,他要求工藤新一说清楚:“我们三个掉河里你救谁?”

工藤新一头都不抬:“我不会让福尔摩斯和卷宗掉到河里的。”

“那我呢?”

“你不是会游泳么?”

“万一我不会呢?”

“河里有鱼,你自己总会拼命上来的。”

非常冷酷,非常无情。黑羽快斗决定换个方式:“如果你面前只有《福尔摩斯探案集》可以踢,你会选择用它痛击犯人的头,还是——”

“我选择给你打电话。”工藤新一无奈地抬起脑袋,“可以了吧?怎么回事啊,突然这样……上一个问题不就说了么?我不会让卷宗和福尔摩斯掉到水里的,换句话说,其实我会救的,只有你一个。”

黑羽快斗知道这是歪理,还知道这是胡说八道。但他还是被讨好了,被治愈了,于是他抱着工藤新一的脖子蹭了蹭,和他一起看卷宗。

心太软,他就是心太软。这么心软,名侦探早晚会出轨的,他知道。

比如现在。

“我出门前是怎么说的?”黑羽快斗冷着脸,快步走进书房。他摸了摸咖啡杯,确认它一点温度都没有,凉到透了,更加怒火上头。

“我出门的时候怎么说的?”他重复,“别熬夜,少喝咖啡,跑现场就跑现场不要去追犯人,给警察留条活路走!”他抓住新一的左手,小心地把袖子挽起,露出小臂上的绷带,“这是怎么回事?”

工藤新一已然明白了:“你又放监视器。”

“不然呢?”黑羽快斗气冲冲地,“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刚从医院出来几天啊就这么折腾自己?”

工藤新一自知理亏,老老实实地说:“我错了,对不起。但这次的案子真的很重要,这个连环杀人犯——”

黑羽快斗不听他的解释,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他冷着脸,语气也冷冰冰的。

“我受不了了。”他说,“一个福尔摩斯我也忍了,你每天都和案件出轨,为了它遍体鳞伤心力憔悴,我再也受不了了。”

他顿了顿,郑重宣布道:“我也要出轨。”

书房里短暂的安静了三秒。工藤新一看了看黑羽快斗,两个人的目光又对视了三秒。

工藤新一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如此,我来帮你把关外遇对象,你觉得怎么样?”

 

工藤新一解决了手上的案件,向警视厅请了一天假。目暮警部在电话另一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新一本来也只是警视厅的外援,是个自由人,还要请假的话,简直像是在被压榨了。

之后,为了避免一切可能的情况,新一把手机放在家里,和快斗一起踏上了寻找外遇对象之旅。

他们首先去了甜品店。离家三条街的甜品店,比之拥有安室先生的波洛咖啡厅略逊,但已经绝对笑傲大部分同行,黑羽快斗一向非常喜欢。他们一早去了这个地方,甜腻腻的空气里,一切都是甜腻腻的。快斗认认真真把菜单从头到尾念了一遍,又要了一杯可可。新一一如既往只点了杯咖啡,要了一份柠檬派。

“你更喜欢谁?”新一慢悠悠地喝着咖啡问,“黑森林?布朗尼?草莓慕斯?”

黑羽快斗擦着嘴,想了想,从新一的叉子尖咬下一口柠檬派。

“柠檬派。”他一边咀嚼,一边思索,“吃多了甜的以后,感觉这个味道更好一点。”

“这可不行。”新一把叉子收回来,提出否定意见,“这是我的。我们去下一家吧。”

下一家是书店。黑羽快斗指责新一有私心,说这里明明是他的后宫。新一慢悠悠地在书架间行走,目光扫过一本又一本书。

“你的外遇对象要带到家里的吧?”他说,“那总要我看的顺眼不是么?”

“什么嘛!”快斗气鼓鼓地,“福尔摩斯和案件我可看哪个都不顺眼!”

新一突然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快斗:“你再说一遍?”

快斗不服气地大声说:“案件什么的最讨厌了!”没敢再提福尔摩斯。新一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你说这话可真站不住脚啊,毕竟你也算是我遇到的大案子了,对自己这么不满么?”

这次轮到快斗停下脚步了。他站在原地,眨眨眼睛,猛地反应过来:“这是情话么?新一,你刚刚对我说情话了么?再说一遍好不好!”

名侦探红着耳尖:“你想到哪里去了?快找你的外遇对象,找好了我们回家去!”

“我决定了,就选个大案子——亚森·罗宾怎么样?”

“不行。”新一立刻否决,“家里有一个贼就够了。”

“怪盗啊!怪盗!”

“怪盗一个也够了——你小点声,想被抓么?”

“那莫里亚蒂吧!”快斗兴奋不减。

“莫里亚蒂没有个人传吧,他都在福尔摩斯的故事里出现……”

“好!就选择福尔摩斯了!”

“不行!那是我的男人啊!”

在这个场所找到外遇对象的打算也失败了,两个人买到新一想要的书,一起去了公园。

公园正是热闹的时候,约会的情侣,散步的老夫老妻、老夫老夫、老妻老妻。小孩子跑来跑去,踢着足球,追着遥控飞机。新一和快斗坐在喷泉边歇脚,新一拿出刚刚买的书,看了一章,念了一段喜欢的给快斗听——这时候快斗还在他身边。但是等他抬起头来,黑羽快斗已经站到了喷泉前三米的地方,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围了一圈鸽子。他喂食着那些鸽子,指间变出扑克牌,又吸引了一些小孩,再一些男生女生,再更多的人。阳光从天上跑到了黑羽快斗的脸上,鸽子叼着扑克牌,扑克牌变成玫瑰,一朵玫瑰盛开一场玫瑰雨。

“大哥哥好厉害啊!”眼睛发亮的小女孩说,“我长大后可以做你的新娘么?”

新一的目光锁定了那个小女孩,小女孩却还毫无所觉。快斗得意洋洋地对新一眨了下左眼,蹲下身,把一朵完整的、去了刺的玫瑰递给那个小姑娘。

“诶,为什么要选我呢?”他问,“我可是被人家嫌弃很久了。”

“大哥哥这么帅、还会变这么好看的魔术,为什么会嫌弃你呢?”小姑娘露出些许困惑的神情,似乎完全无法理解这件事,“我很喜欢大哥哥哦!和大哥哥一起,一定每天都很开心吧!”

“他和我一样帅,还会拆穿我的魔术。”黑羽快斗装模作样地叹气,“可是我照顾他,他嫌我耽误他工作,我因为他不好好照顾自己生气了,他竟然说我操心太过……”

“好过分啊!”

“是吧是吧,我也觉得——”

新一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站起身,走进那个以黑羽快斗为中心的圈子,伸手去扯黑羽快斗的耳朵。

“真是对不起啊。”他说,“小孩子是绝对不行的!”

那个小女孩似乎被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这两张她看不出区别的脸。

“不好意思,我就是这家伙的男朋友。”新一弯下腰,看着小女孩,“他很帅吧?但是和他一样帅的人只有我,因为我和他长得一样——冲田那家伙输在肤色了。拆穿他的魔术也是我的特权,而这是因为他会为我准备魔术供我拆穿。”

黑羽快斗在后面小声嘀咕:“继续说啊,继续说。后面的呢?后面的!”

新一顿住了。他直起腰,看向黑羽快斗。

“对不起。”他说,“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你也知道我不是真的嫌弃你,我一进入工作状态……”

“大侦探。”黑羽快斗两手捧住工藤新一的脸颊,用力揉了揉。他撒下一把糖哄走小姑娘,随后把新一的两只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珍重地攥着。

“我知道的啊,我都知道。”他说,“新一工作的样子很帅气,我不就是被那双追逐真相时闪闪发亮的眼睛征服的么?但是太不会照顾自己了,或者说根本完全没想着照顾自己。这让我很苦恼啊。”他看着新一的眼睛,认认真真地问:“你愿意为我更珍惜自己一点么?这是交往以来我第一次认真问你这个问题——如果不能保证的话,就不要回答我。”

新一沉默了一秒、两秒、三秒。

“我……尽力吧。”他说,别开眼睛,“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你别那么看着我了。”炙热的、专注的、只看着他一个人的。这样的目光注视下,根本就不可能真的沉默,做出什么拒绝的态度啊!

快斗笑嘻嘻地、心满意足地抱住新一,同时点亮手机屏幕。

“我……尽力吧。”新一听到自己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诧异地看着黑羽快斗。黑羽快斗借着这个拥抱限制了名侦探的动作,笑嘻嘻地晃了晃属于名侦探的手机。

“我录下来了哦。”他说,“回头给你做成手机铃,让你时时刻刻记着!”

“才不要!”新一果断拒绝,这种手机铃算什么啊?

快斗退而求其次:“那就由我黑羽快斗大人亲自给名侦探录一个吧,就说——男朋友提醒您,按时吃饭,准时睡觉,按时吃饭,准时睡觉……”他一连念了好几遍,快速地保存、设置,然后才把手机还给新一。紧接着,他又掏出自己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刚刚录好的手机铃在新一手中响起,他涨红了脸,狠狠挂断电话,但是没有换掉手机铃。

“下一个地方吧。”他踢着脚往前走,两手插兜不给快斗,“小孩子是绝对不行的——说起来你这家伙以前是不是还撩过步美啊?”

“把我当成什么人啦名侦探!再说,我哪有撩那位小小姐?吻手礼,只是吻手礼啊!全世界的女性都是珠宝,怪盗就是珍视珠宝的存在——”

“不是珠宝真是对不起啊——”

“名侦探是神话宝石,毕竟全世界的女性就像喜欢我一样喜欢你啊!”

“你这绝对是在自夸吧——”

第三站,收获了不限年龄的迷弟迷妹无数,而合格的外遇对象仍然没有。

“说起来,小孩子之中应该有一个例外吧?”快斗一边走一边说,“比如啊——”

新一明白他在想什么,哼了一声,自顾自往前走。

“如果是江户川柯南的话,倒是可以算个例外。”他说,“但是仅此而已啊,只有这一个可以。”

快斗伸手拐过新一的脖子,扯了下他的脸颊。

“当然啦,小朋友!”

 

最后,踩着月色,他们大包小裹地回到家中,瘫在沙发上。新一把手机开机,这一天虽然没有任何工作,但是因为事先给要好的朋友发过短信,所以现在收信箱里挤满了对他的调侃。最早的一条就是来自独自被丢在国外的千影女士的,她在短信里说:“快斗看到监视画面,立刻就买票冲回去了,丢下妈妈一个人,真是过分啊。什么时候可以煮红豆饭就好了,到时候新一就会跟着一起来了吧?”

温柔又体贴,新一歪靠在快斗胸膛,让他看到手机屏幕。

“过分。”他指责,“怎么可以这样提前破坏我和千影阿姨的关系?”

“什么啊,我明明得到她的准许了,她可是也很担心——等等。”快斗坐起来,新一的脑袋从他的胸膛滑到他的大腿上。他低头,看进那双海蓝色的眼睛里,期待和惊喜在他眼中闪闪发亮。

“你刚才是不是在暗示我——你绝对是在暗示我——”

新一笑笑,用一只手臂撑起身子,另一只手臂勾住快斗的脖子。

“没错。”他在唇与唇之间含糊但甜蜜地说,“如果你愿意的话,那就没错。”

 

黑羽快斗的外遇对象最终确定下来了,新一非常奇怪他们竟然舍近求远,并用非常真实夸张的惊讶,以掩饰约会一整天的本质。考虑到新一同时拥有福尔摩斯和案件,他准许黑羽快斗也有两个外遇对象,再多加一个算作他“冷落”快斗补偿。

这三个外遇对象分别是:鸽子,魔术,和江户川柯南。工藤新一得到答案后想了想,大笔一挥,把“怪盗基德”也放在了自己的出轨名单里。

“这样就公平了。”新一点头,“你三个,我三个。”

“说好的要补偿我呢?”快斗不满,“我不管,我得比你多一个。”

新一思索片刻。

“好吧。”他说,认认真真地在快斗的名单后面写字,“追加例外,这个也给你好了。”

快斗探头去看,只见名侦探一笔一划地写下了一个名字。

亚瑟·平井。

 

——THE END

评论(76)
热度(3003)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