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快新】三月差

※沿用《第三者》中快斗录制的手机铃声,当成后续看也行

 

“这里有一片非常美丽的海,就像新一的眼睛一样。”

“我每天晚上都会来这里放松一下……你听到海风的声音么?”

“啊,有人过——”

巨大的轰鸣声,拉长的通话暂停提示,无论怎么呼喊、都无法传达到对面去的、自己的声音。

“快斗!”

新一猛地睁开眼睛。他急促地呼吸着,阳光落在他起伏的胸膛,像是被搅碎了一般晃动。放在枕边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屏幕亮起,熟悉的男声,欢快的、愉悦的,也跟着响起。

“男朋友提醒您,按时吃饭,准时睡觉,按时吃饭,准时睡觉……男朋友提醒您……”

是闹铃。新一闭着眼睛摸到手机,手指划过屏幕,关掉了闹铃。冰凉的机身在手心慢慢温热起来,他抬起胳膊挡在眼前,空气中沉浮的颗粒恍惚落在没时间换下的外套袖口。

 

一个人和两个人,从数量上看明明差距不大。但是,习惯了两个人的房间再只剩下一个人后,却突然变得空荡寒冷起来。

新一坐在餐桌前,三明治金黄香软,牛奶温热香甜。但是入口后两者成了差不多的东西,固体蜡和蜡油一般,令人难以下咽。这样的进食,完全缺乏了感受到美味食物的幸福感,因此完全无法责怪进食的人,在这三个月按时吃饭的情况下越发瘦削。就像他的睡眠,按时躺在床上却始终无法入睡,一个半月前终于在青梅的强硬要求下选择了使用药物,但即便如此,还是时常于半梦半醒间,被一场做了千百遍的噩梦惊醒。

手机又一次震动起来,这次在饭桌上。熟悉的声音又一次响起,狡猾地掐着这个时间点,就像是知道他正为进食感到艰难一样。

“男朋友提醒您,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男朋友提醒您,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吃饭,按时睡觉……”

三明治还剩下一半,牛奶更是只喝了几口。新一突然一点胃口也没有。他只是看着眼前的早餐,在熟悉的声音里发呆,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捂住了脸。

黑羽快斗的声音还在继续,作为闹铃、手机铃、甚至短信提示音,从震动不断的电话里传出来。桌面上那份报纸的一角和震动不断的手机碰撞着,上面的日期已然是三个月前,头版头条是一行惊心动魄的加粗标题:天才魔术师黑羽快斗,生死未卜。

“男朋友提醒您,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男朋友提醒您,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吃饭,按时睡觉……”

工藤新一咬紧了牙。

他现在只有这个了。

 

案子刚刚终于讨论出眉头,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工藤新一第一个站起来,说:“我到外面去抽根烟。”

佐藤用胳膊撞了高木一下,高木一个激灵站起来:“我也去。”

工藤新一的目光在高木身上转了一圈。

“高木警官不抽烟的吧?”他说,“这可是个好习惯。”

“呃……”一个照面就被戳穿,高木不禁有些尴尬。佐藤忙不迭地出声道:“是说,晚上要不要一起去居酒屋喝一杯?忙了这么长时间,去放松一下也好。”最好是能喝得烂醉,然后发泄一通。

工藤新一像是完全明白他们在想什么,香烟夹在指间,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

“不必了,我还得保持清醒。”他说,回头笑了下,“不用担心我,我答应过他会照顾好自己的。”

会议室的门打开又关上。警员们纷纷松懈下来,一个年轻的女警员长叹一声,神情有些不忍。

“工藤君这个样子,状态分明是特别糟糕吧?”

“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尸骨无存啊!”

“工藤君头一个月的时候还说,那家伙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冒出来。”

“是啊是啊,说什么靠海不是很适合上演一场逃生魔术么……”

“现在他也没办法说服自己了吧?”

“几乎每天都日本美国两边飞,真是辛苦……”

“好了,别说了!”目暮拍了下桌子,“休息五分钟,稍后整理作战方案,核对后人手一份,明天就开始行动!”

“是!”

工藤新一靠在门口,虚掩的门让他把会议室里的讨论全都听了个清楚。黑羽快斗真的死了么?他听到的也只有爆炸声而已。黑羽快斗这个身份干干净净,那多半就是以前怪盗基德的敌人前来寻仇。朱蒂老师打国际电话来,担忧而歉意地说并没有在他推测的地点找到黑羽快斗。他自己也跟着跑了好几次,确实没有任何痕迹,也感受不到任何气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没有找到尸体的情况下,工藤新一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家伙会死。

不死之身。他头一次这么希望怪盗基德真的有不死之身。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他深吸一口气,把烟熄灭,“祸害遗千年,那家伙可没容易那么死……”

他只是担心。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黑羽快斗不知道陷在什么样糟糕的境况里。

有人朝门口走来,小声地说:“工藤君明明都说听到了爆炸声,那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

门开了,来人注意到站在门边的工藤新一,猛地噤了声。工藤新一就像没听到一样,任由那家伙和他的同伴朝另一个方向走,自顾自又点了一根烟。

不可能……么。

 

男人的记忆是一片空白。

被路人送到医院那天不说奄奄一息,但也差不了多少。那样严重的伤势,竟然一直撑到有人路过,简直可以说是奇迹。经验丰富的医生判断出多半是被什么黑恶势力的家伙寻了仇,但不知道眼前这位是完全无辜,还是深涉其中。最后,因为无法见死不救,但也为了避免招惹麻烦,医生决定暂时隐瞒消息,进行救治,等这人醒来以后再说。

然而,等两个月过去,男人伤势恢复的七七八八终于醒来的时候,却什么都不记得。他说的一口流利的英语,护士结合他长相,猜测他是华裔、日裔或者韩裔。他的手指非常灵活,偶尔会弄出一点小魔法,比如指尖的玫瑰花。他经常看着天空发呆,仿佛应该属于那里。也对着镜子发呆,护士觉得这家伙原本一定非常自恋。因为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姑且只能称呼他为“621先生”,621是他的病床号。这个称呼喊了半个月,某天,一个日裔小男孩跟着妈妈跑过病房,用护士小姐听不懂的语言交流。621先生看着他们从门口走过,突然脱口而出了一句护士听不懂的话。

“江户川柯南。”他说。

护士愣了愣,听不出这是哪里的语言,只好引导他用英语再说一遍。621先生盯着窗户,看着天空,不理会护士小姐。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转过头,微微蹙着眉,却没有按照护士的要求重复先前的话,而是自顾自要求道:“我想去看海。”

他固执地重复:“我要看海。”

到哪里去找海?医疗费用已经欠下许多,去看海更是不可能的。护士没办法,只能麻烦同事搬来电视,寻找黄金海岸的旅游广告。一处有一处海滩在电视上显现,男人看了个遍,最后只是把眉头皱得更紧,说:“不是。”

全都不是。这都不是他想要的海。他想要的那片海理应澄澈干净,倒映着天空的色彩,容不下一丝杂质。

“不是一样的么?海和天都是蓝色的……虽然有天壤之别,但是……”

“笨蛋。天空和海洋的蓝色是因为光的散射和反射,性质完全不同,不要混为一谈。作为证据,水塘可不是蓝色的哦。”

“你这家伙还真是缺乏梦想。”

“光是梦想就无法看穿真相了。”

这是谁的声音,模糊的字句又是什么?

头尖锐地痛起来,男人听见护士小姐的声音,要他不要着急,慢慢想。但他觉得已经刻不容缓了,他似乎已经拖了太久,把重要的事忘了太久,他——

“……就算喜欢上了……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

什么和什么,谁和谁?

“当世纪末的钟声敲响时,我们定会再会。”

他们见到了么?

“应该说,是我最不想见到的——恋人吧。”

恋人。

海洋。

那双海一样的、湛蓝的眼睛。他看着那双眼睛,说“侦探和怪盗也是一样”;他看着那双眼睛,说“怪盗就算喜欢上了侦探”;他看着那双眼睛,说——

冷汗润湿了男人的额头,他猛地抓住护士小姐的手腕。

“我到这里多长时间了?”他急切地问,“快回答我!”

“三、三个月?”护士被吓了一跳,“621先生,你——诶,什么时候?”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机突然出现在眼前人的手里,男人像是拿着自己的手机,紧紧对着阳光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指纹印,就迅速地解开了密码。

他打出一通电话。

 

工藤新一从飞机上下来,走出机场后,迫不及待地点了一根烟。他今天刚刚从警局出来,本来打算回家休息,睡上一会儿再赶晚间的飞机,算是履行“按时睡觉”的承诺。但是突如其来的国际电话打乱了他的计划,他连门都还没进,FBI就传来消息,说是找到了黑羽快斗的踪迹。

工藤新一掉头打车,直奔机场。

就像梦一样。

工藤新一深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机。屏幕刚刚亮起,熟悉的铃声就传了出来,联系人的位置“朱蒂老师”这个备注欢快地跳动着。

新一的手指点在那个绿色的图标上,准备接了。

“男朋友提醒您,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吃饭,按时睡觉……”

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也从身后传来。

“名侦探看上去并没有照做。”

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一丝也足以引起侦探的警觉。香烟掉在地上,新一猛地扭过头去。

黑羽快斗站在那里。

他身上穿着的显然不是他自己的衣服,多半是借来的,或者临时买来的。他来之前应该有打理一下,但很仓促,所以下巴上还有淡青色的胡茬。

工藤新一眨了眨眼,黑羽快斗挂断了电话。下一秒,在异国的天空下,工藤新一猛地扑进了黑羽快斗怀里,撞得后者往后退了一步。

黑羽快斗不好意思地张着胳膊:“我身上全是医院的味道……好难闻啊。”

工藤新一的声音闷闷的:“没关系。”顿了顿,他又说:“我有按时吃饭,也有按时睡觉。今天是例外,我接到茱蒂老师的电话,所以才……但我在飞机上也睡了。”

黑羽快斗收紧了手臂。

“我知道。”他贴着新一的耳朵说,“我很放心。”

“不许放心!”工藤新一揪住黑羽快斗的领子,抬起了头。他眼眶发红,凶巴巴地威胁:“不许放心!你要是敢放心,我先前的保证就不算数了!”

黑羽快斗笑着,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工藤新一的额头。

“好,不放心,不亲眼看着你我永远都不会放心的。”他说,“别哭啦,名侦探。兰小姐和园子小姐看到你这幅模样一定要把我扯成两半啦。”

“活该!”工藤新一恶狠狠地骂着,抬起胳膊,粗糙的布料磨过眼睛。紧接着,他的胳膊被人攥住,眼皮被温热的嘴唇覆盖。

“我回来了。”他听见黑羽快斗说,“不欢迎我回家么,名侦探?”

工藤新一露出一个笑容来,这是三个月以来他第一次笑得如此真情实意。

“欢迎回来。”

 

侦探刚点起三个月的烟戒掉了,吃了一个半月的安眠药也停掉了。他的闹铃和短信提示音换回了原本普通的,只有电话铃保持不变。

一切都如原来一样,因为他的恋人已经回来了,安然无恙。曲曲折折的路径,终于回到正轨上。

 

——THE END

在发刀边缘缩回脚(茶)

评论(54)
热度(1063)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