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快新】世界首富,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是被阳光叫醒的。发现这一点的时候,他很认真地回想,今天确确实实,不是休息日。

闹铃没响的原因要等他起来再查,当务之急是,他迟到了,毫无疑问。而且,小兰也许生病了,不然一准早早地来敲他门。

现在起床,就说警视厅找自己帮忙所以晚了,放学后去看看小兰……嗯?我手机呢?

工藤新一迷茫地从床上坐起,本该放在枕边的手机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也似乎完全不是他的房间,床是原来的两倍大,屋是原来的三倍大,一整面墙都是玻璃。

被……绑架了?

工藤新一满脸茫然。正此时,双开的卧室门打开,男仆女仆站成两列,端盆的带牙刷的拿早餐的,应有尽有。他们在一个胡子白花花、西装笔挺的老爷爷的带领下,迎着工藤新一震惊错愕的目光,走了进来。

“少爷。”老爷爷鞠躬说,“请容女仆们服侍您起床。”

工藤少爷:“……?”

 

工藤新一用洗漱的时间,了解了自己现在的境况。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现在是世界首富。至于为什么世界首富是他而不是他爸妈,这是因为世界首富有一项严峻的任务——花钱,在世人的瞩目下,花钱。他爸妈只想过日子,愿意花钱,但不愿意被人盯着花钱。所以,他们早早把这个重任丢给儿子,环游世界,尽情游玩。

这难道就不引人注目,难道就不能花钱?

工藤新一百思不得其解。

有钱的日子令他烦恼,令他茫然,他现在只想做回那个普普通通的富二代,翘课破破案。

工藤新一叹口气,手里的福尔摩斯也变得沉重起来。

好难。

工藤新一摸着书页,正想着怎样委婉地告诉管家,他想微服私访。就见管家突然冒出来,彬彬有礼地说:“米花町发生一起杀人案,目暮警部询问您是否有时间,看一看他发来的——”

工藤新一眼睛一亮,腾地站了起来。

“原来我还是侦探!”他兴奋地说,“有时间有时间!我这就去一趟现场——”

“那怎么行!”管家大惊失色,“您上次亲自去现场,被犯人划破了手指头,这次您要是有个万一——”

划破手指头也算受伤么!?

工藤新一对自己的身份有了新的认识。

 

工藤新一此前从未想过,翘家比翘课还难。他去现场的想法被管家强行按住,他现在整个人都郁郁寡欢,缩在满墙是书的书房长吁短叹。

管家到底心疼他,拿了今天的报纸来。

“少爷。”他说,“最近蹦出来一个怪盗,满世界跑,您可以——”

工藤新一听到“怪盗”两个字的时候就整个人都警觉起来。他一把抢过报纸,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照片上白花花的影子。然后他眼睛发亮地问管家:“他最近才蹦出来的?”

管家点点头。

工藤新一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快!”他说,“拿纸拿笔,我要给怪盗基德下战书!把家里的宝石全都拿出来!”

等等,拿纸拿笔?纸和笔不就在桌子上么?

工藤新一深刻忏悔:他已经堕落了,堕落到举手之劳都要让人代劳了。

 

黑羽快斗抓着报纸,揉了三遍眼睛。

没有错,头版头条一张巨大的邀请函,直截了当,写着世界首富,工藤新一,对怪盗基德,发出挑战。

世界首富,工藤新一。

世界首富,工藤新一。

不是铃木次郎吉。

黑羽快斗打了个哆嗦。

他是被小泉红子一怒之下丢到这个世界的,醒来的时候在公园边的长椅上,迎着晚风,沐浴月光,找不到家,可怜巴巴。小泉红子告诉他,只有找到这个世界的潘多拉,他才能离开。小泉红子还笑得非常邪恶,说他必定会失败,因为她会将他的劲敌也一并送来。

拥有全世界财富的名侦探,说不定会把整个房子都做成怪盗基德的监狱。

不对,等等。

黑羽快斗放下报纸。

这个想法,好像有些诡异的色情。

 

这次抓捕基德计划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工藤新一无法抉择出用哪一块宝石来发出挑战。是的,他的战书已经下出去了,但他还没决定好,要用哪一块宝石。毕竟,世界首富工藤新一,拥有的宝石,实在是太多了。

“也许您可以把它们全部当成饵。”管家提议,“反正只是一些宝石而已。”

听听,多么的财大气粗。园子姐姐被偷了Black Star还会尖叫出声,但工藤家的管家如此大气,说什么“只是一些宝石而已”。

工藤新一谆谆教诲:“虽然只是一些宝石,但也不能任由那家伙染指。”他的目光落到管家手中的托盘上,“那是什么?”

管家掀开盖子,露出托盘上红白二色的胶囊。

工藤新一:“……?”

管家说:“您之前不是好奇,长生不老是否真的存在。我让人找了一批科学家、医药学家,今天,他们提交了研究成果。这个药叫APTX4869,就是您要的长生不老。”

工藤新一眉头狂跳。

“效果保证么?”他问,“这个药……安全么?”

“还没进入人体实验阶段。”管家说,“只是先拿来给您看一眼。”

工藤新一长出一口气。

“我吃了会变小。”他诚恳地说,“长生不老,有违人道。这个项目立刻停了,下岗科学家都去制药。”顿了顿,他又问:“这些人里有没有一对姓宫野的姐妹?”

管家训练有素地点亮平板电脑,三秒后回道:“有的。宫野明美,宫野志保。是否要安排今天晚上——”

你想我死么!?

工藤新一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他演也不演了,装也不装了,骂道:“怪盗基德!差不多得了吧!”

管家嘿嘿一笑,一个烟雾弹就砸了出来。工藤新一被呛个正着,抓出手机:“喂,管家爷爷。是的,怪盗基德踩过点了,没关系,让他走吧,我们的对决还不算正式开始,毕竟我还没定下宝石……对了,宫野一家……不!不!我不是想和他们女儿有一腿!对宫野夫人也没意思!我是正经富豪!我是想说,我们是不是有一个项目……还真有!?那个项目不继续了,我们开个药厂吧,就交给宫野一家负责。啊,另外,麻烦您去找一个叫阿笠博士的人。对,我要投资他的科研项目……已经投资了?好吧……那,还有,如果能找到一个叫麻生成实的人,三倍工资,请他来当家庭医生……什么,他就是工藤家的家庭医生?”

 

四月一日,工藤新一终于展出了他用来钓怪盗的宝石。事实上,这个宝石展到处都是宝石,但他指名要怪盗来偷的那个单放一层,叫什么“邂逅纪念”。

怪盗基德在应战的预告函上夹带私货,问名侦探是不是在暗示什么。名侦探登报用只有两个人明白的话回应,我不是故意的,这玩意儿恰好在库里,都积灰了。

黑羽快斗收起报纸,心情沉重。他觉得,名侦探好像越来越贵了,他多少有点,睡不起了。

但是怪盗基德是什么人啊,迎难而上,迎男而上,越有挑战,就越觉得刺激。不就是睡不起么?大不了掉个个儿,让名侦探睡好了。

不对,不对。

黑羽快斗敲敲脑袋。

乱想什么呢,都是那天去踩点,被铜墙铁壁迷了眼,还真以为名侦探要金屋藏怪盗。自己未免太会做梦了,但名侦探可是个不会做梦的人啊。

清醒一点,迎接挑战吧。

 

工藤新一坐在阳台边,看着天上一道白影飞过。

自出宝石钓怪盗,自出金钱盖大牢,如此这般的铃木次郎吉做法,万万没想到他也能过上。

“少爷。”管家让人推进来一道活动的电视墙。这栋房子已经做了完全的改造,明里暗里不知道有多少摄像头。但这些摄像头,无论哪个,都没有捕捉到怪盗基德的身影。

“警察在外面吵着要进来呢。”管家又说,“中森老爷……”

“情况特殊,请中森叔叔回去吧。”工藤新一无奈地说。他也不想这样,但没办法。基德来踩点那次两方碰面,侦探已经判断出这家伙和自己是一个地方来的。换言之,作为唯一与原本世界的联系,回去的方法可能就挂在基德身上。所以,无论如何,怪盗基德都得抓在他自己手里,而不是这个世界的中森警部手里。

工藤新一戳了戳电视墙上数第三行、右起第二个那块屏幕。

“这里。”他说,“准备收网。”

管家躬身退下。

门被关上,工藤新一望着安静的夜空,优雅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怪盗基德。”他喃喃道,“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管家一定误会了什么。

工藤新一听说管家把被抓的基德丢到他床上的时候想。

管家绝对误会了什么。

工藤新一发现管家把基德绑在了他床上的时候想。

“这是个误会。”他解释,“你信我我才解开你。”

双手被绑着、礼帽被摘掉的怪盗基德撇撇嘴。

“我信你?”他说,“我信你才怪,那位管家爷爷要我好好伺候你。”

工藤新一肯定管家误会了什么。

他头疼地走上前,解开怪盗基德的束缚。怪盗基德活动一下手腕,从兜里掏出宝石丢给侦探。

“还给你。”他说,“首富。”

“我还是喜欢听你喊我名侦探。”工藤新一看也不看地把宝石放在床头,“说说吧,怎么回事?”

凭借着充足的财力和名侦探的头脑,工藤新一把整个屋子弄得有进无出。饶是怪盗基德再有翻天的本事,在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观里,终究是没翻出去。

“罪恶的金钱。”他控诉,“还开挂。”

工藤新一耸耸肩,不予置评。怪盗基德哼了一声,开口道:“你猜对了,我确实知情。”

工藤新一看着怪盗。

“总而言之,这是魔法。”

工藤新一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怪盗基德。

“喂,那是什么眼神!”基德不平,“你难道没过这么长时间的首富日子么?你应该比我更相信吧!”

“我相信科学。”工藤新一理直气壮地说。

基德不服:“那你说,现在这是什么科学?”

工藤新一冷静地说:“平行世界。”

怪盗基德翻了个白眼。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摘掉单片眼镜的基德说,“只有这个世界的潘多拉才能让我们回去。”

“那是一种宝石?”工藤新一问,“你在原来的世界也在找这个宝石?”

怪盗基德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他问:“首富是不是充分利用了bug,查了我的身份?”

“你在这个世界出现的非常突然。”工藤新一说,“但是我找到一个你也许熟悉的脸。”

他向怪盗基德展示了几张照片。

“虽然我是首富,但这个世界不是只有首富。”他说,“你看,毛利、铃木、服部、赤井、安室、中森,这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服部和中森都是警察世家。还有——”他的手指滑到一张照片上,照片上的男人长得和怪盗基德一模一样,和工藤新一也一模一样。

“黑羽家独子,黑羽快斗。”他说,“顺带一提,管家说,这个世界的你和我,从小订了娃娃亲来着。”

黑羽快斗沉默片刻。

黑羽快斗把工藤新一按在床上。

黑羽快斗开始脱裤子。

“你干什么!?”工藤新一推他,“你清醒一点!”

“我履行未婚夫的职责。”黑羽快斗含情脉脉,“原来我们还有这样的关系,难怪管家爷爷把我送到你床上。亲爱的未婚夫,你看,我们都不是孩子了,可以做点大人的事了。”

工藤新一沉默了,工藤新一惊恐了。

“这个黑羽不久前在他自家的公园失踪了。”他说,“该不会他们两个……”

黑羽快斗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没准。”他说。

“那怎么办?”工藤新一继续惊恐,“该不会我们回去以后发现我们已经被搞到一起了吧!”

黑羽快斗认真地思索着。

“那挺好的。”他说。

莫名其妙到了另一个世界还发现自己变穷了的黑羽快斗打了个喷嚏,他对面坐在病床上的也变穷了的工藤新一担忧不已。

“你感冒了?”他说,“没有家庭医生真是不方便,要是成实医生在这儿……”

“担心自己。”变穷了的黑羽快斗说,“没人管着就乱跑现场,受伤了吧?等我回去跟管家爷爷和成实医生告状吧!”

变穷了的工藤新一心虚地缩了缩头。

 

黑羽快斗揉着脑袋,和工藤新一肩并肩头顶头地翻看宝石展览册。他刚刚已经检查过工藤家的所有宝石,没有他想要的那一颗。

“太小的都不是么?”工藤新一揉揉眉心,“没有被分割成小块的可能么?”

“没有。”黑羽快斗果断地说,“绝不可能。”

“好吧,好吧。”工藤新一按按额角,“我的天,我宁愿看一百个现场,查一百具尸体,也不想再看一百颗宝石。”

“但你肯定更不希望有一百个杀人犯、一百桩悲惨事件。”黑羽快斗说,“宝石怎么了,它们不美丽么?虽然和你的眼睛比起来略微逊色,但它们还是美丽的。”

“油嘴滑舌。”工藤新一翻翻眼睛,勉强又看了五十颗宝石。然后,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将册子一合。

“怎么了?”黑羽快斗抬头看他,“有什么发现?让我看看,我好准备计划。”

工藤新一摇摇头。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他说,“我是首富啊。”他把册子丢到黑羽快斗面前,财大气粗地说:“挑!相中哪个,就买下来,买到是为止。”

“呃——”黑羽快斗眨了眨眼。

“不要再去偷了!”工藤新一深情款款,“我不会允许你在我眼前作恶——我养你吧!”

他本意是想扳回娃娃亲那一局。

黑羽快斗知道他本意是想扳回娃娃亲那一局。

但他要是顺着工藤新一的本意说话,他就不是怪盗基德。

于是黑羽快斗做出一脸茫然无措。

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我被包养了?”

黑羽快斗:“原来你是这样的名侦探?”

黑羽快斗:“你看其实我这儿还有个组织很麻烦……”

原本想大喊“是又怎样”的名侦探被最后一句话带跑了注意力。

“这个不能杀,这个要讲法。”他认真地说,“他们在哪边?我帮你联系日本警方,或者FBI吧!”

 

黑羽快斗认为这个世界的潘多拉比原本世界的还要难找,因为花钱都买不到。

呃,原本世界的潘多拉,好像也是花钱买不到。

“这肮脏的金钱。”又一次结束远程破案的工藤新一叹气,“买不到我想要的,花还花不完,只会阻止我去现场破案。”

“这不是挺好的么?”黑羽快斗端着个杯子飘过,“大大地保证了你的生命安全。”他举了举杯,“敬金钱。”

工藤新一动动鼻子,不赞同地扭头看过去:“你在喝酒?你未成年吧?”

“拜托。”黑羽快斗夸张地说,“你是首富,哪有首富不喝酒?再说,你是首富,拿出你放假人告诉中森警官没抓到我的勇气来,你就是规则!”

“胡说八道。”工藤新一皱眉,伸手,“给我一杯。”

黑羽快斗笑着变出个杯子,倒满递给工藤新一。

你一杯,我一杯,敬去了原世界的两个人一杯,敬留在这个世界的两个人一杯。

“我们要是回不去了……”工藤新一迷迷糊糊地说,“你能抽时间帮我去现场么?”

“不行。”黑羽快斗清醒许多。他毕竟常年易容,什么岁数都装过,酒一直就没少喝。

工藤新一听了黑羽快斗的回答,有点赌气地说:“你不同意我就不答应你,还是你以为,怪盗基德也保不住名侦探?”

黑羽快斗突然觉得自己喝多了。他看了看自己杯子里的酒,又看看工藤新一杯子里的酒。两个人这段时间朝夕相处,惹得管家爷爷看他俩的目光越发慈爱,黑羽快斗有什么小心思也瞒不过名侦探了。但名侦探一直不做回应,黑羽快斗再怎么不加遮掩,单方面喜欢的轰轰烈烈,也已经当他没有那个意思了。

“你怎么不说话?”工藤新一抬头看过去,“你真不行么?”

黑羽快斗长长地“呃”了一声。

“我当然行。”他说,“但这是原则问题,我能保住你,和我亲自送你去危险之中,这可不一样。”

“什么一样不一样?”工藤新一含含糊糊地说,“得了吧,你和管家爷爷,你们谁也阻止不了我的。”他把杯里的酒喝光了。

醉意上泛,在那双海蓝的眼睛中激起涟漪。黑羽快斗只觉得心口滚烫,他倾身过去,看着工藤新一。

“喂。”他说,“你刚刚的意思,你也喜欢我,对吧?”

工藤新一还在酒劲的作用下闹脾气,哼了一声。黑羽快斗再也按捺不住,低头吻了上去。

“你干什么?”工藤新一瞪大眼睛,“喂,基德——”

“我卖身还钱。”黑羽快斗抓着工藤新一的手亲了亲,“那么多宝石,我可欠了你不少钱。”

“小钱而已。”工藤新一满不在乎地说,“我可没要你卖身给我……”

“管家爷爷要我伺候好你呢。”

“那又不是我的意思。”

“试试嘛。”黑羽快斗半哄半商量,“我活还不错哦。”

工藤新一瞪大眼睛:“你什么时候出去花天酒地跟人家试出来的?”顿了顿,又觉得不对,骂道:“呸!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黑羽快斗说,“你是我娃娃亲的对象么。”

“那是这个世界的不是……”

“哪个世界的不是我们?”黑羽快斗问,“不管在什么世界,不管什么样的身份,难道我们不是终究见面,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羁绊么?”

工藤新一在被酒精搅乱的思绪中扯出了一条清晰明白的线。

“好吧。”他说,“试试就试试。”

 

工藤新一是被闹铃叫醒的。这待遇许久没有了,他迷迷糊糊抓起手机,看到闹铃被命名为:“你好穷啊!”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坐了起来。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熟悉的床,熟悉的窗,熟悉的墙。

他回来了?怎么搞的?他还记得昨天,他仍然在为那不知道在哪儿的宝石跟黑羽快斗一起发愁。然后他们喝了点酒,再然后……

什么鬼,不是要找潘多拉么?为什么他和黑羽快斗接个吻上个床,这事就完了?

我怀疑那个世界我就是潘多拉,并且我有证据了!又贵又难搞,有钱买不到,听起来是不是还挺符合要求的?诶,这也不是自夸啦。

工藤新一猛地扯开自己的睡衣,一眼就看到那些明显的情爱痕迹。

“嘶——”他弹起来,又因为腰痛摔回去。他瞪着天花板,足足一分钟,然后咬着牙坐起来,给小兰发消息。

“我今天请假。”他在短信里说,“不用来找我啦,明天见吧。”

他要去找黑羽快斗。那个世界里,黑羽家在江古田,他去江古田找,应该会有黑羽快斗的消息。

正这么想着,门铃响了起来。工藤新一正手忙脚乱洗漱穿衣,喊了两声稍等,一时没工夫过去。但门外的人似乎着急的很,工藤新一不开门,他就自己撬锁走了进来,悄无声息地站在工藤新一敞开的卧室门前。

“哟。”

他吓了工藤新一一跳,但完全不以为意,靠着门,迎着工藤新一瞪大的眼睛笑。

“名侦探。”

他说,露出一排白牙。

“又见面啦。”

 

——THE END

不要问什么蓝蓝的长长的能点进去的,我对说没有已经厌倦了(烟)

评论(96)
热度(3444)
  1. 共26人收藏了此文字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