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快新】霸道总裁,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站在门口,深深吸气,面前是两个门神一样的全黑戴墨镜只有皮肤被衬白的保镖。他旁边OOC了的寺井爷爷恭恭敬敬地低着头,说:“您要的人,就在这里。”

黑羽快斗险些岔气。

半个小时前,他一个精神恍惚掉进了这个鬼地方。二十九分钟前,站在他旁边的管家寺井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二十分钟前,黑羽快斗搞清楚了世界观。

他是一个总裁。

一个,霸道,总裁。

这简直太胡闹了他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偷心怪盗而已啊!怎么突然就霸道总裁了?

千想万想没结果,可这种不科学的事问红子肯定是对的。但这个世界的红子在哪儿,什么身份,和黑羽快斗又是什么关系呢?

黑羽快斗绷着扑克脸,假装自己很冷静。然后,他就看着寺井走开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后告诉他:“少爷,您看上的那个人,已经送到您房间了。”

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把气喘匀了。

“寺井爷爷。”他问,“我以前总干这事么?”

寺井迷惑不解:“什么?”

“看上谁,就把谁绑过来。”黑羽快斗指指门,“我总干这事么?”

寺井露出一种不太好意思的、甚至可以说是羞愧的神情来。

“不是的。”他说,“这还是少爷您第一次下这样的命令,我们做的可能不太好,弄得像绑架。”

这就是绑架啊!

黑羽快斗在心里咆哮,面上仍然非常冷静:“我当时是怎么说的?”

“您说这个家伙和别人都不一样,引起了您的兴趣。”寺井说,“根据《霸道总裁名言名句及注释》来看,这就是您希望和这个人进一步发展关系的暗示。作为您的管家,我有必要在第一时间满足您的希望。所以——”

黑羽快斗摆了摆手。

“不必说了。”他头痛地在心底咒骂这个诡异的世界,然后将门推开,“对了,我让你们去把谁绑来了?”

寺井微微鞠躬,他的声音传进黑羽快斗的耳朵里,于此同时,床上那个人映在黑羽快斗的眼睛里。

“工藤新一。”

 

黑羽快斗吓得关上了门。

“这家伙什么身家背景?”他震惊地问,“这房子已经被警察公安FBI包围了吧!”

“您在说什么呢。”寺井困惑地看着自家少爷,“黑羽家的事,还从没有人敢管。”

“无论什么人?”

“无论什么人。”寺井骄傲地昂起了头颅,“您就是天,您就是地,您就是道理,就是规矩。”

黑羽快斗好想念原本世界那个正正经经的寺井爷爷。然后,他就听到寺井继续说:“再说,这个工藤新一,不过是一个穷侦探而已,您看上他,是他的福气。”

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你确定他也这么想么?”

寺井仍然非常骄傲:“全天下的男人女人都想爬您的床!他也一样,所以他一定也想!”

黑羽快斗再次深呼吸。

“如果如你所说,你们只是用乙醚捂了他的嘴,而不是用棒子敲他脑袋,他应该不会这么想。”他说,“我确认一下,屋里没有足球什么的吧?”

寺井摇头。

“也没什么别的能踢的吧?”

寺井犹豫:“有吧?”

现在让人进去把屋子除了床都搬空似乎并不现实。黑羽快斗想了想,又问:“他穿鞋了么?”

寺井猛地鞠了一躬。

“是我考虑不周!”他说,“我这就让人进去把他脱光,等您享用!”

黑羽快斗非常想念自家正正经经的寺井爷爷。

“不用了不用了!”他慌慌张张地拦住寺井,打开门逃了进去,“我自己来就行!”

 

工藤新一用了会儿功夫适应屋里昏暗的光线。他本来在床上睡觉,结果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被人绑了,手和脚都被捆得严严实实,嘴也被堵得结结实实,时间久了已经有点发酸。

是谁闯进他家,趁着他睡觉,光天化日把他绑了?朗朗乾坤,现在的绑架犯也太猖狂了吧!

工藤新一尝试着动动胳膊动动腿,想要挣开束缚。然后他就看见角落里走出来一个一身黑的家伙,搞的他心里咯噔一下。再然后,他就听见那个黑衣服的小伙说——

“老实点!少爷请你来,是看得起你!你乖乖听话,待会儿好好伺候少爷,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工藤新一:“……”

哦,不是黑衣组织。

他想。

黑衣服小伙还在继续:“想爬上我们家少爷床的人多了去了,少爷看中了你,是你的福气!”

工藤新一:“……”

你家少爷绑架、囚禁,可能还要强制性交,三罪并犯。你等我手脚自由,我让你们一个都跑不掉。好好伺候他?命根子我都给他踹断掉。

他又想。

正琢磨着,有人探头进来,叫了那个黑衣服的小伙出去。工藤新一抓住机会,努力了一阵,没发现任何能帮助他隔开绳索的工具,只好老实躺着。不知过了多久,那扇门又打开了。来人逆光,轮廓有点眼熟。工藤新一隐约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正思考自己最近都得罪了什么人,或者说招惹了什么人——招惹这个词非常巧妙——就见那家伙猛地关上了门。

门被关上好大一声响,工藤新一眨眨眼:“?”

工藤新一以静制动,一动不动,等着看这个开门关门没用上五秒的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大概两分钟,门又一次打开了。犯人慌慌张张夺门而入,像是后面有老虎追似的。他动作迅速地锁上门,撑着膝盖喘了两口气,然后在床上摸索,找到了开关。

“我要开灯了。”他说,声音也是工藤新一耳熟的,“闭上眼。”

作为一个绑架犯,他还怪体贴的。

工藤新一闭上眼。

“啪嗒。”

灯亮了,工藤新一适应片刻,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将眼睛睁开。

眼前是一张非常眼熟的面孔。

这张面孔他在镜子里见过。

就连发型都一模一样的。

“你好啊。”这个工藤新一弯下腰,抽出了被绑着的工藤新一口中的布,“另一个我。”

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被绑着的工藤新一有些错愕,弯腰的工藤新一神情淡漠。

他们静静地对视了片刻。

“呸。”

被绑着的工藤新一活动了一下嘴皮。

“你搞什么,怪盗基德?”

 

黑羽快斗给自己的宿敌侦探松了绑。侦探手腕一圈还红着,抬手就把眼前那家伙和自己一样的发型给揉乱了。

“这样顺眼多了。”他说。

黑羽快斗哼哼两声,抓着工藤新一的手看他手腕。寺井说的没错,第一次接到总裁绑人的命令,大家都没什么经验。工藤新一手上脚上的绳子结结实实,缠了好几圈,以至于他挣扎都挣扎不动,不然这会儿非得把皮磨破了。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儿么?”黑羽快斗犹犹豫豫地问。

工藤新一把手从黑羽快斗手里抽回来,自己揉了两下,袖子一扯盖住手腕,抱着胳膊看向黑羽快斗。

“本来不知道的。”他说,“我一睁开眼就躺在床上。”

“那你现在……”

工藤新一把刚才那黑衣服小伙的话完完整整地重复了一遍。黑羽快斗脸色不太好看,他大步走到门边,左右看了看,叫门口的两个保镖和寺井一起进来。

“哪个?”他问。

工藤新一瞧了瞧这两个家伙。

“你左边那个。”他答。

黑羽快斗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他问左边那个黑衣服小伙。

黑衣服小伙恭恭敬敬的:“斯内克,少爷。”

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清了清嗓子:“你被开除了,斯内克。”

黑衣服小伙满脸都写着震惊。但是还没等他震惊完,黑羽快斗又说:“算了,这样好像不近人情。这样吧,你去修剪草坪。”

说完他又转头,去看另一个小伙,满脸的和颜悦色。

“你不叫蜘蛛吧?”他问。

那小伙点点头。

黑羽快斗又问:“那你叫什么?”

“伏特加。”

工藤新一突然咳嗽起来。

 

黑羽快斗没费什么功夫,从保镖队伍里又调出一瓶酒放在门口。工藤新一听见“伏特加”这个名字时突如其来的咳嗽让他非常明白,这是一个让名侦探吃瘪的大好机会。

他非常快乐。

快乐地完全没去想,这一系列的举动会带来什么。

比如:“少爷特别钟情那个抓回来的侦探,斯内克得罪了人家,立刻就被调去剪草坪了”这种谣言。

哦,这种完全属实的消息,并不能被称为是谣言。

算了,管他呢。

黑羽快斗把保镖重新安排好,又让寺井找人送来了药。然后他坐在床边,一边看名侦探上药,一边和他说明情况。

“就是这样。”他言简意赅地说,“这件事情跟魔法有关,我们找到这个世界的小泉红子,应该就可以回去了。”

“那么,这个世界的小泉红子小姐在哪儿呢?”工藤新一问。

“不知道。”黑羽快斗更加言简意赅地说。

工藤新一哼了一声,放下手里的药膏。

“有个问题。”他说,“我是睡着睡着突然过来的,换句话说,我用的就是我原本的身体。你呢?”

黑羽快斗若有所思地摸摸胳膊:“我也是,上次受的伤还在呢。”

工藤新一的目光从黑羽快斗的胳膊一扫而过,继续说道:“那么,原本这个世界的你和我,现在在哪儿,又在干什么呢?”

原本这个世界的工藤新一正在慢慢睁开眼睛。他是小有名气的高中生侦探,这一路走来仇和怨都没少结。这不,今天就被绑架了。但是今天这个绑架和以往不同,他有注意到,来绑他的人开的那辆车,车上有一个黑羽家的标。

这样一来,整个绑架的意味就完全不同了。

黑羽家当家,黑羽快斗,霸道总裁。在霸道总裁的世界观里,霸道总裁当街抓人,不是寻仇就是寻欢。工藤新一确定,黑羽快斗是后者,因为不久之前,他们有一面之缘,很久之前,他们是竹马竹马。并且,不久之前那次见面,这个总裁说了总裁标志语:“你很有趣,我很喜欢。”

工藤新一深深地吸了口气,在身边摸到一具温热的身体。

他冷笑一声,用力砸了下去。

“起来!”他说,调动演技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受害者,“你绑架我!强暴我!我拔你头发留证了,我一定要将你绳之以法,你听好了!”

被砸醒的真·总裁快斗满脸茫然地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和眼前熟悉的人。

他抓住了眼前人的手腕。

“等一等。”总裁快斗无辜地说,“给个机会,我刚来。”

 

顶替了总裁身份的黑羽快斗下达了他调职保镖之后的第二个命令:寻找小泉红子。

按理说,这个霸道总裁的世界,黑羽快斗的要求应该很快就能被满足。但是没有。

没有,这个世界完完全全,找不到一个叫小泉红子的女人。

小红泉子也没有。

怎么搭配都没有。

黑羽快斗头疼,工藤新一也头疼。

这个世界的工藤新一也是侦探,不久前因为一桩案件和总裁快斗打了个面对面,对霸道总裁不假辞色,将其列为嫌疑人之一。

清纯不做作,正义有主张,长得还好看,本性不需要任何偏移,就非常符合霸道总裁的另一半人设。

这个世界的工藤夫妇,从小就怕孩子被霸道总裁当街抢走,没想到,这个噩梦,到底成真了。

黑羽快斗走进房间的时候,就看见工藤新一坐在窗户旁边,满脸无奈地哄电话那边的人。

“妈,我真没事。嗯,没怎么样。对,他没动我。啊,他不敢的。”工藤新一对黑羽快斗比了个手势,让他先坐一会儿,继续道,“报警?呃……不用报警,暂且不用。我不是怕他!我怎么会怕他?是他手下的人理解错了,对,他不是对我有意思……呃,也许有点意思?但不是那么个意思……寺井管家不知道是我嘛,再说也不是他来的,他都没看我一眼呢!几个保镖动的手,寺井管家以为同名同姓吧……没伤着,一定开除……找他妈妈告状……?倒也不必……总之我真的没事,就当我们闹着玩,让大家都放心吧!”

工藤新一终于挂断了电话。他头疼地捏了捏鼻梁,看向黑羽快斗。

“我被剧透了。”他不高兴地说,“我知道你是谁了。”

这段时间两人一直维持着一种默契,工藤新一喊黑羽快斗基德,也没想着从其他人嘴里打探任何关于基德真实身份的消息。但是这一通来自异世界父母的电话彻底剧透给了工藤新一,有希子在那边哭的梨花带雨,说黑羽盗一选的是什么继承人,黑羽快斗不是个好东西竟然当街抢人,早知道当年就不让这小子登门。

工藤新一听得头都大了,一时分辨不出这个世界的母亲是真哭还是假哭,安慰了好半天。

“我是谁?”黑羽快斗满不在乎地拉过椅子坐下,“我,怪盗基德,霸道总裁。我还是谁?”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在黑羽快斗对面坐下,打了个响指,“伏特加,咖啡。”

伏特加灵巧地送上两杯咖啡,黑羽快斗皱皱眉,另一个保镖给他换了一杯热可可。

“你怎么从来不使唤这个?”他指着给自己倒可可的保镖问,“你好像格外偏爱伏特加。”

工藤新一瞥了那保镖一眼。

“因为他叫雪莉。”

黑羽快斗虽然不甚明白但“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那天他留了两瓶酒在工藤新一门前,想看工藤新一吃瘪,没想到工藤新一适应良好,和伏特加尤其相谈甚欢。总算另外一个还能让黑羽快斗看见工藤新一吃瘪的样子,没有白费他的心机。

“说正事。”黑羽快斗清清嗓子,把保镖支出房间,“找人那事——”

工藤新一敲敲桌子,说道:“我知道你的身份了。”

黑羽快斗不解:“所以呢?这怎么了?”

工藤新一哼了一声,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不高兴,又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高兴。这实在是太别扭了,于是他岔开话题说:“找人那事怎么了?”

黑羽快斗满头雾水,说起了管家报告的结果。说完以后他口干舌燥,端起杯子,想喝一口可可。

杯子上有一个鱼的图案。

黑羽快斗吓得扔了杯子。

“这怎么回事!这家里怎么有鱼!”他惊恐地说。

“我让人去买的。”工藤新一托着下巴,笑眯眯地,“本来只是想恶心你一下……原来你这么怕啊?”

 

总裁快斗追在侦探新一后面道歉。

侦探新一一说他被黑羽家的人抓了,总裁快斗立刻就明白一定是管家会错了他的意。所以先不管这地方有多陌生,心上人在眼前,就先跟心上人道歉。

所谓霸道总裁,也不过人前人后两幅面孔。当着朋友的面是本人黑羽快斗,当着粉丝的面是怪盗基德。

怪盗基德,等于,霸道总裁。

从身份上来说,这个等式是成立的。

侦探新一也没打算真和总裁快斗计较,两个人虽然不久前才打了个面对面,但实际上小时候常有往来。虽然他仍然耿耿于怀这件事的恶劣性质,但也不至于真为了一个误会把童年玩伴送进监狱。

谁让世界观那么奇奇怪怪,总不能怪到创世神的脑袋上去。

侦探新一消了气,和总裁快斗坐在黑羽宅的沙发上捋清现在的状况。他们刚才出去转了一圈,地名都是熟悉的地名,但地方完全是陌生的地方。总裁快斗在手机里找到了联系人“爷爷”,打过去后确认对面的声音属于管家寺井。

“我们可以初步判断,我们的人际关系得到了完全复制。”侦探新一说,“但是,我们为什么会到这儿,这个世界的我们又在哪儿,实在是个问题。”

“第二个不算什么问题。”总裁快斗说,“我们在这儿,他们就去了我们那儿。理应如此。”

“严谨地说,我们保留这个可能。”侦探新一一点头,站起身,“对了,我刚刚在你这个世界的卧室里发现一点蹊跷,你要不要来跟我看一看?”

总裁快斗跟着站起,侦探新一迈出一步,霸道总裁世界观残留在他们身上的影响开始发挥威力。

侦探新一脚下一滑,总裁快斗赶紧一拉,两个人跌在沙发上,新一下,快斗上。

门开了,一个女人走进来,脸上得意的笑僵住一半。

“呃。”她说,“对不起,打扰了?”

 

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在午夜十二点接到了一个电话。

空号打来的电话。

哦,是的,他们住在一个房间。寺井在这件事上格外固执,坚决不肯在屋里清个客房出来,一定要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睡一屋,厨房里每天都备着红豆,好像黑羽快斗这么多年来就工藤新一一个心动选手。两个人拗不过寺井,只好半推半就地挤在一张双人床上,大被同眠。

然后一起被空号电话吵醒。

“这太诡异了。”工藤新一说,“黑客?”

“或者我们换个脑洞。”黑羽快斗说,“这是魔法。”

黑羽快斗接通了电话。

“喂,基德么?”小泉红子老实不客气地喊,“是就吱一声啊!”

已经被扒了皮的黑羽快斗毫不在意:“果然是你这女人搞的鬼。”

小泉红子挑挑眉,不可置信地问:“你就这么应了?光之魔人不在你旁边么?”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黑羽快斗面不改色,“我在这边有个打小的外号,叫怪盗基德。”

“别污蔑我。”总裁快斗突然插话,“我在那边只有一个别名,就是霸道总裁。”

黑羽快斗被自己吓了一跳。然后他开始数落另一个自己:“你追人的方式太糟糕了,当街绑架,关进卧室,意欲胡来。你知道这犯了什么罪么?你这是——”

“绑架、囚禁、强制性交。”侦探新一接了话,“他知道,我数落过他了,不劳烦了。”

“那就好。”工藤新一说,“虽然这个世界观有点乱七八糟,但违法乱纪还是违法乱纪。还差点让快斗背锅,真是可笑。”

黑羽快斗扭头去看工藤新一,工藤新一看似冷静,实则耳朵红了。

黑羽快斗嘿嘿一笑。

“红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抢在对面反击之前问,“你搞了什么鬼?”

“客气点,我对黑羽快斗这个不可理喻的男人是零容忍。”小泉红子说,“说来也可恶,我本来只是想整你,谁知道你和光之魔人的磁场波长一样,连带着他也一起被搅进去了……”

“我好像听到了一个科学的词。”工藤新一困惑地说。

“也许不是那么科学的词。”侦探新一在电话另一边说。

“最不科学的就是这个霸道总裁世界观之下的世界了。”工藤新一指出,“所以这句台词能让给快斗说么?”

“好啊。”黑羽快斗高高兴兴,“也许不是那么科学的词——我说了。”

出自霸道总裁世界观的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感觉有被冒犯到。

“长话短说吧。”小泉红子及时地说,“想要打开世界间的通道,两位黑羽快斗——请让你们的恋人落泪!”

两个快斗:“?”

“霸道总裁世界,一个为了爱情蛮不讲理,违法乱纪全都不理的世界。”小泉红子说,“能动摇它的只有主角伴侣的泪水,而主角,在这个世界观之下,一般默认为霸道总裁。”

“落泪有很多种方式。”总裁快斗沉默片刻后说,“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小泉红子说,“但最好不要少儿不宜,你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受法律管制。”

“但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总裁快斗据理力争,“我是霸道总裁。”

“我不是你的柔弱娇妻。”侦探新一抄起一个抱枕怼到总裁快斗脸上,“时间限制有么?我需要和那边的我一起哭么?”

小泉红子耸耸肩:“随意。”

“那我们这边可以少儿不宜么?”黑羽快斗燃起了斗志,“我们在霸道总裁世界啊!”

“异议。”工藤新一把黑羽快斗的脑袋按在枕头里,“直接哭就行了吧,没有别的要求了?”

“请便。”小泉红子让开一点,让两位名侦探发挥演技。

工藤新一揉揉眼。侦探新一闭上眼。

这一刻,名演员的血在他们的身体里复苏,他们都想起小时候,被一休打虎所支配的恐惧。

两个工藤新一齐齐落下来泪来,一片刺眼的光芒中,交错的世界线回到了正轨。

总裁快斗和侦探新一摔在床上,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掉在沙发上。

“我还是不明白。”工藤新一说,“如果交换的动静这么大,总裁家的保镖都是瞎的,看不到换了人么?”

“刚交换的时候动静并不大。”小泉红子说,“但是离开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毕竟你落泪了嘛。”她点点自己眼睛下方。

“这没道理!”黑羽快斗说,“你这女人……这种解决方法……按照你的一贯逻辑我不是永远回不来了?那个世界根本就没你!”

“就是要没我啊。”小泉红子笑笑,“万千世界只有一个魔女,我是联通世界的所在,你找不到落泪的心上人,就只好哭着喊着求我了——我本来想着这样的画面的。”她又叹了口气,指了指脸上泪痕未干的名侦探,“注意了,我很不开心,会对他下手的哦。”

语毕,她撩撩头发,径自离开了。

房间里一片安静,工藤新一擦了擦脸,四下张望。

“你这边真乱。”他说,“不是指房间。”

“我这里确实很乱。”黑羽快斗说,“我是说我的心跳。”

工藤新一扭过头来,看着黑羽快斗。黑羽快斗认真专注,看着工藤新一。

“再哭一个呗。”黑羽快斗说,“刚才哭的可好看了,梨花带雨,楚楚可怜,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那你这位见者就对着镜子自己哭吧。”工藤新一说,“滚蛋。”

黑羽快斗嘿嘿一笑,突然欺身压住工藤新一,两个人双双倒在沙发上,新一下,快斗上。

“法治社会。”工藤新一半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未成年。”

“同龄的心意相通的理智的三观成熟的能为自己做主的未成年。”黑羽快斗亲了亲工藤新一的耳朵,“体谅一下,欲求不满。再说,你也不想输给另一个世界的我们吧?”

工藤新一抬了抬眼。

“来。”

 

——THE END

没有蓝蓝,没有长长,没有下划线,和昨天一样。

评论(76)
热度(2564)
  1. 共28人收藏了此文字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