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快新】无妄之灾

工藤新一被绑架了。

‌绑架他的是位女士,似乎不满二十,看着眉清目秀。

工藤新一也不过刚刚二十,正正好好是和男朋友上床不用背着家长偷偷摸摸的年龄——啊,虽然工藤优作和工藤有希子也并不管他这些事情。

‌工藤新一细细想了一阵,觉得自己不认识这位女士。他首先排除爱而不得的可能,好言好语地问:“您是?”

‌“你不认识我。”女人冷冷静静地说,“我是谁也不重要。”她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工藤新一面前,抱臂环胸,腰杆挺直,目光审视。

‌工藤新一还没见过这样奇怪的家伙,他继续问:“从我醒来到现在,你没有打电话要求赎金,也没有提任何要求。你是我见过最特立独行的绑架犯,我能不能问问,你要什么?”

‌“我只想好好看看你。”女人回答,“你别乱动。”

‌工藤新一心里一阵无语,他开始思考被自己首先排除的那个爱而不得的可能。敌不动我不动,他悄悄打量这个房间目所能及的地方,任由那女人打量他。过了好一会儿,女人才又开口了。

‌“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她说,“我和他大吵了一架。”

‌工藤新一猜测道:“然后你一怒之下,报复社会,就绑架了我?还是说,你想查他分手的原因,但是出不起委托费,所以……”

‌女人摇摇头。

‌“我们分手,是因为你。”她说,“我前男友喜欢你。”

‌工藤新一目瞪口呆。

‌“误会吧。”他说,“他也许只是我的粉丝……”

‌“我看到他亲你的照片。”女人继续说,“我看到了,我很生气……他说他很爱你。”

“这不能说明他是喜欢我的。”工藤新一说,“有的人就是这样,亲吻崇拜的人的照片,我也会亲吻《福尔摩斯探案集》,尤其是典藏版,触感很不错。”

“这不是一回事。”女人语气轻蔑,“我可不会看错。”

‌工藤新一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他思索片刻,决定先套消息,知道眼前女士的男朋友是谁。他开口道:“我能不能问问,你男朋友叫……”

‌“你不要装作不认识他!”女人终于激动起来,“他吻你照片的照片全网都传遍了,他的采访在杂志和电视上到处都是——”

‌工藤新一瞪大眼睛:“你是说你男朋友是——”

‌“黑羽快斗。”女人轻轻地说,露出一个狰狞的笑,“我从他第一次表演就看到他了,他怎么会偷偷交了男朋友!一定是你勾引他,害我们分手!你这个贱人!狐狸精!我在他的推特下那样求他,他都不理我,你耍了什么花招,把他的魂都勾走了!”

‌工藤新一:“……”

‌他决定回去以后让黑羽快斗买鱼。

女人仍在慷慨激昂地演说她和黑羽快斗的恋爱史,她站起来,走来走去,不时挥舞双手。

“他回过我好几次评论,给我评论,发玫瑰花……他那么爱我!他怎么会栽在你身上!我视奸你的推特了,你到底有什么可取之处?你每天都只关注那些案件,和死人打交道——快斗是最伟大的魔术师!那些肮脏的事情会把他弄脏的!”

‌工藤新一深深吸气,冷静下来。

‌“美丽的小姐。”他学着快斗的语气,“揉乱我的头发,你会发现,我就是黑羽快斗。”

‌“……我绑错人了?”女人半信半疑。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确实很像,她真不能保证自己抓对了人。她走上前,揉乱工藤新一的头发,然后退了一步,凝视着他。

她突然哭了起来。

‌“真的是你!”她眼泪汪汪,“对不起,我——天啊,我做了什么!我真是——”

‌“是啊,是我。”新一哄她,“把我解开吧?”

‌“不!”女人一抹眼泪,咬着牙,撑出一副冷酷的表情,“你要答应我和那个工藤新一分手,我才放你走!我真的不明白,你喜欢他什么?他会做饭么?他能照顾你的日常起居么?他哪里像个好妻子了!一点都不顾家,还要你来照顾他!”

‌新一沉默了一会儿,他思考着这个社会对“妻子”这个角色是不是过于轻鄙了。两个人在一起,绝不是为了让某一方照顾另一方日常起居,也不是因为对方做的一手好菜,那样不如去找个保姆——最起码他和黑羽快斗不是这样的。

‌“我爱他完全是个误会。”工藤新一编道,“我答应你不再爱他,放开我吧。”

女人的目光锐利起来。

‌“你就是工藤新一!”她大声说,“快斗才不会这样对自己爱的人!”

‌“所以说了那是误会……”

‌“我从他第一次表演就喜欢他!他喜欢你,我看得出来!”

你刚刚不还把我们认错了!

‌工藤新一有点无力。

‌“对,我刚刚是演的。”他面无表情地说,“把我头发弄好。然后,要杀要剐随便你,快点动手吧。”

‌女人冷冷一笑。

‌“我做不来那么粗俗的事。”她说,“你真是一点都不优雅,配不上快斗。”

‌工藤新一想翻白眼,但他忍住了。

‌“我要你录一个视频。”女人说,拿出手机,“我要求你说清楚,是你勾引了快斗,你已经知道错了,你有罪,你忏悔,你不会再缠着他了。”

‌工藤新一决定回去以后让黑羽快斗买鱼,并且亲自杀。

 

“你是否意识到,你只是把我绑在这里?”工藤新一问,“我觉得,你最起码应该做出一点逼迫我的样子……比如,现在给我的紧急联系人打电话,勒索赎金,威胁撕票,如何?”

“我说了我做不出这么粗俗的事。”女人说,“但是你说得对……”她思索着自己要如何威胁眼前这个身经百战的侦探,渐渐露出烦恼的神情来。工藤新一活动着自己的手腕,尝试着挣开绳子。同时,他说话来分散女人的注意力。

“我以前不知道他有女朋友。”他说,“我能不能冒昧请教你——”

“你是在说,快斗脚踏两条船,欺骗了你的感情?”女人横眉立目,“你最好立刻把这话收回去!”

“当我没说。”工藤新一立刻改口,“你先前是用什么把我弄晕的?”

“防狼喷雾。”女人随意地回答,“我们商量了一下,太违法的事情总是不行的……”

这已经很违法了好么?绑架!绑架啊!十四岁就负完全刑事责任了!

工藤新一觉得脑袋疼,他推敲着女人的话……“他们”商量了一下,“他们”是一个极端崇拜黑羽快斗的团伙?

“啊,我想到了!”女人拍了下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玩具枪。她用枪指着工藤新一的头,手还有点发抖。

“如果你不听话。”她说,“我就立刻杀了你!”

工藤新一连面无表情都觉得累了。

“你以为我认不出玩具枪么?”他说。

女人显得很惊讶似的:“咦,原来你真的有些本事——你不像他们说的那么无能嘛!”

工藤新一非常好奇“他们”究竟是如何讨论自己的。他一边好奇,一边盘算眼前这个女人该判几年,一边更改了自己的决定。

‌他回去以后要让黑羽快斗买鱼、亲自杀、并且炖汤。

 

工藤新一很快被救了。女人的绑架手段还是很笨拙生疏的,她甚至没有拿走新一的手机,快斗在固定时间没有收到新一的短信,打电话又没人接后,立刻查了他的定位,之后带着警察找到了这个甚至算不上偏僻的地方。

黑羽快斗从没想过自己的狂热粉丝会找到爱人头上,还是用防狼喷雾这种手段把人撂倒。高木警官从女人——或者说女孩吧,她比新一目测的还要小,浓重的妆模糊了她的年龄,她其实才十五而已。总之,她的手机被翻了出来,警官们根据她的供词找到了一个多人聊天群,打开看了以后神色古怪。

那是一个黑羽快斗的粉丝聚集地,在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的恋情曝光后,这个聚集地的主要作用就是用来诋毁工藤新一。工藤新一探头看了一会儿,说他名不符实的有,说他不过是靠着爸爸的名声才被人捧起来的有,说他蹭福尔摩斯热度的也有。当然,更多地还是说他勾引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低头看了看正揉他手腕的黑羽快斗,看着对方的发旋发了会儿呆。他决定让黑羽快斗买鱼、亲自杀、并且炖汤,然后一口一口喂给他……还是算了吧。

工藤新一叹了口气,黑羽快斗抬头看向他。

“这事你打算怎么办?”工藤新一问,“我不想再被你的粉丝绑架一次了。”

黑羽快斗脸上的神情无比精彩,懊恼,自责,心疼,愤怒……染缸似的,什么都有。

“我会起诉的。”他说,“那些个设计绑架你的,哪怕只是参与了一句话的我都让他们跑不了——律师就拜托毛利夫人了。”

“这个倒是不急,警察把所有人找出来还要一阵。”工藤新一想了想,目光落到被当做证物的手机上。

他看了摄像头一会儿。

“你录个视频吧。”他提议,“说清楚不是我勾引你的,我们是正当的恋爱关系……还有你非我不可,就像我非你不可。”

黑羽快斗眼睛亮亮的,整个人像朵刚开的向日葵。

 

几天之后。

工藤新一又被绑架了。

这次的绑架犯是一位男性,他从后突袭,甚至不在乎多少人看见,用一块乙醚手帕,在大学门口绑走了工藤新一。

不会又是黑羽快斗的狂热粉丝吧。

工藤新一看着眼前重复播放的、黑羽快斗不久前录的视频,那句“我非他不可,而他也非我不可,希望不要再有人干涉我的生活,诋毁我的爱人”,不断重复着。

工藤新一清了清嗓子,看着眼前这个他肯定是二十岁往上的男人。

“您是?”

“你不认识我。”男人说,这话让工藤新一怪耳熟的,“我是谁也不重要。”

工藤新一直奔主题:“你绑架我,想得到什么?”

“我要你和黑羽快斗分手!”男人大声道,“那种装腔作势、油嘴滑舌的家伙哪里配得上你了?就算不是我,也不能是他!他甚至连累你被人绑架!你一定要清醒过来,他绝对不是良配!”

这次是爱而不得。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要被黑羽快斗逼着吃葡萄干了。

他觉得胃疼,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狂热粉丝不去绑架黑羽快斗,而是选择继续绑架自己。他这么想着,也就这么问了,男人有点不好意思——天啊,这个绑架犯不好意思!——他说:“呃……我去了,但是……没成功。”

也对,前怪盗的身手不会因为退隐而丢掉的。但是,他什么时候遇袭了,怎么没告诉自己?

工藤新一皱了皱眉,随后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已经算好了,今天回去要算两次账。一次是黑羽快斗遇袭却没告诉自己,另一次就是自己的狂热粉丝绑了自己……葡萄干的可能性还不算大,但他猜黑羽快斗能想出好多录视频用的肉麻话。

受害者怎么总是我?

工藤新一面无表情地想,悄悄挣开手上的绳子。他的狂热粉丝比黑羽快斗的狂热粉丝对他好,没把他绑的那么严实。趁着男人转身,工藤新一站了起来。他隐约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他猜黑羽快斗已经通过手机窃听了刚才的谈话——窃听软件是上次他被绑架后装进手机里的。

工藤新一决定先有个好的态度,以免被要求录视频。

“不好意思。”他说,放出一个足球,“如果不是他,那也不可能是别人了。”

男人被突然冒出的足球吓了一跳,被工藤新一干脆利落地撂倒。他躺在地上激起灰尘的同时,黑羽快斗也踹开门,冲了进来。他对工藤新一晃了晃手机,笑出两排牙。

“我录音了哦。”他说,“多谢款待啦。”

 

——THE END

今日快乐沙雕。

评论(96)
热度(4005)
  1. 共32人收藏了此文字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