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28

Chapter 228

纳威被克拉布和高尔扭着胳膊扔进了德拉科的级长宿舍。

他重重地摔在地上,爬起来以后对着两张笑脸竖中指。

“就不能轻一点么!”纳威抱怨着理了理衣服,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了。

“关上门之前都不安全。”德拉科笑笑,丢过去一瓶魔药,“喝了,说说你怎么惹到阿米库斯了?”

“他看我不顺眼,哪里还用得着我招惹。”纳威冷笑一声,拔出木塞一口喝下,擦了擦嘴。

“这可才刚开学。”高尔撇撇嘴,“卡罗未免太着急了吧?”

“哈利闯魔法部的消息铺天盖地的,他要是压得住才奇怪了。”纳威叹口气,抽出魔杖刚要给自己念治愈咒,想起来德拉科也是要“折磨”自己的,便放下魔杖,转头问到,“有什么消息么?”

“就知道他们没事。”德拉科说。

“没人跟上他们?”纳威眼睛一亮。

“没人。”德拉科一笑,“亚克斯利倒是差点儿,不过被扔在白鼬山上了,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德拉科摸了四瓶黄油啤酒,一人分了一瓶。

“为了哈利·波特。”他晃晃瓶子,做了个干杯的姿势,自顾自地喝了起来。克拉布和高尔学得有模有样,纳威嘴角破了,喝了一口,疼得呲牙咧嘴。

“我真想和他们一起去逃亡啊。”纳威叹息着说,“在外面跑可比关在这里要好。”

“我都没成,你以为你能行?”德拉科翻翻眼睛,把领带扯松了一点,“你好歹还能看见卢娜不是,我呢?我连看到的报道都是不知道几分真几分假。”

“我和卢娜怎么了?”纳威脸红了点儿,酒瓶歪过去撞了撞德拉科的酒瓶,“别乱说!”

德拉科笑笑,不紧不慢地拉长了声音道:“哦——是么——什么都——没有么——?”

“嘿!”纳威用瓶底去敲德拉科的头。德拉科假模假样地挡了两下,喊道:“你可别来给我折磨,反给我一脸伤啊!”

“这不才正好显得我和你关系不和不好管么?”纳威一脸认真地说,“快来让我给你一拳。”

德拉科彻底不理他了,拎着酒瓶晃到一边坐着,对克拉布和高尔道:“你们看着点儿时间,差不多了就把这个家伙扔出去。”

“我做错了什么?”纳威好似无辜地说。他撇着嘴把那瓶黄油啤酒喝完,感觉自己已经从方才阿米库斯的折磨中缓过来了,这才又小声道:“我说,哈利就没给你留一点儿传话的东西?”

“要是有还好了呢。”德拉科说,“你看我像是有的样子么?”

纳威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慢慢道:“那……你觉得他们会去哪儿?”

德拉科晃了晃瓶子。哈利告诉他的是,他们在大闹魔法部后会直接去迪安森林。但是现在,平白多了白鼬山一环,德拉科也不能确定哈利到底去了哪里。思忖片刻,他抬眼看着纳威,坚定道:“具体的我不知道,但总归是神秘人找不到的地方。”

纳威大笑一声,站起来,一副踉踉跄跄的样子离开了德拉科的宿舍,关上门的同时掩住一声叹息。宿舍里随着客人的离开似乎昏暗了一点儿,德拉科摆摆手叫克拉布和高尔离开。宿舍里只剩自己后,德拉科打开衣柜,从角落里取出一个盒子。

就像哈利在格里莫广场12号的书桌抽屉那样,德拉科的盒子里也整齐地摆放、收藏着哈利的来信回信,包括好几副从哈利的水平来看非常精美的画,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反正都是和哈利相关的玩意儿。

与可能面临危险的格里莫广场12号不同,德拉科的级长宿舍非常安全。他作为伏地魔点过头的最年轻的食死徒,作为年纪轻轻就打入凤凰社内部甚至哈利·波特内部的食死徒,如果不是因为他太年轻,年轻到才成年没多久,伏地魔会让他来当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授也说不定。但尽管德拉科现在还是学生身份,他俨然是霍格沃茨里斯内普和卡罗兄妹之外的第四主事人,更是学生食死徒中的领头人。这个身份简直太方便了,德拉科每天左右逢源不亦乐乎,这边帮着格兰芬多免受折磨,那边带着斯莱特林明投暗反,中间还糊弄着身在霍格沃茨心在伏地魔的部分白不起来的学生食死徒,除了累点儿还是挺愉快的,比如没人敢查他的宿舍,也不会查他的宿舍。

这就让哈利存在的痕迹能够光明正大地存在在他心以外的地方。

德拉科的手指抚过那些信封,半天也没舍得摸出来看看,转而去瞧那些画。盒子里的画尽是哈利和德拉科的双人画像,在树下,在马尔福庄园的花园,在那个虚拟出来的婴儿房。盒子外面还有一些,就挂在德拉科床头,是德拉科的单人画像,或者眉目柔和目光神情,或者眉目严厉目光坚毅。德拉科从来不知道哈利到底想过多少关于他的表情,或者他在哈利面前到底表现出如何令人喜欢的样子。

德拉科放过了那些画,转而拨弄起其他的东西。哈利一开始给他送礼物蛮小心翼翼的,挑的都是些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马尔福式礼物。后来就不是这样了,哈利会送些新奇有趣的东西,反正都是德拉科喜欢的。比如火焰杯中勇士得到的龙模型,比如仿照“挚爱哈利·波特”徽章的“唯一德拉科·马尔福”——背景图案还是天龙座。再比如——

德拉科的手指突然停下了。他从盒子里捻起一枚加隆,若有所思地抚摸着。片刻后,他举起魔杖,对着加隆念出一个咒语。

身在迪安森林心在很多地方的哈利正被迫卧床不起。

梅林在上,他不知道自己哪一步犯了忌讳,总之,呵呵,亚克斯利这次拽住了他的腿,并且害得他从白鼬山幻影移形的时候分体了,小腿上少了一大块肉。——他真该把亚克斯利丢到山脚下,而不是挂在树上。

也许是因为他这次保住了格里莫广场12号,没让其他食死徒进到赤胆忠心咒的范围。也许是因为他这次和卢修斯搭话了,或者是因为他这次和韦斯莱先生搭话了,或者是因为这次他……

算了,谁知道呢,反正他代替罗恩丢了一大块肉,所以他由衷地希望罗恩这次不要再离队出走了。

哈利的伤口已经得到了妥善处理,就像曾经的罗恩一样,或者比那还要好。德拉科原本给罗恩准备的用来治疗分体的药水全用在了哈利身上,伤口治愈后,哈利被赫敏和罗恩联手塞进小天狼星准备的帐篷,灌了每天要喝的魔药,按在了床上勒令休息。

就好像我干了多少事似的。

哈利有些气闷地想,觉得很烦躁。然后他想起来斯莱特林的挂坠盒还在自己口袋里,赶紧提了出来放到床头柜上,远离魂器的影响。天已经黑了,哈利在床上翻了一会儿,百无聊赖地抽出活点地图,盯着德拉科的名字看了一会儿。

德拉科的那个小点一直在级长宿舍里,哈利看了一会儿,那个小点挪动了一下,应该是从书桌前到了床上。接着,那小点一动不动,可能是睡着了,更可能只是辗转反侧。哈利放下活点地图,轻轻叹了口气。罗恩和赫敏在帐篷外,围着篝火看星星看月亮。他们很照顾哈利心情地给他独处、也给他们自己独处的时间,甚至愿意晚一会儿再研究魂器。

两个多么意义不同的独处啊。

哈利又把活点地图举起来,看着上面德拉科的名字走出脚印——德拉科不知道为什么又活动起来了,在级长宿舍里徘徊,看来刚才真的是在辗转反侧。

德拉科知不知道我在看他呢?他有没有可能就是知道我在看他所以才走了两步让我看看,毕竟我和他说过我会带着活点地图,有时间也会看上两眼……

哈利又把地图放下了。就此时,他的门突然被敲响,接着,不等一声请进,赫敏握着什么东西献宝一样冲了进来。

“你看!”她欢喜地说着,把紧握的拳头翻上,慢慢打开。像是一朵花,从花苞绽放,露出柔美馨香的花芯。

“什么啊?”

女孩柔软的掌心里是一枚加隆,哈利不知道为什么,一眼就看出那是D.A.的假加隆。他有些奇怪地看着赫敏,搞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给自己看这个。赫敏高兴的脸颊绯红,说不出话。她走上前把那个加隆塞进了哈利手里,张了张嘴,却只是声音有些尖利地重复道:“你看!”

哈利低头看去,慢慢瞪大了眼睛。那表情起初是惊讶,渐渐地就变成喜不自胜。一阵暖流在这个夜晚四处涌动,鼓着他的心脏跳动,一下一下,像是谁的情歌。他收紧了手心,紧紧攥着那个加隆,像是能感受到谁的温度。

“只有他——和我,是不是?”哈利激动地向赫敏确认。赫敏连连点头,语无伦次道:“我都忘了!只有你和德拉科能改动编号,刚才罗恩闲得无聊,突然发现自己还有一枚加隆,然后就——”

哈利激动地想拉着赫敏跳舞。但是他控制住了自己,把那枚加隆举在眼前,喜不自胜地亲吻了一下,再次看向上面修改过的编号部分。

这个只有他和德拉科可以改动的传讯工具上,那本来用来通知时间传递消息的位置,赫然写着短短一句思念。

“我很想你。”

 

TBC——

赫敏(高高兴兴地责怪):我辛辛苦苦搞这个加隆是给你们传情话的???

评论(49)
热度(454)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