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37

Chapter 237

“阿不思·邓布利多显然对他的黄金男孩有超出一般学生的关注,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关注与他曾经给予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关注相等。哈利·波特在婴儿时期打败神秘人一事,至今仍有许多争论。我相信不是所有人都忘记,有人提出,哈利·波特拥有更强大的黑魔法力量,因此才使神秘人溃败。这是否说明,邓布利多年少的野心始终蛰伏在他老年的生活中,并且希望能通过哈利·波特来实现呢?我们不得而知。不过,种种迹象表明,阿不思·邓布利多给予哈利·波特的,是远超过一般水平的‘对学生的关注’。他纵容哈利·波特在学校胡作非为,光明正大地偏袒爱护,远比‘师生’更加暧昧。那么,我们如何解释《预言家日报》上证据确凿的哈利·波特与德拉科·马尔福结成恋爱关系呢?

显而易见,这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的牺牲品。

我的读者也许还记得,在1994年关于哈利·波特与德拉科·马尔福的报道中,我曾经指出小马尔福先生对哈利采用强迫行为。而更为众所周知的,马尔福家(现在更是证明了)与神秘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需要更多证据,我们就能够想到哈利·波特在这场恋爱中到底有多么的不甘心、屈辱,却又不得不听从敬爱的师长的命令。同时,我们也无法不感叹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狠辣手段,能将自己心爱的学生(或者其他更亲密的名词)送到他敌人的身边,只‘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一只手突然从哈利眼前探下,从他手中拿走了那本《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生平和谎言》。

“嘿!”哈利不满地说,“我还没看完呢!”

“你该休息了。”德拉科把一瓶魔药塞给哈利,在他旁边坐下,“看到哪里了?我帮你念。”

哈利咂咂嘴,嘀咕道:“邓布利多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把我送到你床上那段。”

“事实上,我认为丽塔·斯基特这一段写得并不准确。”

“哦?”哈利浑不在意的打开魔药,喝了一口。

“他没有描写你身上打着蝴蝶结——”

哈利怒视着德拉科,看起来想把嘴里的魔药吐他一脸。

德拉科投降似的用书挡住脸,寻找到哈利说的那一段,继续念了起来。

“我知道在诸多纯血巫师中,‘同性伴侣’是一个极有效的、让轻视后代的纯血巫师保持姓氏纯正的措施。如若这场关系的三方都是纯血巫师,我们可以说这是一场出于政治考虑的牺牲。然而非常有意思的是,马尔福家是传统家族,哈利·波特却是众所周知的混血,阿不思·邓布利多更是醉心帮助麻瓜。这就不得不提到麻瓜世界对待同性伴侣的态度——邪恶的、不正当的行为。如果说,纯血的马尔福家对此不甚理解,尚是情有可原。但是,一直站在麻瓜一方的阿不思·邓布利多,难道不了解哈利·波特做出如此选择,会面临怎样的境况么?如果聪明睿智的阿不思·邓布利多真的会犯这种错,那么‘狗狗’埃菲亚斯·多吉现在的老糊涂,也许就是大智若愚了。

哈利·波特的历史,已经不需要我在此赘述。我有幸接触过哈利,和他有比较深厚的情谊。我深知哈利是一个多么缺乏安全感、向往温暖的可爱的男孩,当你对他伸出友谊之手,他会迫不及待地握住,并且不问缘由。”

哈利充满热情地翻了个白眼,感动道:“胡言乱语!她写的这是什么三流爱情俗套小说?”

“赞同,毕竟某人就是这样拒绝了我的手。”德拉科悠悠地翻了一页,继续念道,“我们可以想见阿不思·邓布利多为哈利编造了多么甜美的桃色陷阱,从而使哈利心甘情愿辗转于师长与邪恶势力之间……”

“好了好了别念了。”哈利打了个哆嗦,伸手把书从德拉科手中抢过来,“啪”一声合上丢到了一边,“丽塔·斯基特干什么要写传记?我看她写小说挺好的,她能不能放过我们这些真实存在的人?”

“我不觉得她笔下的原创人物会有多幸运。”德拉科耸耸肩,眼看着哈利手中瓶子里的火苗有些暗淡了,便给他换了一个。

雪簌簌地下,窗玻璃上凝出漂亮梦幻的花。哈利仍然有些虚弱,比曾经这时候更畏寒。德拉科和赫敏都不许他放哨,哈利好说歹说,总算是被允许做一顿像样的圣诞大餐。但这毕竟不是庆祝的时候,他们匆匆敬了彼此一杯酒,唱了圣诞颂歌,赫敏就裹上外套出去放哨了。

“你爸爸妈妈放心你在外面游荡么?”哈利忧心地问,“他们知道你是来找我么?”

“别担心,斯内普教授会把一切安排好的。”德拉科捏了捏哈利受伤的胳膊,转而打开了收音机。他转动旋钮,调了一个放着舞曲的频道,站起来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我有这个荣幸么?”他问。

“当然。”哈利抿唇笑笑,“只要别让赫敏看见,你知道。不过,其实罗恩今天也该——”

“哈利!”赫敏突然冲了进来——没有敲门,可见情势之紧迫。德拉科赶紧收了那一副要跳舞的架势,问道:“怎么了?”

“抱歉,我知道哈利需要静养,但是他得出来看看。”赫敏指着门外说,“有一只牝鹿在外面,我想……”

“牝鹿?”

“准确地说,是牝鹿守护神。”赫敏的声音发紧,“哈利,德拉科……”

“我出去看看。”哈利果断地说。他拉拢自己的衣服,又加了一层披风,这才抓起放在一旁的挂坠盒,和德拉科一起往外面走去。那只美丽的牝鹿就在帐篷前的树林里站着,月光织成的漂亮睫毛轻轻眨动。它是那样的皎洁明亮,优雅自如,和蔼可亲,让人一见到,就想上去触碰,好像这样就能触碰到母亲的笑脸。

牝鹿静静地注视着哈利,只注视着哈利。哈利紧张地咽了口唾沫,拍了拍德拉科的手。

“我过去看看。”他说,“别担心。”

“我没担心。”德拉科握住哈利的手,捏了捏,“注意分寸。”他这样说,接着便没有再阻拦,注视着哈利跟随牝鹿进入林间。赫敏担忧地扭着手指,不安地看着德拉科。

“你说……那是谁的?”她问。

“你会知道的。”德拉科侧过头对她笑了笑,“我之所以不说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而是当事人未必希望有更多人知道。希望你能理解。”

赫敏点点头,看着牝鹿出现的地方。哈利已经消失在那里,只有树枝不知是被风吹动,还是被哈利拨动,轻轻地晃着。

牝鹿无声无息地在林中穿行,哈利慢悠悠地跟着,也没有落下分毫。那牝鹿像是注意到哈利的身体状况似的,行走间从容不迫,甚至还会回头看看哈利。

终于,牝鹿停下了。它美丽的头转向哈利,漂亮的大眼睛轻轻眨动,嘴巴稍稍张开,就像要说话一样。

“……教授?”哈利迟疑地喊了一声。牝鹿瞬间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光点,在结冰的河流上飘荡。哈利抿了抿嘴唇,缓缓往河边走去。他蹲下身,能够看到那光点下闪闪发光的宝剑。他伸手触碰冰面,随即收回手,搓了搓耳朵。

“好吧,好吧。”他舒出一口气,把魔杖塞进口袋,开始脱衣服。“我希望罗恩快点出现,自私来说,最好是在我必须跳下去之前……”

哈利很快把自己脱到只剩内裤,他冻得直发抖,用魔杖击碎冰面,自己的东西整整齐齐地放在岸上,就好像是跳河自杀的人最后的遗物。山楂木魔杖温暖着他的手指,像是在告诉他不要这样做。哈利深吸一口气,确认挂坠盒在外套口袋里待的好好的,便一鼓作气,跳进了冰窟窿里。寒冷包围了他,哈利在这一瞬间才想起他本应再耽误一点时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既然已经下了水,那就赶紧把格兰芬多的宝剑拿上来才是正道。

哈利并不十分擅长游泳,更何况冰水让他全身发痛发麻,呼吸也不顺畅。他费力地自己掌控下潜,庆幸挂坠盒这次不会来添乱——

“哗啦。”

冰层像是因为中空了一块而感到不满似的,慢慢龟裂开来。哈利下潜荡漾了河水,水面无声无息地上涨,浸没了哈利放在旁侧的衣服,挂坠盒像是有生命一样游了出来。它挂在一块碎冰上,浮浮沉沉地向哈利靠近,粗长的帘子在水中蜿蜒伸展,蛇一样触碰了哈利的脖颈。

“唔!”

哈利的手已经堪堪碰到格兰芬多宝剑了,挂坠盒的突然袭击将他整个往上拽去,死死压在冰层上。憋气被打断,气泡一股脑地从哈利嘴角溢出。哈利费力地蹬踢着冰面,用手去拍打,用头去撞……冻僵的手指努力拽着那想勒死他的挂坠盒链子,差一点儿,就差一点儿……

哈利痛苦地咳嗽着,水从他口中流出。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冻上了,连眼睛都睁不开。有谁试图搓热他,这让他觉得好了些,慢慢的,他能睁开眼睛了……

“罗恩?”哈利茫然地说,语气有些惊讶。

“谢天谢地!”和哈利面对面、眼看着就要亲上去的罗恩·韦斯莱长出了一口气,跌坐在一边,“你要是再醒不过来,我就要给你人工呼吸了——赫敏教过我,所以你别觉得我是故意想害你。你是不是有病啊?”他的措辞突然严厉起来,举起挂坠盒,晃来晃去地给哈利看,“你跳下去的时候怎么没把这东西摘下来?你身上甚至还有伤!”

“我……我摘了。”哈利慢慢地说,还是直打哆嗦,“我把它摘下来了,但是不知怎么,它自己窜到了水里,想勒死我。”

罗恩用力地吐了一口唾沫,用了两个烘干咒,让自己和哈利的衣服能够干爽起来。

“快穿上!”他说,“我发现你用的不是你的魔杖,而是……太奇妙了,我那天看见,还以为是幻觉。这个斯莱特林怎么竟搞些格兰芬多的事儿,他竟然过来跟你一起逃亡!”

“是,让他发现我跳下冰窟窿还差点儿淹死,他肯定非常生气。”哈利哆哆嗦嗦地把衣服往身上套,徒劳地搓着自己的胳膊,想要暖和一些。

“你瞒不过他的,你脖子上好深的勒痕,德拉科一眼就能看见。”罗恩说,“发生了什么,哥们儿?你的魔杖呢?”

“出了点儿意外,它……它断了。”哈利费力地说,“你回来了……真好。赫敏会很高兴……你去哪儿了?”

“比尔和芙蓉的贝壳小屋。那天纳吉尼缠住我,我挣开后赶紧幻影移形。但是不知道你们去哪儿,治好找个安全的地方……休养了一个晚上。”罗恩挽起裤腿,给哈利看上面的疤,“一点儿小意外,暂时不能动,但是问题不大,我着急,今天就赶来了……对了,你是为了这个,对不对?”他把宝剑举给哈利检查,“肯定是真的,我刚才拿它割断了挂坠盒的链子。真奇怪,它怎么会到这儿来?”

“那……那牝鹿。”哈利说,“我想是……”

“得了,先别解释了。”罗恩用脚拂去一块石头上的积雪,把魂器丢在上面,“先解决它,你看怎么样?然后我们快点儿回去,哥们儿,你嘴唇都发紫了,德拉科会想好好疼爱它。”

“这也是……也是……从那什么迷倒女巫里学来的?”哈利蜷缩着在一边的枯草地上坐下,“那你可……用错……对象了。”

“开个玩笑嘛。”罗恩耸耸肩,茫然的问道,“你坐那儿干什么?难道要我来毁掉这个魂器么?”

“为什么不呢?”蜷成一团让哈利感觉好了些,他搓着自己的脸颊,交代道,“邓布利多说过,格兰芬多宝剑在真正具有根兰芬多所特有品质的人需要的时候出现。是你把它拿上来的,现在你是那个应该使用它的人。”

“啊?啥?”罗恩茫然地问。

“总之,我打开它,你刺它,行么?”哈利问,“我现在可没力气拿剑了。”

罗恩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宝剑,又看了看石头上的挂坠盒。

“行……行呗。”他迟疑着舔了舔嘴唇,“你确定这是真品,对吧?如果失败了……我们还有机会没有?”

“你不是已经用它伤害过链子了么。”哈利鼓励地说,“来吧,动手,准备好了么?”

“——不,等等——”

“打开。”哈利嘶嘶地说。

挂坠盒咔哒一声弹开了,两只活的眼睛从两扇小玻璃窗后看向罗恩。不用哈利催促,罗恩举起宝剑就要刺下,一个声音却嘶嘶地从魂器中响起。

“我看到了你的心,它是我的。”

“别听它的!”哈利大声说,“快刺!”

“你从来就没有迷茫过么?你喜欢的女孩儿值得更优秀的,你优秀的朋友值得更优秀的……作为最无能、最落后、最一无是处的人,总是在追赶、追赶、只想要稍稍并肩……”

“罗恩!”

“他们还瞒着你!关于那些奇怪的、不能言说的小秘密……哦,可怜的罗恩,什么才是真的?也许在你不知道的地方,也许你以为的他和他的故事都是假象……”

哈利和赫敏的脑袋像是两个古怪的肥皂泡,从挂坠盒那两扇小窗后的眼睛里钻了出来。它们像两棵同根的树一样站在挂坠盒里,在罗恩和真哈利上方摇摆。

“优秀的人配上优秀的人!”里德尔-赫敏高声宣布,“你不在的时候,你不知道……每次等你追上来都太令人费神了……”

“我就是不想让你知道!”里德尔-哈利说,“赫敏可以自己猜到,而你,没人告诉你,没人透露给你蛛丝马迹,你永远都什么也不清楚……”

“罗恩!罗恩!?”哈利有些焦急地站了起来,“别听它的!你知道你——”

剑光一闪,宝剑骤然刺出。挂坠盒发出凄厉的叫声,恐怖的幻影不见了,罗恩轻蔑地上前一步,踢了踢已经死去的挂坠盒。

“这东西原来这么愚蠢么?”他问,“你就是被这个东西差点儿害死了?”

“嘿!”哈利走上前,用力捶了一下罗恩的肩膀,“你没被影响!那你为什么不动手?我还以为——”

“就是随便听听嘛。”罗恩挤眉弄眼地说,“我想看看这东西到底有什么花言巧语,结果却是丽塔·斯基特式的恶俗情节——还没丽塔·斯基特写得好呢。”

“你看了她写邓布利多那本书啦?”

“不是我,弗雷德和乔治在广播里宣扬过。轻松一刻,谈谈情史……”他哈哈一笑,又踢了踢挂坠盒,“拜托,看过你和德拉科谈恋爱,我为什么会怀疑你和赫敏有……嗯哼?赫敏是你帮着我追到的女孩,你给我出谋划策的时候一直和德拉科柔情蜜意。它要是说真的,我怎么不知道救世主有这么另类的伟大付出精神呢?”

“得了!”哈利用力地拥抱了一下罗恩,“欢迎归队,哥们儿。”他说,“我们快回去吧,赫敏一直担心着,这一天怕是比一个月都难熬!”

哈利把已经毁掉的魂器捡起来塞进口袋,等着罗恩把丢到一边的背包捡起来。他们一起往哈利来时的路走去,很快回到了帐篷那里。赫敏和德拉科还在那里等着,德拉科惊讶地挑起眉毛,赫敏手中的《诗翁彼豆故事集》轰然落地。

“嗨!”罗恩微笑着半张开手臂,“我回来了,什么事都没有。对不起,我让你担——”

赫敏狠狠撞进了他的怀里。她用力地用抱着他,嘴唇颤抖像是要哭出来,但是什么也说不出。罗恩比了个口型叫哈利和德拉科先进去,德拉科会意,拉过哈利冰凉的手时眉头紧皱,看到哈利脖子上的勒痕时又像是要把眉毛挑飞出去。

“怎么回事?”他问,“不是让你注意分寸?”

“状况外。”哈利无辜地说,“好了,我们快些进去,我和你说发生了什么。你可得感谢罗恩,他出现得太及时了……”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月亮稍稍探出头,看到帐篷门口,女孩正偎进男孩的胸口,捧着他的脸轻轻亲吻。

 

TBC——

在灵灵( @殷灵灵灵灵 )家撸猫写更新。

四只小奶猫的天堂噫呜呜噫。

评论(40)
热度(395)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